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7章 牛气媒体(上)

“这是谁啊,这么八卦?”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,他想过,这次见面没准瞒不过田甜,却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了,“我见她是谈正事,谈完就回来了嘛。”

“不是八卦,而是她根本就不敢隐瞒这个消息,”田甜微微一笑,笑容里满是傲然,“她要来见你的消息,我六点多就知道了,看她满识趣的,就懒得跟她叫真。”

田主播能跟其他女人分享他,却是断断不肯容忍电视台的女人出现,她先后在市台和省台工作过。

人要脸树要皮,关于陈太忠作风糜烂的传言,她勉强能承受得住,但是类似事情发生在她工作过的单位,那就太丢人了,更何况,梁靓主持《今日素波》的栏目,接的还是她的班。

“我们文明办的刘爱兰副主任,跟我一块去见的她,”陈太忠白她一眼,叹口气又摇一摇头,“你这脑瓜还真够复杂的。”

“燕辉这家伙,还真够无耻的,”田甜兀自愤愤不平,不过,有些人就有这样的本事,你明明挺不待见他的某一点,但也只能忍受,很显然,燕辉就是这种人,其实想一想,段天涯也是这种人,有点类似领导身边干脏活的。

田主播先后也受到过段天涯和燕辉的照拂,纵然有不满,也只能忍了——这俩是什么样的人,她早就知道了,而且,出身于那个家庭,很多东西她比同龄人要看得透彻,“梁靓这丫头也真是的,都告诉她等着了,她连这点耐心都没有?”

“都跟你说了,谈的是正事,”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,于是翻个白眼,“我说,梁靓再漂亮,总赶不上你吧?我是认识你多久以后,才跟你……那啥的?你真当我是精虫上脑,见个女人就想推啊?”

“她比我……年轻两岁,”田甜噘一噘嘴,很不满意的样子,可她的嘴角却是微微地翘了起来,她也认为自己比梁靓强很多,但是情人的夸奖,那是再多也听不够的。

“常跟我在一起,你想老都难,”陈太忠哼一声,不再纠结这个话题,“对了,最近你们台关于我们文明办的报道,力度有点不够啊。”

“不少了,我这做主播的还能不知道这个?”田甜白他一眼,“以前文明办一个月能出现三次就算多的了,现在不能说隔天出一次,基本上三四天就能出一次。”

“可经济发展的报道,每天也不止三四条,”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,却是又想起来一件事,“对了,关于望男抢注域名,卖了六百万的消息,一台报道了没有?”他知道,对这件事异议声很多,但是同大多数小民不同,上面是极力主张淡化此事的。

田甜穿的是坡跟的皮凉鞋,脚踝处连系带都没有,很是时尚,若不是鞋跟高了点,回家都不用换鞋的。

所以她换鞋是很快的,说话间两人就并肩走上了楼,田甜听他这么问,犹豫一下摇摇头,“这消息也就是二台能播……不过,望男姐最近的行情很俏啊,是不是啊,望男姐?”

合着刘望男正跟丁小宁坐在二楼的沙发上看电视呢,雷蕾坐在大厅的角落,正在敲打她的笔记本电脑,时不时还抬头瞄两眼电视,倒是啥都不肯耽误。

“嗐,别提了,”刘望男闻言就只能苦笑了,她这两天被人骚扰得多了,有点头大。

按说,她的身份是藏得很好的,天南电视台想找她,都得通过田甜,但是天下事最怕认真二字,国家机器一旦发动起来,想查出她的根底还真的简单。

原本,在凤凰市搞域名注册业务的公司,就是凤毛麟角,而且通过域名代理商查询,也很容易得到注册者的相关信息,更别说荆紫菱的易网公司,对刘望男的情况也很了解。

所幸的是,能通过这三种渠道中任意一个渠道查询的,都不会是太普通的人,所以目前为止,还没有闲杂人等找上门来,能通过凤凰工商局、税务局或者电信运营商查到刘望男电话的,都是有出处的主儿。

