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3章 孙朋朋(上)

陈太忠如此吩咐林晓菲,想的自然还是用“下面同志的呼声”做幌子,这一招他已经用得极为纯熟了,而且必须指出的是,这一招往往是特别好用的。

但是,招数谁都会,好用不好用还是要看使用者是谁,换个别人,跟他一样的办事手段,没准就会惹来祸事。

所以,林处长对这个指示很是吃惊,她接触的领导不少,哪里听说过这样的吩咐?“您说是让我们自由发挥?”

“没错,我就是这个意思,”陈太忠微微点头,见她一脸懵懂的样子,说不得笑着点拨一下,“集思广益一下,大家畅所欲言,不要害怕犯错误,反正……到时候我要把关的。”

“那么,好吧,”林晓菲迟疑一下,皱着眉头点点头,话说到这个地步,她当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,心里也只能苦笑了,我这可是秘书处,一直是为领导们服务的,要是能有自己的主见,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?

不过,想是这么想的,听到领导这么吩咐,她心里还真有点期待了,秘书处也有这样被看重的时候,她走出门之后,轻轻一捏粉白的小拳头,“你等着看吧。”

不成想,她这个小动作,被走过来的华安看个正着,华主任分管秘书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对她某些下意识的小动作,了解得也比较透彻,于是笑着发问,“哈,林处这是遇到什么高兴事儿了?”

“没有,刚被陈主任把稿子打回来,还得去修呢,”林晓菲笑眯眯地扬一扬手上的稿子,不过看她开心的样子,一点被“打回来”的沮丧都没有。

她跟华安其实很惯的,华主任分管秘书处,但是她作为秘书处的一把手,可以直接对话马勉的,而她爱人还有一个正厅级的姨夫,两人的关系挺平等的——虽然,那姨夫已经离休了,但是在省委也有点人面儿。

但是熟归熟,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乱说的,陈主任相信她,才这么吩咐的,她可不想让陈主任认为,自己是大嘴巴,也不想让华主任觉得自己没有城府。

“骗人,你就骗人吧,”华安笑眯眯地一指她,“陈主任一定交给了你什么美差,哼,林处你很沉得住气嘛……不过,有开心事儿不跟朋友说,那太不仗义了。”

“真没有嘛,倒是华主任你笑逐颜开,”林晓菲可也不是善碴,嘴皮子上很少饶人,她似笑非笑地反驳,“一定有开心事儿了,能不能说一说?”

“我是送全省万人长跑、为申奥助威的活动表来,给陈主任审核的,他过了的话,我还得操办这事儿,就是劳碌命,”华安笑眯眯地一摊手,叹一口气,“哪儿像你们,坐在屋里,关着门窗就把活儿干了。”

“原来华老大你平常干活,是不关门窗的?”林晓菲白他一眼,针锋相对地反问,她知道华某人的毛病,平时就爱口花花地调戏女同胞。

而他的那些话,通常说得还比较隐晦,你要是懵然不觉,那可是被人笑话了都不知道,所以,对这种话她一向还击得很快,以示自己不可轻侮。

“嘿嘿,”华安也不着恼,两人之间这种小拌嘴,也不知道多少次了,“对了,下午天南日报的孙朋朋要过来拿些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稿子,你准备一下。”

他说完这话,正好陈太忠拉开门,见他俩在门口站着就是一愣,“老华你这是……”

华安赶紧扬一下手里的表格,“万人长跑的活动表,拿过来让您过一下目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过纸来扫了一眼,紧接着眉头就是一皱,“怎么只在素波跑?那照你写的这样的话……下面地市怎么搞?”

“下面地市的,由各地文明办和文体局组织,来素波参加长跑,”华安倒也敢辩解一两句,“除了素波,还有十三个地市,同时组织的话,难度有点大,咱们起码得派十三组人下去啊……”

“派就派呗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声势不大的话,怎么能体现出来咱们天南支持北京申奥的决心呢?”

