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5章 远近

贺栓民打电话给戴复的时候,王启斌正好来看老领导,听了一个真真切切。

贺书记是在事毕之后,才打的电话——这个很正常,当他知道文明办的陈主任是陈太忠的时候,唯恐出现什么问题,第一时间就跑到了曹大宝办公室,然后……就没时间给戴复打电话了。

他从曹大宝办公室出来,就亲自到了监察一室,安排人接手高乐天的调查,并且强调了此事的重要性和政治正确性,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他左思右想一番,决定给戴复打个电话。

当然,他必然要强调,自己是不知情的,也希望老戴能帮着传个话,陈主任的要求,我都已经在照他的吩咐做了。

“嗯嗯,我知道了,”戴主席一边听,一边微微点头,还时不时地瞥王启斌一眼,“嗯……这是小事儿,我不跟小陈说,也能找上人跟他说……你放心好了。”

放下电话之后,戴复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跟王处长重复一遍,接着笑一笑,“贺栓民那里也真是乱七八糟的,在素波就敢这么乌烟瘴气地乱搞,亏得是小陈给你面子。”

“太忠是给您面子呢,”王启斌听得就笑了起来,他很确信,陈太忠做此事的时候,必然考虑了自己的因素,但是在自己的老领导面前,他肯定不能认,“您可是蒋省长的班底……对了,最近您去向定了吗?”

“省长班底?”戴复不无自嘲地笑一笑,叹口气才回答,“跟着蒋省长的老人太多了,他走了以后,我算升了半格,所以暂时也不好跟别人抢……”

这是实话,他原本是正处级的市委副秘书长,虽然被人踢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市总工会做主席,但好歹是副厅了,还是一把手——是的,他被边缘化了,但是绝对不是蒋系人马里混得最惨的。

当然,这话也不无硬撑的意思,戴秘书长当年跟素波市委书记蒋世方走得极近,在蒋书记的贴心人儿里,就算排不上前五,前十那是稳稳的——而眼下蒋世方回来一年多了,他居然还在工会主席的位子上呆着,有点挂不住啊。

“其实……素波市纪检书记这个位子,也不错,”王启斌笑着回答,当然,他知道戴复跟贺栓民关系好,但是……朋友的朋友,不是我的朋友,领导的朋友,那也未必是我的朋友。

事实上,王处长对贺栓民,一直耿耿于怀,想当初他被东城区委书记郭宁生算计,就让市纪检委弄走了,亏得是陈太忠出面找到省纪检委卓天地,让省纪检委带走了郭宁生。

东城区的组织部长被市纪检委带走,东城区的区委书记被省纪检委带走,这一度成为素波官场的一个著名笑话。

那个时候,贺栓民跟戴复的关系就不错,但饶是如此,王启斌还是被弄进去了,在他进去之后,王夫人亲自上门找到了戴主席,请他出面捞人。

可是戴复是早就被边缘化的人了,他跟贺书记的交情,那叫“君子之交淡如水”,坐着聊聊天可以,说正经事,不合适!当着王启斌爱人的面儿,他打个电话给贺栓民——不是我不帮你,你看着啊,他会怎么回答。

戴主席才提了一下王启斌,贺栓民就在那边叹气了,说是市里有领导挺关注此事的,不过老戴你放心,这个王启斌要是无辜的,我自会还他个清白!

“这才是扯犊子,他就是不想管,”挂了电话之后,戴复冲王夫人苦笑着一摊手,“启斌是受了我的连累,我不会不管他的,不过……你得容我想一想法子,实在不行,我豁出老脸上门去找贺栓民。”

这话,戴主席说得艰涩异常,没办法,他的老大蒋世方当时在天涯呢,豁出脸去贺书记也未必会给面子……君子之交嘛。

总算还好,王启斌女婿的朋友里,有陈太忠这种狠人,最终是有惊无险地出来了,还弄了郭宁生一个大难堪!

