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6章 做得说不得(下)

“省政府办公厅那个王玉婷,好像跟陈太忠关系不错?”张汇的爱人想起一个人来,想当初张汇在省政府做副秘书长时,正好领导着王玉婷,她跟小王也见过几次,“你去找她传个话,还是……我去?”

“都别去,”张汇白她一眼,对自己这个爱人,他是真的没话了,搁给别人家里,她算是很有点官场常识和技巧的了,但是相对省委省政府这个层面上的干部,她就差得太多太多了。

不会说话,你可以不说嘛!副秘书长哭笑不得地跟老婆解释,“陈太忠要是想这么搞的话,咱不提醒他,他也想得到,但是他要不想这么搞,你提醒了也是白搭,还会让别人笑话咱们沉不住气。”

“可是……他不是还年轻吗?”张汇的爱人颇有一点不服气,“万一他就想不到呢?”

“他想不到,也有人能帮他想到……围着他转的人多了,用不着你操这个心!”张汇脸一沉,有翻脸的架势了,“再说了,他能走到这一步,这点东西怎么可能想不到?关键是……看他咽得下咽不下这口气了……唉,那家伙年轻气盛得很呢。”

张秘书长想得一点都不错,陈太忠根本就不用动脑子,就知道若找到薛时风,这一道坎十有八九能过。

有人说了,风笑你写得不对,陈太忠又不是作者,丫挺的也未必能确定,张汇此举是要为薛书记松绑,还是要泄愤——毕竟薛时风涉及的是铁案,而张秘书长眼下是杜书记的红人,或者面子层面的问题,要更大一些。

这么想的人也不能说是就错了,但是大家漏算了一点,陈太忠有无数跟薛书记沟通的手段——当初薛书记为了求得陈某人的谅解,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,是的,很多渠道都被当事人暴露出来了。

这些渠道,未必全部靠谱,但是也有个把渠道的口碑,还是相当不错的,那么,选择一个口碑不错的渠道来传递信息,就能表示出陈某人的诚意来,是的,中间人的口碑很重要。

若是张汇能真切地感受到陈太忠的诚意,如果还要选择单纯的泄愤,就显得不是那么成熟了,在这个实利当头的年代,到手的才是真的,其他的都是浮云了。

泄愤固然重要,但那是在得不到切身利益时,无可奈何的举措罢了。

而陈太忠手上,有这样的渠道,比如说他的老书记张新华就认识薛时风,张书记现在是横山区的区委常委了,他的位子虽然不够高,但是在凤凰官场里,口碑却是相当不错的。

然而,陈太忠的骄傲,不允许他做出如此掉面子的事儿来,当天晚些时候,刘望男也回了湖滨小区,见他情绪不高,一问之下得知原委,就建议一下,“这件事,我能让思维帮着处理一下。”

当时煤矿的实际管理者,就是刘望男的堂兄刘思维,而被轮奸的女人,也是刘思维的姘头,按理说此人出面消弭影响,应该是很管用的。

“你少给我胡来!”很难得地,陈太忠居然冲刘望男瞪起了眼睛,不过没办法,他必须郑重表态以表明自己的立场,“敢欺负我的人,敢在我不方便的时候落井下石,这种人……我绝对不会允许他翻身。”

“这是为你们以后着想,也是……为了我的尊严,”他叹口气,起身去拿啤酒,“这样的头不能开,有一个人能骑到你头上,就会有第二个、第三个……”

“那件事,薛时风……也许是不知情的,”刘望男也叹口气,轻轻地从他手里拿过啤酒罐来,白生生纤细的食指一勾,“噗”地一声轻响,罐口冒出了白沫。

她抬起手来,将啤酒罐送到他的嘴边,那张刀削斧凿一般棱角分明、充满了古典美的脸庞上,满是柔情,“不过,你这么替我们担心,我真的很开心,谢谢你……太忠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张大嘴巴享受佳人的服务,连灌几口之后,才惬意地一挺胸,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张汇就是希望我帮着调整薛时风呢。”

“那他为什么不明说?”刘望男有点堪不破其中奥秘,“就算你愿意帮着调整薛时风,但是还要掂量调整之后,他会不会不再作梗……有个明确的信息,会更好一些吧?”

