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4章 新的老对手(下)

大约是晚上七点钟,别墅里才又多出一个人来,却是雷蕾赶了过来,见到陈太忠正一个人坐在厅里看电视,手边还放着两提啤酒,就笑着招呼,“我说,你不等大家回来,一个人就喝上了?”

“每个人一摊事儿,连张馨都忙上了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灌一口啤酒,“唉,这家啊,越来越不像个家了,大家各吃各的吧……你吃了没有?”

这本来就不是一个家嘛,雷蕾听得有点想笑,可是蓦然之间,又有一股淡淡的感动涌上心头——太忠虽然滥情,但却愿意把身边的每一个女人,当作自己的家人。

“跟儿子去肯德基吃了点,然后把他送到他爷爷家了,”雷蕾在他身边坐下,“怎么……看你情绪不太高,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?”

“还不是那救灾捐款?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又想到雷蕾捐过三次,就将自己今天的遭遇分说一二,“……昨天是蒋世方的女儿,今天又是臧华,杜毅的红人,你说想做点事情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

雷蕾静静地听他说完,才笑一笑,“你跟臧华说那么多干什么,莫不成你以为,还能说动了他?这年头……可是不比十年前了,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算盘,想要通过辩论说服对方,是非常不现实的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了,我只是想表明我的立场,”陈太忠的嘴悻悻地撇一撇,又抬手灌一口啤酒,“至于他们理解不理解,那就跟我无关了……唉,其实有资格在俩正厅面前,表明自己立场的人,已经是很少见的了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驱车来到省委门口的时候,就见到郭建阳已经站在了那里,他也没问对方是怎么来的,只是停下车放下窗户,郭建阳倒是机灵,两步就蹿上了车。

进了办公室之后,陈太忠去饮水机边冲茶,身后的郭建阳已经放下了小包,“陈主任您歇着,我来吧。”

确实算个机灵的!陈主任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这样懂眉高眼低的人不少,不过建阳好歹是在小县城里干过副局长,伺候自己这个年轻的处长,也能这么积极,算是不错的。

“茶先洗一下,”他淡淡地吩咐一句,走到桌边坐下,抬手拨通了华安的电话,“华主任,你过来一下。”

华安也是才到办公室,撂下电话就赶紧走了过来,一进门正看到郭建阳拿着抹布在擦茶几,“陈主任,有事儿?”

“这是下面借调过来的老郭,郭建阳,正科,”陈太忠指一指忙碌的那位,“主任同意了,你带他去见一下主任,再把手续办一下。”

借调……这就是非领导岗位了?华安琢磨一下,主任科员的话,倒是不难安排,“郭科长……是要安排到哪个处?”

“我的意思是秘书处,”陈太忠淡淡地回答,“不过你再跟主任请示一下,看领导是不是有别的安排。”

按说借调的话,是没什么手续可办的,工作关系都不动,无非就是桌椅书柜办公位置等,给几把钥匙,介绍一下工作环境等。

不成想,没过多久,李云彤又将郭建阳带回来了,“主任不在,郭科长先在您这儿等一下吧。”

“主任不在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愕然,按宣教部的惯例,早晨八点到九点,基本上是各单位内部忙各自的,九点以后才是对外的工作,除非有重要活动,这个规律不会变。

马勉也是如此,九点以前一般都在办公室里——虽然其他时间他也比较清闲,但是这个点钟找马主任汇报工作和思想,那是最稳妥的,所以陈太忠才奇怪,“是没来还是有事?”

“来了,去了部长那儿了,”李云彤冲他微微一笑,“安置郭科长的事情,华主任交给我了,等主任一来,我马上办。”

这些都是程序,陈太忠虽然跟她惯,但是安置人必须直接联系华安,而马主任没见到郭建阳之前,华主任也不合适先安排此人——虽然陈主任已经确认,此人的借调是经过了马主任同意的,但是,程序就是程序。

老马这一大早去潘剑屏那儿,也不知道是有了什么情况,陈主任坐在琢磨一阵,看着郭建阳在那里忙碌,不多时,办公室又送来了今天的各种报纸。

他才说要翻一翻报纸,李云彤又进来了,“主任回来了,郭科长你跟我来吧。”

我也跟着去一趟吧,陈太忠好悬没把这话说出来,他有点想知道领导去部里,是做什么去了,不过想一想还是算了,他借调一个人,马勉不但认住了此人,也已经同意了,他要是再带着人前去,这就招摇了。

别人看到眼里,难免就会觉得他有点恃宠而骄,太不给领导面子,而且郭建阳的出场,也就太高调了。

他想的是没错,但事实上,郭建阳这一亮相,已经是相当高调了,要知道陈主任不但最近锋芒毕露,而且还是挂职锻炼的干部,一个挂职的副职,才来不久就能将别人从县里借调到省里——这得是多大面子?

