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90章 程序的重要(下)

刘爱兰原本是要找李云彤吃午饭的,听说她在陈太忠办公室,想着自己还要就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问题做点事情,索性就跟着过来了,不成过来之后才知道,要去蹭马主任的饭局。

陈太忠这边一男三女,马主任那边除了华安,还有司机小钟,七个人往包间一坐,也是挺热闹的一桌了。

三位女士,最年轻的彭苗苗也三十出头了,不过雷蕾那句话说得确实有点道理,宣教部的美女多,刘爱兰就算拿不出手的了,也是中人之姿,彭苗苗长得珠圆玉润,却是一点都不比孙朋朋差。

李云彤更是文明办里排得上号的美女,要不是年纪大了一点,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了,她身材高挑体型匀称,既有成熟女性的傲人的胸脯,却又腰肢纤细,没有中年妇女的臃肿,难得的是,她的气质很好——陈太忠就是看上了她这一点。

四男三女,桌上笑语不断,马老板虽然是文明办的老大,但是大家平日里这么会餐的时候也挺多,而且一桌人除了司机,其他的都是干部,最低的也是正科,气氛很融洽。

随便扯几句之后,马勉终于书归正传,“太忠,我见部长了,他说你搞得不错,他会跟那谁碰一下的,不过,你务实太多也不好,适当地多务一点虚,理论上多下一点功夫……”

这是对陈太忠成绩的肯定,但是同时,显然潘部长也怕他折腾得太厉害,鼓励之余也要警告一下——这人厉害到能做通邓健东的工作,再怎么拎着耳朵警告都不为过。

“哦~部长会碰一下,”陈太忠点点头,知道这么一来,程序就算真正地完善了,可是他还有点不甘心,“那……那件呢?”

“那件再说吧……都让你多务虚了,你还问啥,”马勉白他一眼,事实上,他都没敢跟潘剑屏提省纪检委的事儿,他太清楚部长会怎么回答了——小陈不稳重也就算了,你也跟着瞎折腾?

当务之急,是要把文明县区的评选搞出来,然后慢慢完善也不迟,马勉认为,这才是一个认真的态度——你一开始就气势汹汹,下面要是生出抵触的心思,那就难度大了,做工作嘛,就要讲个“润物细无声”。

所以他不支持陈太忠现在就联系省纪检委,不过……小陈你愿意偷偷地联系一下,我也会假装不知道,只要你是为单位好,我会帮你盖着的。

当然,话是不能这么说的,但是确实,马勉愿意有限度地悄悄支持,他虽然是潘剑屏的人,但是潘部长的着眼点跟他不一样,对的局面也不同,那么,两人对某些事务有分歧,那也是正常了。

酒桌上,马勉就这么直接说了,虽然用词隐晦,但是别人也听出一二来,不管怎么说,马主任现在是高度关注陈主任的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华安想不服气都没用,他是马主任的心腹,可他没人家那折腾劲儿,刘爱兰虽然同为正处级副主任,可是连争宠的心都生不出来,人比人气死人。

不过,陈太忠似乎没觉出老大的看顾之意,吃到一半的时候,他放下了筷子,“主任你们吃着,我还得再赶个饭局去……”

这话其实不算特别冒失,大家工作这么多年,赶场一般地赶饭局,也见得多了,尤其是前年素波的一个国企副厂长,从晚上六点开始,一直喝到夜里两点,活生生地喝到急性肾衰竭,好悬没救过来——到最后大家一算,合着此人一晚上赶了七个饭局。

当然,这种情况在党委就相对比较少见,尤其是文明办,忙成这样的不多,马勉也知道,小陈事儿多,于是很随意地问,“去见谁啊?”

“省移动的老总张沛林,还有个副总,”陈太忠也不怕大家知道自己的交际圈子,因为省移动跟省委八竿子打不着的。

“移动老总啊,你该喊他一起过来的,咱们看看能不能跟他化点缘,”马勉听得就笑,他对张沛林这企业的正厅,也有结交之心,毕竟宣教部没多少油水,省移动那边可是肥得流油。

“都是咱们自己单位的人,叫他们没意思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他倒不是没这么想过,但是那边是三张,还有个张馨呢,却是见不得自己同事的,他摸出奥迪车钥匙,“我打车去吧,刘主任你们谁会开车?”

