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7章 难言的捐款(上)

穆海波是真的不想打这个电话。

穆大秘跟陈太忠的初次接触,绝对算不上愉快,甚至他不得不为自己的冒失向陈主任道歉,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,两人一旦见面,就是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。

也就是在凯瑟琳、伊丽莎白和陈太忠逛夜市砍人之后,他打了电话统一口径,并对陈主任的行径表示理解和钦佩,两人的关系才得已得到缓和。

当然,这种缓和并没有明确地表示出来,但是双方都是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,这一点心领神会的默契,那还是有的。

穆海波不愿意破坏这种默契,而且他也知道陈太忠最近在干什么,他基本上能确定,自己跟对方说情,很可能会遭遇难堪,从而引发一些不可预测的变数。

但是他别无选择,因为委托他说情的,是蒋老板的爱女蒋君蓉。

陈太忠一听,自己都表态了,对方还要执意说情,禁不住就有点恼了,“穆大秘,关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,蒋省长是表过态的,亲口跟我说的……好像当时你也在场吧?”

“陈主任,你能不能先让我说完?”穆海波叹口气,心说陈太忠啊陈太忠,别的正厅跟我这么说话,也要掂量一下呢,你倒是真不客气。

然而,形势比人强,面对电话那边的不耐烦,他只能耐心地解释,“我说的这几家企业,都是位于素波开发区的,是跟蒋主任有关系的企业……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说,君蓉主任跟世方省长唱反调?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又打断了对方,紧接着他换了语气,那是一种语重心长、推心置腹的口气,“穆处长,你这……得慎言啊,亏得是我听见了,换个嘴不严或者别有用心的人来,那没准……就把这话传得变味儿了。”

“君蓉主任?我呸!”蒋君蓉哼一声,她在旁边串了一个电话,窃听两人的交谈,当然,她在说话的时候,会按住电话上“MUTE”键,这样一来送话器关闭,就不虞声音被对方听见,“我什么时候跟他这么惯了?”

穆海波送她一个无声的苦笑,才大声叹口气,“我说陈主任……麻烦你听我把话说完,成不成啊?”

民政厅那里接受的救灾捐款,绝大部分是发生在1998年那次大洪水之后不久,在那之后,天南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自然灾害。

也正是这个节骨眼上,朱秉松卸任素波市长,赵喜才上台,而蒋君蓉的老爹蒋世方,还在天涯省任纪检委书记。

朱秉松没下的时候,就发动大家捐款,赵喜才上来之后,这发动的力道更大——没办法,赵市长的强项,就是抓财政有一手。

他“节流”的能力是大家公认的——敢拖欠通德市所有公务员、事业编制人员以及其他吃公家饭人员一年多的工资,那魄力是别人望尘莫及的。

但是很少有人知道,赵市长“开源”的能力,也是不含糊的,他才一上任,就给各个行局、县区以及社会团体下了捐款任务——你愿意捐得捐,不愿意捐也得捐!

事实上,那时候蒋君蓉还兼着素波招商办副主任,而且她引来的企业,大部分也是落在素波开发区了。

面对赵市长强势的要求,有些跟她惯熟的公司和企业就找上门了,“没有这个道理嘛,老朱在的时候,我们就捐了,现在又让捐款,这是搞什么飞机……不是捐款自愿的吗?”

蒋君蓉在人前傲慢,但是她老爹现在混天涯的,远水不解近渴,遇上赵市长这种“开源节流”的能手,她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但是,无奈归无奈,赵市长下的任务,开发区还得完成,而且她还想继续将开发区做大做强,那么,入驻的公司她也不宜得罪,否则这恶劣印象传出去,再想扭转,那就太难了。

就在这两难的境地中,她的一个下属,唤作杨聪的,提了一个听起来不错的建议,“让他们先承诺要捐多少,但是既然是搞经营的,必然要有充足的现金流,这捐款一时半会儿凑不齐,也正常了……走一步看一步吧?”

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,赵喜才手黑,又靠上了天南的老大蒙艺,蒋君蓉不想轻攫其锋,不过她还是有点犹豫,“这工作也不太好做,人家未必会相信我……外省有类似案例没有?”

“有,怎么没有?”杨聪一心巴结美女主任了,立马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而且他们每年捐一点,别的单位想去化缘,都要忌惮一下,更别说……为了鼓励这种具备社会责任心的企业,在税收、贷款等方面,他们还能得到额外的照顾!”

