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400章 人为因素(下)

“宣教部的文件行吗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,他不打算在此事上耽搁太多的时间,所以一直没怎么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成想,对方一直不紧不慢地兜着圈子,最终成功地激起了他的怒火……最后一句话的份量,他很清楚。

这个问题,就是图穷匕见了,姓凌的你到底打算不打算给我面子,不过很显然,凌洛不想给他太多的面子,于是,厅长大人嘴角扯动一下,勉强算是个笑意,“最好……还是办公厅的吧。”

“原来宣教部的文,在民政厅不顶用?”陈太忠见这厮非要找死,一时也恼了,不过转念想一想,他实在没必要将时间耽误在这种事情上,于是叹口气,“凌厅长,我们很着急要这个单子的。”

凌洛也被他这话激得有点受不了,什么叫“宣教部的文不顶用”?拜托,我是政府序列你宣教部是党委序列,根本就不搭调,潘剑屏就算是省委常委,他也管不到我这一片儿来。

而且文明办越着急要这个东西,他就越觉得不对劲,所以,明知道陈太忠难惹,他也不打算松口,更别说现在在场的人有三十多个,都是民政厅和施工方的人。

当着这么多人,他要是冲一个小处长服软,那真的是威严扫地了,所以他点点头,淡淡地回答,“如果有宣传方面的需要,我们当然还是需要宣教部的指导的。”

不是出于宣传的需要,你就免开那个尊口吧……但是,我也没说就是不认宣教部。

这不软不硬的钉子,顶得陈太忠直翻白眼,他愣了一愣之后,笑着摇摇头,转身离开,在离开之际,扫了两眼在建的民政厅大楼,意味深长地嘀咕了一句,“民政厅这个办公大楼,很气派啊……”

就气派了,你咬我啊?凌洛面沉似水,看着对方离去,转头又继续去视察工地。

他当然明白陈太忠话里的意思,这么大的楼,要说里面没点猫腻,那是不可能的,就算没有猫腻,强行找出点毛病也不是问题,这话威胁的意思一览无遗——我惦记上你这一块儿了。

惦记就惦记呗,凌洛不在乎,起码他必须对自己说,我不在乎,这个时候是慌不得的,人要是一慌,就容易乱了分寸。

事实上,他也有不在乎的理由,这个大楼的土建,是省建来搞的,其他的施工,也有这样那样的人介绍,甚至几十万的内部装修效果图,都是建设部某副部长介绍的人搞的,陈太忠你真敢乱搅和的话,那要天下大乱的。

然而,想是这么想的,他心里还是不踏实,回了办公室,就打个电话问省委宣教部的朋友,说这文明办找我要这个东西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啊?

宣教部的人自然知道,文明办最近动作很大,细细一问之后,就告诉他,十有八九是文明办要拿那些口惠而实不至的家伙开刀了——“陈太忠最近的风头很劲,你别跟他对着干,这家伙现在都红眼了。”

红眼了吗?凌洛放下电话沉思了起来,一时间他有点后悔上午的态度了,但是这也怪不得他不是?在场那么多人,姓陈的你说话阴阳怪气的,我要是当时就允诺下来,你让我这个一厅之长的脸面往哪里放?

可是既然已经做了,现在说什么也是晚了——说白了,还是对以前那个彭处长的重视不够,没有将此事当回事,才导致了现在的被动。

他拿起电话,想跟自己的办公室主任交待一句,说文明办再来人的话,你可以适当地答应她,可是再琢磨一下——估计文明办不会再来人了。

那么,就只能让办公室主动联系文明办了,然而想一想,这有自打耳光的嫌疑啊,他沉吟片刻,拨通了荣军医院的电话,“小李吗?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这小李是荣军医院招待所的所长,交游广阔为人玲珑剔透——说白了,也是凌厅长手里干脏活的主儿。

李所长得了凌厅长的授意,就联系一下文明办协调处的彭苗苗,说是听说文明办想要这个实到款项的明细,我倒是能帮着想一想办法,私下给你搞一份过来。

其实这就是凌洛变相地屈服了,却又不伤及面子,相对那些找朋友传话的行为,他的行为不但低调,也不虞成为别人口中的谈资——凭良心说,陈太忠是很牛了,但是你再牛也不过是个处级干部,凌洛无意跟此人对等交往。

