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5章 炒作(上)

“喂喂,望男还没表态呢,”陈太忠见到屋里气氛热闹,禁不住高声发话,事实上,看到自己一手炮制出的新闻如此地抢手,他心里也禁不住那份自得。

“我无所谓,看太忠你的意思吧,”刘望男微微一笑,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,她的声音里拥有无限的柔情。

她很清楚,这件事情在曝光之后,她和她的公司的声誉,都会有前所未有的提高,这种长国人志气的事迹,或者领导们会有这样那样的考虑,但是她相信,自己在老百姓的眼中,肯定会是正面人物的——咱中国人被人抢了多少回了,轮也轮到抢外国人一把了。

而她毕生的志向,就是做一个被众人瞩目的交际花,这件事能帮她赢得相当的关注和美誉度,所以她的开心只有更多,“不过想采访我的话,可是得给好处了啊。”

“我让太忠……”田甜跟她口无遮拦惯了,下意识地就蹦出了几个字,总算还好,她立刻就意识到了有外人在场,终于将下面那些少儿不宜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,那笑容里隐藏的暧昧,让美女主播的脸上,情不自禁地飞起一团酡红。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陈某人见打击了某人的气焰,这才摇摇头,“我是想让你们集思广益一下,怎么炒作这件事,小董,你把这个价值的性质,跟大家解释一下。”

小董把自己的思路跟大家解释一遍,最后方始发话,“怎么让这件事情的利益最大化,这一点很关键……当然,要是新闻报道里能统一口径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”

“这个也是啊,”刘晓莉点点头,事实上,她也很眼馋这个消息,只是她的公众形象已经基本定型了,而且最近,她挺羡慕随遇而安那种肆无忌惮的辛辣和嘲讽,有心往这个方向发展一下。

既然有心走新闻加时评的路线,她也不得不考虑,认真地打造一下自己的纸面形象,这个消息,跟她一直强调的道德观不怎么相符。

“这是独家价格啊?”田甜一听,心里也明白了,她对这个行业不甚了解,但是作为整天报新闻的主儿,她接触过太多各色的消息了。

尤其是作为主播,她也知道吸引眼球重要性,还有炒作的必要性,说穿了,互联网是媒体,电视也是媒体,“那么照这么说……这个价格可以是无限的。”

“咦,你这么说,我倒想起个可能来,”张馨原本是静静地坐在一角的,她性子里本来就爱静。

听到大家说起域名啥的,作为素波移动分公司的数据部经理,她原本有一定发言权的,你抢注者再厉害,不过是ICP,是网络内容服务商,我可是互联网服务提供商,是ISP来的——正经是有了ISP,ICP才会有价值。

ICP内容再好,没有ISP网络支持的话,大家看得到吗?

但是听到田甜的话,她还是禁不住出声插话了,“既然是可以不限价的,那么,为什么不让小紫菱……让她的易网公司,天价从望男姐手里买了这个域名?”

“这么一来,卖个千八百万都正常了,对两家公司也都是很好的宣传,”她觉得自己这个建议很好,我们关起门来商量价钱,说白了这肥水还留在自家的田里,可价格就炒上去了。

她这建议是真的出于公心,在陈太忠的诸多女人里,若论对他的高层官场能力的了解,无人能超过张经理,唐亦萱不行,吴言也不行,唯一可能跟她相颉颃的,大概就是马小雅了。

张馨知道荆紫菱才是陈太忠的正牌女友,而小紫菱还很得黄老的宠爱,她自己又是离异之身,提出这样的建议,真的太正常了,而且她还知道,“易网公司的搜索引擎‘一网打尽’,正在最关键的扩张期,她的竞争对手也很厉害,像百千度,势头就很猛的。”

小董这抢注,真的很彪悍,陈主任当年发话,就像抢注库尔斯克一样,要抢注“百度”和“千百度”,做联防队员的他,毫不犹豫地就执行了,搞得ESP的专利拥有者,只能注册百千度这样的域名了。

奇怪的是,张馨这话一出口,田甜登时就闭嘴了,左看右看的,只当没听到这话,雷蕾则是一脸的古怪神情,也不说什么话。

刘望男心里也明白,她的目标是长袖善舞的交际花,这点是非哪里可能整不明白?

