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10章 碰杜系(下)

这哥仨聊了没有多一会儿,许纯良已经有两周没回家了,老妈知道他今天回来,在家里做好饭了,“我得回家吃饭……对了太忠,驻素波办事处的事儿,你帮着张罗一下。”

凤凰科委终于要派出驻省城的办事处了,正科级,这是本周例会上通过的,科委现在在素波的业务也众多,除了公交一卡通、GPS卫星定位之外,还有供给省移动的无线模块,这几项对售后服务的实时性,要求都比较高。

至于疾风车的销售,素波也火爆得很,更别说还有科委房地产的一票人,在素波正组织施工呢,这么多业务,外派办事处也是势在必行了。

至于办事处的负责人,基本上也确定了,是高新技术处的副处长王昕,他这也算是提了一级,由副科升为正科了——科委这几年的发展日新月异,办事机构也膨胀得相当厉害,能搭上这一班车的,都或多或少地往上走了走。

别说王昕这种,李健、腾建华等人更是由正科冲上了副处,张爱国更是由办事员直接升到了现在的正科待遇,梁志刚主任的通讯员金程现在也是副科了。

像高新技术处的处长王衍倒是没什么变化,但是这怨不得别人,他是脑门刻字的文海嫡系,以前行事也嚣张,现在被人遗忘,那也正常了。

但是分管这个办事处的领导,还没定下来,许纯良有心让办公室主任唐堂帮着抓一下,但是唐堂也才是个正科。

所以他跟陈太忠碰一下,也是要说一说这件事,“本来我想着,让戏曼丽管上算了,她是女人,心细,也没有家庭负担,可是一想这宋敏在科委也没啥事可干……你看行不行?”

“宋敏啊……那你决定吧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地感慨,前不久在省委党校大家还有说有笑,现在却是已经发生了如此的变化。

据他所知,宋主任在开上林肯车之后,在科委的处境有所好转,但是品出其中味道的人也不少——张爱国没还回去桑塔纳,反倒是陈主任将林肯车借出去了,那就是说陈主任认可两人的私人交情,公家的事儿嘛,还是少让宋主任插手好了。

所以宋敏在科委,还是有点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感觉,总算是他沉得下心,天天这个科室走一走,那个科室了解一下情况,大家看在林肯车的份上,也不好太过怠慢。

前一阵儿他就找到了许纯良,说是你怎么也得给我找个干的不是?哪怕只是居中联系科技厅呢,我总得有点事情做吧?

对宋敏的科技厅背景,许纯良也不能完全无视,又见他开了陈太忠的车,心里就琢磨开了,但是他不能容忍这家伙在凤凰把根儿扎下来,正好现在科委要搞驻素波办事处,心说把你搁到素波算了——要不然不但是不给科技厅面子,没准章尧东也会有点腻歪。

当然,这件事必须跟陈太忠谈一下,科委别的事情,许主任自己就做主了,但是这件事情,显然是要考虑一下太忠的感受。

陈太忠明白纯良的意思,心说人家这是给我面子呢,而且他认为宋敏分管这一摊,还真是物尽其用了,“这么一来,他也能常回素波来看看。”

“那你俩以后没准会在素波经常碰面,”许纯良笑着站起身来,他打算走了,“地方就定在公交公司旁边那块地了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那地方有点闹腾,”陈太忠摇摇头,那块地挨着一个交通枢纽,科委正在那里搞房地产开发,“要我说啊,你还不如在省机关事务管理局旁边找块地,盖一栋楼呢。”

“也是啊,”许纯良才要走人,听到这话就沉吟一下,他对省机关事务管理局那块地方还是很熟悉的,那里机关众多又比较清净,而且他在那边找地皮也容易。

然而,他前面的选择,也是有考虑的,“我再考虑一下吧,我主要是觉得,在那里盖楼的话,后面咱们开发的住宅楼,弄两个单元出来,搞接待和做临时宿舍,都是不错的……”

许纯良回家之后,老妈的饭已经做好了,家里除了从北京回来的许苒泠,还有两个老家来的亲戚,一顿饭吃完,许绍辉也没回来。

许书记回来的时候,就是接近九点了,他进门看一眼客厅,“小良回来了?少见啊……”

等他听完许纯良的一席话,点点头,“落宁的事儿干得不错,以后找机会再控股一两个厂子,也这么搞,尽量选靠北京的地方,天津那儿厂子就不少……嗯,陈太忠说了没有,打算怎么合作一下?”

