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4章 孙朋朋(下)

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还真的见到了孙朋朋,孙主任四十岁左右,长得也是珠圆玉润,拥有中年妇女特有的那种丰腴,虽然不能算胖,但是用丰满形容的话,只怕还略略不足。

孙主任的相貌只能说端正,凭良心说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,跟宣教部类似年纪的女人相比,还真不占什么优势,别说李云彤了,就连林晓菲也要比她强一点。

不过,孙朋朋的皮肤不错,白皙细腻紧绷绷的,没有相应年纪女人的那种松弛,这似乎就是陈太忠能找出的唯一亮点了。

是华安将孙主任带进来的,一边还有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,戴一副眼镜,也是中人之姿,相貌比较端正,眼睛虽然比较大,皮肤却黑了点,一点都抢不了孙朋朋的风头。

华主任介绍一下,“陈主任,这是《天南日报》的孙朋朋孙主编,想找您了解点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事儿,马主任让我带过来。”

至于那眼镜女人,他就根本没介绍,这是很显然的一个跟班,在他们这些处级干部眼里,太多的人是无关轻重的。

“哦,坐,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扬一下下巴,又看华安一眼,心说老华怕我不知道分寸,还要特地点一下,倒也算有心。

“我先去忙了,”华主任吃他这么一眼,虽然不知道是啥意思,不过想着自己已经点明白了,也就不再耽搁,“您三位聊着。”

他转身走了,陈太忠一边信手翻着桌上的文件,一边头也不抬地发话了,正是主管部门领导见到下级时的口气,“嗯,孙主编找我,有什么事儿吗?”

孙朋朋见这家伙架子奇大,心里也有点不满意,心说文明办里别的副主任见了我,总要安排人冲个茶倒个水之类的,你这倒好,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。

不过,想一想临来前马主任的叮嘱,说是此人年纪虽然轻,背景却极深厚,她决定不跟这人计较,年少得志的主儿,傲慢一点也是能理解的。

“我了解了不少最近文明办的动向,”她慢慢地收起了微笑,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听马主任的意思,也是要狠抓精神文明的建设力度,要报社这边配合着宣传一下,他说……这些事情是您分管的。”

“嗯,也不完全是我管的,”陈太忠听她这么说,才抬起眼睛看她一下,又低下了头,“主任、还有各个副主任、华主任、还有各处室负责人……大家同心协力地搞起来的……你找我,有什么确切的事儿吗?”

这话说的有点无礼,不过,他本来就不待见这个孙朋朋,不说宣教部就是管天南日报的,只说他本来属于雷蕾的采访对象,别人现在想抢她的地盘,作为她的男人,他当然要维护自己的情人——上午的时候,雷蕾就说了,他是她的。

虽然你孙朋朋是马勉的关系,但是我说不认也就不认了,尤其关键的是,他莫名其妙地想起一件事儿来,就是上次去马勉家的时候,马主任的老婆张璘,还问他知道不知道马主任去哪儿了。

当然,没有证据显示,马主任是陪这个女人去了,不过他能假设不是?而且,他对张璘张主席的印象不错,那个女人大大咧咧,家里收拾得也不是特别利索,可是一看就是那种没什么心眼的主儿,又没有部长夫人的傲气,是个不错的主妇。

他自己私生活糜烂,又将王启斌等老人拉下了水,却是会打这种抱不平,倒也是说不出的可笑。

总之,这孙朋朋让他心里不爽,又想来侵占雷蕾的地盘,他就不能接受——你跟马勉关系不错就怎么了,我还就是不买账了。

“我就是来报个到,”孙朋朋被这问题问得火气大了去啦,而且她旁边跟着手下的小记者呢不是?太没面子了,可是紧记着马主任的叮嘱,她也只能强压怒火了。

一边说,她一边站起身,摸出一张名片,走到桌前,双手递了过去,“这是我的名片,希望能跟陈主任保持联系。”

“哦,放那儿吧,”陈太忠微微一扬下巴,却是不肯去接,身为领导,对一般人双手递来的名片,有资格单手去接,但是连接都不接,这就不仅仅是傲慢,简直是无礼了。

孙朋朋的眼中,掠过一丝不自然,不过她还是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将名片搁到了桌上,然后站起身告辞——人家这种态度,她还怎么有脸再坐下去?