“嗯……好了,我明白了,”华安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苦笑,十四个地市一起长跑,这声势也未必就盖过了地市里的人来素波长跑,起码从气势上讲,黑压压的人群本身就是一种视觉震撼。

“这么做,顺便也就扩大了咱们省文明办的影响力,”陈太忠这么建议,也是为了帮单位抓权,哪里会怕麻烦?“这是我的意思,你跟主任反应一下。”

“下面地市……活动的经费可是个问题,”华主任的苦笑,终于露在脸上了,“按人头算的话,就算下面地市来五千人,一个人五百,加上奖励……五百万左右就够了,可是让他们自己搞,那费用就不好控制了。”

这也是他算计好的,下面来一个人,除了领取两百的费用之外,再有三百用于路费和食宿,要是素波本地的,就只领那两百,再加一顿饭就够了,组织这么大个活动,五百万还真不算多。

当然,下面就来不了这么多人,“万人”长跑不过是个虚数,有七八千人就撑死了,下面真要来五千人的话,连住宿都是问题——必然会影响到素波酒店业的经营。

反正这些能来的人,不是机关干部,也是企事业人员,虽然有点干扰人家正常工作的嫌疑,但是一般人你想挣这两百,还未必有这资格呢。

宣教部是党委的口,不算清水衙门,可也没多少钱,举办大活动的话,费用也不会差了,但是要下面各地市同时举办,地市里叫苦叫穷的话,可也是麻烦。

省宣教部能调用的资金也不是一点没有,比如说一些文化发展专项基金,但是合适不合适往下面拨,这也是个问题。

“这个呀……”陈太忠一听这理由,也有点犯愁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此事抛在了脑后,“想来主任会有办法的,算成政治任务可不就完了?”

说完之后,他就带上门走了,只留下林晓菲和华安站在那里面面相觑,好半天华主任才苦笑着叹口气,“政治任务的话……那得潘老板点头了。”

“这陈主任还真会借势,”林处长也笑着摇摇头,又看一眼身边的办公室主任,“这是好事儿啊,文明办和你的办公室……都能借此发挥巨大作用。”

这我当然知道了,华安微微一笑,又抖一抖手里的纸,长叹一声,“唉,有这建议,陈主任也不早说,害得我得重做方案不说,跟相关单位的联系,也得重新来过了,真是领导动动嘴,下面跑断腿啊……”

陈太忠走出门之后,想起刚才听说的某些话,禁不住拿出手机,拨个电话给雷蕾,“你们报社,是不是有个叫孙朋朋的记者?”

他做人一直不怎么八卦的,但是这个孙朋朋令他感觉有点奇怪,这《天南日报》的记者在别人眼里或者牛逼,但是在省委宣教部,那真的啥也不是,这是对口的主管部门。

也不知道这个记者有什么样的来头,居然能让华安郑重其事地交待林晓菲,而且还是大家都该知道的那种口气,所以他有点疑惑,心说我来文明办不久,有些人物的行情,还是要了解一下,以免犯错误。

事实上,他在新的单位里,呆得还算开心,不但领导赏识,同事们也愿意积极配合他的工作,如若不然,以他的性格,才不会去闲的无聊去了解一个记者——惟其珍视,才愿意去维护。

“孙朋朋?”雷蕾讶异地重复一下,紧跟着就笑了,“是我们报社四室的主任……对了,她好像跟你们文明办的马部长关系不错。”

“哦,明白了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作为雷记者对口的领导,他很明白这话的意思,“照你这么说,这省文明办,是她的传统地盘了?”

“可以这么说吧,不过,这也要看是谁的事情了,要是你负责的事情,那就是我的地盘,”雷蕾傲然地回答,“她根本是半路出家,比专业的话,她还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“问题是,人家都是主任了,你还是胡主任手下的一个小兵,”陈太忠有意调戏她一下,“你说她半路出家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她是素波社科联调过来的,”雷蕾不愧是父女两代人都在天南日报社工作,大部分人的根底儿,那是张嘴就来,“去年还想竞选副总编呢,不过第一轮就被刷下来了,大家都说……她跟马勉的关系不一般。”

跟马勉的关系不一般?陈太忠听到她说这话的语气,登时就猜到了一二,“不会吧,你是说……她是个女的?”

“孙朋朋,这肯定是女人的名字嘛,”雷蕾笑一笑,“不过我说的事儿,你知道就行了,传出去可不好,这人的脾气也不是很好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