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4章 理顺民政厅(下)

第二天上午九点,彭苗苗敲门走进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一脸的欣喜,看向他的眼中,隐隐有一丝异彩在闪动,“民政厅打来电话了,凌厅长会在一个小时后来文明办,要我代为通知马主任和您……”

“哦?老凌还是想通了嘛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刚接到贺栓民的电话,说是高乐天已经正式被双规,曹大宝也被勒令停职——关于对其下一步的处理,需要在调查之后,才能拿出一个结论来……其实这也就是程序了。

所以他的心情很是不错,“这个消息,你跟马主任汇报了吗?”

“马主任说了,要见一见他,您也要见他吧?”彭处长笑着发问,她要给民政厅答复,当然,这汇报次序她是不会搞错的。

“看吧,一个小时后,我还不一定干什么呢,”陈太忠摇摇头。

一个正处见一个正厅,都不一定有空,也只有陈主任敢这么说了,彭苗苗眨巴眨巴眼睛,又钦佩地看他一眼,才默默地退了出去。

陈太忠却是被她这个汇报,勾起了一点好奇,说不得抬手拿起电话,找到刘骞的号码,拨了过去,“刘市长在忙吗……我是谁?我是天南陈太忠。”

刘骞现在是碧空省西平市的常务副市长,他正在参加一个财税系统的会议,见到秘书拎着电话过来,不动声色地拿过电话,不过一看号码,他就是眉头一皱,“嗯?”

“天南陈太忠的电话,”秘书小声提示。

“哦,”刘骞一听这个名字,可就坐不住了,他原本打算坐着接电话的,说不得急匆匆站起身就向外走去,搞得在座的一干大小领导面面相觑,刘市长不是一向挺稳重的吗?

“太忠,你终于想起来给老哥打电话了,”刘市长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有什么指示,尽管说。”

“我哪儿敢指示啊,”陈太忠在电话那边笑,聊了两句之后,他提出了问题,“我想问一下,福利彩票收回的这个福彩金,在使用方面有什么说法吗?”

这样的问题,随便找个民政局的人,就能得到答案了,为这点小事将一个常务副市长拉出会场,这也太拿市长不当干部了。

但是,不光是陈太忠认为很正常,就是刘市长也认为,这是小陈对自己的信任,跟自己不见外,说不得就要细细地说一说。

按照中国福彩发行与销售管理办法的暂行规定,任何单位和部门不得截留和挪用福利金,福利金必须用于为老年人、残疾人、孤儿、革命伤残军人服务的社会福利事业。

解释完之后,刘市长笑一笑,“当然,我说的是理论上,像福彩金的主管部门和监督部门,变通地使用这些资金……也不是很罕见的现象,能挂上勾就行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一咂嘴巴,心里真是五味杂陈,好半天才叹口气,“我明白了,谢谢刘市长,打扰你工作了啊。”

“嗐,你跟我客气什么?”刘骞听得笑一笑,才挂断了电话。

挪用福彩金建民政大厦,陈太忠放了电话之后,只觉得全身无力,他想生气都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——凌洛居然跟我就这么谈了。

对福彩金的性质,他现在就算有了直观的认识,按说这个东西是不该挪用的……嗯,是不该挪用的。

然而,不挪用到建办公楼,就能保证不被挪用到其他地方了吗?陈太忠现在对下面人的各种应对手段,有着非常清晰的认识,福利事业缺钱吗?肯定缺钱,但仅仅是投钱就可以解决的吗?

一直以来,他对各种扶贫有着近乎于本能的反对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,单纯的资金支持早晚是要花完的,协助建立相关的产业才是正道。

但是,这些人可能这么做吗?他表示适当的怀疑,各种扶持资金会产生太多的中间费用,而且那些接受救助者,也未必个个愿意接受渔网而不是鱼。

这种资金,也只有我来搞,才能充分地发挥作用,陈太忠从来都不会妄自菲薄,首先,他会盯着下面的各种小动作,必要时杀鸡儆猴,以保证资金用到正途。

其次呢,那些接受救助者若是歪嘴,他也不怕使用雷霆手段——残疾人怎么了?不服从统一调度,他照样会饱以老拳!

