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3章 人的名儿(下)

“他……‘亲自’向我道歉?我呸!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那是个什么玩意儿,自己的买卖搞得乱七八糟,有人不满意……他‘亲自道歉’就算完事儿?小家伙,就是你了……帮我传句话,凭他那个鸟蛋,我没时间亲自接受他的道歉!”

“陈主任……你这……”大堂经理真的傻眼了,凯利开了时间不短,到现在也快两年了,但是凭良心说,他也确实没见过什么真正的刺儿头。

可眼下这位,就真的是了,人家甚至没时间去“亲自”接受于总的道歉,一时间他也没了什么好主意,走上前下意识地扯住了年轻人的衣襟,“陈主任你听我说,我真不知道是您,不知者不怪,您说是不是?”

“我可是想要讹诈你们凯利的人,”陈太忠看着他,神情有些严肃,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主儿,记仇的能力在仙人里都是一等一的强,“你要这么说,就认为我朋友在你这里丢了八十万的事情,是真的了?”

“八、八、八、八八八……八十万?”大堂经理还真没想到,对方这么一张嘴,损失就翻倍了——不是十倍,而是一百倍,而这个数额,已经远远地超过了老板授权的界限。

“请您等一下,我们领导马上就到了,”总算是他还有点急智,马上就将事情推给了自家老板,“请理解一下,这样的面额,我这种小人物做不了主。”

“哦,刚才你跟我说话的口气,挺像个大人物的,”陈太忠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原来,你只是个小人物?我说……那你跟我瞎耽误什么工夫?”

这话说得大堂好悬没有一口血喷出去,他自认,自己的处理方式没有什么太大的错误,就是不知道走了什么样的霉运,遇到了这么强势又操蛋的主儿。

然而,这操蛋主儿的折腾劲儿还没过去呢,就这么说话的工夫,被踹到水里的那位爬了上来,虽然心里气到不得了,然而眼见折腾自己的这位趾高气昂的,也不敢多说话,就站在那里愤愤不平地看着。

此人是少年心性,再加上等闲很少吃亏,眼下受了这样的委屈,真的很不甘心就这么离去,想着我就算栽,也要知道栽在什么样的人的手里了。

他是有这么个心态,却也不敢肆无忌惮地表现出来,就站在一边看,心说我也不招惹你,你总不能连我旁观的权力都取消了吧?

可是他真要默默地走了,那倒也算了,这么一逞强留在现场,陈太忠在眼角瞥到的时候,心里就又不舒服了,“那个啥,小家伙,我看这仨就挺有嫌疑的……你帮我调查一下啊,他们要是走了,我唯你是问。”

人情社会,就是这点不好,办事不太讲证据,当然,他这话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,这帮人唯恐天下不乱,很难说是不是抱了什么目的。

“啧,”大堂经理有点头疼,他也见过那小伙子两次,知道那位似乎也是个不含糊的主儿,听到这姓陈的随便扣帽子,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,“那几位跟你们一样,也是客人。”

“哦,是客人就不可能,那么说,你也知道是内盗了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同时又不无鄙夷地看一眼那水淋淋的小伙子,“小子,是不是还不服气?”

小伙子是真想放两句狠话,不过看到这位不讲理到极致,也只能悻悻地哼一声,转身就要离开,大堂经理见状,赶紧招呼一声,“那位朋友,你等一等,说清楚了再走。”

他知道这三个不是小偷,但是姓陈的已经放出话来了,要是让这仨走了的话,人家要“唯你是问”,虽然明知这帮人也不好惹,但是相较之下,很显然,姓陈的更不好惹,自己得罪人在先,现在就要有一个端正的态度。

“我操,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偷东西,”小伙子听到这话,一时间大怒,“狗眼看人低,你知道老子是谁吗?”

“你给谁当老子呢?”大堂听得脸就是一沉,麻痹的你惹不起正主儿,就看我好欺负?他抬手一指对方,“再满嘴喷粪,信不信我先揍了你再说?”

