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1章 轮到别人中枪了(上)

臧华长得瘦瘦小小的,皮肤白净戴一副眼镜,看起来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,不过清楚他的人都知道,藏市长的性子虽然不算暴烈,但骨子里还是有几分执拗的。

见到陈太忠进来,臧华微微点一下头,算是一个招呼,倒是凌洛居然站起了身子,笑眯眯地打招呼,“陈主任来得太慢了,来……咱们谈一谈这个事儿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心说这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啊,以凌洛那注重级别的脾气,这么热情地打招呼,怕是有点原因。

这么想着,他就走了过去,大大咧咧地坐了下去,“两位领导商量了这么久,应该有了统一的精神,小陈我就请您二位指示。”

“统一的精神,我倒是没有,”臧华面无表情地摇摇头,接着又上下打量他两眼,“小陈,你也去了通德几次,沙湖水库的事儿上,你还帮忙了,一直想面见你一下,代表市里对你对通德的支持,表示一下感谢。”

“您这么说就客气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可心里对臧华的警惕,陡然增加了不少,把我叫过来,不是兴师问罪而是先夸一顿,你可是正厅的杜系干将啊,对上我这个小处长,居然也是有板有眼。

能做到这一点,说难不难,但是说容易,却也不是那么容易,所谓的知易行难便是如此了,凌洛跟臧华同为正厅,但是眼睛长在头顶的凌厅长,也要称呼臧市长为“领导”——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现在的天南,杜老板可是老大。

所以,陈太忠宁可看到臧华跋扈一点,也不想看到这人面无表情地表示谢意,这会让他感觉后心发凉,于是他表示自己做的事儿,不值得一提。

“都是为了维护咱天南的形象嘛,在外人眼里,凤凰是天南,通德也是天南,而且沙湖那边的配合不畅,是有历史原因的,被中视将局部缺陷放大,有些首长也不是很满意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自谦,其实关键就是“首长”那俩字,我知道你姓臧的是杜毅的人,但是我陈某人不是没有出处的,大家最好有事说事——我这人习惯以德服人,外面说的市长杀手啥的,那都是……以讹传讹吖~

“陈主任你的大局感很好,这个我是知道的,”臧华听到这不无卖弄的话,依旧是没什么表情,只是点点头,“我来找凌厅长,只是想强调一点:通德部分企业的捐款到不了账,也是有历史原因的。”

“历史原因,那就是过去的了,”陈太忠见他说法很有章法,也不摆市长的架子,心里越发地警惕了起来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这个我能理解,大家都不会揪着过去不放的……知错就改,就是好同志,凌厅长,你说是吧?”

凌洛面无表情,对这个问题不予回答,倒是臧华眉头一皱,“陈主任说得不错,我也是这个意思,知错就改,下不为例。”

“下不为例?”陈太忠讶异地重复一遍,接着就沉吟了起来,好半天才哼一声,“臧市长您的指示,我不太能够理解,下不为例……那这次呢?”

“这次有历史原因,”臧华的回答很简练,而且也没什么新意,但是态度已经很明确了,这次就这么算了,他人虽瘦小,这么说话却是很有力度。

陈太忠觉得,臧华这有点欺人了,但是他有点忌惮此人,沉吟一下之后,侧头看一眼凌洛,他决定慎重行事,“凌厅长你的意思呢?”

“通德很多未交足款项的,都是国有企业,”凌厅长的回答有点飘忽,不过见某人一脸的懵懂,于是他又补充一句,“都是臧市长的前任,赵市长留下的指标。”

这一句话,陈太忠就听明白了,敢情赵喜才不但在素波祸害过,在通德离任的时候,也是下了点天怒人怨的指示,尤其是凌厅长嘴里的“国有企业”四个字,那真是点睛之语。

他关注捐款不到位的不文明现象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自然知道欠款大户的组成结构——大部分是私企、三资企业等,小部分是个人,国有企业欠款……真的是太少见了。

当然,论起国有企业的欠钱能力,怕是比前三种类型加起来都多,但那只是针对设备款、工程款之类的情况,对上政府号召的捐款,国企那就是老实孩子里的老实孩子。

那三种类型都是体制外的,不想出钱的时候会想尽一切手段,而国企则不同,捐也是捐的国家钱,不过是从一个口袋转到另一个口袋了。

尤为重要的是,对那三种情况,政府没有太便利的制约手段,国企则不同,你一旦敢爽约,就算有人有心放过你,但也架不住别人歪嘴——这是国企啊,敢欺骗组织,那个谁谁,你这个厂长想不想干了?

