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6章 俩大秘

这次会议,登上了第二天的《素波日报》,不但有段市长和祖市长的指示,同时也有省文明办到场的三位领导的名字,连郭芳都以“调研员”的身份出现了。

当然,严格来说调研员是处级干部,这也是一般媒体刊载新闻时候的窍门,人家来自调研处,自然也可以说是调研员,就像不会有人在“调研处副处长宋颖”后面加个括号,注明是正科一般。

单看素波日报,大家还觉不出什么来,可是再看看当天的《天南日报》,那就不一样了,天南日报上有个小块文章,说省文明办携手民政厅,打算对救灾捐款不能及时到账,做出一次深入的调查。

起码田立平看这两篇文章就挺有意思,今天是周六,他在下午三点多回了素波,回了家里才说歇一歇,就看到了这样的新闻,于是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。

“你这是越搞越大了,”田市长笑着夸奖他,“素波这边动起来了,连凌洛那老顽固,你也做通工作了,了不得啊。”

他跟凌洛也是老相识了,深知道那人的毛病,当然,田立平并不在乎凌厅长,当年他虽然是副厅,却是手握素波政法委大权,不需要太买这个民政厅老大的面子。

“呵呵,田市长过奖了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清一清嗓子,“这是同志们集体智慧的结晶,您不能安到我一个人头上……对了田市长,凤凰的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也该展开了吧?”

“行啊,抓这个也很有必要,”田立平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看省报上,你还打算追一些欠款回来,里面有没有跟凤凰有关的企业和个人?”

“凤凰的……好像有两家企业,”陈太忠对那个清单还是有印象的,尤其是他出自凤凰,下意识地关注了一下老家的情况,“有一家经营不善,已经关门了,还有一家是金乌的四海焦化厂,我正琢磨跟他们谈谈心呢。”

“四海啊,那家换老板了,”田市长上任以来,一大业绩就是组建了煤焦集团,对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,还是有所了解的,“老高病得糊涂了,位子不传给儿子,传给女婿了……行了,这家我帮你做工作吧。”

对田立平来说,这真是一句话的事儿,而且事情涉及陈太忠,他相信四海的新掌门只要没傻掉,他绝对不需要说第二句,这种便宜人情,不卖白不卖。

“那可太谢谢您了,”陈太忠最近真是不克分身,要不然他绝对要找到四海的门儿上,当然,作为凤凰出来的干部,他也知道四海那边似乎有点状况,“对了,关于凤凰的精神文明建设,您在省报有对口的记者吗?”

他这么问也是有原因的,接电话的时候,雷蕾正坐在他身边咬牙,说是孙朋朋真没意思,居然找到胡主任,说以后文明办的稿子,二室就不要过手了。

今天天南日报的稿子,就是孙朋朋的四室发的,不过这倒是正常,虽然事情是陈太忠办的,但是最后跟凌洛敲定调查的,是一把手马勉。

但是孙朋朋找到胡主任,就有点欺负人了,今天的文章虽然不大,但是肯琢磨的话,自然知道这调查之后,还会有后手,现在文明办的行情开始上涨了,这谁也看得出来。

这个时候孙主任做出如此行动,冲的就是未来文明办可能的一系列动作,对这样的要求,胡主任不置可否,“这个嘛……你最好让总编明确一下,要不马部长跟我说一声也行。”

按说,报社里都是文化人,说话不会这么直接,但是孙朋朋业务不精,做事还挺霸道,大家都挺鄙薄此人,所以胡主任也不给她留面子——你上门欺负人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。

胡主任最近,对文明办的动向也很上心,都是搞媒体的,她又跟雷蕾关系好,知道在文明办搞风搞雨的,是来自凤凰的陈太忠。

对陈太忠,她也早有了解,甚至她猜得到,小雷跟那家伙或者有超越友谊的关系,但是,那又怎么样呢?都是女人家,任是谁找了那么个混蛋老公,红杏出墙都是能理解的。

雷蕾能从陈太忠那儿弄到稿子,她当然也愿意鼓励,日报社和文明办虽然都归宣教部管,但是文明办一把手是副部长马勉,日报社窦社长也是宣教部副部长。

雷记者从领导那里得了消息,自然是要恼怒,于是这大下午的就跑到湖滨小区来了,跟陈太忠强调,有他的稿子,一定要交给她。

那我该怎么绕过马勉呢?陈太忠正挠头,就接到了田立平的电话,自然要问一声。

“是想给我介绍人吧?”田市长笑一笑,他这老狐狸怎么会想不到这个?“甜儿好像在日报社,有两个不错的朋友。”

“哦,那我知道了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赶紧岔开话题,“明天吧,明天晚上我请您吃饭,有空吗?”