“有些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,他怎么敢……跟我说这个?”陈太忠冷冷一笑,“他真敢掰开说,杜毅也护不住他。”

想到这里,他猛地想起一招来,于是微微一笑,“晚上我要出去办点事儿,可能就不回来了,你跟她们说一声,早点休息不要等我了……”

现在是周二晚上八点半……凤凰市委三十九号院里,唐亦萱看着屋角的座钟,一只手端着小手壶,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把玩着脖颈中吊着的翠绿戒指。

她身着牛仔短裙和吊带小背心,自打蒙艺离开之后,她这边人情再次逐渐冷了下来,压力也不是那么大了,在傍晚之后,在家里能穿得随意一点。

离那家伙明天中午回来,还有最少十五个小时……唐亦萱悻悻地撇一撇嘴,陈太忠现在是固定在周三中午过来探望她,若是有事的话,会推到周四中午——他答应过她,每周回来一次,基本上都能兑现。

拿起遥控器,将电视的声音降低一点,她猫腰去拿茶几上的《红与黑》,翻了几页之后,总觉得静不下心来,索性站起身,走到旁边的卧室里,从须弥戒里挑出几套衣服,站在镜子前比划,“明天穿这个,会不会……有点暴露?”

“挺好啊,不穿最好了,”一个声音蓦地在她身后响起,紧接着,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高大年轻的男人,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镜子里的她。

“你吓人不是?”唐亦萱吓得猛地一哆嗦,转身就拿小拳头去捶他,“要死了你,越来越鬼鬼祟祟了……怎么现在过来了?”

“想你了,就来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探手,就将她揽入了怀中,大手轻车熟路地掀起小背心,感受那光滑细腻的背部肌肤。

“还回去吗?”鼻中嗅到那雨后松林的清香,感受着那粗声的、属于男人的呼吸,唐亦萱只觉得身子开始发软了,“今天晚上……睡这里吗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着又干笑一声,“不过你一个人……行不行啊?要不叫晓艳来搭把手?”

“你这家伙!”唐亦萱又羞又恼,抬手轻捶他一下,探手将他的衬衫下摆从裤子里往外拽,到了三十,食髓知味的女人是很可怕的,这一刻,再雍容高贵的女人,也是直奔主题,“不行……先给我,反正现在还早……”

下一刻,屋里就响起了沉重的喘息声,接着又有“啪嗒啪嗒”狗舔稀粥的声响,等消停下来的时候,就是九点十分了。

陈太忠抬手给蒙晓艳打个电话,唐亦萱这才算缓过来点劲儿,“你这家伙,越来越厉害了……今天回来,什么事儿啊?”

“你倒是聪明,”陈太忠起身,就那么赤着身子走出去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四瓶冰镇的啤酒,“哈,半冰箱的啤酒,谢谢啊……我是想问一下,你现在还用得动用不动秦小方了?”

“秦小方……还算勉强吧,他还常来看我,”唐亦萱沉吟一下,有气无力地发问了,“你这是又打算折腾谁呢?”

“薛时风,再找一找他的麻烦……”陈太忠如此回答。

他今天回来,就是想着出动市纪检委再折腾姓薛的一下,算是对张汇的还击,姓张的你不是牛吗?你拦我的方案,我就折腾你连襟……咱以牙还牙,看谁先撑不住。

唐亦萱原本没觉得此事有多难,但是越听,眉头就皱得越紧,到最后禁不住长叹一声,“唉,要是这个张汇这么厉害,我想……秦小方不会买我的账,他也不敢得罪杜毅的人。”

陈太忠听得撇一撇嘴,他有这样的心理准备,但是真的面对这样的答案的时候,还是难掩悻悻之情,“就是吓唬一下嘛,不行?”

“怕是……有点困难,谁不知道跟红顶白的道理?”唐亦萱叹口气,“秦小方现在,也沉稳多了,章尧东给他的压力太大,他现在跟田立平的关系倒还可以。”

“啧,可惜我不方便回凤凰来,要不非整得他尿出来不可,”陈太忠狠狠地哼一声,“好了,不找秦小方,我照样能办成事。”

接着,屋里就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中,不知道多久,才听到门咔哒一声被推开了,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低声抱怨着,“不是每个星期三中午的吗,怎么今天提前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