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9章 碰杜系(上)

崔洪涛敬一圈酒之后,心里也是暗暗地惊讶,这一桌人还真没几个含糊的,尤其是祖宝玉和王启斌,祖市长是堂堂的副市长混在这里,而王处长来自见官大半级的省委组织部,还是三大处的处长。

“小那不错,超过老书记只是个时间问题……桐花万里丹山路,雏凤清于老凤声,”他笑着夸奖那帕里,还抬手拍一拍对方的肩头,“好好干,让碧空人也看看咱天南出去的干部。”

他这话,却是惹恼了一个人,谁?蒙勤勤,按说这崔洪涛扶正,是得了高胜利大力推荐的,但是说句实话,要是没有蒙艺点头,那就是四个字——白日做梦!

其实崔洪涛的上位,跟他自己的那点人脉,还真的没什么大关系,主要就是高胜利的推荐,而蒙书记因为顶了夏言冰捧起了老高,正担心黄家为难自己,所以在交通厅厅长一职上,就是快刀斩乱麻,直接规规矩矩地递补,也省得别人借此生事。

崔洪涛在蒙艺走后,就倒向了杜毅,这个无所谓,人在官场哪能不站队?但是他站队之后,积极地在厅里搞“去高化”,这就让秦科长有点不耻了——高胜利虽然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,但好歹是人家把你推上去的吧?

所以她听到“碧空人”三个字,真是不尽的新仇旧怨涌上心头,因为她觉得,这有影射她老爹的嫌疑,我老爹现在是碧空一把手——不知道这算不算碧空人?还是说……你在笑话我老爹离开天南的时候,比较仓促?

于是,她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“崔厅您这过奖了,”那帕里面容一整,正色回答,“我现在有点小成绩,全是老板手把手带出来的,没有老板,我还浑浑噩噩呢。”

在这一桌,他最为着紧的就是老板的女儿了,不怕说句势利点的话,他宁可让陈太忠暂时不开心,也不能让蒙勤勤感觉委屈——太忠那是兄弟,真有误会,事后解释都有机会。

而且,让他搭上蒙书记线儿的,是陈太忠,但是亲口向老板推荐他那某人的,还就是蒙勤勤——没错,蒙勤勤是打了“陈太忠推荐”的名头,可她是最终促成此事的人。

反正这一桌,最不用忌惮崔洪涛的,就是他那某人了,他自然不介意表现得傲然一点。

“咳咳……能饮水思源,现在的年轻人里,很难得了,”崔厅长却是没防到,自己的话让蒙大小姐不爽了,只能暗暗苦笑,自找台阶下了。

按说蒙勤勤只是蒙艺的女儿,而且天南现在势力最大的黄系和杜系,跟蒙艺都不对付,但是这一桌上,可全是能跟蒙系挂得上勾的,那帕里更是蒙艺的现任秘书,他哪里敢随便放肆?

更别说这桌上还坐着一个陈太忠,他要是敢欺蒙艺去了碧空而口无遮拦,这操蛋小子撒起野来,那可是连杜毅都不好护得他周全——杜书记再大,大得过黄家吗?

反正蒙艺当年对他也是有恩的,崔厅长没胆子计较,也不能计较,他可以反高胜利的水,却是没胆子反蒙艺的水,于是只得干笑一声,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太忠,你们那个定位系统搞得不错,我正考虑向全省推广的必要性。”

“那谢谢崔厅了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大家正奇怪太忠今天挺好说话,不成想他紧跟着就来了一句,“我会向许纯良主任反应的,至于我现在……正在省文明办帮忙,搞精神文明建设呢。”

这就是将糖衣吃了,炮弹丢回去的真实写照——老崔你答应帮忙了,领情的可不是我,而是许纯良,许绍辉和杜毅,可不是一个阵营的哦。

崔厅长你要是想后悔,麻烦你掂量一下,在天南,许绍辉是没杜毅大,进了北京之后,谁家的势力更大,那就不好说了,而且老许可是省纪检委书记,而你这交通厅,在哪个省都是重灾区——真要有人搞事,有许书记配合,杜毅未必护得你周全!

崔洪涛笑着点点头,面皮却是有点僵硬,好死不死的,高云风在这个时候插嘴了,“纯良的飞机四点到吧?这小子一去天涯就是这么久,回来让他请客。”

高公子是有意给崔洪涛难堪呢,反正许纯良是他的同学,他不怕这层关系被人知道——老崔你不是牛逼吗?觉得我老爹不顶用了,想不到我们高家还有同学,还有朋友吧?

