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3章 小心处理你(上)

看到年轻的副主任居然敢指着贺书记发飙,曹大宝惊讶得好悬没把眼珠子掉出来——贺老板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,别说对上处级干部,就算对上厅级干部,也不会买账。

比如说两年前,民政厅的厅长前来办事,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吵了起来,贺书记拉开办公室的门,用全楼都能听到的声音大声呵斥,“你给我马上离开,我这里不欢迎你!”

这种话一般人说一说,那不代表什么,但是发生在两个厅级干部的交谈中,那真是罕见,官到了这样的级别,这么做的人太少了,更别说还是一个副厅呵斥一个正厅。

而眼下,这个年轻的副主任,就敢这样呵斥贺书记。

然而,更令曹大宝吃惊的事情,还在后面,贺书记居然不敢多计较,还要跟对方赔笑脸,这让他脑子里登时混乱无比:这……这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个贺老板吗?

贺栓民当然还是那个贺栓民,不过现在他的心里,也是懊恼无比:合着来的是陈太忠,麻痹的早知道来的是你,我直接就答应了马勉了,至于搞成这样吗?

贺书记挂了马主任的电话之后,打个电话安排一下曹大宝,按说这就是没事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隐隐觉得,哪里有什么不对的。

这份不安,一直淡淡地萦绕在他心头,可是他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这份不安来自于何处,直到刚才他看到院子里多了一辆私家牌子的奥迪车,才随口问一句,“这个车能往咱院子里停吗?”

来纪检委关说的人里,不乏有好车的主儿,但是体制外的人想将车停在院子里,那是真难,就算那些开着奔驰宝马的、手眼通天的人物,照样不能往院子里停。

当然,对这些大能人物,市纪检委也不是不会变通,他们会婉转地解释,这么好的私家车停在市纪检委里,外人看了会怎么想——不管车主是不是纪检委的人,都是麻烦。

奥迪车不算太好,但是身在体制中,开得起私家奥迪车又敢招摇的,还真的不多,所以贺书记就问这么一句。

秘书听了这问题,觉得确实也是,于是一个电话打给门房,然后就过来回来,“是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开来的,找二室曹主任办事……证件没问题。”

“省文明办副主任,陈太忠……哼,真是……”贺栓民想到马勉的电话,禁不住摇一摇头,但是下一刻,他就猛地一怔,“陈太忠……是陈太忠?”

他终于知道,自己那种不安的感觉,来自于哪里了,因为陈太忠是省里的这么多干部里,他最忌惮的人之一。

事实上,贺栓民知道这个人去了省文明办——前一阵的报纸上都有登的,但是当时他看报纸的感觉,也就是有点想笑……哈,饶是你这么能折腾,也是去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。

然后,他就很……很那啥地将这家伙记成,记成去了……社科联。

事实上,他这么记错是有道理的,社科联跟科委有一定的联系,反正文明办也不是什么好单位,差不了多少,虽然他依旧非常忌惮陈太忠,但是这年头的人,就讲个跟红顶白。

等他听秘书说,文明办来的副主任叫陈太忠,愣得一愣之后,脑中那错误的记忆,终于被纠正了过来——啧,我说怎么总觉得哪儿不对呢,合着这家伙是去了文明办?

要说贺栓民的性子,真的比较硬,在省内干部里,除了级别悬殊的领导之外,他没几个怕的,但是陈太忠恰恰是他的死穴之一,虽然那厮只是个副处……好吧,现在是正处了。

说到底,还是他的小辫子被人抓了,别人或者不知道,但是陈太忠知道,自己的女儿因为房子被人抢了,从九龙房地产索赔了不少钱——这索赔要是经得起琢磨也就算了,但是偏偏地……是别人行的一些好处,经不起追究的。

上次就因为这个事儿,他把被双规的机器厂厂长放了,从而他又知道,陈太忠不但跟戴复交好,也是省纪检委许绍辉面前的红人。

最近他才听说,那机器厂厂长,交好的是许绍辉的儿子许纯良,许纯良是凤凰科委的大主任,跟陈主任关系极好,由于不便出头,就委托了陈太忠来交涉。

这样隐秘的消息,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,可贺栓民是当事人,当时不知道那是正常的,但是久而久之,没有消息传过来,那他这个纪检委书记当得也就太失败了。

