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7章 马勉的震惊(上)

邓健东真的被陈太忠后面这个建议打动了。

组织部是最讲程序和谨慎的地方,这儿一旦出错就是大错,邓部长也知道,这个报备制度,贸然出现在组织部内部,要承担相当风险的——最可能出现的小话就是:姓邓的为了出风头,异想天开别出心裁搞出了这么一套。

当然,他也很清楚,强调干部们的思想道德建设,什么时候谈,都不会过时,也不会犯错误,所以这个报备制度,还真能搞一下。

可以搞,但又不合适自己来搞,那么就是小陈说的那样,为什么不让文明办帮着打前站呢?这样的话,一旦有了成绩,组织部可以跟着沾光,如果有阻力的话,文明办能帮着扛雷——不过,这个授权是一定要强调一下的。

如果这个制度,得到了上面的充分肯定的话,只要邓健东愿意,他可以随时把这套东西,收回到组织部里去,不存在权力外流的可能——就算是眼下,文明办也不过是属于一个下情上达的机构,正如小陈强调的那样,他们没有处置权。

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博业绩的时候,邓部长太明白了,在组织部想博点业绩有多么难,事实上,在通常情况下,组工干部不犯错没有大的疏漏,这就是天大的功劳了。

只要是官场中人,谁也想要业绩!

而同时,若是真的任用了裸官而没有发现,这绝对算是组织部门的疏漏,当然,大家是被暂时蒙蔽了的,但是万一有人因此歪嘴,导致领导们叫真的话,那就难免被动了。

邓健东只见过陈太忠寥寥的两次,但是省委组织部长对这个年轻的处级干部,一点都不陌生,撇开蒙艺的嘱托不谈,就说他的好友范如霜,也不知道在他面前提过此人多少次了。

更何况,这家伙是天南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,甚至应该是全国最年轻的正处——最差也是排在第二,而第一这个人存在不存在,没有谁能知道。

正是因为如此,邓健东非常清楚,这个年轻人的折腾劲儿到底有多大,他甚至相信,自己要是对这个报备制度不闻不问的话,文明办照样敢自己折腾出来这么一套,小陈背靠黄家,只要占住理,人家怕得谁来?

事实上,陈太忠确实是这么想的,也是打算如此着手的——否则的话,这件事儿他也会请示邓部长,而不是在被人问了之后才说。

所以,邓健东该做什么样的选择,那就太容易想到了:支持的话,自己可能分润到业绩,最少不会有任何的损失;而不支持的话,文明办那边捅出裸官,再报上媒体——这是宣教部门的优势,那组织部门,除了被动,剩下的还是被动。

必须要指出的是,邓部长其实不怎么害怕被动,在组织部门做事,只要是中规中矩的,真的不怕别人歪嘴,但是如果他能插手的话,还能让他博取业绩,这个事实,让他无法控制“参与一把”的冲动。

这一刻,他真的有点相信,陈太忠能“旺人”的传言了,心中生出了点无法抑制的庆幸,哈,亏得这家伙要走的时候,我叫住他了。

可是陈太忠听到邓健东的话,也是相当高兴,说实话,搞绿卡报备这一套,他一开始就没想到获得组织部的支持——你们的支持,有没有无所谓的。

现在的民众是如此地痛恨“身在中国心在外”的裸官,只要被公布到媒体上,被公布者的政治前途,真的是不用再提了,能全身而退,都是八字生得好了。

但是,组织部若是能答应授权,那就是好上加好了,这年头做事,最惬意的莫过于扯上一面大旗,只要名头够大,那真的是挡者披靡。

而要是没有组织部这面大旗,文明办在报备制度这件事情上,调子未免就有点太高了,虽然这调子是正确的,但是老话说得好,曲高和寡——这么搞,不是老成持重的表现。

当然,邓健东的私心,陈太忠也猜得到一二,不过他现在的当务之急,是打出文明办的招牌去,而且同时他也认为,社会风气已经到了不得不净化的时候,所以,他没有理由排斥这样的授权。

那么这次组织部之行,他就算大有所获了,然而他不能就此满足,因为他一开始追求的文明县区的评选,是想搞末位淘汰制来的,但是这个……邓部长不肯大力支持。

当然,邓健东表示了愿意有限支持的意思,这一点上他也不能算毫无收获,可是大家都知道,陈某人做事喜欢追求完美,所以他就琢磨着,是不是要再找许绍辉沟通一下。

省委常委……其实也没那么唬人嘛,他这是第一次单独接触邓健东,不但为的是公事,而且是一次级别极为不对等的会面,没错,老邓在其间是发了一点脾气,可是最后,还不是要授权给哥们儿了?

