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5章 做得说不得(上)

“总是要有人付出牺牲的……”陈太忠已经走了,马主任还坐在办公室里,细细地回味着这句杀气腾腾的话。

按照正常的逻辑,正处的副主任对上正厅的副秘书长,应该理解为这是他豁出去了,不惜牺牲小我而成全大我。

但是马勉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,已经非常清楚小陈的性格了——这家伙是打算将张汇放翻,不过是在自己面前,小家伙不便太过放肆,才用如此模棱两可的话来搪塞。

而马主任,对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反应,其实这本身,也就是一种表态了。

陈太忠能不能扳倒张汇?这个很难讲,马勉知道小陈背后有黄家,但是张秘书长毕竟是天南老大的红人,真要被扳倒了,杜毅怕是丢不起这个人。

但是张汇想要放倒陈太忠,那基本也是做梦,所以马主任认为,张汇会为他的轻率,付出一定的代价——同时,小陈也好受不到哪里去。

当然,有黄家的支持,小陈在天南声名扫地都无所谓,大不了换到地北省或者其他地方做官,所以这次他是有惊无险的——就算有惊险,马勉在找到充足的介入借口之前,也只能苦笑着旁观了。

这是一场马主任掺乎不起的争斗,虽然其中有一方,还是他的下属,这让他在感到歉疚和无奈的同时,多少也有点颜面扫地的悲哀。

陈太忠走出主任办公室,脑子里也在盘算着,该如何跟张汇了结这段恩怨,不过凭良心说,他也没有太好的手段,因为这个人的级别,对他来说刚刚好是卡在中间,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,不好发力。

副厅以下的干部,哪怕是不是特别强力的正厅,他敢直接找上门去,就像民政厅的大厅长凌洛,他都不在乎,但是这个张汇不但是正厅,还是杜毅的人,他不好找上门去。

张汇要是副省,陈太忠也不用头疼,一状告到黄老那儿就完了,可是为一个正厅,他是没办法跟黄老张嘴的——不带这么埋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。

那么,该怎么教训这家伙一下呢?他一边走一边琢磨,哥们儿的手段,可是不能比那家伙差了,要不然显不出我的本事。

凭良心说,张汇这件事做得虽然不地道,但是人家出手的时机很好,选择的切入点也很准,这一点谁也不能不服气,对稽查办这个新生事物,有疑心和抗拒心理的不仅仅是对口单位,谁都可以对此表一下态。

所以说,张秘书长的表态,可以归到公心里去,陈太忠、马勉之流说人家是怀了旧怨,那不过是自由心证的玩意儿,只有逻辑没有证据。

要是张汇是孤家寡人,只有逻辑也够了——没有证据不要紧,咱可以制造证据不是?但是人家背靠天南老大,这种情况下,就算有实打实的证据,大家都要掂量一下后果。

张汇既然表现出来的是公心,陈太忠自然也不会让自己表现出衔恨报复的嫌疑——哥们儿的情商锻炼这么久了,不信对付不了你个小小的副秘书长。

然而,这决心好下,漏洞却是难寻,张汇现在不过四十六七,年纪轻轻就在人才济济的省委省政府混到这一步,做事就算没有到达滴水不漏的境地,可是一般人想找出他的漏洞来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此事,须得细细计较……

陈太忠在琢磨张汇的同时,张秘书长也在琢磨陈主任,凭良心说,姓陈的是他的心结,他处理不好此人,家里就埋了定时炸弹。

他的老婆跟她的姐姐姊妹情深,所以她一直为自己的姐夫薛时风打抱不平,认为是受了别人的陷害——当然,她姐夫家出了龚亮这样的极品,受点连累是必然的。

当时陈太忠的强势,众所周知,张汇铁下心思要袖手,他爱人也没脾气,没办法,老张跟着的是省长杜毅,人家陈太忠跟着的是省委书记蒙艺。

等蒙艺一走,她的心思就活泛了,尤其是张汇跟着杜毅进了省委,还升了正厅,她就跟老公说,现在你总能帮姐夫一把了吧?档案局副书记……这、这是什么玩意儿嘛。

“幼稚!”张汇真的没法用别的言辞来评价这种思维方式,没错,杜毅是省委书记了,但是凤凰那边姓章不姓杜,章尧东一手遮天呐。

更要命的是,薛时风的表弟龚亮的案子,被定成铁案了,拉去打靶的都好几个,薛时风自己能身免都算是造化,还敢惦记着复出?

