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7章 轰动了(上)

当天晚上,天南省经济频道播出了俄罗斯最新型核潜艇“库尔斯克号”在巴伦支海沉没的消息,艇上一百一十八名官兵目前生死不明,目前俄罗斯已经开始向英国和挪威等国求助……

看电视的人,就有点纳闷了,我说,咱看的是天南新闻,不是中视的《新闻播报》的国际新闻啊,这跟咱天南有啥关系吗?

然而,抱有这个疑惑的人,在下一刻就释疑……什么?合着是咱天南的一家公司,及时抢注了这个域名?

这个时候,互联网已经开始普及,不过对绝大部分人来说,抢注域名这种事儿,还是比较新鲜的,于是大家登时就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。

按说,小董注册这个域名,是两年前的事儿了,可是用新闻工作者的话来说,狗咬人不是新闻,人咬狗才是新闻,所以省台的人一致决定,忽略这个注册时间,就说是“及时”抢注的,这样的才能最大程度地调动起观众的热情。

这个消息果然够八卦和热辣,天南省的科技——尤其是IT行业,在全国真的排不上什么号,现在居然将全世界瞩目的事件的域名抢到手,实在太大能了。

然而,令大家震撼的是,这个域名不但抢注了,还热卖了,有英国和美国的公司打电话过来收购,最高价开到了二十万英镑。

说到此处,屏幕上就出现了一个截图,证明这域名归属的截图,有幸看到这个新闻的观众,瞪着截图的眼睛,登时就变得红了,“我操,三百万人民币,这家伙发了……什么,居然二十万英镑都不卖?这家伙疯了,一定是疯了。”

不过,紧接着主播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,“但是该域名拥有者最终表示,她无法拒绝北京易网开出的六百万人民币的报价,决定将此域名转让给北京易网公司……”

“我靠!”登时就有无数人尖叫了起来,主播又说了什么,大家都没心听下去了——六百万,那是六百万啊~

接下来就没什么意思了,刘望男作为老板没出面,只是接受了电话采访,小董也是接受了电话采访,他表示说,自己在抢注域名的同时,遭遇到了黑客的攻击——当然,这就是花絮了。

接受转让的易网公司,接受的也是电话采访,不过,接电话的甚至不是荆紫菱,是一个男人的声音,他表示说自己是值班的,“我们公司董事长也是天南人,同乡里有人具有这么敏感的互联网嗅觉,她也愿意适当支持一下。”

这一个消息,燃起了太多业内同行的热情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天南省的人申请域名简直成了一种流行趋势,榜样的力量,果然是无穷的。

遗憾的是,这个消息在天南省电视台经济频道播出的,而不是上星频道天南一台,事实上,自打从田甜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,新闻中心的唐主任也很是掂量了一阵。

天南一台的影响力,真的是太大了,同是媒体,要说对政策理解的权威性,天南日报要压天南一台一头,但是要说影响力,天南一台能甩天南日报半条街——那是广大人民群众都要看的,还是上星频道。

思量来思量去,唐主任觉得还是稳妥一点的好,将这个消息放到二台吧——咱总被人抢注,现在抢注别人虽然很解气,但是,放在一台的话,岂不是明目张胆地鼓励了?

田甜真是有点不服气,她搞来这个内容,就是想自己播的,结果这个能在全国IT界引起震动的消息,居然给了二台的人,她这心里委屈大了。

当然,唐主任担心的东西,她也能理解,但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,这是我抓的新闻啊,这种级别的新闻,一个人一辈子能碰到几次?

所以,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,她早早地回了湖滨生态小区,还将手机也关掉了——这个消息引不起轰动才怪,但是望男姐和小董的手机,哼,你们就没有!

果不其然,经济频道将这个消息一播出,台里的电话登时就炸锅了,都是想知道,新闻里说的抢注库尔斯克号域名的某公司某人,到底是哪个公司哪个人。

凭良心说,二台跟一台相比,也不是半点长处没有,起码,在天南一台的话就很少出现这种含糊了姓名的措辞,而刘望男目前不想出面,只接受电话采访,上一台的话,这个要求真是不太好满足。

甚至,连省科技厅的人打电话过来问了,他们很想知道这到底是哪一家公司搞的,查明之后,拨个十来八万的创新基金下去,到时候岂不是……也能挂个名儿?

