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2章 饭铲头(下)

凌洛听到这个陌生的声音,蹭地就蹦起来了,由于动作过大,有点头晕眼花,接着他看一眼依旧熟睡的老妻,又看一眼床头的电话,犹豫一下,他整一整睡衣,又晃一晃头,深呼吸两口之后,走出了房门,用略略颤抖的声音发问了,“这大半夜的……是谁呀?”

“老凌你的胆气,挺壮的,佩服,”陈太忠坐在二楼小客厅的沙发上,小客厅也是光明一片,他笑眯眯地拍拍手,“不愧是一厅之长。”

“哦,是陈主任啊,”见到是熟人——虽然不算太熟,凌洛心里就踏实多了,起码说话的时候,额头上不会冒汗了,他看一眼客厅的座钟,眉头一皱,“这两点多钟……你上门,有什么要紧事儿吗?”

他有意将声音放得很高,还做出是一副无心的样子,大半夜的家里来人,还是不请自入的这一种,任是谁心里也明白这性质。

“没啥要紧事儿,这不是就说一说……咱上午说的事儿?”陈太忠脸上,还挂着淡淡的笑容,不过听起来他的舌头有点大,“有个小李……嗯,小李,小李他说了,要我再来凌厅您这儿合计合计,我这不就来了吗?”

“哦,也是啊,”凌洛点点头,他心里暗骂,嘴上却是不肯露出破绽,他通晓人情事故,又由于民政厅还管着殡葬,知道太多的突发惨案是怎么回事,心里有再多的不满,也要务求过了这一关再说,“不过这个时间……陈主任你来得,还真是匆忙了,是个急性子啊。”

“我的事儿,本来就急嘛。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神情很坦然,就当自己是正常访客一般,他四下看一看,“我说老凌,家里就没点啤酒?”

“谁会想到这会儿有客人上门呢?”凌洛不冷不热地回答一句,最初的惊讶过后,他又拿出了厅长的做派,“有事儿快说吧,没准我儿子半夜起来上厕所。”

“他会一觉睡到大天亮的,”陈太忠笑一笑,那笑容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了,“就跟嫂子一样,会睡得很香。”

“你做了什么?”凌厅长听得就是脸一沉,这个时候,他就不能退缩了。

“没什么,睡得香一点不好吗?”陈太忠一摊双手,“大半夜的谈工作,影响了其他人睡眠的话,这不好……现在,咱们就有充足的时间说话了不是?”

这小子的要求,其实答应了也无所谓的!凌洛很清楚自己的底线,又听得对方有意跟自己谈,说不得转身向一个房间走去,再回来的时候,手里已经多了两瓶啤酒。

他注意到,自己进房间的时候,那小子就那么大喇喇地在沙发上坐着,丝毫没有东张西望,心里也佩服对方的胆量,“在冰柜里放着,凉了点。”

“这都快冻成块儿了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摇摇头,拎过一瓶来,左手拇指随意地在瓶口一摸,那瓶盖就被他摘了下来,“当啷”一声,他将瓶盖丢到了茶几上。

凌洛看得就是一惊,所谓的“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”,这厮这么大大咧咧地出现,肯定是要有个说法的,可是眼见了人家手上的功夫,他心里越发地惊悚了。

心里害怕,可他脸上偏偏要做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——只要你愿意谈,这就好说,“你要是早点来就不会冻得这么狠,你来得太晚了。”

“我要是早点来的话,老凌你不是还在二七路吗?”陈太忠哈哈大笑了起来,一边笑着,他就将啤酒向嘴里倒。

凌洛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紧张地侧头看一眼卧室,发现那边没啥反应,于是轻咳一声,“太忠……还是为上午那点儿事吗?”

凌厅长没法不激灵,二七路那儿,他养了一个小的,平日里他做事也很谨慎,今天去那里嗨皮了一下,却是总惦记着陈太忠要找我麻烦,就没敢多呆,不成想还是被人家发现了。

眼下这厮在家里大声说,他的态度立马就软了——刚才他还希望,家里谁能警醒一下,悄悄地拨个电话啥的,现在却是宁愿像陈太忠说的那样,大家一觉到天亮了。

“可不就是那点儿事吗?”陈太忠双手搓着啤酒瓶,头也不抬地回答,“老凌,我是来给你做工作的,明天一大早,去文明办表个态,愿意大力支持精神文明建设……没啥问题吧?”