所以,陈太忠的形象,在他心中实在是太恐怖了,当他听到这个名字之后,马上转身向外走去,因为他清楚地记得,自己是跟曹大宝怎么交待的。

至于曹大宝是个什么样的人,他心里实在太明白了,起码纪检委的一干领导,都比较清楚曹主任的名声,虽然大家都没什么真凭实据,但是空穴来风必有其因。

高乐天的哥哥都敢找到自己门上,那么,小曹那边必然吃了不少好处——当然,跟大家一样,贺栓民也没有相关证据,他能够确定的是,反正自己将人顶走了,正如曹大宝所料,他不会为这点小事而自毁名声。

见到陈太忠不领情,贺书记就只能拉出戴复做挡箭牌了。

然而,他不说戴复还好,一说戴复,陈太忠这火气就愈发地大了,“不是看在老戴面子上,你以为我有空跟下面这种小喽啰磨牙?”

“陈主任,请你说话客气点,”曹大宝已经吓得够呛了,但是听到这话,还是禁不住出声相斥,他又绷起了面皮,“有事说事,没事你想徇私,我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这话说得就有点不靠谱了,官场里讲究个打人不打脸,很多事情是只能意会的,那这么说出来,不管陈述的是真是假,都是往死里得罪人的话。

但是曹主任就这么说了,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,贺书记吃不住这厮,那他现在就只能博一下了,博自己送点炮弹过去,指望贺老板能借此占了上风——是的,他别无选择了。

从高乐天身上,他刮了上百万出来,眼下又跟文明办顶起来了,他已经没有别的退路了——以贺书记的强势,肯定也看不惯这厮的嚣张吧?

“闭住你那张嘴!”这下,贺栓民是彻底被激怒了,他厉喝一声,“你不会说话,我可以考虑给你调整一下岗位!”

这句话可以证实,传言无误,贺书记果然脾气不好!

曹大宝登时就闭住了嘴巴,他的地位原本就来自于贺栓民,在纪检委这一亩三分地儿,贺老板是当之无愧的老大,别看他是二室的主任,出去遇到别的行局的局长副局长,都要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,可是让他上让他下,就是贺书记动动嘴皮子的事儿。

“还用考虑什么调整岗位?直接下来吧,哈哈哈,”陈太忠笑得前仰后合的,他真的觉得这对话异常有趣,“贺书记你这也真黏糊了,当着你的面儿,他都这么炸刺……你不会打算还护着他吧?”

“你!”曹大宝怒视着陈太忠,心里这团邪火真的是腾腾地往上冒,不过正像对方说的那样,在贺书记的面前,他不敢放肆。

“哈,敢怒不敢言?还是记恨上我了?”陈太忠笑得更厉害了,“没事,我不怕……陈主任就喜欢你这种宁折不屈的眼神,你要是软绵绵的,我真的没什么成就感啊。”

“太忠,别开玩笑了,”贺栓民也受不了他这夸张的笑声,于是出声打岔,“咱有事说事,高乐天的事情,你信不过二室,我交到一室去行不行?”

“哪个室管,我真的无所谓,结果必须是我要的,”陈太忠终于止住笑声,正色回答,不过这回答却是异常霸道——这结果是什么,你得听我的。

然而,霸道的不止是这句话,陈主任跟着的话,也很有力度,“还有这个曹啥啥的,很会颠倒黑白,严重歪曲了纪检干部的形象,亵渎了干部监察工作,我觉得他……起码也要待岗,双开才是最正确的处理方式。”

啧……我要是说个不呢?贺栓民真想冲他这么嚷嚷一句,可是,他还是真的不敢,一时间,他只觉得无限委屈涌上心头——我们纪检系统的,居然被文明办欺负了!

可饶是如此,他还得忍着,只能苦笑着发话,“陈主任,小曹同志平时也挺知道分寸的,今天是一时糊涂了,咱不说他了,说正经事吧……马部长有什么指示?”

按说,他这话岔得也有些水平,直接扯到了马勉身上,陈太忠你再大能,马勉可是文明办的一把手,你的顶头上司。

然而,有一点他又错了,称呼用错了,他该称马勉为主任而不是部长的,他要用主任二字,陈太忠难免会有点宾至如归之类的感觉——这么称呼的人,就算不是文明办的,也是相对比较熟悉的人。

但是称马部长的,那就是活生生的外人了,是的,不合适的称呼,会在无形中将人分开圈子,并且带给人疏离感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