确实是这么回事啊!蒋君蓉认为这个建议不错,当然,更关键的是,赵喜才那边压力太大,她顶不住了,她老爹不在天南哪。

这个杨聪,就是后来跟陈太忠争罗纳·普朗克投资的那个——不管怎么说,采纳了这个建议之后,蒋君蓉在赵喜才面前轻松过关,甚至还因此帮其中两个企业多贷了点款,又帮另一个企业延长了一年的免税期。

多贷款也就罢了,延长免税期的那一家,享受三免两减半的政策,要免也是免的第四年,这种便宜人情,赵喜才不做白不做——到时候鬼才知道我在哪个位置呢,没准是副省长了呢。

这边拖了一年,没想到刹那之间风云变色,蒋世方又杀回天南了,赵喜才就算还是素波市长,也不敢再催蒋君蓉辖区内企业的欠款了。

再后来,赵喜才连素波市长都不是了,这欠的捐款,自然也就没人追究了,不成想晴天一个霹雳,陈太忠到了文明办,文明办开始琢磨此事了。

昨天凌洛来了一趟文明办,回去就安排人落实此事,开发区的这几个企业,也被民政厅的人打电话骚扰了——你们当初承诺是捐款若干元,实到若干元……有异议没有?要是你们觉得我们登记有疏漏,想置疑,烦请拿出相关的证据。

民政厅的要求,真的是非常合乎情理的,就按最民主的“谁主张谁举证”的说法,他们认为有人漏捐了,因为他们能拿出到账的明细。

你要不服气,你也可以拿出打款的银行回单嘛——这个要求真的不算过分,企业都是有账本的,支出栏一查,就能查出回单来。

可是,这几家的款子确实没到位,而且他们也不想再捐这个冤枉钱了,接到电话,就找到了蒋君蓉——蒋主任,当初这个承诺的数额,是你下的任务。

这任务当时就是不合理的,但是我们相信你,被你的人格魅力感召了才同意的,这几家的委屈真的挺大——蒋省长现在都回来了,他们还敢这么搞?

蒋君蓉一听就火了,然后要人打电话去民政厅询问,等听明白是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的主意,她也没了主张……是那个混蛋的主意?

蒋主任现在的行情,不知道比以前高出了多少,但是对上姓陈的混蛋,还真是没什么自信,她的行情在涨,别人的行情也在涨。

尤其是那厮从来都不买她的账,所以就算想说情,她也能想得到对方的恶形恶相——蒋主任被陈主任拒绝过太多次了。

她当然不想再被拒绝了,堂堂的省长女儿,没必要一次又一次地上杆子找虐不是?然而,这件事她又不能不管,就算她丢得起这人,她总不能把老爹的面子也丢了吧?

于是,蒋君蓉就找到穆海波,请他出面帮忙斡旋,穆大秘一听要找陈某人说情,好悬没喷一口血出来——我说大小姐,你在他跟前碰壁次数不少,可是我灰头土脸也不止一次了,第一次还是受了你的连累,咱不带这样的啊。

接下来,蒋主任就给穆大秘做工作,说是这件事情,有如何如何的苦衷,说实话,穆海波真不想听,可是他又不能不听,就算他有心拒绝,那总也得有个针对性的理由——虽然,“找陈太忠说情不合适”,本身就是最大的理由。

不过,穆海波听着听着,在不知不觉间就有点同情蒋君蓉了,这件事……确实是令人挠头,蒋省长不在的时候,小蒋也是在夹缝里过日子啊。

那几个企业错了没有?没有!蒋主任错了没有?也没有,毕竟当时的她扛不住赵喜才,用点变通的手段应对,很正常;那么,陈太忠错了吗?那才是胡说。

虽然穆处长看不惯陈主任的很多行为,但是人家追查到款情况,目的是揪出欺世盗名的企业和个人,以儆效尤,这个目的绝对是好的,是值得支持的。

要说真有谁错了,可以算是赵喜才错了,但是人家早就病退了,天大的事情也该揭过了。

其情可悯啊,于是,穆大秘鼓起勇气,给陈主任打个电话。

陈太忠听完这理由,好半天没有出声——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哥们儿是要抓企业和个人的不诚信行为,怎么扯来扯去,又扯到政府身上了呢?

不过,他终究是心硬之辈,略一沉吟就做出了回答,“对这个事情,我表示遗憾,但是他们上了名单,不补不行,当初蒋君蓉就不该答应赵喜才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