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5章 不等你

民政厅主动上门要求合作,这消息在短短的时间内,就传遍了文明办,个别人已经知道陈太忠搞定了组织部,倒没有太过惊讶,但是大多数人听到这个消息,除了震惊还是震惊。

文明办和民政厅有过合作没有?有过,但多半都是宣教部牵头,搞一些关于双拥之类的活动,若是文明办发起的话,那必须是文明办上民政厅的门儿。

而且这次调查的内容,也算相当敏感的——毫无疑问,这个调查可以归纳到文明办职责范围内,但是根本不用细品,大家就能体会到其中的杀气,像这么杀气腾腾的调查,极有可能影响到主流舆论的走向。

一般而言,这样性质的事情,也必须宣教部挑头来搞,而眼下,居然就是文明办一力承担——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。

相较前一阵,永泰的事情也好,高乐天的事件也罢,里面虽然都有文明办的名号,但是给一般人看,大抵不过就是有突发事件,被省文明办关注到了。

而这次跟民政厅的合作,则是大不一样了,这是文明办主动出击,而且已经磨刀霍霍地选择好了对象,更别说业务启动的前期,还是民政厅的老大亲自上门。

省委里,从来不少那些绞尽脑汁琢磨的主儿,更何况文明办里全都是搞宣教工作的,其中的差别虽然细微,可谁又能看不出来?

“咱文明办的行情,终于是要变一变了”——不止一个人这么悄悄地嘀咕,更有人感慨,“两个文明一起抓,说了多少年了,现在终于是看到一点曙光了……”

除了少数对单位怨气冲天、没有归属感的主儿,大部分人都是容光焕发神采奕奕,像副主任康楼电,更是直接找到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“太忠,跟民政厅合作调查的这个事儿……需要帮忙吗?”

“当然需要了,我现在根本就是分身乏术,”陈太忠看着他就笑,康主任好歹也是副厅了,主动上门要求帮忙,这个态度有点过于热忱,此人固然可能是为单位着想,但是更可能的,是想争取点什么。

不过说良心话,陈某人最擅长的就是放权,最不怕的也是放权,发生在凤凰科委的事例可为佐证,既然康楼电在前期配合得就不错,现在又有强烈的帮忙欲望,撒出去点权力又何妨呢?

于是他笑着回答,“我做事一向是只管开头,祸闯大了就不管了,老康你愿意帮忙,那最好不过了,查出的不文明现象就得麻烦你收拾了。”

这话自然是自谦,而且他认为自己说得很有水平,放权的同时,不能伤了同事的积极性,那说话就不能太霸道。

所以这话里,还带了一些托付,老康啊,你不能光惦记着摘桃子,也得考虑桃毛蛰手啊,对上那些死活不肯补齐欠款的家伙,你得有一定的措施——要不然,我凭啥把这个事情交给你呢?

陈太忠现在,是烦了这种小事了,尤其是对上那数以百计的不诚信群体,他真的是有点分身乏术,康楼电愿意接手,他非常欢迎,但是老康,你不能光享受权利,同时你还要尽义务,得负责处理那些不听话的主儿。

康楼电却是没觉得这个要求过分,他笑着点点头,“个人交给我了,私企我也能负责一部分,我早就看某些人不顺眼了……公众人物,切,没有媒体,他们算什么公众人物?”

康主任没有大包大揽,事实上,他早知道陈太忠在操作这件事,毕竟协调处是他分管的,不过,跟大家了解的一样,他只知道,彭苗苗在民政厅的进展不是很顺利——谁也没想到,陈太忠只介入了一天,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但是他这态度就算相当诚恳了,起码,他划出的范围很有诚意,将公众人物一网打尽,所谓的公众人物,不管著名演员也好,知名学者也罢,都是要靠媒体生活的,没有媒体宣传,这“公众”二字从何谈起?