当然,他也知道,问题的关键还是在陈太忠身上,要是换个不太强势的对手,他倒也不怕尝试着拉自己的连襟一把,毕竟薛时风只是受了龚亮的连累,没有确凿的证据显示,他跟那一起轮奸案有什么直接的关联。

而且凭良心说,薛书记身上背的这个黑锅,不仅仅是属于他自己的,在张汇未来的仕途生涯中,可能会成为一个隐形炸弹,有心人是可以拿来做文章的——所谓政审,审的范围可不止你的直系亲属,旁系有出格行为的,照样可以纳入。

当然,这炸弹的威力,未必能有多大,薛书记自己都没受到太大影响,但是官场中的事儿,差之毫厘就可以谬以千里,更别说一旦影响那么小小的一次,就有可能一步迟步步迟。

然而张汇更清楚,蒙艺是走了,但是陈太忠那是能直达天听的主儿,他想为薛时风解绑,就算能过了章尧东那一关,姓陈的要认真起来,那麻烦不会小了。

所以,别看他现在是正厅级的省委副秘书长了,但是薛时风那里,他照样无法伸手,非不为也,实不能耳。

有这种情绪作怪,当他在宣教部的院里见到陈太忠时,心情不好那是必然的,而且,不受薛时风因素干扰的话,他也不怕给对方一点脸子。

回到家之后,张秘书长将这场偶遇跟自己的爱人讲了,还强调了自己没给对方好脸看,“……我一眼就认出那家伙了,怎么可能跟他客气?”

说起来可笑,陈太忠虽然差他两级,而且一个在地市一个在省委,可是在省台的新闻栏目里,陈主任受民众关注的程度,一点不输于张秘书长,他也是通过电视认识陈太忠的。

“那你看准了机会,也给他制造点麻烦,”张汇的爱人恩怨分明,就撺掇起自己的老公,“以你的眼光,只要肯挑,还怕找不出毛病?”

于是,张汇这次就出手了,时机和切入点都很合适,他不怕陈太忠诋毁自己是衔恨报复,本来嘛,你一个宣传单位,惦记的什么稽查?

态度,他是表示出去了,但是结果并不是他能预料得到的,他只是回家之后,跟自己的妻子交待一句,“文明办申请成立的稽查办,这是陈太忠提倡的,我表示了反对。”

他妻子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反倒是生出点后悔的心思来,“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吧?你不用自己出面的,李毓明不是挺明白的事儿的吗,让他说不就行了?”

这李毓明是省委政策调研室的副主任,巴结张汇巴结得挺紧,而且就此事而言的话,政策调研室发话,起码是对口的。

“小李就是一个正处,有胆子对上潘剑屏吗?”张汇真是懒得多解释,可是他还不能不帮爱人扫一扫盲,“就算有那胆子,他也得有那资格呢……为你家这点事儿,我算把潘剑屏都得罪了。”

“好像不是为你自己,”这两口子是自由恋爱,伉俪情深,他爱人说话就也直接,不过下一刻她就转而担心了起来,“你说……陈太忠的事儿被你坏了,会不会恼羞成怒?”

别看她一心帮姐夫脱困,正经是因为她一直惦记此事,所以很清楚姓陈的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耳听得老公真的跟那厮碰上了,心里也难免忐忑。

“应该……不会吧,”张汇也不能特别确定那边的反应,他只能依靠常情来推断,“好歹也是一正处了,做事应该拎得清轻重,他就算眼里没我,还能没杜老板?黄家就怎么啦……才逼走蒙艺,还能再逼走杜老板?”

“那你估计他会怎么做?”他爱人还是不太放心,“比如说……你要是他,会怎么做?”

“我要是他的话,就会考虑把薛时风的岗位调整一下,”张汇对自己那个连襟,也是不无怨怼,所以称呼起来,毫无尊敬之意,“他要是给我面子,我就给他个面子……不过可惜,他不是我。”

他这话说得确实在理,两人结怨就是因为薛时风,而那一起轮奸案,该杀的杀了,该关的关了,薛时风也冷藏了两年了,现在将其解冻,放个副区长或者副县长之类的,也不是不能考虑,如此一来,就交好了他张某人。

松绑薛时风,他张汇不合适去做,但是陈太忠想搞,那真是太轻松了,章尧东虽然在凤凰威风八面,但是科委陈主任在凤凰说句话,也是一言九鼎。

尤其关键的是,咬着薛时风不放的,就是陈太忠,苦主都松口了,谁吃傻逼了,在得罪陈太忠的同时,又去招惹他张秘书长这杜毅面前的红人?

官场里,可不就是这点事儿吗?没有永久的朋友,只有永久的利益,你文明办想办点事儿,总得安了别人的心不是?

然而,他最后的注脚也很关键——不过可惜,陈太忠不是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