看着崔厅长讪讪地离去,那帕里摇摇头叹口气,“崔厅当年,还是很乐于助人的,这搭上杜老板以后,脾气就变了。”

他本就在外地工作,老爸也退休五年了,自然不会忌惮杜毅,更别说这一桌人的底细他都了解,没有一个是杜毅的人,所以以他的谨慎,都不怕说这话。

“人总是会变的嘛,”虽然这一桌全是跟蒙艺有关的人,但是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接口的,也非陈太忠莫属了,他撇一撇嘴,丝毫不以为意地回答。

其实,他的心里也有点暗暗的感慨:跟杜系人马,是越来越不对付了啊,省委里有个死对头张汇,交通厅的老崔,也是越走越远。

不过他并没有想到,这感慨在接下的一段时间里,一步步地变成了现实。

许纯良下飞机的时候,那帕里上飞机,两人并没有直接碰面,倒是高云风和陈太忠省事儿了,不用来回跑。

许主任这次去落宁,很是花了点时间,不过结果也是喜人的,不知道他跟曹市长做了什么工作,居然将落宁的财权收了回来——不允许落自分厂跟外界结算,有结算权力的,就是凤凰的疾风车总厂。

当然,落宁分厂还是有账户的,但是原则上这账户的借方,只能来自于凤凰,厂里的一应开销、分红、提成甚至回扣,直接接受凤凰总厂的监管,由总厂拨付。

当然,落自的账是全的,应收应付都趴在账上,那么,市里的税收也不会受到影响,对落宁的财政收入影响不大——但饶是如此,能达到这样的效果,也不会是很顺利。

许纯良很志得意满,一般来说,行局里财务一支笔是很正常的,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,但是落自分厂不一样。

落宁市将这个厂子盯得紧紧的,好歹也是个曾经的副厅级别的厂子,现在不但让疾风这个副处级的厂子吃了,更是连收钱的权力都交回了凤凰,以后落宁分厂想要什么钱,都得向上面打报告,这真叫处处掣肘了。

这种财务结构听起来有点不讲理,但却不是没有先例的,很多分厂众多的大型国企都采用的是类似管理方式,这叫收支两条线,比如说省移动对市移动,就是这样管理的。

对这个改动,落宁分厂只有一个人高兴,那就是李天锋,虽然他是凤凰派来的老总,但是以前他是不管销售的,也就是说收回来的钱他不合适过问,他只管花钱。

那么对他来说,这个权力还不如收回凤凰去——随着在科委的时日的增加,他对这个单位已经有了非常强烈的归宿感,相对落宁人来说,他更愿意相信凤凰科委的那帮同事。

许纯良觉得,自己终于做了一件陈太忠也未必做得到的事情,而且北京那边翟效方传来消息,今年的鲁班奖,科委大厦也是差不多了,所以在下飞机的时候,他的心情很好。

陈太忠的心情也不错,因为他终于把许纯良盼回了,于是接到人之后,他直接奔赴韩忠的港湾大酒店,他在那里的茶社,已经订好了房间。

对两人的谈话,高云风有很强烈的参与愿望,陈太忠见这家伙撵都撵不走,只能警告他:我们俩说什么,你听着就是了,千万别传出去。

“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?”高公子真是有点不服气了,他觉得这个评语对自己来说有点冤枉,我老爸好歹也是副省呢,我家学渊源的……至于那么浅薄吗?

“你的嘴巴确实有点靠不住,”得,某个纯良的家伙做出了最终的判定,“所以我觉得,太忠这么说很正常。”

三人坐进茶社里,陈太忠就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,“……我觉得这个精神文明的建设,还得要得到省纪检委的支持,要不然威慑力不够。”

“嗯,”许纯良沉吟了差不多有五分钟,他虽然不笨,但是平时遇到事情懒得多想,这判断能力也就说不上有多强,“这个事儿啊,我过两天答复你。”

还是兄弟呢,人家邓健东当时就答应我了!陈太忠心里恨恨地腹诽,当然,他再把许纯良当兄弟,这话也是不能当面说的,要不然那就是拿邓健东做例子,挤兑许绍辉,太容易引起别人误会了。

倒是高云风没命地帮着敲边鼓,“纯良你千万记得啊,太忠搞得好了,你这做朋友的,脸上不是也有光吗?”

“喂喂,我说,难道你们不觉得我把财权收回来,办得很漂亮吗?”老实人也有急眼的时候,许纯良轻轻一拍桌子,“怎么连点掌声都没有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