他的奥迪车载着刘爱兰、彭苗苗和李云彤来的,马勉的车显然是坐不下六个人的,时至现在,他已经学会关注这种小事了。

“华主任在呢,让他安排车就行了,”刘爱兰笑着回答,她没有配车,但是文明办里车不少,往日她也总是坐着一辆桑塔纳两千,基本算是专车了,今天蹭陈主任的车,没带过来而已,“倒是你快走吧,别让那边等急了。”

陈太忠走了,这边又吃喝一阵,想着下午还要上班,就这么散了——在省委工作可不比在下面,该注意的都要注意。

桑塔纳司机来了,接走了三位女士,见她们离开,华安笑着嘀咕一句,“太忠这也算妇女之友了啊,跟女同胞们关系都不错。”

“你小子瞎说啥呢?”马勉笑着骂他一句,又看一眼司机小钟,目光中不无警告之意……

可以预见的是,张复生对陈太忠很客气,三人吃了其实也没多久,见他来了还要再添菜,陈主任再三表明自己已经吃过了,随便喝点就行,可这边还是又执意上了四道菜。

官场中的应酬,其实讲究的也就是这些,你一筷子不动,这边的四道菜也必须要上——这是个态度问题,而张副总的态度,显然比较端正。

大家都没有提张沛林要走的事儿,但是话题都是围绕着这些说的,张复生第一次打进陈主任、张经理和张总的圈子内,就算对张馨,都比较客气。

他不怕表态,说凤凰科委的那些合同,该执行完的他绝对会据理力争,张馨好好表现的话,他也不会让人才埋没,甚至,他琢磨着给维护人员购置一批电动车——当然,这电动车的牌子,那是不需要说的。

张复生的话说得明白,大家的酒就喝得高兴,省移动是企业,没有省委那么多忌讳,而老大张沛林就在桌边坐着,众人肯定不怕敞开了喝。

这顿酒直喝到一点四十,这个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西城分局的冯副局长,“陈主任,有个最新情况,要跟您反应一下,市纪检委初步得出结论,高乐天没什么问题……我们这边,有点被动啊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一听就恼了,《今日素波》都播了的事例,随遇而安也在素波晚报上炮轰过的事儿,谁就敢这么大包大揽地捂盖子呢?

当然,老随写的时评里,并没有点高乐天的名,也没说文化局长长短短的,他只是单纯地对“裸官”现象做出了痛斥——那边案子还没个结果,他不好针对性太强。

但是,只要参与的人,就能猜出素波晚报的时评,剑指何人,这种情况还要有人捂盖子,陈太忠很是惊讶,“那个谁……老贺授意的?”

“好像未必是贺书记,”冯局长不是能很确定,“据说……只是据说,说二室的曹主任的意思,查了这么久,也没查出什么问题,说高乐天是被蒙蔽的。”

“那高乐天的裸官问题呢?”陈太忠气得笑了起来,“一个小小的主任,胆子倒是不小……不对,没有老贺点头,恐怕他不敢这么搞。”

一边说,他一边就站起了身子,冲在座的人点点头,苦笑着一指手机,那意思很明显——没办法,又有事儿了。

“反正那家伙说话难听着呢,”冯局长也是一肚子火,“他说裸官归组织部门和纪检部门管的,我们程序不对,裸官和不裸官……关你们警察系统啥事?”

他没法不恼火,按说这警察局和纪检委都是强力机关,但是警察的强势体现在对社会上,而纪检委的强势,却是专门冲着干部们去的,他一个分局副局长,再牛还敢顶市纪检委的人?

就在他的抱怨声中,陈太忠走出了包间,“嗯,你想让我做些什么?”

“唉,”冯局长在电话那边叹口气,“人家说了,破了案子就行了,我们也不会抢了你们警察的业绩,你们也别乱伸手……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。”

“嗯,交给我了,他们再说什么,你先顶住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打开奥迪车门,坐在那里沉思了起来。

他的问题不是白问的,对付这件事,他真的有不止一种手段,但是哪种手段最合适,他要认真斟酌一下——不管怎么说,戴复跟贺栓民的关系不错,而老戴背后,可是站着蒋世方的。

“或许,找马勉出面,是个不错的选择?”他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念头,毕竟,他授意冯局长将此事交出去的时候,马主任是看着他打电话的,而且他也请示了一下。

而且,马勉可是文明办的主任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