然而,他去监管这福利金的话……显然太不现实了,惟其不现实,他才会觉得有那种无力感,他能阻止凌洛挪用资金,但是阻止不了张洛、李洛的挪用……

当然,凌洛昨天会这么问他,肯定是在福利金的挪用上,出现了一点问题,所以凌厅长希望得到他的允许——更可能是希望得到支持,毕竟哥们儿现在说话,也有点力度不是?

阻止不了别人,那就阻止凌洛好了!陈太忠很无奈地想着,能做多少,就做多少吧……

也不知道这彭苗苗是怎么传的话,按说凌厅长会在十点钟到达文明办,结果不成想在九点四十的时候,凌厅长就来到了文明办,进了马主任办公室。

五分钟之后,马勉将陈太忠叫了过去,要他参与商讨一个主题,针对救灾捐款不能实到的情况,文明办和民政厅打算携手过问一下。

凌厅长想得很明白,既然文明办铁下心思这么搞了,那么与其被动地接受指示,还不如积极地参与进来——反正若是有所收获,最后便宜的还是厅里。

陈太忠注意到,凌洛虽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依旧是不紧不慢的厅长气度,但是眉宇间多少露出了一点疲惫,尤其是眼眶四周,隐隐有一圈青黑——老凌这后半夜,睡得一定不是很好。

凌洛何止是睡得不好?他压根就没睡觉,早晨七点,在亲眼看到儿子和老妻起床之后,他就匆匆地赶到了单位,本来说要在小房间里眯一会儿,可是一闭上眼,眼前就是饭铲头那宽扁的脖颈,以及那前端带着分叉的信子。

好不容易眯了一阵,一睁眼就是八点五十了,他赶忙安排人联系文明办,再然后,他觉得自己有点撑不住了,心说反正马勉在办公室,早点去就早点去吧。

陈太忠在观察他,他也在不着痕迹地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陈太忠,凌厅长很无奈地发现,这厮在马勉面前,乖巧得有点不成体统,换一个人来,很难相信,就是这样一个笑容满面的年轻人,在凌晨曾经夜入民宅,并且手持毒蛇威胁一个正厅级的实职领导。

你小子做人不但强势和阴毒,而且居然如此地会伪装,想到这个,凌洛又有点不寒而栗,流氓就很可怕了,更可怕的是……会伪装的流氓。

马勉也觉得,凌厅长的贸然造访,有点令人狐疑,他甚至从华安那里知道,陈太忠在前一阵,安排彭苗苗去协调民政厅的相关事宜,似乎……似乎是不太顺利?

不过,想一想陈太忠连邓健东都搞得定,马主任也就释然了,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位之间那种微妙的气氛,他考虑的是别的,“凌厅长,咱们今天商量的这个联合调查,可以让《天南日报》先发篇稿子,你觉得呢?”

这就是文明办的天然优势了,随便两个人坐在一起聊两句,第二天就能上《天南日报》——当然,聊天的这俩人级别得够了。

不过,凌厅长倒也没多少惊讶,他也是隔三差五上天南日报的主儿,厅里还有负责给日报社递稿子的人,当然,这么随便地就能上了《天南日报》,也是不多见的情况。

“马部长这个建议很好,”他笑着点点头,面对马勉,他还是能保持一个正厅的矜持,“咱们查实到款项的账目,并不是针对那点钱去的,而是要倡导一个诚信的社会风气,要是有些人因为事务繁忙,忘了打款,也有个补交的机会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马主任笑着点头,他对凌厅长也是客气异常,一边说一边就抓起手边的电话,让华安带了秘书处的人来做记录。

这一下,两边的谈话就正式了许多,旁边有人做记录了,不过关于这个行动,也没什么太多可以谈的地方,聊了十来分钟就没话可说了——这只是一个调查,发现问题之后,该怎么处理,大家都没有提。

马勉有心多聊一阵,可是凌洛撑不住了,他半晚上没睡,精神状态很不好,反正到了他们这个级别,留饭不留饭就无所谓了,于是起身告辞。

马主任自然要送其下楼上车,陈太忠一直憋着劲儿,想跟凌洛说一说福彩金的事儿,却是死活没有机会,在宣教部的地盘,他总不能去抢马主任的风头吧?

算了,反正今天老凌还算配合,等过两天手头的事儿办完了,再提醒一下就行了,他拿定主意之后,才反应过来,民政大厦这款子筹得乱七八糟的,怪不得凌洛不欢迎文明办过问关于捐款的事儿呢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