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7章 自下而上(上)

陈太忠摸回凤凰一趟,却是没有任何的收获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坚决推动稽查办成立的决心,于是在第二天周三的上午,他找到了康楼电,“康主任,你那个贪官访谈录,进行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报上去了,部里正在审核呢,”康主任回答的时候,笑容满面神采奕奕,“大家都说,这个活儿,咱文明办早就该干了。”

“这么说,一天半天的就能下来?”陈太忠也笑了,不过他的心里,多少有点不平衡,老康的业务刷地就过了,我的业务却是被人为地阻挠,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?

“哪儿能呢,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的,”康楼电笑着摇头,眼见对方眼中露出不解,说不得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,声音也放低了,“关键是这个采访的名单……不能出纰漏,你明白的啦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他何止是明白,简直是太明白了,有些进去的官员,涉及了这样那样的人物就不合适曝光出来。

所以对宣教部的各位领导来说,出访谈录不是问题,问题的关键,在于访谈录里该出现什么样的人,这才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——宁可不做,也不能犯错。

为了防止可能的疏漏,用十来天的来核对名单,以敲定人选——平心而论,并不能说这时间就很宽裕。

“嗐,我还说你最近一两天就要去司法厅呢,”陈太忠不无遗憾地摇摇头,“还想让你帮我打听个犯人的去向呢。”

“啧,这还不是一句话?那边我熟得很,”康楼电一听打听的是犯人,登时就笑嘻嘻地拍胸脯了,“你把这个人的特征和经历跟我说出来,一天之内我就帮你搞定。”

“我跟这个人呢,是……一点私人恩怨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吞吞吐吐地发话,看起来似乎有点难言之隐。

“明白,”康楼电笑着点点头,心说就算是私人恩怨,以你的能量都查不出此人的去向——那就是你没怎么上心,所以这恩怨也就那么回事,他就针对陈主任的顾虑表态了,“我通过私人关系查,不走程序。”

“那就太好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叫龚亮,凤凰人,一年前被抓住的……”

龚亮在事发当天就潜逃了,是在一年前才被抓住的,当时判了十年还是十五年,陈某人记不清了,反正那厮不是在凤凰服刑的。

按说,他想打听清楚龚亮的服刑地点,找小董就可以,实在不行也可以通过王宏伟或者田立平来打听,没必要选择还不是特别惯熟的康楼电。

不过,他既然选择这么做,自然有他的道理。

康楼电一开始还面带淡淡的微笑,听着陈主任的陈述,不过听着听着,笑容就渐渐地在他脸上凝固了——合着你是要找张汇连襟的表弟?

机关里真的是没什么秘密可言,陈副主任和张副秘书长的恩怨,本来就有不少人知道了,而昨天又有传言说,张汇因此否决了文明办申报组建稽查办的方案。

这个消息传得实在是太快了,马勉想要捂住都没这个能力,前文说过,文明办不但是受宣教部的领导,同时还有不少兼职的领导干部。

这个消息在宣教部不是秘密,对省委高层来说,也不是什么秘密,尤其又是涉及到了两个年轻有为的干部的碰撞,于是几乎在一瞬间,此事就在文明办传得众所皆知。

这个消息传播的速度,是如此之快,很多人的评语,能证明此事的保密度真的很差——“我倒是听说了,陈主任好像……好像跟张秘书长,有点误会,不过这个稽查办……又是怎么回事,怎么从没有听说过呢?”

稽查办的事儿,能封锁得住,反倒是这种个人恩怨的消息,封锁不住,这个现象似乎有些滑稽,但却是事实。

大家一旦确定了这个消息,自然就会有人挖掘陈太忠跟张汇之间恩怨的细节——陈主任说了,是张秘书长做得不对,而且当时他还占了上风,但是……大家也得相信不是?

事实上,就算相信陈主任的那些人,也有深挖八卦的欲望,这种题材,是官场里套近乎、卖眼力时最好的谈资,谁会疏忽了?

