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4章 小心处理你(下)

“还能有什么指示?曹主任都觉得文明办手伸得太长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是不好好说话,只是揪着曹大宝不放,“你们纪检监察工作,不是有纪律的吗,我们怎么指示?”

“纪检监察工作,是有纪律的,也是我一再强调的,”贺栓民正色回答。

嗯?陈太忠正得意洋洋地等着对方认错服输,猛地听到如此刺耳的反调,正待翻脸,起身指责对方,不成想贺书记话头一转,竟然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弯。

“可是上级部门的监督,谁说就不需要了呢?小曹,在这一点认识上,你犯了严重的错误,纪检监察部门,是党的监察机构,不是纪检委的监察机构,省委没权力监督市委,那成什么了?我说……你先停职反省吧,做出深刻的检查。”

“我……”曹大宝从喉咙里发出半个音节来,那样子真的是有点不甘心,很显然,他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。

他不满意,陈太忠还不满意呢,他冷笑一声,“停职反省?这跟不处理有什么两样,贺书记你就是这样敷衍我?高乐天怎么会从他手下逃过去……你不想一想原因?还是说,你也参与了庇护这个裸官的行动?”

话说到这种程度,就无须再说了,陈某人拿下曹大宝的心思一览无遗,而贺栓民是老纪检了,二室里面的这点猫腻,还能想不到?

“小陈你……”贺栓民真的是欲哭无泪了,想了想才来了一句,“太忠,你是代表文明办来的,有事儿我会跟你们马部长沟通的。”

“马主任说了,全权授权我,彻查此事,看看到底是谁被蒙蔽了,”陈太忠可不吃这一套,他笑一笑,“马主任本来以为,他是被我蒙蔽了呢。”

怪不得这家伙这么大的怨气呢,贺栓民有点明白了,于是微微一笑,“这不是开玩笑吗?沟通上有点误会,马部长要对事情有疑问,你可以叫我过去嘛。”

话说完之后,他才觉得,马部长这么个称呼,似乎有点拗口了,陈太忠可是一口一个马主任地叫着呢。

“算了吧,高乐天这种铁案,在你们纪检委都能被翻盘,真是……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站起了身,“话我撂这儿了,今天之内,高乐天和曹小宝的处理结果,你给我拿出来,要不然的话,明天……我拿出对你的处理结果来。”

“太忠,太忠,你这……这是怎么说的呢?”贺栓民紧追两步,可是他腿脚死活赶不上年轻人灵便,又顾忌着在单位的形象,追了两步之后,颓然地停下脚步,嘴里兀自念叨着,“这是怎么说的,这是怎么说的嘛……”

曹大宝见事情大条了,拔脚就想偷偷开溜,不成想脖颈后面一紧,却是贺书记手快,一把薅住了他的领口,“曹大宝,这就是你跟我说的,流程上没问题?”

“贺书记,他……他这是鸡蛋里挑骨头啊,”曹主任已经知道,自己这次恐怕是要糟糕了,但是越是这种时候,他越是不能承认收受了高乐天的好处。

他做的这种事,符合行业规矩。他不承认的话,不但是保护自己也是维护大家;要是一旦承认,就算陈太忠能放过他,别人也不肯跟他干休。

“他是不是鸡蛋里挑骨头,你明白,我也明白,”贺栓民叹口气,身为纪检委老大,他何尝不知道下面的这些猫腻,只不过闹腾得不厉害的话,一般他也懒得管就是了。

贺书记自己其实是很小心的,正是所谓的无欲则刚,不过,不多的几个小辫子之一被人抓住,他也无可奈何,“你把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,准备移交。”

“……”曹大宝如丧考妣一般,缩在那里不吭声,可是当他听到书记大人向外走的脚步声时,赶忙上前两步,一把拽住了贺栓民的衣服,“可是,我的流程真的没问题啊。”

“有没有问题,你说了不算,”贺书记冷冷地回答,自己这些手下既然敢公然这么搞,那必然是在规则允许和不允许间游走,不会有太大的纰漏。

但是,你得罪的不是别人,是陈太忠啊,那是跟你讲道理的主儿吗?“陈主任关注的事儿,你也敢这么搞,谁都帮不了你,自觉点吧。”

他不说是文明办关注,而是说陈主任关注,曹大宝听得撇一撇嘴——对错都是在领导的嘴皮间,“那我去托人找他说情……您给我点时间行不行?”