这些反应,原也在新闻中心的意料中,事实上,播出这一条新闻之后,大家都有所期待,想看一看到底能带给台里多大的效应。

但是,当一些省外媒体也打过来电话相询时,大家就坐不住了,尤其是像《计算机世界》《通讯周刊》之类全国性的报刊,居然也注意到了这里,实在令大家大为咋舌——要知道,天南省经济频道是天南二台,只在省内播放的。

目前打来电话的媒体,也没几家就是实力强到天南整个媒体圈子需要仰望的程度,然而这只是在今天晚上——明天的话,那真就不好说了。

至于说不相干的人打来的电话,那就更多了,大部分人是落实这个消息的真假——当然最关键的是,这域名是不是卖了六百万?

不过也有人是单纯打了电话来表示祝贺,说是此事解气啊,很解气,说明咱天南人的眼光,也跟世界接轨了,谁说咱天南落后了?不过……这到底是哪一家公司啊?

可是天南电视台能提供的,就是一个北京易网公司的名字,至于天南抢注的这家公司叫什么,法人代表是谁,董事长又是谁,其电话是多少,也只有爆料的田甜才清楚。

按说信息这么模糊的新闻,能上省台真的很难,但是田甜的身份不算啥,可她是有出处的,而且这边提供的域名注册信息,也完全经得起推敲——大家确定,这不会是个假新闻。

而且当事人要求模糊身份,这也是很正常的,那是六百万现金啊,全国中了五百万彩票的主儿,谁会被实名报出来?饶是如此,也有不少彩票中奖者遭到毒手。

那么当务之急,就是要找到田甜了,结果大家一打,田甜的手机关机……

田主播的身份不一样,平时是不允许关机的,万一有紧急新闻还得往台里赶,但是她只省台的主播,一般来说,当天晚上十点之后,到第二天上午十点之前,没啥播出任务。

就算有天大的事情发生,但天南也只是地方上的电视台,不可能拥有中视那种反应速度,再说了,她不接电话,还有替补选手的。

这一下,大家就坐蜡了,想到这个新闻没上一台,田主播心里一定有怨念,说不得大家就将电话打到了田立平那里——这么搞,是有点打扰领导了,但这也是对田市长爱女的工作能力的一种肯定不是?

田立平今天是回素波了,猛地接到省台的电话,还真有点莫名其妙,沉吟一下方才回答,“嗯,我试着联系一下吧。”

田甜一般住在她母亲的那套房子里,田市长一个电话打过去,那边死活没人接,心知女儿又跑到某个混蛋的淫窝了,他想了一想,索性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陈太忠,“太忠,甜儿现在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呢?”

“哦,是啊,我俩正在酒吧呢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再喝一阵儿,我就送她回去啦,田市长您这是……有什么指示吗?”

你个混小子!田立平当然知道,这家伙话里的“送她回去”,大致应该变成“一起休息”才比较正确,不过他为人父母,有些东西真的没办法叫真。

他倒是想问两人在什么酒吧呢,但是那不可能——等问明白了,他该过去好还是不过去好?“你俩都给我过家里来,我问点儿事。”

这就是“使人就我”的手段了,倒是正确的吩咐,不过,陈太忠最近又在素波一阵折腾,早野得刹不住闸了,于是笑一笑,“市长,我没带手包啊,逛个酒吧嘛……您想了解哪方面的情况?我马上回去拿资料。”

这话说得恭敬,其实就是点屁话,他要真当某人是市长,半路上偷偷拐个弯拿一下都可以的,眼下他这么说,无非就是告诉田大市长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”——要是没多大的事情,电话上直接说行不行?

“算了,不用你拿资料了,呵呵,”田立平笑一笑,当然,眼下只有直接面对田市长的人,才会发现他的笑容是多么地无力和苍白,“就是省电视台找甜儿,想落实点事情,一直联系不上她,你让她得空了,给姜台长回个电话。”

“他们抢了我那么好的素材,”田甜却是憋不住了,一把抢过了手机,她跟自家老爹,没啥不能说的,“老爸,抢注域名啊,抢注域名的新闻,是我和太忠发掘出来的新闻!”

“再大的新闻,你也得有点大局感!”田立平先是冷哼一声,又沉吟一下,才将声音放低,“这个新闻……是怎么回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