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8章 自下而上(下)

康楼电一听陈太忠这么说,也不好多说什么,只能婉转地提示一下,“陈主任,慎重,一定要慎重。”

陈太忠要是只会慎重,也就不是陈太忠了,他径自打个电话给田甜,“甜儿,那个沈彤……你还有来往吗?”

田甜是沈彤的手帕交,两人的关系,远好于田甜跟雷蕾的关系,这大抵是由于身份的缘故——沈正斌是省人民医院院长,但是同时,他还兼着卫生厅的副厅长。

“沈彤啊,她最近不太好,她的男朋友顾铨沉迷赌博,欠了一屁股债,被人抓到缅甸蹲水牢了……十一的婚礼肯定也黄了,”果然是手帕交,田甜知道的内幕不少,她笑着打趣他,“你不会有兴趣扮一下新郎官吧?”

“我有点事情,想联系一下她老爸沈正斌,”陈太忠咳嗽一声,按说他有直接打电话给沈院长的能力,然而他不得不考虑的是,沈院长跟朱秉松交称莫逆。

老沈当初差一点就被朱秉松连累了,总算还好,他在省人民医院从副院长到院长,足足干了十几年,在老干部中积攒下了相当的人脉,大家也就懒得动他。

“找沈正斌?”田甜奇怪地重复一遍,“你找她什么事儿,没准我能帮你问一问。”

当她听明白事情原委之后,苦笑一声,“这个事儿,找沈正斌未必方便,你最好是有了证据,那就方便多了……”

原来,龚亮找的这个门路,是真的不那么好走通的——四大医院的牌子在那里摆着呢,别说做鉴定了,签个字都要负责任的。

不好走通的门路,这家伙走通了,哪怕这件事捅到沈正斌那里,沈院长明知道里面有猫腻,那也必须要问一句,有证据没有?他必须维护医院的形象——这可是砸牌子的事情。

“证据……肯定有证据,那家伙保外就医之后,不敢回凤凰,那就证明他的病是假的,”陈太忠的推断有点不讲理,但逻辑上是正确的,那厮真要病了,他陈某人再是五毒书记,犯得着跟一个肝功能衰竭的家伙叫真吗?

当然,这只是推断,当不得真,于是他有点苦恼,“真凭实据我还真没有,主要是时间太紧,要不然我肯定挖出来那些证据。”

陈太忠确实是这么认为的,时间紧张——张汇甩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给他,他若不能第一时间做出报复,就算以后再找回场子,那都是大掉面子的事儿。

陈某人的自尊心极强,将面子看得格外地大,仙人让凡人扫了面子,那成什么了?

“哈,那也有变通方式啊,”田甜在电话那边笑,“你就忘了,你现在在什么单位了?别的不行,造一造舆论总是可以的吧,比如说……去找刘晓莉?”

田主播每天接触的都是媒体,这想法真是张嘴就来,陈太忠却是听得恍然大悟,“哦,我倒是把这个忘了……你还在小区吗?在的话,把电话给望男……”

刘望男得了他的授意,开始忙碌了,陈主任却是通过小董,查证一下龚亮保外就医,是否是实情——这件事要从龚亮身上做文章,就要把情况落实到位。

小董的消息渠道也很快,还不到中午,他就将情况落实清楚了,甚至他搞清楚了龚亮大致是通过哪一条线,从而保外就医的。

搁在往日,陈太忠就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了,不过他现在没时间,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,反正他已经做好了安排。

大概是下午四点左右,凤凰市那边传来消息,有个女人投水自尽,被路过的好心人救起,送进了医院,好心人在垫付了急救费用之后,悄然消失。

当然,这好心人不过是个托儿,倒不是怕碰到“X老太”这种讹人的主儿,而女人自杀之前,在岸边留了遗书,控诉这个社会的不公正。

原来这女人便是龚亮一案的受害者,她在“无意间”听说,龚亮居然被保外就医,不日将回到金乌,一时间就万念俱灰了,她不但害怕打击报复,更怕自己昔日被人那啥的事情,再次炒起来,所以就选择了以死抗争。

这东西其实有点经不起推敲,要死的话,她两年前就该自杀了,不过话在人说,她要说自己咬牙撑着,要看那些歹徒遭报……这个解释也算合理吧?

