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3章 新的老对手(上)

陈太忠见臧华将矛头对准了凌洛,好悬没把肚子笑破,哥们儿躺着中枪这么多年,终于……轮到别人也躺着中枪了。

他的心情是如此地畅快,脸上的笑容真的是遏制不住,还好,他进来之后,面上一直就挂着淡淡的微笑,在他刻意的控制之下,别人如不细看,倒也看不出其中那一丝诡异来。

臧市长来到厅长办公室外间,看到自己的秘书正在跟凌洛的秘书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,也不吭声,气冲冲地向外走去,秘书一看,也顾不得多说,快步走上前帮领导打开了房门。

陈太忠是紧跟着臧华走出来的,他心情既然不错,那就好说话了许多,见臧华气呼呼的样子,他犹豫一下,跟着上前招呼一下,“臧市长……”

臧华自然是听出了他的声音,不过却不回头,只是将脚步略略地放慢了一点。

“对于那些响应文明办号召,愿意兑现承诺的企业,文明办是会记得他们的支持的,”陈太忠追上来,就是想说这么一句,他对穆海波有类似承诺,那么对臧华自然也可以做出来类似承诺——谁让哥们儿心情好呢?

而且,他还不忘重点强调一句,“小陈我这人,年轻气盛脾气直,一般来说,做不到的事情,我不会乱承诺。”

“文明办会记得”的支持,一般来说套话居多,但是加上后面这句,那就是将这相关的支持,落实到他个人头上了——你给我面子,我早晚要给你面子。

臧华自然也听出里面的味道了,他略一驻足,回头看一眼陈太忠,轻轻点一下头,也不说话,旋即沉着脸转身而去。

这份人情送出去了,陈太忠也不管他什么反应,有了这话就算齐活了,臧华要是还要怀恨在心,那“以德”之后他就不介意去“服人”了。

不过,等他驱车驶向湖滨小区的时候,终于回味过来一点东西:其实这次,凌洛并不是躺着中枪,那家伙不过是想祸水东引,结果自己这边有意无意地强调并不在意回款与否,坏掉了此人的算计,臧华最后,不过是看清楚了问题的根源而已。

想明白了这个问题,幸灾乐祸的心思一去,陈太忠的心情就有点低落了,等到了家之后,又接到许纯良的电话,说是他老爸那边表示了,私相授受是不行的……嗯,你最好想个比较成熟的建议——还得是能绕过马勉和潘剑屏的那种。

没办法,许主任这人还真是纯良,从老爹那儿接收了什么信息,都哇啦哇啦地倒出来了,而且,他怕太忠跟自己黏糊,特意是跑到凤凰以后,才打来的电话。

我做的事儿,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?陈太忠眉头微皱,不过,大家越是如此反应,反倒越坚定了他的信心——没错,阻力很大,但是没有这些阻力,别人早就出成绩了。

好吧,这么说是有点市侩了……文明办陈主任认为,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确实是任重道远,但是大方向是正确的,所以他不会轻易屈服。

饶是这么想,他心里总是难免悻悻,搁了电话之后,发现已经六点二十了,可是家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,按理来说,这个时候刘望男就应该是在家的,而张馨也就该回来了。

刘望男不在家,倒也情有可原,她的心情不是很好,最近那个新华北报所在报系的媒体,时不时冒出一两家来点评一下抢注域名事件。

就在昨天,他们已经开始讨论到这种不道德的、不值得鼓励的暴利交易,是不是该征收额外的税款了——当然,按马小雅的说法,刘望男现在能塞钱过去的话,那就算讨论同样的话题,结论可以是随意增减税费,会影响政府信用。

今天该报系另一家报纸刊载的内容,就越发地不堪了,他们开始将矛头对准易网公司了,说是这么大个公司,怎么能对这种侵权行为表示鼓励呢?

在文章的末尾,记者表示,会继续深度发掘此事的内幕,不会轻易善罢甘休。

这一下,不但刘望男不干了,连荆紫菱也不干了。

一直以来,她俩都是用一种平常心来对待该报系的挑衅的,虽然她们因此遭受到了一些攻击和抹黑,但是……炒作嘛,本来也就该这样,正面负面的新闻都要有,才能吸引眼球。

易网公司的名字,前一阵就被曝出来了,不过那是只是被提及罢了,整整一个冤大头或者“财大气粗”的形象,但是现在,有人要置疑易网公司的动机,甚至要查证其资金来源了。

炒作是越火爆越好,但是负面形象得有个度,而荆紫菱的易网公司是要讲究公众形象的,一时间她就有点恼火了——我说,我们没出钱打广告啊,你们报道一下,也就完了吧?