“我去文明办表态?”凌厅长眉头微微一皱,重复了一遍。

“啊,”陈太忠先是点点头,又抬起头来,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“老凌,不要有抵触情绪,两个文明一起抓,这是中央的精神,你说是不是……咦?”

他正说话呢,手边的手包蠕动一下,一个蛇头探了出来,才一出来,那蛇就头高高地扬起,颈子也变成了扁平状,咝咝地吐着舌头。

“饭铲头?”凌洛的身子登时就是一滞,他年轻时的经历也很丰富,对于蛇类并不陌生,更别说这种大人小孩都认识的知名毒蛇了。

“哦?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刚才在楼下,不小心踩住它了,就琢磨着回去做个蛇羹……你们这院子里,生态环境很不错啊。”

“太忠你这么搞……有意思吗?”凌洛不动声色地回答,不成想他才一开口,那蛇似乎是感觉到了空气中的震动,登时就将头对准了他。

“我说,你先把它弄回去,成不成?”凌厅长这次,连嘴皮子都不敢乱动了,压低了声音说话,“我明天去还不行吗?”

“越毒的蛇,吃起来味道越美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慢慢伸手过去,那蛇就像中了定身术一般,动也不动,任由他捏着头颈,装进了手包,“这玩意儿没啥危险,好吃……真的。”

没啥危险才怪,凌洛都知道眼镜蛇的土名叫饭铲头,哪里不知道这蛇的毒性?当然,他更明白陈太忠大半夜地带一条蛇来自己家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眼镜蛇这东西,天南基本上就没有野生的,更别说出现在城市里了,要是一条菜花蛇,那倒是可能,但是……这是眼镜蛇!

对方的要求,令凌洛有点尴尬,但是凭良心说并不难办到,可是明目张胆地带了毒蛇上门来威胁人,这……这他妈的也太欺负人了吧?

“咱们好像,没必要搞到这一步,”凌厅长眉头又是一皱,他心里恼火,却是还不敢发作出来,这是个什么样的疯子啊,堂堂的正处级国家干部了,做事就跟街头的小流氓一样,麻痹的你珍惜一点自己的身份不行吗?

“我就知道,凌厅长您的大局感好,也不枉我半夜来一趟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端起啤酒,又灌了两口,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我这人呐,就有这么个毛病,谁给我面子,我就绝对给他面子。”

“我给你面子,”凌厅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又一指他的手包,“以后这种玩意儿,不会再出现了吧?”

“上午,我有心好好跟您谈一谈的,结果您事儿多,”陈太忠不回答这个问题,他摇摇手上的啤酒,里面没液体了,倒是还有冻成竖条的啤酒冰。

说不得,他又打开另一瓶,嘴里淡淡地回答,“关键是咱们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,那是刻不容缓了……小陈我这工作压力,很大啊,需要各方面领导的大力支持。”

他不回答,那就是不打保票,要看下一步凌洛会怎么配合自己。

凌厅长也听得明白,见到对方煞有介事地说着套话,又想一想自己保不定将来还要面对这样的威胁,这心里的火气就再也按捺不住了,“精神文明建设,确实有待加强,陈太忠我不是说你……你看看你,还像个国家干部吗?大半夜地擅闯民宅,还拿上毒蛇吓人!”

他已经反应过来了,对方有这样的手段,再加上雄厚的官方背景,那是想怎么折腾自己都行——是的,他无力反抗。

既然无力反抗,那就要规规矩矩地配合了,可是配合归配合,他心里这火气大,反正对方只是要求自己去文明办公干,他也答应去了,所以不怕现在跳脚骂人。

不过,骂完之后,他背后又冒出了点冷汗,这家伙做事实在太不讲理,丫挺的不会在恼羞成怒之下,翻脸动手吧?

“随便你说了,”陈太忠又笑着灌两口啤酒,倒也是处级干部的气度,“私下里咱们怎么沟通,那都是内部矛盾,反正为了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我挨骂也认了……”

打个酒嗝,他语重心长地发话了,“不过我说老凌啊,明天去文明办,你可不能这样啊,那太影响你的形象了……当然,也难免会影响我的心情。”

“我敢吗?”凌洛气得哼一声,他能做的,也就是图一图嘴皮子痛快了,可是这骂来骂去……也没啥意思不是?“我说,精神文明……就用你这种流氓手段来建设?”

“咦,你还来劲儿了?”陈太忠眼睛一瞪,面皮登时翻转,“我的人一开始,走的是不是正当程序?你个尸位素餐、只懂玩弄少女的老流氓,也配指责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