既然邓常委好见,那么许常委也应该没多难见吧?陈太忠相信,许绍辉对自己的了解,应该比邓健东多得多,毕竟他跟许纯良不但是好友,更是工作中的黄金搭档。

看一看时间,才十点,年轻的文明办主任跟组织部长谈了差不多十分钟,他真的有心再去一趟省纪检委,不过最终,他还是硬生生地压制住了这个念头,他要静下心来,好好地分析一下,这个想法是否成熟。

他已经联系了省委组织部,现在再去联系省纪检委的话,这难免就折腾得太狠了,虽然他不怕得折腾狠了,但是别人的物议,也是要考虑一下的,就像邓健东说的那样——“你一个小小的文明办,手伸得也太长了吧?”

不能得意忘形吖~陈太忠不住地暗暗告诫自己,这才强行压下了心里的那份欲望,虽然他认为,许绍辉多半要比邓健东还好说话。

带着这份纠结的心情,他回到了文明办,仔细想一想,稽查办的稿子是要自己来完善的,一时又有点郁闷——这个郭建阳也真是的,永泰能有多大点儿事,怎么就处理不完呢?

他只顾抱怨了,却是没有想到,郭同志现在不能来文明办,根子还在他身上——陈主任要永泰县将小郭提为正科,楼书记就算操作得了,也不是说办就能办的。

他决定再开发一个人出来,为自己帮忙办事,琢磨来琢磨去,他将目标锁定在了李云彤身上,有些人天生能带给别人一种好感——起码,李副主任很对他的眼。

至于说女人的嘴,一般未必有多严,他却不这么认为,而且,邓健东都认可的事儿,传出去也无所谓的。

于是,他整理一下思路,一个电话将李云彤叫了过来,将稽查办的原稿递给她,“这个稿子,你帮我改一下……其中有这么几点,要注意一下……”

李主任可是没想到,陈主任将自己叫过来,居然是分派这样的活儿给自己,一时间有点急眼,“陈主任,这个文字工作,我不是很擅长啊。”

宣教部里笔杆子多,文明办里笔杆子也不少,但是说句良心话,大多数的笔杆子,都在秘书处,调研处其次,其他人擅长这个的,还真的不多。

“那你找个人帮着搞一下,”陈太忠也没觉得意外,当然,他并没有忘记叮嘱一句,“对了,记得保密哦,不要传出去。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李云彤笑着回答,年轻的副主任这么吩咐,显然是很相信自己了,人在官场,靠山从来不嫌多的,所以她甚至有点兴奋,“请您放心,我一定不传出去。”

然而,非常遗憾的是……女人,有的时候真的靠不住……

十一点半的时候,陈太忠正琢磨着该溜号了,李云彤又找上门来,她一脸的歉意,“对不住,陈主任,您给我的稿子,被华主任看到了……”

李主任也是有心人,她琢磨着,要把陈主任交待的事情办好,所以,回了办公室之后,她就开始列大纲,是的,她打算找个文明办之外的人来做这个稿子。

李云彤的文字不行,是说她写稿子的水平不行,而不是说她没有文字功底,事实上,她看稿子的水平都绝对不低,写纲要自然不在话下。

由于不想被人发现,她就是偷偷摸摸写的,不成想华安那厮没皮没脸的,来了一次,发现她遮遮掩掩的,于是就又来了一次突然袭击——华主任这人,也不能说是好色,但是有事没事总爱撩拨女同事。

这次,李云彤想遮掩,手脚就慢了一点,而且大家都是办公室的,华安是正职她是副职,她可以提防,却也不好做得太过。

“稽查办?”华安却是眼尖,一眼就看到了她稿子上的关键词,一时间也顾不上开玩笑了,“陈主任把这个活儿给你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