康楼电是宣教口的老人了,跟各个媒体都有一定的接触,他这么表示也代表他横下心了,要通过媒体封杀一部分不诚信的公众人物,甚至不排除曝光的可能。

而且,他还愿意负责一部分私企,这基本上就意味着他竭尽全力了,对私企他可以动用私人的影响力,但是对国企来说,文明办的副主任还真没啥威慑力——打一打秋风可以,但是想搞风搞雨,那就太自不量力了。

“那可太谢谢了,正好我偷个懒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就在这个时候,他手边电话的响起,却是祖宝玉打过来的,“太忠,下午我打算搞个精神文明建设座谈会,你来不来?”

素波市的精神文明建设,主要就是素波宣教部和祖宝玉在抓,高乐天已经被正式双规,而段卫华最近又异常重视这个精神文明建设,祖市长才想搞这么个会。

这么搞,一来是响应上级的号召,二来也是想在高乐天没被定性之前,积极地撇清自己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下午要开会了,上午临时通知人的情况。

那我不能一个人去啊,陈太忠搁了电话,心说我还得带个人一起参会,可恨的是,郭建阳的手续还没办完,说不得他犹豫一下,给洪涛打个电话,说是调研处安排个人给我,下午我要去素波开个会。

“呵呵,你自己选一个不就完了?”洪主任在那边爽朗地一笑,他也听说民政厅厅长上门了,而且陈太忠用人,还记得找他这分管的副主任,他没有理由不高兴,“这么客气……副主任科员够不够?”

文明办里别的不多,就是干部多,基本上来说,副主任科员就是最底层的存在了,甚至比办事员还多得多,主任科员都是大把,洪主任安排个副主任科员,有点小气。

不过陈太忠不介意,只要他这个副主任不是光杆过去的,那就行了,真要找正科或者副处的干部作陪,他完全可以在秘书处里指定一个——当然,类似的会议,最好还是调研处的人陪同,才最为合理。

不多久,一个姿色尚可的女孩儿敲门进来了,陈太忠认识此人,调研处的副主任科员郭芳,她今年才二十七八岁,平时在单位挺低调的,“陈主任,您下午要参加会议?”

嗯,怎么又是个女的?他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不过他要个人陪同,其实就是摆设,于是点点头,“嗯,你准备一下……宋处长没空?”

“我去问她一下,”郭芳的胆子可不大,听到领导这么说,转身就急忙往外走。

老洪这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安排个副主任科员也就算了,还是一个小女孩儿,陈太忠对这样的安排,不能说是很满意,所以才问一下宋颖。

他可是不知道,华安曾经在背后,调侃陈主任是“妇女之友”,虽然当时在场的,只有马主任、华主任和司机小钟,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话硬生生是不胫而走了。

当然,目前这说法,还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,反正相对于其他政府或者党委的部门,宣教部就是个阴盛阳衰的单位——女同志超级多,有这样的传言,却也未必是一定有所指。

不过,陈太忠过问宋颖的结果,就是宋处长和郭科长陪着他同时出现在了会场,倒是越发地显示出了文明办的阴柔之气。

下午的会倒也不长,主要是针对文化市场最近的混乱去的,文化局局长在会上做出了深刻的自我批评——他不这么搞不行,消息灵通的人已经知道,高乐天被双规了,眼下这自我批评,当然就是越深刻越好,越能跟姓高的划清界限。

就在会议临近结束的时候,段卫华居然出现在了会场,大家登时齐齐站起身来,用热烈的掌声欢迎素波市政府一把手的到来。

段市长没有再露出那招牌一般的和蔼笑容,而是很严肃地向大家指出,这个会开得很好,精神文明建设,已经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,省里最近正在出台关于文明县区建设的文件,“……我的要求只有一个,作为省会城市,不能被其他地市比下去!”

老段真给面子啊,陈太忠暗暗感慨,对祖宝玉来说,这个会是类似于批斗或者撇清的会,是针对高乐天事件的,但是段卫华一来,就将这个会变成了吹风会,要不说这位置不同,考虑的东西就不一样呢?

“卫华市长的指示很及时,清楚地为我们指出了前进的方向,”祖宝玉市长跟着发言,他的发言从来都是以措辞严谨而著称,“物质文明建设先行一步,精神文明建设必须迎头赶上,对那些觉悟不够的同志……我们不会留在原地等他。”

这话出自祖宝玉之口,威力就太大了——不会原地等你,那就是你要被时代抛弃了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