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5章 拜访邓健东(上)

自打陈太忠来了文明办之后,这里就被搅得天翻地覆,逐渐地,大家都开始发挥主观能动性,寻找自己力所能及的工作来做。

像康楼电的行为,就是很典型的,他所谋划的《贪官访谈录》,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,虽然跟文明办对口,但是以往类似事情,一般都是宣教部出面。

因为这种事儿,一般还要涉及纪检委、司法厅之类的配合——其实要说纪检委的高配,根本就是普遍现象,比宣教部还有资格主持此事,但终究是各司其职的。

在这种大背景下,文明办有资格琢磨此事的,就只有马勉一个人,没错,这种事情不一定非要潘剑屏出面,但也不是文明办一个副主任有资格惦记的。

康楼电倒是有建议的资格,向马勉建议,但是他现在直接跑到司法厅活动去了,而且,根据他事后还要向陈太忠打招呼的行为,可以判断出,他事先并没有获得马主任的授权,否则的话,他并不需要担心陈主任的支持——小陈谁的面子不给,还能不给马老板面子?

凭良心说,这并不是什么大事,在向领导汇报之前,先了解和落实一下情况,能让建议变得更具备可操作性,做下属的总要对自己的建议负责不是?

然而,这是在省委宣教部,凭良心说,宣教部的人犯错误都犯得习惯了,所管理的电视台、文化行业也是才子佳人扎堆的地方,办公的气氛没有党委其他的口儿那么严谨。

但是请注意一个定语——这宣教部是省委的,就算办公气氛宽松,也不过是相较其他的口子而言的,在省委上班,谁不是小心翼翼夹着尾巴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?

所以,康楼电的行为,搁在别的地方是“稍嫌过分”,但是在省文明办,以旧有的眼光来看,就已经算是程序不正确了——不过,现在文明办里人心思变,他做的倒也不能算出格。

以陈太忠的粗疏,想不到这么多东西,但是他感觉得到,文明办变了,比他刚到的时候,似乎多了一点活力,少了一点死气——当然,这或者只是哥们儿个人的感觉,嗯嗯……不能太自以为是吖。

他嘴上找借口谦虚着,心里肯定是不无得意的,说文明办发生变化的不止一个人,就像雷蕾都这么认为。

在当天晚上湖滨生态小区的别墅里,雷记者感念他白天的照拂,异常活跃且索需无度,她像一个勇敢的女骑手一般,在男人身上尽情地驰骋着,“我跟胡主任说了……呼呼,胡主任说支持我……呀,腿疼得不行了,太忠你到我上面来吧……”

然而,她和他并没有想到,同一时刻,孙朋朋也在同马勉“负距离”地接触着,用的居然还是同一姿势。

孙朋朋雪白硕大的双峰,在马勉赤裸的胸膛上,轻轻地来回逡巡,就像巡哨的士兵一趟,一遍又一遍,嘴里轻声地喘着,“马哥你又厉害了……不过那个陈太忠,真的很不尊重你啊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马主任一向自认,他是能将工作和生活分开的,听到这话,自是有微微的不爽,“他才来文明办,怎么可能知道你和我的关系……他可是我专门要过来的人,我说,这种事儿你不要乱插手。”

“你不让我乱插手,怎么自己的中腿就乱插?”孙朋朋娇笑着,轻轻收缩一下自己下身,那一波接着一波紧握的痉挛,是马主任往日里最迷恋和称赞的,“我不管,他不给我面子,那就是不给你面子。”

“哦~”马勉发出一声惬意的长音,好半天才清一清嗓子,“小妖怪,早晚骨头渣子都要被你吸走……我都跟你说了,跟陈太忠客气一点,跟他交好的媒体,可不止一个,天南省电视台、素波电视台、素波晚报、天南青年报、天南商报……当然,凤凰的那些媒体,我就不跟你说了,那全是他的。”

“他在天南日报也有人呢,一个过气的副书记的女儿,”就这么半天的功夫,孙朋朋已经查出了不少东西,原本,这是她拜见领导时的必备功课,但是由于她在文明办顺风顺水惯了,少做了这一项功课,得了小张提醒,才回去补漏。

“哦,那个正常,咝……你别这样啊,”马勉只觉得从孙朋朋下方传来传来一阵蠕动,处于消退期的他有点受不了,只觉得酥痒麻诸般滋味一起涌来,毕竟是上了岁数了,不服老不行。

