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6章 内幕

哦,明白了,陈太忠听说田甜可能不知情,就悄悄地松一口气,说实话,他的心情也很矛盾,知道一个甜甜的美女约会自己,就算对这美女没啥想法,可也终究是对男人价值的一种肯定,然而遗憾的是,这梁靓同时还是田甜的朋友。

既然田甜不知道,那他就可以赴约了,虽然感觉有点……不够忠贞,可是陈某人对这个忠贞看得不是很严重——当然,必须指出的是,他可以对田甜不够忠贞,反之则不行!

“燕辉我不是说你,你现在越来越像个拉皮条的了,把心思方正,努力提高点业务能力不好吗?”陈太忠清一清嗓子,正色指责对方,接着又咳嗽一声,“嗯,不过,我也琢磨着合作一下呢……梁靓说要在哪儿请我?”

“锦园斜对面的夜雨咖啡,”燕辉听他说得道貌岸然,禁不住暗暗地鄙视一下,“不是我拉皮条,而是梁靓说,她跟甜儿说过了,田甜……这个播出任务一直挺重的,我这不就是想着搭把手吗?对了,您可千万别跟甜儿卖了我。”

“你这种左右逢源的家伙,我不卖你,那卖谁?”文明办陈主任继续指责对方,当然,这是玩笑话,“免得你先跑到田甜那儿说我小话。”

“我哪儿敢呢?”燕辉忙不迭地叫苦,“您也说了,这是业务合作,又没别的意思……我跟甜儿嚼什么舌头?”

“嗯,没别的意思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复述一下,不得不说,不管是论气度,还是论道貌岸然的无耻,他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领导了,“那你晚上必须在场啊,省得我说不清楚。”

这就是让我晚上不在场了!燕辉明白这话啊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陈哥,您饶了我吧,最近在做个大活,是私活儿……好不容易有点时间了。”

“少跟我扯,你必须在场,要不然我不去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说实话,他答应这个约会,只是虚荣心作祟,并没有想真的跟梁靓发生什么事儿——当然,文明办最近动作频频,也需要多几个窗口来宣传。

挂了电话之后,陈主任觉得自己有些躁动,这样不好,不够稳重,不是处级干部的城府,于是琢磨一下,又给刘爱兰打个电话,“刘主任,晚上《今日素波》的主持人约我坐一坐,锦园斜对面的夜雨咖啡……一起来吧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刘爱兰对梁靓也有点印象,毕竟都是宣教口上的,所以她就有点犹豫,梁靓那是美女,人家约你,你要我去搞什么啊?“孩子他奶奶最近住院了,可能还要手术,我这做儿媳妇的,得去招呼。”

“那让你老公去嘛,”陈太忠大大咧咧地发话了,“你不是挺想做个关于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……节目吗?可以跟小梁探讨一下。”

“这样啊,那好吧,”刘爱兰听他说得有鼻子有眼,知道是自己猜得不对,于是就同意了,“素波台的工作,其实不算难做。”

六点半的时候,四个人就在夜雨咖啡屋碰头了,原本燕辉琢磨着,陈主任是不是在撇清,我应该半路溜号为佳,不成想,人家又带了一个文明办的副主任过来。

刘主任是中人之姿,在号称美女如云的宣教部也不算太不堪入目,但是跟电视台的女主播比起来,那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。

不过,再有差距,领导终归是领导,梁靓对她也是规规矩矩,不敢有半点放肆,而燕辉想半路溜走的想法,也终于胎死腹中。

咖啡屋的饭菜,都是西式口味的,陈太忠不是很喜欢,随便扒了两口之后,就说起了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问题——没办法,他是用这个理由将刘主任请来的,总不能不说这个问题。

出乎他意料的是,梁靓在听完之后,笑着点点头,“好啊,没问题,这个题材的收视率是很高的,我其实挺喜欢《寻找回来的世界》,尤其是那个伯爵……许亚军真的很酷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得暗暗皱眉,心说梁靓你好歹也是一主播呢,怎么能连这点政治敏感度都没有——要是好办的话,刘爱兰至于来找你吗?