“明天有事,今天倒还行,”田市长打这个电话过来,也是想跟小陈坐一坐,“你今天有了安排啦?”

“今天那帕里回来,就是蒙书记的秘书,他老爹明天过生日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而且明天下午许纯良从落宁回来,我要跟他碰一碰,一起坐一坐不是挺好的吗?”

在他想来,许纯良虽然是章系人马,但却是他的好友,凤凰科委现在也是肥得流油的单位,让老田一起来坐一坐,将来老田有什么事儿,纯良也好支持不是?

田立平却是听得只有苦笑了,他可不想跟许纯良坐,就目前而言,许主任对市政府的态度,是中规中矩,要不说这衙内行事,很多时候都是看家教呢?

田市长觉得现在这若即若离的距离就挺好,走得近了是非多,毕竟双方的根子不一样,一时间他就有点羡慕起陈太忠了,许家、蒙艺……还有黄家,这家伙居然能在这么多势力中,轻而易举地游走,还混得风生水起的。

“还是晚上见一见小那吧,”田立平做出了决定,说实话,相对于见许纯良,他倒是更愿意见一见蒙艺的人,这不是烧冷灶,而是相对于天南各大势力,蒙艺已经是过去时了。

那么,他接触一下那大秘,也不会令别人产生什么联想,反倒是能跟碧空的老大扯近一点关系——谁知道将来碧空会不会有什么事儿呢?看看陈太忠就知道,交游广阔一点,保不准什么时候就用上了。

“呀,晚上是我们朋友小聚哎,”陈太忠听得苦笑,晚上的聚会,就是他跟老那和老王,湘香、小王和田甜都会在场,老田你要来,可是麻烦大了。

“啧,你这小子,”田立平一听,就知道晚上的内容,估计自己不合适去了,他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我说,现在狠抓精神文明建设呢,你给我差不多点。”

晚上的聚会,其实没用了多长时间,那帕里是中午到的素波,下午陪了陪湘香,晚上还得回家跟爱妻团聚呢。

不过,说起陈太忠现在抓的这个精神文明建设,他倒是很有兴趣,尤其是他听王启斌说,太忠居然搞定了邓健东,一时间禁不住咋舌,“行啊太忠,估计老板也想不到,你能混到现在这样……啧,能人就是能人啊。”

“能什么能?再能也是个处长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哪像我们那厅,三十四岁的厅级干部,大牛了。”

“少扯了,我是混出来的,”那帕里笑眯眯地一摆手,“不像你是真刀实枪,自己打拼出来的……对了,你这个经验,我可以跟老板介绍一下,碧空也可以组织人过来学习嘛。”

“我印象……蒙老板比较注重物质建设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而且现在还没搞出什么名堂呢,等一等吧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也颇有点动心,心说帮人就是帮己,这话果然没错,要知道,老那这家伙一向是以阴柔著称,等闲不肯帮人的,他要是肯在蒙艺面前说话,那还真是能起点用。

“碧空的物质建设不错啊,今年上半年,GDP同比增长达到了20%,”那帕里很认真地解释,“松峰之外的地区更是达到了24%,很厉害了,我觉得老板能松口气了。”

“那你就汇报一下吧,”话说到这里,陈太忠也就无须藏着掖着了,“不过,能等一等最好了,从下星期开始,打算狠狠地动一动。”

他想的是,捐款调查、稽查办在下星期都会有点眉目了,肯定会有些事情,值得他出手的,有了这些名堂,才能有点拿得出手的业绩。

不成想,有些时候你想出手,还真是掣肘多多,晚上八点半,陈太忠才回到湖滨生态小区,正琢磨着忙完最近一段,该回凤凰转一转的时候,接到了另一个大秘的电话。

穆海波现在跟他说话,是比较客气的,“陈主任,听说你在了解救灾捐款到账的问题?”

“嗯,承诺的捐款到不了账,这是不诚信行为,不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”陈太忠生恐他替什么人关说,先表明态度,接着才笑着发问,“穆大秘这么晚打电话,有什么指示?”

“啧,”穆海波听得就是一声苦笑,“有这么几家公司,想请你高高手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