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9章 要人

不得不说,官员和民众的思路,那是不一样的,大家都觉得解气的事情,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事情,居然硬生生地被人看出,是不符合“精神文明建设”的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毕竟大家的屁股坐的位置不同,类似的事情,可能引发友邦的惊诧,从而给国家形象带来负面影响。

当然,能不能造成负面形象、能造成多少负面形象,那不太好说,要说这也是符合国际惯例的,但是领导们不这么看,他们想的是——一旦因此发生点事情,他们是要背责任的,而官场中的谨小慎微,是必须的。

像天南电视台的领导,也是这么认为的,如若不然,这种新闻上一台是没问题的,六百万的金额不算小了,虽然上一台很勉强,关键是在于其深远意义。

这是天南高科技发展的成果,是民智开启,紧跟世界时代潮流的行为,是保护知识产权意识的觉醒——当然,将别家的知识产权保护过来,也是保护不是?

就冲着这几点,其深远意义再怎么评价都不为过,而且国内还没有报道过类似的例子,也算是填补了国内空白——要知道,这可是把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高科技企业众多的一干城市,都甩在了后面。

然而非常遗憾的是,就是那句话,你想谈“跟国际接轨”了?对不起,人家跟你强调的是中国国情,掌握话语权的意义,便在于此。

省台将这个新闻放在了经济频道,这很正常,但是《天南商报》将此事登上头版,那就不合适——虽然这是实实在在的商业案例,符合商报的主旨。

前不久,宣教部就有人反应过,说商报报道巴黎的负面形象,是没有大局感,是不利于团结的,消息反馈到了马勉这里,甚至陈太忠都跟自己的领导拍了桌子。

争吵的结果,就是啥结果都没有,而此事并不是多么严重的政治事件,所以,刘晓莉隔个两三天就发一篇类似的稿子,宣教部也没办法叫真。

事实上,到了现在,商报刘记者的《巴黎印象记》,已经在众多读者中小有名气了——毕竟在普通老百姓中,没去过巴黎的占绝大多数,而且这是连篇累牍地报道巴黎的负面形象,这国内媒体中,简直是奇事一桩。

所以这报道的名声,已经超出了商报固有的读者群体范畴,更有人传言,说那刘姓记者是被某个法国男人玩弄之后,没跟着出了国,才会有如此大的怨念……

说好说不好的都有,但是大家都承认,看了这报道是开了眼界了,这个栏目隐隐地成为了商报一个知名栏目了,更还有那打算涉足国外旅游业的人专程上门,想了解刘记者对巴黎前景的看法。

由于文明办的陈主任坚决地护着,部里的人也没办法再拿此事做文章,可是今天这个关于抢注的报道,不是出于刘晓莉之手,而是一个新人郑红发的。

你们抢新闻,不要这么不择手段好不好?宣教部的人就有点恼火,又打了电话过去,这件事儿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,有悖于中国传统美德的,你们怎么……就敢发了?

他要是用别的借口呵斥,小郑还真就忍了——她腰板原本就没多硬,而且刘老师给她这么好的一个素材,也是关心和带挈之意,她不能遇到点事儿,就拿刘姐当挡箭牌。

但是说到精神文明建设,她还真是不怕,刘晓莉在天南商报的崛起经过,已经成为了传说,报社里是个人就知道,刘记者是得了陈太忠的青睐和大力支持。

而眼下的陈太忠,正是省文明办的主任,于是小郑记者就很明白地回答,“这个素材是刘晓莉刘老师提供给我的,文明办的陈主任审核过,说是没问题。”

又跟陈太忠有关?这边还真的挺郁闷,不过陈主任最近抓精神文明建设,很是出了点风头,部里也多有耳闻,所以这边又将电话打到了文明办。

打电话的人会说话,他不说是告状,就说是有这么一篇报道,我们感觉不太符合精神文明建设,但是那边说,陈主任审过这个稿子,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,那些人不是打着陈主任的旗号乱来吧?

