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9章 程序的重要(上)

“我这是请了一尊什么样的神回来啊?”

看到陈太忠的身影消失在门口,马勉伸手揉一揉太阳穴,轻声地嘀咕一句,他自认自己已经很高估了小陈的折腾劲儿,然而今天发生的事情证明,他估计得还是有点偏低了。

敢琢磨用省纪检委的大旗,来推广工作的主儿——这样的干部,最少最少也得是副省级别的,正厅都不可能,就别说正处了,更别说此人还搞定了邓健东。

陈太忠到最后也没有说,他打算利用省纪检委夹带私货,但是马勉是何许人?若是连这点东西够猜不到,好意思说自己是副厅的干部吗?

当然,他猜透了小陈的用心,但是实在不便点破,于是就说我正好要跟潘部长汇报情况,顺便请示一下吧——纪检监察口上的事,咱应该慎重。

马主任想要业绩,真的想要业绩,他也想扩大职能,非常地想,但是真要跟纪检委沾上边,那或者会威风一点,但是那更意味着,会在无形中树立很多敌人。

他不想树敌,一点都不想,虽然他也明白,在单位职能的扩张过程中,树敌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话语权加重,那么有人的话语权自然要因之减轻。

我可以树立几个有目标的、有限的对手,但是我真的不想被很多人莫名其妙地记恨上啊,马勉第一次觉得,这个局面,自己有点把持不住了。

毫无疑问,陈太忠目前正在琢磨的事情,会让他树敌不少,不太明白事理的,会知道此事是陈主任所为,而那些彻底不明白或者彻底明白的,会把账算到他身上——姓马的你才是文明办一把手,陈主任可是你要来的。

不过既然事已至此,那什么后悔的话,也就不用说了,小陈不仅仅是能折腾,也是有担当的主儿,马勉收拾心情站起身来,他现在要去找潘部长报喜呢……

陈太忠进了自己办公室不到一分钟,李云彤就探头探脑地进来了,她平日里举手投足,都是不急不缓非常文雅,充满中年美妇的高贵和雍容。

而眼下她这一反常态的表现,正说明心中不安,她轻声地发问了,“陈主任,我给您带来的麻烦……不是很大吧?”

“什么麻烦不麻烦的?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要没有这个意外,我就又做差事情了——起码不会那么完美了,“你对这个稿子,还有什么不了解的吗?”

“暂时没有了……我一直在担心,马主任是不是批评你了,”李云彤看起来有点紧张,她不好意思地笑一笑,“华安这家伙,真是把我坑惨了。”

“反正以后记得谨慎点,”陈太忠笑着摆一摆手,他真的不是特别在意,“对了,你回办公室,路过协调处的时候,找彭苗苗问一问,那个赈灾单子的实际到款数搞出来没有?”

李云彤点点头离开,不过她这一走就没了音信,直到马上十二点了,她才又进来,“小彭正从银行往回赶呢,大概还得十分钟,您看?”

合着彭苗苗在上次的单子被打回去之后,痛定思痛,发动处里的几个人,每人分片包干,一定要落实自家责任区的那些人和公司的实到款项数。

协调处处长高涛本来有点不满意,说处里的事儿挺多的,小彭你咋能这样呢?不过,一听说是陈主任要的,而且已经打回来一回了,高处长马上表示,既然如此,咱确实有必要端正态度,小彭你也别在单位窝着了,出去跑线索去吧。

彭苗苗拉给陈太忠的单子,足足有七八百家单位和个人——这是上了千元的,并且现场捐的,虽然陈太忠认为,骗捐一元和骗捐一万,性质是极其相似的,但是别人并不全这么认为。

好吧,其实……如果只出一毛骗捐一元,其实现场找出一毛来,还要把口袋里的其他钱塞回去,这么做也挺难为情的。

就这七八百家,就累得彭处长快吐血了,民政厅那儿死活就是不肯配合,当然,人家不会明着说不配合,不过就是个“拖”字,大家都明白的。

那么就只能去各个单位走访,银行调查了,而且这捐款账户不止一个,省文明办是省级机关了,但是你不拿着介绍信去银行,别人也未必鸟你——拿着介绍信都未必管用。

“哎呀,这中午约了人啦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早就想溜号了,但是被这几件事依次地拖住,真的是有点郁闷,“彭处长这也是的……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吧。”

约他的人倒不是很要紧,就是省移动的张沛林,张总基本上定下来了,去北方某省,今天中午,是帮他引见一下副总张复生,为张馨铺路的同时,也是巩固一下交情,毕竟,张沛林就算走了,以后去北京的机会也很多的。

陈太忠想着中午应该没啥事儿,就应承下来了,没想到这都十二点了,彭苗苗还在往单位赶,心说你这态度是好的,比宋颖那种有事没事就琢磨着翘班回家的强,但是——干革命工作,也得注意身体不是?