“他倒是没说这个,”许纯良摇摇头,沉吟一下才回答,“我感觉着,他好像是想通过……通过私人关系,获得一定的支持。”

“这怎么可能呢?”许绍辉很干脆地摇摇头,心说陈太忠你把我们纪检委当成什么了,用得着的时候就用一用……算是你私人的打手吗?

在官场中,纪检委这东西,有点类似于核武器,主要起个威慑性的作用,也就是说不动作的时候,比发作时还令人害怕,要是满世界乱丢这核炸弹,就是给自己树敌了——以陈太忠的惹事能力,许书记怀疑,到时候省纪检委会不会人满为患?

好吧,这个说法略略有点夸张,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,既然是核武器,那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玩得了的——利器岂可轻易许人?

当然,儿子就是那么一说,许绍辉知道这一点,事实上他对陈太忠现在操作的事情,也有所耳闻——毕竟都在省委院里,有点风吹草动,消息传得很快。

凭良心说,许书记对文明办现在的行动,愿意做出适度的支持,他原本就是一个相对儒雅官员,对社会上的种种不文明行为,也不是很看得过眼,他做人甚至还有一些任侠之气。

像许纯良联合他人,狠狠地坑了振鑫集团,将其名下的若干加油站夺了过来,在这件事里,许书记就是在后面不着痕迹地帮了一把。

吴振鑫起家就挺见不得光,后来玩到那么大了,还要拿次品油去欺瞒消费者,对这样的人,许绍辉不怕用点卑劣的手段打击——就当为民除害了。

当然,他之所以操作这件事,很大程度上也是想获得蔡莉一方势力的支持,确保自己能顺利上位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如果吴振鑫的所作所为没有那么不堪的话,他未必下得了这个手——这一点上,许家父子的脾性,是高度一致的。

许绍辉愿意在精神文明建设上出点力,但是他反对私相授受,沉吟一下,他又不无遗憾地摇摇头,“嗐,说到底,陈太忠只是个副职,他要是在马勉那个位子上,我倒是能考虑好好地跟他配合一下。”

这就是官场的规矩,陈某人你再能折腾,哪怕就算文明办马勉都要怵你三分,可你终究是副职,官场中最讲究个名不正则言不顺,所以许书记有着些许的遗憾。

他要是支持文明办,那就是支持马主任——甚或者别人会认为,这是许书记和潘部长有了一定沟通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个支持是算不到陈太忠头上。

而许绍辉又坚决地反对私相授受——他手里掌握的是纪检委,可不是计生委。

“也是啊,”许纯良听得点点头,不过,听老爹话里也是带了几分惋惜,他就想帮自家兄弟再争取一下,“要不,我让他想个成熟点的方案,到时候再来找你汇报?”

“他想方案?”许绍辉沉吟一下,笑着摇摇头,“他没有别的方案可选,唯一的选择,也就是私下找我……开什么玩笑,他绕得过马勉,莫非还绕得过潘剑屏?”

许书记看得很清楚,想狠抓精神文明建设,没有组织部和纪检委的支持,很难起到大的成效,但是,哪怕就是潘剑屏,也不敢多惦记自己这里吧?

“这个陈太忠,还真是个不肯安生的主儿,”他撇一撇嘴,又摇一摇头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这么大的事情,可不是他一个人张罗得来的,多半还要吃点苦……”

这话还真是一点不假,第二天是周一,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凌洛的电话,凌厅长的声音,听起来有点疲倦,“陈主任,有空吗?有领导对咱们查捐款到账的行为,意见很大,麻烦你过来一下吧……”

凌厅长都称之为领导的人吗?陈太忠犹豫一下,答应了下来,一路往民政厅赶,一路还在琢磨:这到底是谁呀?

反正陈某人是宁折不弯的性子,他自觉做得有理,再大的领导也不怕去见一见,到了民政厅之后,轻车熟路地来到凌厅长办公室。

一进办公室,他一眼就看到两个人,正笑眯眯地坐在沙发上聊天,其中一个是凌厅长,另一个他也不陌生,起码是在电视上常见,于是他打个招呼,“臧市长,凌厅长,小陈我来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