这话还是比较婉转的,但是在省级机关里,类似的陈述方式,已经属于明白无误的告状行为了,马勉自然听得出来,于是哼一声表示——这个事儿我知道了,等我有时间了,找小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

他这个表态虽然不无拖延的味道,但是也将护短之意表示了出来,在我了解情况之前,你们最好不要乱来哦。

当然,在副厅的马主任眼里,这点小事也不值得一提,这种庇护都不敢做的,那还是个领导吗?不过,当他看到小陈支支吾吾,死活不想就稽查办的成立再出点力的时候,就决定挤兑他一下:小陈,你这么偷奸耍滑的,对得起马主任对你的支持吗?

陈太忠听到这话,真的是退无可退了,只得苦笑一声,点点头应承了下来,但是他对谁这么蛋疼地又去找商报麻烦,表示出了一丝丝的好奇,“这是谁啊,总针对商报?”

“问那么多干啥,都是部里的几个人,你当我会给你打击报复的机会吗?”马勉白他一眼,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发话了,当然,两人心里都有数,这不可真不是简单的玩笑。

陈太忠的报复心之强,在凤凰简直是路人皆知,现在虽然来素波不久,但是相关传言也传了过来——这可是“宰相肚量”来的,所以,马勉不会在宣教部内部制造不和谐音符的。

“我是觉得,他们该操心去做点正事,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多少有点挂不住,敢情哥们儿在老马心目中的形象,也不是……不是特别的正面哈。

“这就是正事,”马勉脸一沉,严厉地呵责他——事实上,马主任只是想让这家伙把稽查办那一套东西弄出来,此番做作也不过是声东击西之意,“你还真当咱天南,是全国第一个抢注了别人域名的省份?”

“啊?咱们不是第一个?”这个消息,对陈太忠的打击就未免太大了一点,他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那第一个是谁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只是凭我的经验判断,咱不是第一个,”马勉回答的时候,多少有点脸红,然而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,“这种事情,是做得说不得的,别人抢注了,也不可能去四处嚷嚷,明白不?”

“合着您也没证据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知道我老实,就专门吓唬我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话?我当然不会无的放矢了,”马勉气得瞪他一眼,不过,对这厮的皮实,他也有所了解,所以他就泄露出一二来,“关于商标的保护,十年前的内参就有了,那时候我是副处待遇……我有资格看到的内参上,就提出了这样的说法。”

这副处待遇,跟真正的副处还是不同的,工资、补助之类的看齐,是必须的,但是跟真正副处能完全相提并论的,并不多。

但是在看内参的时候,这个资格是相等的,正科的马勉同志已经是副处待遇了,那么,他就能看相应级别的文件和内参,其他的正科……不行!

“十年前……就出来了吗?”陈太忠很为这个消息感到震撼。

“啊,你以为呢,这还是副处能看的内参,”马勉白他一眼,“副部能看的内参,没准二十年前就提出来了……这消息分级,可不仅仅是针对老百姓的,就算你在体制里,级别不到的话,说啥也白搭。”

“唉,体制森严啊,”陈太忠感慨一声,却是紧接着又反应过来了另一个问题,“那既然这都十年了,我怎么现在都没觉得,大家有很强的品牌意识呢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马勉的嘴巴开阖两下,接着就沉默了,然后又开阖两下,最后恨恨地叹一声,“我说,七十年前大家就奔着共产主义社会努力去了,现在……可不也没成吗?”

“说白了,还是人为因素啊,”陈太忠见自家老板进退失据,于是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,他也明白领导欲言又止的话,是要说点什么了。

谁说干部就没有品牌意识了,不过,领导和百姓,着眼点总是不同的,意识终究还是要为大局服务,为自己屁股底下的那个位子负责,仅此而已。

反正一上午,都是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,终于是在接近中午的时候,他心情舒爽了一下,因为他当着郭建阳的面儿,拨通了楼宏卿的电话,“楼老板,想从你那儿借调个人,马主任也同意了,啧……就是不知道你舍不舍得放人。”

“嗐,陈主任你这是哪儿的话,我这儿的人,您还不是随便用?”楼书记在那边哈哈大笑,“省里的指示,我们肯定无条件服从,就是永泰地方太小,干部素质普遍不是很高,您要是失望了,这个账可不能算到我头上啊。”

他这态度挺谦虚,符合下级对上级的态度,但是陈太忠哪里会在意一个县委书记的恭敬?于是笑一笑发话,“嗯,就是郭建阳,小伙子不错……写得一手好文章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