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6章 拜访邓健东(下)

王启斌听说陈太忠要过来,早早地就沏好茶水等着了,等人来了之后,两人先闲聊两句,他就直奔主题,“太忠你找我,有什么事儿呢?”

“有点拿不准的事儿,想跟你合计一下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将文明办正在筹划搞文明县区的评选一事,细细地道来,“……主要是想着,为了让大家重视这个评选,看能不能搞末位淘汰……”

“末位淘汰?”王处长一听这四个字,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,作为一个老组工干部,他太明白这四个字的威力了,他沉吟一下,“你找我来,是想让我分析一下,邓老板可能不可能答应,是不是?”

“是啊,”陈太忠对组织工作也算熟悉,但也仅仅只算熟悉,想搞末位淘汰,不经过组织部是不行的,“只是文明县区,处级干部的处理,邓部长要是能同意发个文,就解决了,不涉及地市一级,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吧?”

“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容易,”王启斌苦笑着摇头,两人关系不一样,真是有什么话都能说,“你别看邓老板是省委常委,在咱们的行政体系里,县区是最关键和基础的行政级别,乡镇无所谓,各县区人心惶惶的话,都能捅到中央去。”

“可是抓经济建设的时候,也搞过末位淘汰不是?最高的都到过地市级末位淘汰,”陈太忠听得就有点不服气,“物质文明建设能这么搞,精神文明建设到县区级都不行?”

“啧,怎么说你呢?”王启斌真是有点没招儿了,“谁会傻到真的认为,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相同?这不符合当前的社会形势……”

王处长滔滔不绝地说了不少,首先他要小陈看清楚形势,从整个国际大气候来讲,现在是难得的发展良机,正是追赶发达国家的时机,这个机会必须抓住了,时不我与啊。

你光看到两个文明一起抓了,就没看到咱现在对国际社会的宣传,就是和平和发展——发展是什么?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,错过这个难得的历史时机,你和我,我们这些干部,都会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。

反正这些东西,处级干部的内参上就有,也就不用多说,而且这经济建设的末位淘汰,不是自天南开始的,也是别的省先搞了,大家见没事,就借鉴一下。

“……这GDP好衡量,但是精神文明建设怎么衡量?”王处长用一句反问,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。

“GDP也未必好衡量,为了完成任务,寅吃卯粮的现象多了,”陈太忠冷笑着回答,“又有任务已经完成,就把今年的活儿推到明年干……不瞒你说,这种事儿我都干过,实在不行……不是还可以找统计局帮忙吗?”

“太忠,你这有点钻牛角尖了,”王处长叹口气,不过,他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,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工作是无足轻重的,“而且现在就算经济建设,末位淘汰也是走个形势……企业里可能还有这种现象,政府机关里哪里有?”

“但是业绩不好,进步就难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”陈太忠要是认定什么事儿,真是九头牛都不好拉回来,“这已经成为一个衡量标准了。”

“啧,邓老板是不会答应你的,你搞的这个,必须得是杜毅点头才行,”王启斌也没招了,只能如此说,“而杜老板做事儿比较踏实,不会支持这样的冒进的。”

“试一试吧,不试的话,又怎么能知道成功不了呢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这个不试不死心的习惯,还是他在巴黎学会的,“嗯,等一下我给邓部长打个电话。”

“别,我知道你跟邓部长有联系,但是你得让马勉出面啊,”王处长听他这么说,又吓一跳,“他也不过一个副厅,而你更才是个副职,直接找老邓……合适吗?”

“马主任出面,就太正式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事实上,他很怀疑马勉有没有找邓健东的胆子——马部长更可能的是,去找潘剑屏求助,可是潘部长一出面,两个省委常委一碰,这事儿想低调都不能了。

当然,更可能的是,马主任或者潘部长直接就将自己的建议驳回来——想什么想呢,一个小小的文明县区评比,你就要搞末位淘汰,你还真的拿根鸡毛就当令箭了?

“反正,照你说的,邓部长是不太可能答应的,”他苦笑一声,颇有一点无奈,“我这也就是姑且一试,就算他不答应,这不也算是打过招呼了吗?”