人多力量大,所以,陈太忠、张汇、薛时风的恩怨,还真被众人挖了一个差不多,连康楼电都有所耳闻了——是的,就在这短短的一天里。

康主任倒是不知道薛时风的表弟叫什么,但是张汇的连襟是因为什么惹了陈太忠,他将因果经过打听得一清二楚,这一场小陈果然是完胜——怪不得张汇要横生枝节以泄愤呢。

可是眼下,他听着听着,就将龚亮和某人对上号了,一时间心情就复杂到了极点,我这是……答应了就得罪了张汇,不答应就得罪了小陈。

这个时候,康楼电实在有点无所适从了,犹豫一下之后,他点点头,“我了解的时候,会封锁好的,不过陈主任您这儿……是不是也要?”

啧,合着我白说了半天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叹气,他不找别人专找康楼电办此事,想的就是这消息能有限度地传播出去,不成想老康做人不够圆滑,居然没有敷衍了事之后转身捣鬼,而是要现场落实保密性。

不过,这个反应也在他的意料之中,他有对付这种情况的预案,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没事……你放心好了,不过一定要保密啊。”

对龚亮这种小人物,陈太忠有太多的收拾手段了,既然康楼电不想外传这个消息,他就打算,打探到此人服刑的地点之后,狠狠地给丫点颜色看一看——所谓的敲山震虎,我敲不了薛时风,来震张汇这只老虎,在号子里找些服刑犯,敲打你龚亮一下,总是没问题的吧?

反正这是顺手为之的事情,龚亮在号子里再惨,也未必能打动的了张汇,正是那句话了,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,薛书记的表弟也不是张秘书长的表弟。

但是这种反应,有总比没有强,陈太忠只是想向张汇表示出——你能走正当渠道恶心我,哥们儿我手里也不缺正当渠道。

然而,康楼电了解的结果,再次震惊了某人,“什么?保外就医?”

“呃,没错,就是保外就医了,”康主任去司法厅一问,就得到了这个结果,而且效率非常高,“我找的这个人,很可靠……那家伙肝功能衰竭,符合保外就医的条件……”

“这不是胡扯吗?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句,接着又干笑一声,“康主任,我不是说你胡扯,我是说……没听说他保外就医啊,你等我打个电话了解一下。”

“你估计不用打电话了,”康楼电在那边哼一声,“这个案例,我找的人记得很清楚,人家保外就医的时候,就没回老家,犯人说了……消息传回老家的话,他就得病死在监狱里……”

合着龚亮的保外就医,根本没惊动凤凰人,他原本就是有点身家的,出得起钱,薛时风就算冷冻也是个副处,想搭一把手不是很难,关键是龚亮是金乌人,金乌的县长吕清平因为拟黑多刺蚁的事情,跟陈太忠也不太对付。

人家上下其手把此事办了,龚亮忌惮陈太忠,肯定没胆子回金乌,直接就在外地养病了,所以陈太忠对此事两眼一抹黑也是正常了,“他现在……在哪里?”

“保外就医了,谁还能知道他在哪里?”康楼电嘴上苦笑,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,好了好了,消息我是给你打听出来了,再有啥事情,那也不是我能决断的了。

“不是吧?”陈太忠实在有点不能接受这个消息,“他判的是大徒刑啊,怎么可能……一年就保外就医呢?”

跟别的地方不一样,很多地方十五年以上才是大徒刑,但是在天南,十年以上的徒刑,那就是大徒刑,要重点对待,有几个人被打靶的大案子里的大徒刑,想要一年就保外就医,政法口上的副处都未必有这门路,就别说薛时风这仆街的副处了,所以,他感到吃惊。

“但是人家手续齐全,”康楼电心里其实也清楚,那姓龚的还不到四十岁,入狱之前没啥事,入狱之后肝有事,这多半就是传说中的那啥了,可是这程序上没啥问题,他也不好说什么,“省人民医院做的鉴定,四大里的一个,符合程序。”

这四大,说的就是省人民医院、天南医科大附属第一、第二医院,再加上502医院——这是部队上的医院,治疗烧伤、开放性骨折之类的,冠绝周边五省,这四大医院,在天南声名显赫,简称“四大”,做出的鉴定,权威性不容置疑,起码司法厅是认可这四家的诊断。

“省人民医院是吧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他在那边也不是没人。院长沈正斌他就见过,至于院长的女儿沈彤,他更是在车祸现场拉走了此人,不敢说救命之恩吧,起码是美貌的沈小姐免去了破相的可能,“我去问一问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