可是刘望男就打定主意了,一个都不见,能找到她移动电话号码的人有,但是能通过她的移动电话,定位她所在的基站和扇区的主儿,基本上就没有了。

能做到这个的,就算是在移动有通天的关系了,至于能精确定位到街区的——那是胡说八道,除了国安出手,也只有张沛林有这能力了。

所以最近,刘望男受到的骚扰,多是电话骚扰,但是也有例外,像昨天,一个记者居然通过她身份证上的信息,找到了她的姐姐刘盼男和姐夫曹小宝。

按说,曹小宝已经是通玉县交通局局长了,对这样的记者,理不理都无所谓的,然而这个记者不一样,人家来头很大的。

这报纸名叫《新华北报》,听起来倒不是很响亮,但是人家这是有根底的,属于一个非常大的媒体集团,旗下一共二十一家报纸和杂志,还可以影响两家上星的卫视频道。

这记者的电话,直接就打到了曹小宝的手机上,她表示说,自己对抢注域名这个新闻很感兴趣,想要获得一些独家的稿件。

又不是我抢注域名,你跟我说个毛啊,曹局长肯定对这电话不感兴趣,你说的这个人,都不是我的直系亲属,打错电话了你!

我们的根子在北京!这位一句话,直抵得上千言万语,你那亲戚要是能给我一点独家稿件的话,二十一家纸媒里,保证最少也是十家联发——要不我凭什么惦记独家呢?

根子在北京!听到这话,曹小宝就有点晕了,他知道自己的便宜连襟陈太忠那是大能,搁在以往,他尿这记者的功夫都没有。

但是曹局长最近不是做了局长吗?经过一段时间的锻炼,他长进了,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——不靠陈太忠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光给陈太忠找事,那岂不是显得自己无能?

所以,他表示愿意帮该记者转达一下,说你有哪方面的要求,我能帮你记录一下,但是那位是怎么个想法,我不敢保证。

“不就是炒作吗?我们见得多了,”这边就冷笑了,大媒体毕竟是大媒体,见多识广,“她肯出十万,我最少保证十家联发,三十万的话,想让我怎么写就怎么写。”

“什么?”曹小宝听得就咋舌,记者有润笔费和车马费,他是知道的,但是在素波的行情,也不过就是一两百块,五百就是大红包了。

说句不客气的,哪怕发生了灾难,捂盖子的费用也不会超过每人一万,再多的话,你敢给别人都不敢拿——当然,这里指的是有证的记者,于是他也不等请示刘望男了,“有偿报道我听说过,不过……你们报纸穷疯了吗?”

“你做不了主,就请转告正主儿,跟你这小地方的人,我就没话,”这边也不含糊,说话一点都不客气,“一个小小的科长,知道眼球经济是什么吗?你不懂,就转告吧。”

曹小宝被这话气到了,他现在是县里少有的强势局长,交通局本来就是一等一的大行局,他又是跟着徐自强走的,徐书记现在是跟着臧华的。

就算县里的常委或者副县长之类的,见了曹局长也是客客气气——能搭上臧华就是了不得的主儿了,更别说曹局长身后还有一个陈太忠,陈主任在通玉折腾的时候,那可是连臧市长都要视而不见的。

财政局长,这很牛逼了吧?政府第一部门啊,曹小宝找上门要钱,那边照样得笑嘻嘻、恭恭敬敬地接待——或者有人会暗自鄙夷此人是司机出身,但是大家更懂得识大体顾大局!

“你稍等啊,”曹局长生气了,拉开了抽屉,他记得前一阵有人送他一杆录音笔的,不过他的抽屉有点乱,翻腾了半天也没找见,于是只得悻悻地作罢,“我跟你确认一下,十万的话,十家联发,三十万的话,我们定稿……数目没有错吧?”

“曹局长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《新华北报》的这位还真的是见多识广,也猜到了这阵儿耽搁不是什么好事儿,于是就将这确认视为了陷阱,她冷哼一声,“我就等您的消息了,反正报社里对这件事情的评价,是走了两个极端的。”

你还知道忌惮啊,曹小宝挂电话的时候,心里有点小爽,不过对方最后的话,威胁之意也很浓,说不得打个电话,向自己的夫人汇报一声,告诉她有这么个鸟人,琢磨着望男呢。

刘望男知道这个消息之后,真的不是很爽,于是就打个电话给张馨,要她帮着了解一下,这新华北报是什么来头——陈太忠的女友里,在北京吃得开的,除了荆紫菱就是张馨了。

张经理随便了解一下就知道了,这新华北报果然背景惊人,就连马小雅这混媒体的,都不是特别明白他们的出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