“你们对文明办工作的支持,我记住了,”倒是刘爱兰接口了,她若无其事地点点头,“回头要做节目的时候,我联系你吧。”

这就是领情的意思,虽然她说得轻描淡写的,但是刘主任是什么身份?堂堂的省文明办副主任!跟素波电视台台长坐在一起,都是要坐上首的,跟一个栏目主播能这么说话,都是天大的面子了。

梁靓也很清楚自己跟刘主任的差距——当然这差距指的不是相貌,所以她笑着回答,“刘主任您客气了,不过……到时候你还是找燕辉比较好一点,他在台里说话,比我有份量。”

这丫头是傻了吗?燕辉听得真是匪夷所思,接近文明办副主任的大好机会,你居然会让给我,太不懂得珍惜了啊。

然而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,眼前有两个文明办副主任在场呢,人家梁靓是盯上陈太忠了,于是就不肯做那脚踩两只船的事儿。

她选陈主任是很正常的,就算不说陈主任比刘主任强势很多,上升空间更大,只说陈主任是男人,刘主任是女人,这理由就足够了——女人之间相处很容易,处好关系却难。

不过梁靓有一点没说错,燕辉在台里还真有点份量,就像段天涯在省台一样,这师兄弟见多识广,又能帮领导和同事出面,办点这样那样的事儿,而主播是有公众形象的,在人情交际上有职业性的短板。

“哦,那我回头找你,”隔着陈太忠,刘爱兰冲燕辉点点头,不再多说。

可是陈太忠听得就奇怪了,刘主任是省里的正处,该有一定的矜持,这是正常的,但是梁靓和燕辉,你俩就不知道,播出这样的节目,会带来什么后果吗?

这二位不可能不知道,而他们还答应得这么爽快,刘主任虽然表示领情,却也是淡淡的一句,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?“燕辉,你能保证这节目能播出吧?”

“哈,”燕辉和梁靓听得就笑了起来,刘主任嘴角也露出一丝笑意——她在宣教口儿干了这么些年,对某些事情的了解,远远超过陈太忠这个新丁。

“敏感是敏感,不过这个无所谓,”燕辉见陈主任一脸的茫然,赶紧出声解释,“电视节目嘛,播了就播了,这个您知道吧?”

“可是这个性质,真的有点严重啊,”陈太忠还是不太理解,于是他不耻下问,“宣传口允许犯错,但这基本上是属于禁区了,台长会答应吗?”

“没事,只要内容拍得好,就可以悄悄地跟领导招呼一声,”燕辉笑得有些诡异,“到时候,领导就直接关手机了……等播完了,可不也就完了?”

这就是行业内幕了,按说,对省宣教部的领导,他不该说得这么坦诚,不但不稳重更有挑衅之嫌,但是他看得出来,刘主任对这些事情也是门儿清的。

“怪不得……”陈太忠看着刘爱兰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刘主任在来之前,就说素波台的工作好做,合着是这个原因,那哥们儿这个红线牵得……岂不是没多大意思?

“我听说下面一些地市的台,这么搞过,”刘爱兰见他看自己,就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不过素波台敢不敢这么搞,我没了解过。”

这话可不能简单地听,事实上,她的意思是说,就算我知道素波台也这么搞,但是我总不能直接向台里领导授意,你该这么搞吧?真要那么做,那就是政治白痴了。

有些事情,还是要下面的小人物来操作,而陈太忠今天引见的人物,份量刚刚好,一个栏目主播,一个能量挺大的摄像师。

“哦,”陈太忠听明白了,心说这才对嘛,继而他又想到,刘主任搞宣教这么些年,在素波台也未必就没有几个亲近的人,只不过可能分管的栏目不同,而《今日素波》这个栏目,用来宣传时事,还真的算合适。

他想的没错,每周二和周四,中午的素波台都是《青青素波》,就是面向未成年人的,不过主要是以社教为主,刘爱兰想插手的话,还真是上下嘴皮碰一下的事儿。

不过有一点,他还是没意识到,若没有他自己在文明办这番折腾,刘主任还是会这么规规矩矩走下去,这是官场的大气候决定的,是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的。

这次见面,气氛倒是不错,就算当着那二位,梁靓亲近陈太忠的心思,也是一览无遗,她甚至很遗憾地表示:不能跟刘晓莉一样,报道一下巴黎,真的是有点不甘心。

刘记者的巴黎印象记,在社会上都引起一些关注了,搞媒体的人又怎么可能注意不到?这个系列报道,让她在圈子里的名声更响了。

像梁靓、燕辉这种跟陈太忠有接触的主儿,自然知道她的素材是从哪里来的,不过,虽然电视号称“错过的遗憾”,梁主播也没胆子去惦记这个系列,错一次可以,但是错出系列来,那……就是天大的笑话了。

不过,四个人终究是没坐多久,刘主任有家有口的,于是八点出头大家就散了,陈太忠驱车回湖滨生态小区,推门进房间,田甜正在门口换鞋呢,见他进门,就是微微一笑,“回来得这么早……梁靓撵你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