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6章 炒作(下)

“不可能吧?我记得小宁姐,还捐了一百万呢,”李凯琳听得还真是惊讶了,“杜毅还把明细清单拉给小宁姐看,那单子我还看过呢。”

事实上,她想说的是,就算捐款不能全部到位,总也不至于还不到百分之二十吧?不过,小凯琳虽然为人尚算聪慧,可是这语言表达能力是要差一点,居然跑题跑到了丁小宁的身上——她想以此证明,很多承诺的捐款还是能兑现的。

不过,她词不达意,雷蕾却是听明白了,于是笑一声,“她是杜毅钦点的,能拿到明细也正常……我说小凯琳,你不看一看你的小宁姐是什么样的身世,她要是也在这种事情上沽名钓誉,那这个社会真的就没救了。”

“看蕾姐你说的,好像这个社会还有救似的,”刘晓莉听她俩越扯越远,本来不想插话,可是听到这种话也禁不住出声,“虽然我也捐了五十,但那是报社里硬性规定的。”

“说实话不是我抠门,五百我也能捐,但是……谁能来告诉我,我的钱被花到了什么地方,我省吃俭用小一个月的工资,是不是变成了领导们桌上的一瓶酒、一条烟,或者是变成新换车辆上的一个……空气滤清器?”

“好像,咱们要说的……是关于抢注的问题吧?”陈太忠眼见大家越扯越远,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晓莉,你说的问题,理论上讲是存在的,这也就是我现在要抓的精神文明建设。”

“说穿了,还是政府公信力不足了,大家又不知道自己捐的钱的去向,心里有抵触情绪,在所难免,这公信力破坏起来容易,建立起来却难,唉……我的工作任重道远啊。”

“你才捐了五十,偷笑吧,我连着捐了三次,一次两百,一共六百,报社里直接扣了,”雷蕾又接话了,她说话的表情煞是怪异,抽抽搭搭的,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,“我这是科级待遇,我们胡主任是处级待遇,一次三百呢。”

“晓莉最近比较崇拜随遇而安,说话火气大,”陈太忠笑一笑,打算彻底岔开这个话题,“不过这救灾钱物,民政厅搞得不透明,也确实不是什么好事儿。”

“问题是,有人纯粹就是为了通过这个,博取名声,”雷蕾冷笑一声,却是不打算中止这个话题,“像红星足球队的朱宏晨,进了国家队候补大名单的,说了要捐二十万,到最后只捐了一千,再也不肯捐了……他去酒吧给公主小费,最少都是一千。”

“他要冒傻气嘛,搁给我,就说捐一千,”刘晓莉跟雷蕾在这个问题上,有着截然不同的见解,当然,真正的朋友,是不怕彼此观点冲突的,“除非像小宁那样,能知道每一笔钱的去向,要不然我就是不多捐。”

你以为丁小宁的成功,是可以复制的吗?雷蕾才要出声反驳,却猛地发现,除了自己和刘晓莉,嗯……再加上田甜,除了他们三个人,其他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怪怪的。

“朱宏晨?那就是一个混蛋,”李凯琳先开骂了,她跟着太忠哥在酒店唱歌,出去要了一下啤酒,差点被朱宏晨及其同伴蓝劲龄等拉进房间那啥了……虽然这仇当场就报了,但是听到这个名字,她还是禁不住想咬牙切齿。

至于陈太忠、刘望男和小董,那都是亲身经历过那件事的,听到这个名字,脸上表情怪异,却也是常事了。

“这个事情,你给我弄一份书面材料,我来收拾他,”陈太忠见小凯琳生气了,自是不能善罢甘休,不过他现在要操心的,是迫在眉睫的事情。

“关于这个抢注的稿子,等一等发吧,”他将话题直接扯开,同时不忘记看一眼不远处的目的落地大座钟,眼下不过九点多一点,欧洲那边也就是凌晨两三点,“等晚上了,我跟欧洲的朋友联系一下,琢磨一下怎么统一口径。”

他想联系欧洲,却想不到欧洲那边还在琢磨着怎么联系他呢,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他接到了尼克的电话,“陈,我有个朋友,想注册一个关于库尔斯克的网站……你知道,那艘可怜的潜艇,它沉没了,这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。”

“那是北极熊的潜艇,我想不出你悲伤的理由,”陈太忠很不客气地回答,“我觉得你应该庆幸,因为,你是保守主义者。”

“但是,我朋友想对此次事件做出实事而详尽的报导,”尼克果然皮糙肉厚,就当听不出对方的意思了,“而网络媒体,正在引起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……好吧,该死的,我知道这个抢注者是凤凰市的,我想请你帮我的朋友问一下,需要付出多少钱,才能拿到这个域名?”

