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8章 牛气媒体(下)

这个报系,据说是某个大报离职的领导搞的,系统内是一路绿灯,其间又有某实力派家族的支持,还有个把封疆大吏的力推,更有海外华人的背景……这些都不要紧,最要命的是,里面似乎还有情治机关的影子。

简而言之,这家媒体的能量,远远地超出一般人从表面上能看到的,当然,背景这么乱七八糟的报纸,也只可能是民办报纸。

由于是民办报纸,所以对方才会在意曹小宝可能拿出的录音设备,但是同时,他们做事,也不用遵循太多的规矩——民办的嘛。

“小雅说了,这家报纸的宗旨就是……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”刘望男遇到这种事儿,也真的挺郁闷,“以前还说点真话,现在跟经济挂钩了,眼里就只认利益了。”

“切,都由了他们,这舆论宣传阵地不就从党的手里丢失了吗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不知道这家报纸怎么回事,不过我很确定一点,他们能生存下去,是因为他们有生存的价值……国家要是控制不住舆论,那就离亡国不远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,是说我不用去理它?”刘望男有点不确定他的意思,而且这件事里,她真的很憋屈——六百万,毛的六百万,说好只是炒作的。

“嗯,不用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咱这是真的新闻,又不是广告,没必要花那个冤枉钱,雷蕾你说是不是?”

“嗯,”雷蕾正一心二用着,听到他的话,哼了一声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“不过,《新华北报》的势力也挺大的,那是体现言论自由的窗口。”

“看看,连蕾姐都这么说,”刘望男悻悻地哼一声,才待继续说什么,却听得张馨在一楼尖叫一声,“啊……太忠!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她的叫声凄惨,刷地翻过栏杆,从二楼跳到一楼,身子狂风一般刮了过去,他冲进卫生间,才待发问,下一刻却是明白了。

一条蛇正盘在卫生间的角落里,接近两尺长的模样,身上是黄绿相间的花纹,正咝咝地吐着舌头,张馨却是吓得站在那里发抖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“菜花蛇,没毒的,”陈太忠笑一下,放出神识压制住那蛇,大喇喇地走上去,探手卡着七寸将蛇捉了起来,“奇怪,怎么会有蛇?”

张馨却是吓得身子都软了,慢慢地蹲到了地上,“这这这……我想洗几件衣服,它,它怎么进来的啊?”

这时候,田甜、丁小宁等人也跑了下来,看到一条蛇在陈太忠的手臂上扭动着,个个是花容失色,连丁小宁都不例外,倒是刘望男不愧是当过兵的,在这方面要强一点,她壮着胆子上下看两眼,“哦,是菜花蛇啊。”

“嗯,应该是从运河公园里跑出来的,”田甜站得远远的说话了,她很小的时候就来了素波,对这里的环境还是比较熟悉的,“谁让咱们是湖滨小区呢?”

“这还真够生态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可怜,也是条生灵呢,你们等着,我出去把它放了。”

“别,”几个女人同时齐齐一声尖叫,这次连刘望男都不例外,“见蛇不打三分罪,弄死它啊,太忠。”

这时候,张馨的惊吓劲儿过去了,蹲在地上轻声地啜泣,丁小宁也说话了,“太忠哥,听说这玩意儿记仇,弄死它……做蛇羹吧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笑得直打跌,心说这小宁确实狠啊,刚才还吓得要命,现在居然惦记着吃了,“这么大一点的蛇,做出来蛇羹,还不够一人一勺子呢,哦,合着市区也能有蛇啊……”

别说,这《新华北报》还真不是吹牛,第二天报纸上就刊登出了文章——《符合规则,但是符合道德吗?》

一看这标题,这内容也就不用细说了,文章主要就是感叹,世风不古每况愈下,抢注域名保护商标和知识产权,这是不错的,但是抢注他人的域名,并借此牟得巨额利益,是不符合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的。

文中还说,中国正处于前所未有的变革时代,正在积极地走向世界,如果放任这种自私自利的行为,必然会影响整个中华民族的形象,从而对中国融入世界的进程,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——这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。

这篇报道是刘晓莉最先发现的,于是她就给刘望男打电话,不成想刘大堂的手机关机,她又将电话打到雷蕾的手机上,才将消息通知到。

雷蕾得了消息,将电话打到别墅里,才联系上刘望男,刘大堂正生闷气呢,“报纸我没看,不过那家伙又跟我姐夫说了,说是今天只有这一篇,出十万消除影响,三十万才会再考虑正面报道,否则还会有负面报道……你说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嘛。”