“嗯……也是,”王启斌琢磨一下,微微点头,事实上,他并不是特别清楚陈太忠跟邓健东的关系,近到了哪一步,所以眼见小陈执意如此,也没了坚持反对的心思。

邓健东还真在办公室,接到陈太忠的电话之后,琢磨一下开口了,“有事儿请示……那你过来吧,我最多能给你五分钟。”

要说邓部长肯第一时间见他,也算是很给面子了,所以这五分钟的限制,不能说不客气。

陈太忠紧赶紧地走过去,见面之后也没有耽搁,就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,邓健东沉吟了差不多有半分钟,方始开口,“怎么是你过来请示我,不是马勉呢?”

“这是文明办同志在工作产生的个人想法,”陈太忠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我觉得有点道理,又不知道是否正确,所以过来请示一下邓部长,马部长还不知道这个的想法。”

“你觉得……我会支持你的想法吗?”邓健东饶有兴致地看着他,要看他如何回答。

“正是因为不知道,才过来请示您一下,”陈太忠回答得中规中矩,“要是马部长过来请示,那就太正式了……我年轻,有什么想不到的地方,领导指示之后,改正还来得及。”

“你倒懂得维护领导,”邓健东嘴角微微扯动一下,勉强算个笑意,说实话,撇开蒙艺的因素不谈,他个人也还算比较欣赏这个年轻人——有毛病,更是有冲劲儿,愿意埋头做事。

不过,小陈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,这家伙也知道厉害,做好了被批评的准备,可饶是如此,他还是上门了。

所以,邓部长不打算批评他,他哼一声,“既然你也知道不可能,那我就不多说了,组织工作来不得半点含糊,不过,将来在条件允许的场合,我可以帮你适当地吹吹风……再多,也就没有了,毕竟干部的思想道德建设,也是应该重视的。”

咦?陈太忠却是没想到,王启斌再三说不可能,老邓居然没有一口驳了自己,一时就觉得是意外的收获了,心说来试一试还真有点效果,于是站起身,“谢谢邓部长,您的指示,我记住了。”

“等一下,”邓健东见他要走,反倒是出声了,这时候,他也懒得再说什么五分钟之类的话了,是的,组织部长对这个小家伙的大胆想法有点好奇,“你哪儿还有些什么针对干部思想道德建设的想法?”

“还有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心说老邓既然这么给面子,那我就多说一点吧,“目前我还在……还在筹划一个干部家属获得绿卡,必须报备的方案,现在的裸官现象,也有越演越烈的趋势了。”

“嘿,”邓健东一听,眉头登时就皱了起来,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哎我说小陈,你这手伸得太长了吧?这根本就是组织部的事情,你一个小小的文明办居然要插手?”

什么叫逆鳞?这就叫逆鳞,他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在干部管理上插这种手,我才是组织部长,这是我的地盘我的事情!

当然,他把情绪如此激烈地表示出来,甚至说文明办是“小小的”,这不但充分表现了他的不满,也是想看一看,这家伙会如何回答自己。

“这个我知道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说这些的时候,就想到对方可能不满,不过老邓既然表现得这么明白,他也不怕说得明白,“但是您也说了,组织工作……是来不得含糊的!”

“那么,您这儿要搞这个报备的话,阻力也不会小,倒不如让我们文明办来搞,”他一边说一边笑,他的话有点胡搅蛮缠,却也不是毫无道理。

“就算查出问题,最后的干部处理方案,还是组织部的事儿,我们只负责向您提供真实情况,当然,如果时机成熟,我们可以把这套东西移交给组织部……其实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,为咱组工上的人打前站的。”

“嘿,你倒是有道理了,”邓健东冷哼一声,其实他对这个回答,还是认可的,组织工作的程序,真的是来不得半点含糊,省委组织部要真的自己去搞这个报备,说好听一点,那叫工作负责,难听一点那叫别出心裁!

但是真的搞好了这个,也是能出成绩的,邓部长很明白这一点,于是沉吟一下,方始发话,“这个报备制度,你们文明办给我报个方案来,如果合理的话,我可以暂时考虑,授权你们来搞……听好了,是暂时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