陈太忠也不答话,直接就打开手边的小录音机,又将手机调整成免提,“这个……你能确定他是凤凰市的吗?”

“就算不是凤凰,也肯定是天南的,”尼克并不能确定那抢注的公司到底在不在凤凰,毕竟是隔着这么远,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,打听到这公司在天南,已经是殊为不易了,“我想,在你的家乡,你做不到的事情,真的不多。”

“但是我并不确定你所说的,”陈太忠心里有数,托尼克打问消息的主儿,显然是对此事异常重视,要不然不可能有这样的效率,“好吧,我答应你,帮忙找出这个公司。”

“我朋友想要的是收购,而并不仅仅是找出,”尼克对他的回答,有点不满意,“天呐,你看,为了帮助销售你的焦炭,我做了那么多事情,这个小小的要求,你应该做得到的。”

这话倒也不假,尼议长先是帮着寻找下家,在找到下家之后,由于某国内公司的介入,他还派出了枪手在伦敦搞袭击,虽然没杀死人,但是不可否认,他确实是出手了。

“好吧,我乐意帮这个忙,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收购价格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虽然他对白皮猪真的没什么兴趣,可他确实是接受了别人的人情了,这一点他是要认账的,“而且,我只负责传话。”

“一万……英镑,你看怎么样?”尼克沉吟一下发话了,“这件事情必须要快,你明白我的意思,热点事件只有在最新鲜的时候,才能吸引眼球……大家都在紧张地了解那潜艇里人员的死活,过了这个时间,可真就不值钱了。”

一万英镑当时能换人民币十五万左右,尼议长这个价格给得……怎么说呢?一旦要成,这第四个域名转让的单子,要高出前三个的总和,不能算一点诚意都没有。

但是陈太忠这拨人上午商量的时候,都是按百万来计算的,小董算是个明白人了,想的也是八十万左右没准就能成交,所以这价钱还是低了——低很多。

反正这眼球经济,准确的价格太难判断,眼下全世界都在关注俄罗斯沉没的核潜艇,真有那大能愿意做一做文章的话,卖出一千万也正常——毕竟,这是独家资源。

“我个人觉得,或者是太低了,”陈太忠也同样不认为这个价格靠谱,“我可以替你转达,但是我觉得,会带给你一个很遗憾的回复。”

“那么……不超过两万,”尼克心里也明白,这价钱真的是低了——要说这新闻炒作,西方人比中国人还要擅长,“我相信这个价钱应该可以打动他们了。”

“我只替你传话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兴索然,两万英镑也不过才三十万人民币,老尼你这是耍我玩呢?“还有别的事儿吗?”

“你会帮我处理好的,难道不是吗?”尼克听得就在那边笑,“以你和我的友谊,你又是政府官员,你可以跟他们‘好好地’谈一谈……难道不是吗?”

这话就是在暗示,中国可是官本位的国家,谈不拢,你可以拿身份压人不是?

陈太忠听得真是好笑,心说你们攻击中国的时候,就谈人权和自由,涉及自己的利益,却是又让我利用官僚身份——合着道义和利益你都占了,啥都不想损失?

不过,想一想上次伯明翰组团来素波,某个记者不耻市区戒严、警车开道的同时,也很享受那种在围观的人群中车队疾驰的场面,他也懒得再感慨了。

“这个要求……请恕我无礼,是不可能的,我从来不会牺牲国人的利益来讨好外国人,作为一个政治家,我有自己的形象和口碑,也有自己的原则,想必你也如此。”

挂掉电话之后,他沉吟一下,又悻悻地关掉了录音机——两万英镑?这录下来还不够丢人的呢,算了吧。

其实陈太忠很是赞成张馨那个建议,借这个机会,帮荆紫菱炒作一下,是的,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把域名卖给尼克。

当然,他并不知道,在上一世的时候,库尔斯克号沉没的消息传出之后,抢注了这一个域名的,就是英国某家公司。

现在他是刚从午休中醒来,刘望男正在屋里摆设小装饰,收了电话走过去之后,他微微一笑,“望男,有一家英国公司要出三十万收购那个域名,我想……咱们可以联系紫菱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