他拿起电话刚要拨号,手机却响了,是马部长的手机,“太忠还没走吧?中午坐一坐,刚从潘部长那儿学习了点精神,跟你传达一下。”

“这可都挤到一块儿了,本来是约了人了,”陈太忠苦笑,他做人一向不怎么媚上的,既然跟李云彤说过有约,那么对马主任,也要说有约。

当然,马主任是领导,又是传达领导的领导的精神来的,他实在不便一视同仁,“朋友那儿只能往后推了,不过……办公室的李云彤在我这儿,彭苗苗也马上就到。”

“怎么你们工作起来,都这么投入?”马勉听得笑了起来,“好了,那就算上她俩吧,我在门口等你,还是松声山庄啊。”

其实,不光是陈主任要消化一些信息和情绪,老马同样也要消化一下。

刚才马主任见到了潘部长,潘剑屏听说陈太忠拿下组织部的,也是眉头紧皱了好一阵,才嘿地叹口气,“小马你把陈太忠要过来,这步棋走得……还真是天马行空,倒是不愧姓马。”

潘部长以死板和不苟言笑而著称,也就是当着自己的心腹,在情绪不错的时候,能开出这样的玩笑来。

事实上,潘剑屏对将陈太忠调进宣教部,一直都不是特别支持,那家伙是能干,但是折腾劲儿大,又不服管教,还能直达天听,没有什么领导会喜欢这样的下属。

但是,既然小马很想将此人弄过来,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——精神文明建设,是到了抓一抓的时候了,反正蒙艺都走了,那家伙能跳腾到什么程度?

但是现在看来,陈太忠的折腾劲儿,显然是超过了他的想像,居然不声不响就做通了邓健东的工作——没错,这么搞是对组织部有利的,但是对组织部有利的建议多了去啦,谁敢拍胸脯说,我能做通邓健东的思想工作?

而小陈就做到了!潘剑屏很明白其中的意义,于是很不见外地发问,“小马,你把这家伙弄来,算是做对了,不过你找我来……不是要让我跟他吃饭的吧?”

“没有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”马勉忙不迭地摇头,他也知道,这个点钟比较敏感,“我是都要下班了,才听说他做通了组织部的工作……您可能不知道,这家伙的保密意识,真的是一流的,他是找了一个人写稿子……”

潘剑屏听他说清楚原委之后,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对文明办的工作,我肯定是大力支持,这个事情,我会跟邓健东交流的,不过……小陈的工作,那就是你去做了。”

潘部长的态度很明确了,事情他会支持,相关的场面,他也会帮着圆了,但是这个小陈……他就没必要见了。

这不仅仅是个等级问题,按说,潘部长平日里虽然铁面,但表现得还是很亲民的,这样的表态,意为要拉开一些距离。

马勉觉得,部长这个表态似乎有点……有点不近情理,但是副厅焉知副省之志焉?而且潘老板还说了,中午你还是招呼陈太忠这帮子功臣吧,不要每次来找我汇报工作,就琢磨着蹭酒喝。

老板还是在意陈太忠的,只是不方便出头!马主任终于反应过来了,想一想也是,小陈这家伙身上,太容易引起麻烦了。

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文明办的老大邀请小陈中午出来坐一坐,而小陈则是不得不给张沛林打个电话,说是你们先吃,等一等我再过去。

陈太忠的黑色奥迪车缓缓地驶出省委,松声山庄离这里差不多就是一站地,马勉的车先到一步,不过下车的时候,他很惊讶地发现,除了李云彤和彭苗苗,副主任刘爱兰也跟着来了。

华安是跟着马部长来的,见到陈太忠身边三个成熟女人,嘴角禁不住抽动一下,不过,当着马主任和陈主任,他是不会说什么俏皮话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