所以,陈太忠太明白这个注脚的威力了,凌洛这纯粹是把账推到赵喜才身上了,但是,他抓的就是不文明现象,又岂会因为有个替死鬼而善罢甘休?

“上一任的账……这一任也得认吧?”他看着臧华,似笑非笑地发话了,“咱是一党专政的国家,政策有连续性的,臧市长……我这就是胡言乱语,有认识不到位的地方,您尽管批评我好了。”

我要想批评你,真的有太多话要说了!臧华的嘴角抽动一下,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,你指望下一任官员认上一任的糊糊事儿,这总得看我们的心情吧?

当然,这种没有觉悟的话,他是不会说的,所以他就强调一下,“通德的财政,连着开三年天窗了,今年才好一点儿,所以有些不合理的承诺,我是不打算承认的……一直到现在,因为某些不负责任决定,通德的财政压力都很大。”

赵喜才不但离任了,而且下台了,所以臧华不怕这么说,事实上,赵市长确实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,他有理由抱怨。

压力大的话,那就能者上不能者下啊!陈太忠嘴边,真是数不尽的冷言冷语在等着,不过臧华的日子不好过,这也是省里的共识,他也不好在这个上面叫真。

通德本来就是看天吃饭的农业大市,经济在省里是倒数的,赵喜才还是个能折腾的,将通德岌岌可危的财政捅得千疮百孔,没有一两年,根本缓不过劲儿来。

“不想补交,这个心情我真的能理解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转头看一眼凌洛,“凌厅长同意的话,我无所谓的,不过就是在报纸上的不诚信名单里,登一下嘛。”

他想得很开,反正这钱到不了文明办手里,他自然是无须介意到了什么地方,尤其是臧华是省里出了名的杜老板力捧之人,你凌洛不想要这个钱的话,我又何必去出头?

当然,他也不会就这么屈服于臧华的压力,姓臧的你绷着一张脸在我面前说两句,我就放弃了自己的坚持,那还怎么形成个人的风格?

于是他要坚持“曝光”——其实以陈某人的傲慢,这已经算是给对方面子了,总算是他考虑收不回欠账该怎么办时,想到过这种可能,所以这话说得也很自然。

“上报纸……”臧华的脸上,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表情,似是愤懑、又似是无奈,他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陈太忠,缓缓发话,“国有企业的名单也上吗?”

这话问得很明白,私人小企业,你想曝光随便你,反正臧华主政通德,市长大人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行了,不会因此对那些企业产生歧视。

但是国企就不一样了,你在省报上一登,通德这边就得有动作,就算不把责任人撸下来,也得惩治一下,而且更糟糕的是……这种情况下,追不回所欠的款项,通德市委市政府,多少都要担一些干系的。

简单说一句就是,对国企来说,曝光是比补齐捐款更让人为难的要求。

当然,以臧华在杜毅面前的份量,他轻描淡写地处理一下责任人,又死活不追缴欠款的话,也没人会揪住不放,毕竟天南是杜书记的天下,而且他是受了赵喜才的连累,也不怕对人说出来,但是真要这样做……有点不负责任。

“国企?”陈太忠讶异地看他一眼,沉吟一下,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,他缓缓地摇摇头,“我不是这样划分企业的,我眼里的企业有两种,一种是诚信的,一种是……不诚信的。”

他非常明白,自己说出这样的话,就算是把臧华得罪得差不多了。

“我已经说了,那是有历史原因的,”臧华明明是张白脸,现在却是变得黑了许多,“小陈你要执意这么搞的话,要考虑一下后果。”

你是在威胁我吗?陈太忠眼睛一眯,才待发话,凌洛已经笑吟吟地插口了,“我说两句,臧市长来素波开会,都会专门来一趟民政厅,可见他是非常重视这个问题的,太忠,要不这样吧,厅里跟通德定个补交计划,一时半会儿交不齐的,慢慢交,你看怎么样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