“媒体这东西,你不要太当回事,”雷记者柔声劝她,作为一个媒体从业人员,她太清楚这些,不过因为自己也是记者,她不好说太难听的话,“能花钱买到的新闻,值得追究吗?反正大家的目的是炒作。”

我想炒作的,可不是坏名声,挂了电话之后,刘望男心里还是有点不小爽,而张馨在开会关了手机,她就将电话打到了马小雅那里诉苦。

马小雅才刚刚睡醒,打着哈欠听完之后,不屑地哼一声,“《新华北报》就是个婊子,给钱你就能上,不用为这种事儿上火,得罪就得罪了……就算下次需要用他们,再花钱就行了,我跟你说一下他们的立场吧……”

马主播对《新华北报》的龌龊,还是很清楚的,她就讲起前一阵儿,那报纸上发表时评,说这个“见义勇为”不该鼓励。

这个报纸认为,见义勇为是粗鲁野蛮的表现,是不讲法制的表现——本来不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儿,你贸然插手,这不但是多管闲事,还将自身置于了危险处境,也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。

文中拿美国人做例子,如果在高速公路上看到别人的车抛锚,在疾驰而过之后,其中素质高一点的美国人会打电话报警。

而国人居然强调见义勇为,这是可笑的法盲,是对法律的践踏——说穿了,还是自身素质不够高,法律意识不够强啊。

单论这篇报道,其实没什么,只是一个立场问题,可笑的是,过了没两天,这报纸又报道了《小偷公车行窃,女售票员被打——叹国人的冷漠》。

这也是一篇从标题就能猜到内容的文章,文中大幅描写了女售票员的嫉恶如仇,并且浓墨重彩地指出,这是她第二次因为提醒乘客被小偷打了,跟上次一样,满车的乘客避免了损失,却是对小偷打人视而不见。

那女售票员对着采访的记者,很诚恳地说,“如果有下一次,我还是会选择提醒大家……”

女售票员真的不错,像她这么好心的人真的太少见了,文章也不错,国人在很多方面,确实是冷漠得太多了。

两篇文章都是很煽情的,看起来也都发自肺腑,但是对比着一看,就看出问题了,这根本就是自相矛盾的两篇文章——我说你这媒体,到底鼓励大家增强法律观念、自我保护意识呢,还是鼓励大家见义勇为?

“说穿了,你既然是中国人,那就是生而不幸,不管你怎么做,永远都是愚昧的、可叹的、可悲的,人家永远是清醒的,”马小雅做过主播,倒也是口齿便给,牙尖嘴利,“当然,你要愿意出钱,那就是另一说了。”

“原来还可以这么无耻啊,”刘望男不是搞媒体的,不会像她这么总结,但是经她一说,就反应过来了,情绪也就好了不少,“那就不管他们了。”

“他们也就是叫一叫,咬不掉你半块儿肉,”马小雅笑一笑,“我说望男,太忠啥时候再来北京?你们夜夜笙歌,小雅我可是干挺着,缺少滋润啊……”

“他最近的事儿,比较多,”刘望男笑着回答,“一时半会儿怕脱不了身,你要是熬不住,就飞过来看他嘛。”

陈太忠的事儿,确实比较多,他现在正在单位,看彭苗苗拉的单子,这次,那承诺捐款的七八十家的实到款项,就落实得差不多了。

“但是民政厅那边,还是不肯配合,”彭处长对着陈主任叹气,“没有他们的授意,咱们想插手,也是师出无名啊。”

“嗯,那我去会一会这个民政厅的凌洛,”陈太忠哼一声,嘴角抽动一下,“我倒要看一看,他怎么敷衍我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彭苗苗欲言又止,沉吟一下方始鼓起勇气发话,“可是就算咱们把这个钱追回来,也是去了民政厅,到不了咱文明办手里啊。”

这也是她跟陈主任处得越来越熟了,才这么说的,陈太忠听得先是一愣,接着笑着点点头,“这话倒是没错……”

“不过,咱抓的是精神文明建设,对这种不文明现象,不能不闻不问,”他正色回答,接着又叹口气,“唉,精神文明建设,任重而道远,可是咱总是要一步一步地去做的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