其实刘思维才最清楚,这女人舍不得死,她又不会游泳,就跳河这么一下,还是他砸出了一万块钱,女人才心动的,并且再三叮嘱,“一定要及时救我啊。”

刘望男操作的,就是此事,她是刘思维的堂妹,又是他的老板,安排此事最为合适,尤其是她跟十七这些人也熟,安排个人“见义勇为”然后消失啥的,真是小儿科了。

反正,凤凰是陈太忠的大本营,做点什么,都是太方便了,像医院那里,假病历伪造一下也简单,就说这女人抢救得异常艰难,好悬没救过来。

这件事虽然有针对性,但是大家并不怕造假,具备完全民事能力的人想要自杀,而且人家愿意多出钱,病历写得重点又怎么样?

医院不需要为此承担责任,道理很简单,没人会关心这女人是怎么救过来的,她要自杀是自己的选择,就算想再告龚亮,这病历都不可能成为证据——它的唯一作用,就是可以炒作,博取大家的同情心。

再加上十七之流又找人又出钱、再隐隐地恐吓一下,相关的医生和护士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那根本不用问。

再然后,就是有热心群众打电话给《天南商报》的刘晓莉爆料,说是凤凰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——刘记者敢说真话的名头,已经有不少人认可了,那么……凤凰这边有人打电话,自然也是正常的。

女人是在湖西和金乌的交界处,东山湖投水的,疾风厂的生产厂长张爱国恰好路过,他想起自己的老主任正在省文明办挂职,就给陈主任打个电话,表示自己认为,这件事跟精神文明建设很有点关系。

陈主任“惊闻”此事,禁不住大怒,哥们儿我在文明办狠抓精神文明建设,不成想大本营里出现了这种掉链子的事儿,于是他当然就要“表示高度关注”——这个可怜女人的自杀,是对咱们整个社会风气无声的控诉吖~

于是他直接就将电话打到了田立平那里,认为电视和报纸上,都该好好报道一下此事,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,不管那个龚亮是否真的病了,可是这女人……她不相信政府了啊。

田立平接到这个电话,愣了好一阵,才沉声发问,“这个……一起很普通的自杀事件,你为什么要把它无限拔高?”

“因为我要敲山震虎,”陈太忠回答得明明白白,“那个龚亮是薛时风的表弟,薛时风是张汇的连襟,张汇现在跟我过不去,那我就要敲打敲打他。”

他自觉回答得挺有道理,高层的斗争,往往是通过下面激烈的事件来体现的,想当年他也是通过收拾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,使得蒙艺轻松地搞定范省长。

这个关系,好像有点远吧……田立平听得有点无语,其实他听说此事涉及张汇,也是有点头皮发麻,他知道那是杜毅面前的红人,田市长不是杜书记阵营的人,不需要刻意讨好张秘书长,但是对着干的话,他也有点忐忑。

不过,既然是分了阵营,他也不能拒绝陈太忠的请求——大家辛辛苦苦地拉帮结派,可不就是为了在这种情况下相互支持?

龚亮和张汇关系远,那就更没压力了,所以田立平也不介意答应下此事来,“行,那我安排他们报道一下,力度要大一点……可以向他们解释,省文明办在高度关注吧?”

“直接点我的名就行,”陈太忠可是个有担当的——事实上,要是不点他的名的话,都不能很好地恶心到张汇,“而且我会关注后续发展的。”

“这事儿……不会是在你的授意之下,发生的吧?”田立平笑着发问,他不是笨人,听到这里,哪里还会猜不到一些因果?当然,以两人的关系,他不怕问出来这话。

“呵呵,反正是自杀,又没什么人需要负责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。

“你这歪门邪道,还真不少,”田立平听得也有点哭笑不得,不过小陈能算计出来的,他自然也能看出来,这事儿不需要什么人负责,所以就算是假的,报道一下也不会有责任。

当天晚上,凤凰电视台就播出了这个节目,由于是赶制的,没有什么很及时的图像报道,镜头大多数是在医院里,不过女主播倒是很忠实地念了稿子,“……这件事情,引起了凤凰市科委副主任、现挂职于省文明办的陈太忠副主任的高度关注……”

“我操你大爷,陈太忠!”好死不死的,薛时风正在家里吃晚饭,看的还就是凤凰台,猛地听到这则新闻,抬手就将杯子摔在了地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