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80章 撵错了

“呀,是他?”楼书记的惊讶,隔着电话都感受得到,“我把他提到县委,是要让他干宣教部副部长的,下午就要上办公会了……陈主任,我说,咱换个人行不行啊?”

“哦,不方便啊,那我明白了,”陈太忠哼一声,没再说话,却也没放电话。

要说这个借调,没有哪个单位是不欢迎的——你走了,就有位子空出来了,而借调者之所以想走,也是有自己的目的,谁还会吃多了去阻挠?

楼宏卿这也本是故意做出来的姿态,听他这么说,于是干笑一下,“看陈主任你这话说的,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,我早就说了,永泰县对省文明办的各种需求,绝对是全力支持。”

“我只是有点遗憾,我们这儿高素质的干部,真的不多,对您来说,这是慧眼识英才了,我们这边……可是更捉襟见肘了。”

啧,陈太忠真有点受不了他这牛皮糖的劲儿,心说郭建阳的小摊儿都差点被人强行低价买了去,这就是你嘴里的尊重人才吗?

楼宏卿要是不这么说,他还真就稀里马虎地算了,但是对方既然想拿着一个即将改非的干部做人情,他就不能忍受了。

于是,陈主任干笑一声,“郭建阳都三年的副科了,最近两年连岗都没有,这个……老楼你既然这么重视他,怎么也把他提个正科,我再调他走,成不?”

“哎呀,这个可是有点难,”这关键事情上,楼宏卿也不敢瞎应承,他只是个县委书记,手里每一个正科的指标,都弥足珍贵——给了这个,那个就没了。

为了这么一个位子,书记办公会上吵架拍桌子都是正常的。

什么……有读者说,楼宏卿好歹也是个县委书记,实在不行,可以给一个非领导岗位的正科出来不是?

这话的道理是没错,一个县是个处级单位,科级干部的评选任命,县里说了就算,提拔一个干部到非领导岗位,就算是正科,也没那么难吧?

这么想的人还真就错了,一个县里能任用的正科干部的数量,远远大于同级的像凤凰科委一般的单位,但是……这个数量还是有限的。

永泰可以据理力争,向上级多要一个正科指标,但是,你永泰多了一个正科,别的地方就要少一个……那么,回头的报应,还要落在你永泰头上!

所以,这个要求对楼宏卿来说,还真的有点为难。

“你都说了重视了,现在连提个正科都为难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哼一声,“这么说是办不了啦?我可是听说,建阳同志遭遇过一些不太公平的对待哦。”

这就是撕下面皮,赤裸裸的威胁了,也不虚与委蛇地说什么重视郭建阳了,你们可是欺负过他,这个正科你想给的话,要给,不想给也得给。

“嗯,其实都是一点误会,”楼书记面皮厚,能坦然地面对这样的威胁,他缓缓地发话,“县政府的意思,本来是要裁撤冗员,动机还是好的。”

焦天地要是听到这话,真的能一口啐到楼宏卿脸上,麻痹的,能用这么一团和气的话,冠冕堂皇地卖了老子,真不要脸——这个坑还是你挖的呢。

“县政府吗?”陈太忠点出了其中最关键的字眼,不过他没有纠缠于这个问题,而是轻声一笑,“呵呵,那就得楼书记你做工作了,党委是管干部的,我只会找你。”

又说两句之后,陈太忠挂了电话,抬头看着眼神有点的郭建阳,微微一笑,“呵呵,要正科了……提前恭喜啊。”

“谢谢陈主任,太谢谢了,”对郭建阳来说,这可是意外之喜——别说对他,陈某人原本也没想到谋个正科,只是那楼宏卿的话有点让其恼怒,索性就又生点事出来。

可就是临时生的这么一点事儿,就让郭建阳受用无穷,一时间他真是感慨无限,要不都说跟对了领导,升得快呢?自己还没琢磨的事儿,头儿就帮着想到了。

想到了还不算什么,更重要的是,人家轻轻松松地就办成了,他听不到楼书记说了点什么,但是显然,那边是在节节败退地招架,而搁下电话之后,陈主任说事儿成了。

以陈主任的金口,说成那当然就是成了,郭建阳心里这份感激,也真的大了去了,想到自己早上居然有点为那个宣教部副部长的位子,微微地动摇了一小下,他禁不住暗自庆幸,幸亏我很明智地决定,跟陈主任走。