彭苗苗接到这个电话,很是有点意外,心说陈主任这还真的大能,上午出去一下,下午对方就巴巴地主动联系自己了。

于是她出去一趟,将此人接进了办公室,问清楚了对方的来历,心说这荣军医院是归民政厅管的,那个小小的招待所所长,大概是个科级干部,不过既然是有出处的人物,说的话就应该是可信的。

但是再聊两句,她表示无法接受对方私下递交文件过来——文明办要追查那些空口许诺的家伙,手里的证据必须得有可以公开的渠道。

当然,银行的回单复印件就是一个不错的证据,但是单次汇款不能代表什么,谁说不允许人家多次汇款了?

更何况要追究人家责任,怎么也得有个民政厅的授权——起码是有个合作的意向,文明办这边办事,才会更理直气壮,而这些想法,不通过正常渠道是走不通的。

李所长一听这话,也没辙了,于是走出房间去,给领导打个电话,将事情如此如此地一说,凌洛登时就沉默了。

良久之后,他才低声叹口气,“那你跟她说,让陈太忠再过来一趟,好好地谈一谈吧。”

李所长把话传过去,这就算完事了,彭苗苗去找一下陈主任,发现领导不在办公室,于是一个电话打了过去,将自己接待的情况说了一下,又请示陈主任,咱们怎么安排一下时间?

“嘿,他当我在民政厅在上班?”这次,是轮到陈太忠不干了,我的副处长跑你那儿好几次,不得要领,我去一趟,你也弄我一个大难堪,现在不知道怎么想通了,又要叫我过去,真当我陈某人领你的工资呢?

“他这……多少是个善意吧?”彭苗苗知道陈主任性子暴,却是没想到能暴烈到如此的程度,惊讶之余,赶忙出声安慰自己的领导,“好歹是个厅长呢。”

“他的时间未必有我宝贵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一向秉承的是你给我面子,我就给你面子,今天那么多人面前,姓凌的面子算是保住了,哥们儿我的面子丢得一塌糊涂了。

所以接下来他的话,说得就是冷冷的,“而且,咱文明办以前不怎么管事,现在既然已经决定加大力度搞这个精神文明建设,怎么会由着他们呼来喝去呢?彭处长,不管做人也好,做事也好,首先要自己看得起自己,才能获得别人的尊重。”

“啧,”彭苗苗挂了电话之后,禁不住叹口气,原本她想着,陈主任要是不肯去,我再去一趟好了,结果听到这句话,心说……这这,我也不合适去了。

其实好好沟通就能解决的问题,怎么偏偏就弄成这个样子了,她悻悻地撇一撇嘴,“官场里多少事儿,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啊。”

陈太忠对这个凌洛,真的是恨上了,所以接下来的时间,他一直在查找那个民政大厦的问题,知道了是省建一公司承建的之后,接下来又是多方打听。

不过,他在省建一公司也没什么硬关系,就是科委大厦是省建一公司盖的,省建委他倒是认识何振魁,但是何处长到寿喜挂职锻炼去了。

事实上就算何振魁没去寿喜,这种事儿也不合适问老何,两人不过是个短暂的同学关系,虽然在学校处得不错,但是毕业了也就不好说了。

而且,他惦记上的是一个正厅,事情有点大条,省建一公司又不归老何直接管辖,打电话咨询的话,真的没太大意思。

于是他问的就是省建的项目经理,说是民政大厦那边是怎么回事?罗经理倒还买账——科委大厦虽然已经完工了,但是还有十个点的质保金不是?打听了半天之后,告诉他这个大厦跟省里要了八百多万,剩下的都是民政厅自己筹来的。

这就是问题嘛,陈太忠明白了,那个大厦跟科委大厦差不多,那么花费也差不多,就算到不了五千万,没有三千万是绝对下不来——一栋大楼的建设,土建上差别不会太大,体现出差距的,都是在后期的装修和设备购置上。

今儿夜里,我去收集点资料,等许纯良回来,将这些资料递到省纪检委去,就算拉不下姓凌的来,吓也吓他个半死!

他这主意打得不错,不成想夜里八点多的时候,接到了省纪检委副秘书长卓天地的电话,“太忠,听说你跟凌洛……有点误会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