所以,郭科长在被领进秘书处的时候,就遭到了好奇的眼光,不过他倒是没太在意,他正心不在焉地琢磨:马部长找陈主任有什么事儿啊?

陈太忠正坐在马勉办公室冷笑呢。

马主任从潘部长那里出来,就有点心事,他正要找陈太忠说话,不成想李云彤领着郭建阳过来,他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,借调一个正科,算多大点儿事?“对了,去陈主任那儿的时候,把他叫过来。”

陈太忠过来之后,马勉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,他凝神看着对方,“太忠,咱们这个稽查办的方案,卡在张汇那儿了。”

陈主任跟张秘书长不对付,这个消息,在文明办有不少人知道,毕竟上次陈主任曾经亲口跟刘爱兰和李云彤说起过此事,马勉也听说了。

当然,这个因果是没必要提的,谁还能连这点都听不出来?

“他有资格卡咱们吗?”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,就是冷冷一笑,“他又不对口咱们文明办。”

“但是……他在大老板跟前说话,管用啊,”马勉眉头微微一皱,叹一口气,“他倒是不分管,可他表示个态度,别人就得琢磨了……”

而且,这个稽查办,本来就走中间路线,摸着石头过河的举措,马主任知道张汇为什么选在这里发力,姓张的要在别处刁难小陈,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稽查办则不一样了,不但是新鲜事物,而且很可能从协调机构发展到执行机构,就算没有张汇的反对,别人都难免嘀咕一二,现在有人出来挑头了,大家还不积极跟进?

想到这个,马主任心里真的是生出一股无力感来,他将陈太忠调过来,就是想借着这家伙的冲劲儿和人脉,把文明办搞得红火了,不成想,眼下是有红火的架势了,可是小陈不但有冲劲儿和人气,也有仇家,而且这仇家都是好大个儿的。

张汇这种主儿,是马勉都不敢招惹的,论级别,人家是正厅他是副厅;论靠山,他靠的固然是省委常委,但是人家靠的是省委书记,一省的老大。

在听说陈太忠跟张汇不对付的时候,他就有点嘀咕,不过总算是张秘书长不对这个口儿,他心里难免还要存点侥幸的心理——厅级干部,不能太计较个人恩怨吧?

现在张汇瞅着最要害的地方,准准地跳了出来——这不但说明张秘书长眼力好,也说明此人跟陈太忠的仇恨,大了去啦,要破坏此事的决心,是异常坚定。

刚才潘部长跟马主任交谈的时候,就无奈地哼了一声,“这张汇也不知道发什么疯,一口咬定稽查办不合适设在宣教部……说是设在省政府都比设在宣教部合适,你说这都是什么屁话?”

“张汇跟陈太忠矛盾很大……非常大,”马勉战战兢兢地回答,直到现在,他都记得潘老板那难得一见的愕然眼神。

马主任正在回想老板的表情,却听到面前年轻的副主任发问,“主任,那么……潘老板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做最大努力,做最坏打算……实在不行,干部家属绿卡备案制度,放在协调处,这是跟邓部长谈好的,除非杜老板反对,其他人说话没用,”马勉悻悻地回答,紧接着他又叹口气,“部长能让我放手搞文明办……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支持了。”

这话确实是实情,潘剑屏的时间也不多了,马勉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,小马愿意冲一冲,他就愿意支持一下,是的,潘部长支持的是人,而不是事——精神文明建设确实很重要,但是别的省没搞的东西,天南何必出这个风头?

才得罪了蒋君蓉和臧华,现在又要加上张汇了吗?陈太忠抿一抿嘴巴,不过,想一想两人已经是仇家了,他倒也无所谓了,于是沉声发话,“尽最大努力,好吧,这年头做事,总是要有人付出牺牲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