不过饶是这样,他还是能明辨是非,都是干宣传的,谁还不知道这点儿事儿?“他跟你们报社有对口儿关系,这很正常,哈,轻点,我难受……人家有对口关系也是正常的,你别这样嘛,都跟你说了,我难受……”

“可是,你是他的领导啊,”孙朋朋停止了作怪,她专业知识不是很行,但是对男男女女这点事儿,却是很擅长的——人一旦身体受到刺激,不能处于正常思维的状态,做出的判断,就要情绪化得多。

不过,作为成熟男人,又是厅级干部,马勉对这种小花样已经免疫了,然而,他也仅仅是免疫而已,孙朋朋今天在床上如此卖力地讨好自己,可不就是图个面子?

所以说免疫归免疫,人还有个情绪问题,他犹豫一下发话了,“我都跟你说了,你就不用去找他,稿子我给你就行了,你非要去……看,就是这种结果了吧?”

其实马主任很清楚,孙朋朋是个野心很大的女人,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她的能力配不上她的野心,像今天跟小陈的沟通,他认为她没必要去,但是小孙认为她有必要接触一下这个年轻干部,结果,悲剧是可以预期的。

“可是以后文明办的稿子,该谁来发?是我的四室,还是胡玲的二室?”孙朋朋又收缩两下下身,半是威胁,半也是撒娇之意,“勉哥,你得给我做主啊。”

“呀,这还真是个问题,”马勉对这个女人,基本上是有欲无情——或者说他这个年龄的男人,做事都是很理智的,所以琢磨问题时,就算夹杂一点私人情感,都是很靠后的次序了。

但是这个问题,他却不得不直接面对,以后文明办的稿子,到底该谁发。

世间事,真的是没有最离奇,只有更离奇,按说这天南日报接受宣教部的领导,只有听文明办命令的份儿,但是眼下还就偏偏地出了这个问题,大家拿不定稿子该由哪个记者发。

要说马勉是文明办一把手,单位里的条条框框,都该按他的意志走,但是陈太忠可是一个另类到不能再另类的家伙,就不说这家伙的能力的人脉,只说此人的经历,也是特别地丰富,在来文明办之前,居然有了自己对口负责的记者。

这个事实,让马主任有点挠头,为了维护一把手的尊严,他有必要让孙朋朋继续把持文明办的报道权,但是显然……小陈那家伙已经表明态度了,丫是不会配合的。

而文明办最近一系列的活动,离开小陈的支持是不可能的——马主任将他调到这儿,是为了什么,还不是看上了此人的冲劲儿和协调能力了?

可是由那个什么二室的胡玲的人来采访的话,马主任这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——那个记者想采访陈主任没问题,但是马主任才是文明办大主任,她要是来采访马主任……这算是打脸还算什么?

因为对口的记者不同,文明办的大老板和最能折腾的副主任,居然就要考虑新闻的出处了,不得不说,这事儿真的挺滑稽——尤其需要重点指出的是,这天南日报,是接受宣教部领导的,也就是说,眼下本末倒置了。

所以,马勉还真是有点为难了,但是现在孙朋朋还骑在他身上,就算他想认真考虑,其他部位神经的反应,也在影响着他的判断能力……

陈太忠却是没有纠结于此,第二天他来到文明办之后,又接到了林晓菲汇总上来的文件,如同康楼电一般,她似乎得到了什么鼓励,居然列出了一系列的建议来。

“这个……我要细细地看一下,”这次,陈太忠就没有做出贸然的判断了,因为他从文案里,看出了一些不乏创意的点子。

这些点子,他暂时无法判断一一对错——因为这会损害大量的脑细胞,而这些建议是如此地繁复和关联紧密,他觉得与其坐在这里空想,不如去实际中去探索一下对下。

“那么,先去联系一下评选在末位干部的处理问题吧,”陈太忠随便挑了一样,因为这是组织部的事情,大家都在一个院儿的——呃,是组织部的事情?

他实在有点后知后觉了,而且大家都知道,陈主任一旦认定了目标,并不愿意轻易改变,因为他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。

“其实,组织部是个不错的突破口,”他一边给自己打气,一边伸手摸向电话,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,这年头,本来就是富贵险中求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