有这样的纠葛,要说王处长对贺栓民没点怨念,那根本不可能,前一阵儿陈太忠跟贺栓民碰上的时候,他就有心煽风点火,不过,那时候陈太忠是帮许纯良捞人,算是有求于贺书记——尽管是用了胁迫的法子,但是王处长是个有大局感的人,就没多生事。

可是眼下就不一样了,贺栓民好死不死地撞到陈太忠手里了,而戴复又迟迟不见动地方,王启斌没点想法才怪。

戴复也知道他跟贺栓民的恩怨,听他这么说,苦笑一声,也不好多说什么,“老贺这是让我帮着传话呢,正好你在,你俩关系好……替我跟小陈说一声。”

“我要打电话的话,可未必只会说好话啊,”王启斌笑着看他一眼,见戴主席似乎无动于衷,于是才拨通了陈太忠的电话,有了这样的说辞。

不过,陈太忠的回答,令王处长有点失望,挂了电话之后,面对戴主席好奇的目光,王处长讪讪地笑一下,“小陈说了,他已经答应放过贺栓民了,说是看在……看在您的面子上,所以,现在也不好出尔反尔。”

“人无信不立,应该的,”戴复点点头,又咧一咧嘴,自嘲地一笑,面对王启斌,他无须隐瞒自己的想法,“呵呵,也省得我矛盾了,干纪检委,我也不是很拿手。”

“但是,要是陈太忠折腾出来的空位,杜毅不该说什么的,许绍辉也不好乱插手,”王启斌叹口气,他是真的为自己的老领导可惜。

戴复登时就只有苦笑了,因为这话也是实情,官场里讲的是能者上不能者下,一个空位的出现,往往意味着激烈到可以说残酷的竞争。

但是把人搞下去的一方,拥有极强的先发优势——麻痹的,我费心费力地把人搞下去,图的就是这个位子,你们想摘桃子,也得问一问劳资答应不答应。

眼下的天南,老大是杜毅,别看仅仅是一个纪检书记的位子,关键这素波是省会,贺栓民要是真的下了,就算蒋世方愿意支持戴复上,那杜书记也得答应不是?

可是,拉下贺栓民的陈太忠愿意支持戴复的话,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——人是我拉下来的,不服气的话,你也拉个人下来,我也不抢你的位子。

所以,王启斌很为自己的老领导可惜,这是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,倒是戴复对此看得不是很重,“算了,太忠这是尊重咱俩,而且现在蒙艺走了,他想拉人下来……也不是很方便。”

“这家伙办的事情,总是神神秘秘的,唉,要是能早点知道就好了,”王启斌却是不肯掩饰自己对贺栓民的痛恨,而且,他多少要为自己的老领导抱打一下不平。

“行了行了,”戴复放低声音,笑着摇摇头,启斌的心性,在这几年里他看得清清楚楚,所以两人在一起,他从不隐藏自己的想法,“这种话要是让蒋老板听到,他心里没准要腻歪,好像他不管我似的……”

陈太忠放下电话,也是无奈地摇摇头,王启斌跟纪检委的恩怨,他也知道一点,不过,老王敢撺掇自己搞贺栓民,为的居然是帮戴复谋位子,让他在感慨官场的无情之余,也让他分外地感受到了一个词——远近。

是的,就是远近,王启斌能因为跟郭宁生距离比较远而受到排挤,而在不久后,他也能因为跟戴复关系好,盘算着去搞掉戴复的朋友贺栓民,而且还不怕他的老领导生气。

至于那些什么“任人唯贤”的说法,纯粹是狗屁,任人唯亲或者任人唯近才是真的,天下间的人才是如此之多,你跟领导不亲近,谁会用你?

不过也正是这“亲近”二字,让陈太忠对放过贺栓民没什么太大遗憾,戴复跟他关系也不错,可是并没有近到王启斌那一步,朋友的老领导,未必是我的老领导——既然如此,那我吃多了撑的,去为姓戴的火中取栗?

然后,他就要考虑晚上是不是要跟梁靓坐一坐了,因为接了这个电话,他的心情多少有点受到影响,细想一下,晚上没有安排什么活动,于是索性将电话打了回去,“燕辉,梁靓想跟我坐一坐,这件事田甜知道不知道?”

“我可不知道她知道不知道,也不想问,”燕辉就在电话那边笑,“我和老段一样,只做传声筒,像湘香……现在活得就很不错嘛。”

这话就很明白了,他和段天涯是师兄弟,都是摄像师,而整天接触的美女也极多——除了女主播,还有女演员、女艺人啥的,他们只负责牵线搭桥,而不去考虑其他的东西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