孙主任走出陈主任的办公室的时候,已经是面色铁青了,她沉着脸走下楼,一言不发,身边跟着的眼镜女人轻叹一声,“这个陈主任,官威太重了吧?”

她的感慨是比较合理的,论职能,是宣教部管着天南日报,论级别,人家陈主任是正儿八经的正处,高于孙主任这个副处,所以无礼是谈不上的,最多算傲慢。

“真是得志便猖狂,”孙朋朋不能容忍自己身边的人小看自己,闻言她冷哼一声,小张说的是没错,但是她跟马勉是什么关系啊,“这样的人做的事儿,报社需要大力支持吗?”

问题是,您也代表不了报社不是?咱报社的窦老板也是宣教部副部长,级别好像比马勉还高那么一点点呢,眼镜女人无奈地想着,嘴上还得出声安慰自己的领导,“算了,省里领导,都是这模样,一个比一个傲气。”

“哼,年纪轻轻,官僚习气很重嘛,”孙朋朋哼一声,听到小张没有笑话自己的意思,她的火气就小了一点,“这种形象可不够亲民,回头得跟马主任反应一下。”

“我感觉,他对您好像有抵触,”要说素养,戴着眼镜的小张,还要高过孙主任一点,她敏锐地意识到一个问题,“要说这个陈太忠,上过咱们日报不止一次了,会不会是有专人负责他的采访呢……”

陈太忠可不知道,自己在对方的眼中,成了傲慢无比的官僚,不过就算知道了,他也不会在意,看到孙主任不自然地离开,他心里有的只是快意。

当然,替自己女人维护了地盘,他不会不吭不哈,于是在孙朋朋离开之后,他就抓起了电话,跟雷蕾如此如此地说了一遍,“……哼,连名片都不接她的,我家雷蕾的地盘,能让她随便乱闯吗?”

“她去找你了?”雷蕾听得哭笑不得,“这孙朋朋的素质,还真是差劲,你这上过《天南日报》不止一次了,她不该调查一下再去吗……对了,你跟她提我了没有?”

“没有,她好歹也是个主任呢,你只是个小兵,”陈太忠确实是为她着想的,“万一为难起来你,那不是也挺没意思的吗?”

“为难我?再给她个胆子,”雷蕾冷笑一声,她有底气这么说,“不说我老爹,做过副书记,就说我们胡主任,业务素质不知道比她高多少……她抢我的采访资源,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,传出去还不够人笑话的呢。”

“嘿,看不出来,你们这一行,规矩也挺森严的啊,”陈太忠听得乐了,他听出来了,这孙朋朋的业务不够专精,对规则吃得也不透,所以别看抱上了马勉的大腿,但是胡主任这些人眼里,她还真不算什么。

“不过……你应该跟她提一下我,”雷蕾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这样我就占大理了,你这么做,她估计会记仇的。”

“记仇……哈,她跟我讲记仇,还是跟你记仇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笑,“惹火了我把事情捅到张璘那儿去……不过,早知道你想让我报你的名字,你上午怎么不跟我说一下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她会去找你啊,”雷蕾苦笑一声,她现在能想到,孙朋朋那愣头青做得出这种事儿,毕竟人家是领导,无须太顾忌一些小记者的传统地盘,“我只是想着,你上了报纸这么多次了,她能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“算了,小人物,不用为她伤脑筋了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心里不免有几分悻悻之意:合着我想保护你,也做错了?

不过,下一刻他的思路就岔开了:要说这孙朋朋跟马勉不清不楚的,我跟雷蕾,好像也是见不得光的,这两个女人能冲突起来……唉,这精神文明建设,果然是任重道远啊。

他正琢磨呢,康楼电推开门走了进来,眉眼间很有点精神,“太忠,我跟司法厅联系了一下,打算对天南省近年的贪官做个访谈,然后出个文件,强调一下在新的历史时期,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,怎么样,有兴趣参与一下没有?”

“我双手支持,”陈太忠笑着举起了双手,“不过,参与就免了吧,康主任,我现在手上的事儿,真的是多了一点。”

“那我需要帮忙的时候,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,”康主任这个邀请参与,其实也是意思一下,虽然小陈是来挂职的,但是谁也不愿意将手里的权力痛快地分出去,尤其是还涉及到了业绩方面。

他来的目的,其实也就是获得一下小陈的支持,毕竟陈主任的人脉和能量,那不是吹的,打个招呼总比不打强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