别看大家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,配合都很默契也挺融洽,姐妹之间,也常常接受太忠身上带着的别人的体液,然而,真要说到名分大义,那就大不相同了,正宫只可能有一个——田甜是有资格问鼎正宫的,听到这话心里好受得了才怪!

于是,她微微一笑,“紫菱一个人在京城打拼,真的不容易啊,张馨你这个提议,真的很不错,紫菱将来知道了,一定会谢你的。”

刘大堂是老好人,这话不假,但若是有谁认为她只是老好人,那就大错特错了,想当年,她可是试图通过控制丁小宁的肉体,将其送给陈太忠享用的。

而想做一个成功的交际花,仅仅会阿谀奉承也是不够的,事实上,她只有对陈太忠的时候,才会是异常好说话,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虽然年纪跟张馨相仿,比雷蕾还小一点,却成为了众女之中当之无愧的大姐大。

现在她这话,就有点夹枪带棒了,你们不支持张馨的行为吗?麻烦搞一搞清楚,这是太忠自己指定的正宫人选!

“望男姐,自己内部炒作,一旦被人戳穿,难免被动啊,”田甜居然还要反驳,不过,她的气势确实已经衰退了,“我的意思是说,找个外国公司倒一下手,那就真实得多了……太忠在欧洲,关系不是很多吗?”

“可是这么搞,税是个问题吧?”李凯琳怯生生地发话了,要说这帮人里,她才是最不敢发言的,张馨虽然好静,但那是习惯问题,可她却是什么都差人一头。

论见识,她比不过诸位,论出身,就算刘望男也出身于通玉这种小县城,但毕竟是县城里出来的,更别说还当过文艺兵,也很有点眼力——而她,则是从东临水出来之后,做了几天歌厅收银员,后来更是直接成为了太忠哥的小女人。

要是论身家的话,她倒是能稳稳地胜过田甜、雷蕾和张馨,比望男姐的公司也不差,那个厂子不大,但是究竟是个实体。

然而她现在拥有的一切,都是陈太忠赋予的她的,作为陈太忠的女人,她所能拥有的,别人想要得到,也没有多难——是的,身家不是问题。

更何况,别人都比她年纪大,她就是这一群女人里的小妹妹,自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,唯一跟她年纪相仿的丁小宁,却是深得太忠哥青睐,身家已经过亿了,她最能拿得出手的,也不过是留了一个囫囵身子,关键时刻毅然地献给了太忠哥。

然而,李凯琳实在是憋不住了,才问的,“就按两百万算好了,企业所得税是百分之三十三,望男姐,这是大家内部互换,就这么一下,六十六万可就没了。”

她的工厂,开户是在开发区,虽然开发区撤销了,但是相关政策还保留着,她只需要交百分之十五的企业所得税,但饶是如此,她也有点不堪重负,所以对这个问题,她格外地重视,“为什么要便宜了税务局呢?”

“炒作嘛,这个你就不懂了,”田甜笑着回答,“大家约定,是以什么数目成交,但是到最后,等别人不注意的时候,完全可以不执行的嘛,大不了一方告个违约,意思一下就完了……你没收到钱,别人凭什么让你交税?”

“没错,甜儿说得没错,这就是个宣传的手段,只是个形式,”刘望男笑着点头,“而且凯琳,望男姐的公司,应付成本很高的,所得税……那也得等我冲抵了成本以后再说。”

“那这么说来,是不要紧的了?”李凯琳半信半疑地发问。

“肯定没问题,”雷蕾点一点头,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合理避税的手段,真的太多了,凯琳这心,操得很没有必要。”

不过,说着说着,她居然就莫名其妙地激动了起来,“九八年抗洪救灾,这个你是知道的吧?你知道现场允诺捐款的企业,有多少吗?”

“那时候……我还小,”李凯琳果然是太年轻了,她甚至现在才不过十九岁,“我记不太清了,反正我捐了,至于企业……有捐五百万,也有捐一千万的。”

“狗屁,”雷蕾越发地村俗了起来,她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捐款名单我手里就有,要不要我帮你从电脑里调出来?你知道到账率有多少吗?不到百分之二十……不到百分之二十啊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