要说这个宣教部副部长,其实也是个清水衙门,但好歹是有实职的,而他被借调到文明办,那就没有实职,跑腿打杂罢了,而陈主任又只能在文明办呆一年,到时候能不能安置了他,那还真是问题。

所以,他心里的微微动摇,是可以理解的,来文明办最后的结果,很可能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。

但是现在则不同了,他要升正科了,就算最后依旧没有安置,他灰溜溜地回永泰了,可是在县里,一个正科,等闲是没人敢动的,哪怕身上没有职务。

在县里,正科级干部的潜力,真的太巨大了,上面万一有个谁赏识,一句话就是乡长镇长或者行局正职了,升副处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而副科则不同,副科级干部太多了,随便一个乡,乡长和书记是正科,其他的副科可是海了去啦,就这小小的半级,对大多数人来说,就是一道终生无法逾越的鸿沟。

“你不用谢我,这是你自己挣来的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大手一挥,他很喜欢看别人感激涕零的样子,但偏偏要做出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,“好人该有好报……不过下次办这种事儿,记得先请示我啊。”

“那是一定的,请您放心,”郭建阳笑着点点头,“当时我没领导可请示,就贸然做了,可是我现在不一样了。”

“好了,吃饭了,这次可是得你请,”陈太忠笑吟吟地发话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协调处副处长彭苗苗敲门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摞纸,“陈主任,这是您要的,九八年抗洪救灾的捐款名单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是早上交待的,不成想人家中午就将名单弄过来了,拿过来看一眼,发现只有承诺捐款的数额,没有实到数额,一时间就将眉头皱了起来,“呀,我跟你说了吧……还要实到金额。”

“那个有点麻烦,”彭苗苗的脸上,露出一丝为难来,“一上午我就汇总出这么个名单,至于说实到金额,那得跟民政厅沟通一下……有些东西,他们也不愿意让咱们知道。”

“这是社会捐款,民政厅只是受政府委托的管理部门,咱们凭啥不能知道?”陈太忠沉声一哼,不过旋即又一笑,“好了,这都十二点十分了,你还没走……中午你打算去哪儿吃饭,没去的地方,那就一起吧?”

“我那儿还有一个人,帮我一起整理的,我俩去吃就行了,”彭苗苗见领导请客,有点不好意思,不过,推脱得也不是很坚定。

“一起去吧,小郭请客,”陈太忠笑了,又冲郭建阳扬一下下巴,“介绍一下,郭建阳,永泰的干部。”

“哦,你好,”彭苗苗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是有点疑惑,永泰能有多大的干部,值得陈主任这么介绍,而且,前一阵咱们不是在永泰狠狠地折腾了一下吗?

中午这是便饭,大家点的菜倒还算丰盛,不过没什么人喝酒,陈太忠自顾自地点了一瓶五粮液,原本打算小酌一下的,不成想郭建阳见状,主动凑过来陪陈主任喝酒。

一瓶酒两人三两下就干完了,眼瞅着第二瓶也下去一多半了,郭建阳还是没啥事儿,陈太忠看此人就越发顺眼了,“建阳你的酒量还可以啊……咦,这是谁的电话?”

来电话的是汤丽萍,“太忠哥,拆迁户那个事情,好像是搞砸了……”

“什么?不可能吧?”陈太忠听得还真是有点匪夷所思了,心说韩老五办事,怎么可能连几个小年轻都搞不定,“怎么搞砸了?”

“杨总也不肯多说,他就是说,想见一见您,请您原谅他,”汤丽萍低声地回答。

“我当然不会跟他较真儿,”陈太忠只当杨总有点歉疚上次引见张麟呢,心说我要是记恨你,至于帮你往外赶拆迁户吗?“你没跟他说,动那拆迁户都是我帮着联系的吗……对了,怎么可能搞砸呢?”

“那一家倒是被收拾得挺惨,”汤丽萍吞吞吐吐地回答,似是非常为难,“我猜啊……那两家占着房子不搬,可能是帮杨老板捂地的。”

“我操,”陈太忠情不自禁地骂一句,这年头这些事儿,怎么都这么邪行呢,这好人还做得做不得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