她甚至打电话给陈太忠,微微地抱怨了一下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刘望男今天心情不好,索性陪着丁小宁视察工地去了。

张馨那边,则是另一种情况,张沛林要走的传言甚嚣尘上,数据部张经理是张总面前的红人,有人因此刻意保持距离,却也有人知道,张经理身后真正撑腰的,并不是张沛林,而是省内的某个权贵。

这权贵的威风,连张沛林都要买账,那么在这风雨飘摇之际,大家送上一份关心,岂不是妙事?所以最近张馨的饭局,不减反增。

像今天的饭局,就是张经理的顶头上司邓总邀请的,邓总可是亲眼见到过,信息产业部下来的司长,由于言语间惹了张馨,都差一点被人逼得跪下。

屋里没人!这让习惯了热闹的陈太忠有点不适应,不过,陈主任手边从来是少不了事情的,下一刻就有电话打了进来,还是越洋电话。

打电话来的是荀德健,话痨在那边絮絮叨叨,“老陈,这米兰的春夏时装周要开始了啊,你今年……是打算不打算弄一下了?”

“你跟袁珏联系不就行了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头大,下意识地换算了一下时间,那边差不多也要中午十一点了,“袁主任没跟你说,我挂职锻炼去了?”

“我听说了啊,”荀德健回答得振振有词,“可是你请的那些人,袁主任根本不认识啊,上次我就看出来了,老袁这人做点实事还凑活,要是论上面的交际……”

“喂喂,你给我打住吧,”陈太忠受不了啦,他知道这厮话盖子一解开,就是没完没了,“好了,我联系一下……你能搞到组委会的邀请函吗?”

“你得给我名单,我才能操作的嘛,”荀德健听得就叫了起来,“这次是定在九月底,我这提前一个月联系你,就是想先要名单,不过也不敢保证,下次就该有百分之八十的保证了,上次我说的下一次有保证,指的是下一年,这个你不能弄混……喂喂……喂喂,陈主任?”

陈太忠已经压了电话,他琢磨一下,死活也想不起许苒泠那个朋友叫什么了,于是又给马小雅打个电话,告诉她张罗一下此事,马主播倒还记得那女孩,“你说的是蔡晓薇吧?”

“嗯嗯,没错,”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,就又想起点事情来,“这件事你安排吧,驻欧办是发起单位,不能含糊,服装协会那儿……最多给个协办,这个你要搞清楚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又有电话进来,却是郭建阳打过来的,他今天终于将手续办妥了,于是就打电话过来请示,我该今天过去还是明天过去,需要准备一些什么东西?

“明天来就行,今天跟你的朋友们疯去吧,”陈太忠淡淡地吩咐一句,他虽然年轻,可是见过了太多的起起落落,知道郭建阳现在最想做的,肯定是人前人后地炫耀——仆街的咸鱼,它翻身了啊。

所以他这个回答,很是体贴,当然,还有另一点原因就是——李云彤帮他做的关于稽查办的稿子,已经递给马勉了,马主任觉得,这次写得可操作性就比较强了。

当然,这并不是说李主任找的人,文采就要比郭建阳高多少,实在是郭科长的稿子那是第一稿,被打回来很正常,而第二稿就是站在了巨人的肩头,当然比较容易成功,更别说这期间,组织部那边也发生了变数。

“我这边还需要准备什么吗?”郭建阳再次问一句,“请您指示。”

“不用了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才指点了一下,“省委这边,宿舍楼比较紧张,你要尽快找一套房子,天天从永泰往市区跑,不合适。”

“哦,好的,我现在就联系,”郭建阳其实早就做了类似准备,但是他不能那么说,要不那就是拒绝领导的关怀了,“保证明天就有地方住下。”

他估摸着自己这科级干部,还是借调过去的,在省委混个宿舍太不现实了——就算别人肯给,他也不能要,要不万一别人歪嘴,被动的可不止是他,他得为陈主任的名声负责。

“没什么,你这才过来,可以先适应几天,”陈太忠做为领导,确实还是比较好说话的,“只要我找你的时候,你能及时赶到,那就行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