小伙子登时语塞,他知道凯利的于总有办法,自己也招惹不起,要是换了姓梁的副总来,他也是不宜招惹——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。

但是对这个大堂经理,他还真放不进眼里,可是还是那句话,好汉不吃眼前亏,人家真要揍了他,他这个场子也不好找回来。

“好了太忠,不折腾,走人了,”张沛林走了过来,将手里的钻石卡随便往地上一丢,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这什么破玩意儿,一点用都不管。”

“赔钱,”陈太忠冲大堂经理一瞪眼睛,“你也承认是内盗了,那我就不多说了。”

“我……没承认是内盗啊,”大堂是要多冤枉有多冤枉了,他双手一摊,很无辜地看着对方,“我只是说人家也是客人,既然是客人……这更衣室不是分男女的吗?他怎么可能去偷这位女士的钱呢?”

“你在说谎,”陈太忠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,以他对气机的敏感,明显地感觉到,自己在胡说“内盗”二字时,对方的气势不由自主地一滞,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。”

“我还真不明白,”大堂苦笑着一摊手,不过他心里却是有数,这桩失窃案,十有八九还真是内盗,这不仅仅是因为只有内部人才有作案的条件。

事实上,近期这游泳馆,确实出了两起疑似的失窃案,之所以说是疑似,是因为失主都没在第一时间发现失窃,而是走了很久之后,才返回来发问。

为什么失主没发现失窃呢?因为他们的物品都没有丢,钱也只丢了一部分,其中一个客人的经历,就很有代表性,那位是随身带着七八千块钱,出了游泳馆之后,晚上吃饭的时候,才发现钱只剩下五千多了。

他甚至都说不清自己到底丢了多少钱,只是知道这钱的数目肯定不对,想来想去就是凯利的游泳馆嫌疑最大,不过,以这位的身家和迷糊劲儿,也只能回来问一问,这边肯定不可能认账,于是他悻悻地离开。

大堂心里明白,却是不敢开口承认,他有心将这个话题扯开,“您要的这个八十万……有点多了,稍微等一等吧?于总马上就到。”

“一边儿呆着去吧,真当我没见过钱?”陈太忠哼一声,对方前倨而后恭,他也就懒得再恶心人了,于是转头看一眼张馨,“丢了八千几?”

“八千……四五百吧,”张馨也不能完全肯定,不过,大数她还是记得的,“本来打算,明天要帮我姐买一台电脑呢。”

“好了,八千五,我不占你便宜,”陈太忠对大堂经理淡淡地哼一声,时间已经不早了,湖滨小区那边还有几个女人等着呢,今天他只带张馨出来,令其他人都有点淡淡的不满,不过这是正当应酬,她们也不好说什么。

不过饶是这样,他也不忘记叮嘱一声,“别以为赔了钱就没事儿了,你们必须得给我查出来,到底是谁偷的钱,查不出来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大堂经理暗暗叹口气,他确实下决心要查一下了,那不开眼的混蛋,今天能得罪陈太忠,明天就能得罪李太忠,这种害群之马必须清理。

但是,就算查出来,他也不可能声张啊,于是他苦笑一声,“我们可以多赔您一点儿,接下来我们会调查,但是不保证有结果。”

赔钱都赔得这么窝囊,对凯利来说,这真是不可想象的——这种坏头,凯利从来都没有开过,不过,连于总都发话了,十万以下他做主,他还有别的选择吗?

“真当我没见过钱吗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抬脚向外走去,“人必须交出来,你觉得赔得委屈,我还觉得委屈呢……查不出来人,我这不是成了敲诈吗?”

“您哪儿是这种人?”大堂见状,忙不迭地追了上去,“刚才是我嘴臭……您等等,钱,我给您张罗钱去……于总正往这里赶呢。”

陈太忠既然要走,哪里还有什么兴趣见那于总?他冷哼一声,“我还要来,你就不要跟我扯这些了,到时候有空的话,我会‘亲自’见他的。”

这家伙的记性,还真的不坏,一个“亲自”就让他念叨到现在了,可见其锱铢必较的心性,等大堂从柜台上取出钱之后,三人扬长而去,只剩下大堂经理看着远处那水淋淋的小伙子发呆。

“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”那清秀的小伙子冷哼一声,转身离开。

“这就十点半了,”陈太忠上了车,探头看一下仪表盘,感慨一声,“时间过得还真快……”

奥迪车才刚刚起步,又有电话进来,打电话的是凤凰的小董,声音里是压抑不住的兴奋,“陈哥,你看新闻了吗?俄罗斯的核潜艇‘库尔斯克号’,沉没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