我倒是想给你时间呢,问题是我敢吗?贺栓民心里也在苦笑,他叹一口气,“他临走的话,你没听见?今天我不处理你,明天他要处理我!”

“是啊,他对您太不尊重了,”曹大宝在这个时候,都不忘试图激起领导同仇敌忾的决心,“真是太猖狂了。”

“问题是……人家有猖狂的本钱啊,”贺栓民叹口气,轻轻扭一下身子,甩脱曹主任的手,径自向外走去,嘴里以轻不可闻的声音嘀咕一句,“这家伙居然去了文明办……”

要说曹大宝在市纪检委工作这么久,还真没交到什么朋友,想托个人找陈太忠说情,也真的不容易——他已经听懂了贺书记的话,先处理自己,但是只要关说能跟得上,那么还可以再启用自己的。

不过,他找来找去,还真找到这么个人,他有个同学的哥哥,在凤凰的合力汽配城租了铺面经营,听说那合力的两个老板,马疯子和丁小宁都跟陈太忠惯熟。

丁小宁是陈太忠的女人,找她应该是最管用,但是很遗憾,他同学的哥哥说了,丁总那是一般人攀不上的,倒是马哥为人热心,应该可以帮他问一下。

我堂堂的纪检干部,居然要找黑道人物来说情!曹大宝的心情可想而知,不过,他已经没得选择了,虽然他爱人也找到了两个认识陈太忠的主儿,但是一听说是说情,谁都不敢答应——陈主任要收拾你老公,那就让他洗净脖子等着吧。

我怎么就不知道,文明办还藏了这么号人物呢?曹主任在等待回信的时候,不住地自怨自艾,唉,真是点儿背啊。

然而,不久之后的回信,令他越发地崩溃了,合着他在这件事里,得罪的可不仅仅是陈太忠,“马哥帮你问了一下,陈主任说了,你待岗,那是没商量的,陈洁高度关注的事情,你也敢胡来,知道死字儿是怎么写的吗?”

陈洁……电话登时从曹大宝的手中滑落,他的心里苦涩异常,要说陈太忠的能力,他是才知晓的话,那陈副省长的大名,他可真的是早就如雷贯耳了。

这就是调查不细致,导致的恶果啊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哪里了,干纪检监察的,想赚点小钱不是错,猜错了背景,那才是最大的错误啊。

陈太忠离开之后,心说这边肯定不敢玩花样,要不然他真的打算翻脸去收拾贺栓民了,不过,他还是要打个电话给许纯良,问他什么时候回素波,要一起坐一坐。

今天的事情,坚定了他要去见一见许绍辉的决心,精神文明的建设,离不开强力机关的支持——当然,他并没有反应过来,马勉吩咐他来市纪检委,本身也有暗自纵容他的意思。

不成想,许纯良在落宁呢,落自那边的整改告一段落了,作为疾风厂的主管单位的一把手,许主任过去坐镇几天,顺便拜访一下当地的各路神仙。

反正事情没办妥之前,陈太忠是不会找马勉汇报的,他遇到过的枝节丛生的事情,实在是太多了,他不想给马主任留下不稳重的印象。

在五点多的时候,他接到了燕辉的电话,说是梁靓今天休息,想邀请陈主任共进晚餐,顺便说一说下一步省文明办跟《今日素波》的合作问题。

当然,要说这今日素波不过是素波电视台的一个下属栏目,根本没有资格跟省文明办谈合作,但是梁靓的意思,也不过是在这里报个备,加强沟通。

作为一个媒体人,又报道过文化市场的扫黄打非行动,她非常清楚,省文明办最近重拳迭出,有很多好的素材可以抓——而且,这文明办也是宣教口的,搞好关系的话,对她个人也很有帮助。

“等一等再说吧,”陈太忠对燕辉的印象还不错,这家伙原来是田甜的搭档,也不知道田甜对梁靓接近自己,会有什么感受?

挂了电话,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该给田甜打个电话问一句,不成想王启斌的电话又打了进来,“太忠,你今天去市纪检委找贺栓民的麻烦了?”

“是他的人先不给我面子的,”陈太忠听到王处长这么问,情知这是得了戴复的授意,不过还好,他占理了,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王启斌听完之后,沉默良久,方始叹口气,“你还是太好说话了,照我个人意见,你就该把贺栓民也扯下来……戴主席还没地方去呢。”

陈太忠登时就无语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