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2章 人的名儿(上)

凤凰陈太忠……这五个字,砸得在场的人有点晕,敢直接报名字的主儿,哪里是一般人能够招惹的?

这里折腾的厉害,招了几个闲人过来看热闹,有那曾经觊觎张馨美色的主儿,听得就暗暗咋舌,这美女果然是稀缺资源,能随身带着极品美女的主儿,果然是不含糊的……幸亏咱没傻不啦叽地去搭讪。

可是大堂经理并不为所动,你在凤凰或者是大名鼎鼎的主儿,但是这里是素波,是省城,凯利大酒店可是有些背景的。

于是他微微一笑,不卑不亢地回答,“好吧,您是凤凰陈太忠,不过……您确定要我把您的名字向上面汇报吗?”

这句问话,多少就带了点不屑——你要当心,我老板很可能没听说过你,到时候他不给你面子,那你可就是自取其辱了,不是每个阿猫阿狗,都有资格认识我们老板的。

当然,不屑只是含义之一,他还隐隐有威胁之意,我不汇报其实也是为你好,万一你的名字被老板惦记上,从而导致将来出现什么严重后果,那你可就后悔都晚了。

“你当然可以不汇报,”陈太忠也冲他微微一笑,对方这种不屑加威胁的态度,令他非常地不爽,于是就有意调戏一下此人。

怕了吧?大堂经理的嘴角,禁不住冒出了一丝笑意,不成想下一刻对方的话,直震得他眼冒金星,“不过你要是不汇报的话,我很确定,造成的后果是你自己承担不了的。”

“哦,”他倒还真沉得住气,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接着又微微一笑,“我会尽快答复你的。”

这次,他连您字都不称呼了,不过陈太忠并不在乎,只是将声音略略地提高,又说了一句,“小家伙,我只给你十分钟啊。”

这话说得有点忒托大了,那大堂虽然年轻,但是看起来怎么也有二十七八了,不过,在陈某人眼中,对方不管是从身份还是从年龄上讲,确实都不是自己的对手。

他这狂妄,被旁边的人看到眼里,有人轻声感慨,“这是谁家孩子啊,真不知道好歹,凯利哪是你一般人招惹得起的?”

“你怎么知道人家就是一般人呢?”一旁又有人轻声嘀咕,“敢直接报名字的,又有几个简单的主儿?”

“再不简单,在天南一亩三分地儿上,有几个人大得过蒋世方?”感慨的这位,还真知道点内幕,“凯利的老板,可是认识蒋省长的。”

陈太忠倒是不为所动,就那么双手插兜站在那里,张沛林心里却是有点不自在,他对凯利的来头,多少也有所耳闻。

这还是要扯到移动的施工上,没错,就是移动的施工,移动通讯基站的建立,是从无到有的,先市区后城镇,然后是边远山区,只有完善的网络覆盖,才能提供让公众满意的服务。

然而,这并不是移动公司所能做的全部,比如说他们还可以提供GPS卫星定位什么的服务,不过在做到这些的同时,他们要优先考虑的,还是网络覆盖的问题。

这覆盖并不是网够大就行了,还有个网络盲点的问题,比如说某一栋建筑比较大,墙厚了一点钢筋水泥用得多了一点,尤其好死不死的是,周围还有庞大的建筑群,遮蔽了基站扇区的信号,这就是绕不过去的麻烦了。

当然,移动公司有解决的方案,这方案叫做“室内覆盖”,也就是说移动的信号蔓延到室内,像电梯什么的,加个室内覆盖的设备,电梯里也能接打电话。

眼下是两千年,室内覆盖也是新兴事物,是被业主们追捧的——想一想也能理解,相同条件的酒店,客人进来住宿,在其中一家就没信号,另一家却是在电梯里都能打电话,客人会选择哪一家,这还用问吗?

当然,这是室内覆盖发展的初期,所以大家都是要追捧,到后来大家习以为常了,有那酒店刁钻,仗着住在自己这里的客人多,反倒要挟移动,你要上室内覆盖,就得跟我交费用。

反正联通安装的时候,是交了费用的,而在我这家酒店里,联通有信号而移动不能用,想来你们也会损失业务的——这就是看准了移动追求业绩的名声了,反正店大欺客客大欺店,世间事原本如此。

还是那句话,眼下是室内覆盖初期,而移动才拆分出来,各项机制还在磨合之中,而施工力量也严重不足。

所以,这个室内覆盖,反倒是商家求着移动公司来做——没办法,进了你的地盘手机没信号,谁愿意来呢?对酒店而言那是服务不完善,对写字楼来说,那是办公品质不够高,那么在那里办公的公司,实力也会受到别人质疑。

正是因为这个缘故,张沛林知道,这个凯利由于是私人酒店的缘故,原本在计划中排得挺靠后的,但是人家找了省政府的人出面打招呼,所以室内覆盖做得很快。

“要不,我跟他们老总联系一下,”张总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,不就是几千块钱嘛,没必要搞得这么天翻地覆的,于是在小陈身边小声嘀咕,“这最少是我们移动的银卡客户,有专门的客户经理负责沟通的。”

“沟通啥呢?顾客是上帝,你们客户经理一来,肯定要讨好别人不是?”陈太忠哼一声,他倒也没心思把事情搞大,但是既然报了名号出来,他自然就不肯让小小的客户经理灭了自家的威风,“这老板要说不认识我,我转头就走。”

事实证明,话说得太满并不是什么好事,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,而大堂经理却还没有出现,尤其要命的是,旁边有那好事者,唯恐天下不乱,自己看不成热闹。

于是,就有人有意无意地提醒着,“这十分钟过了吧?”

“你那表慢了,我手机掐了秒表的,这都……得,就这说话的工夫,十一分钟啦……”

我操你先人的,卡了秒表看哥们儿热闹?陈太忠不听这话则已,听到了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狠狠地看那人一眼,顺手又丢个神识过去,小子,你且得瑟着。

“喂,你看我这一眼,是什么意思啊?”不成想,他还没想着生事呢,那边反倒是不服气了,是一个年仅二十四五的后生,个头也就一米六五左右,人长得却是十分英俊。

这家伙看起来,很有点想架梁子的欲望,他一边说,一边用不无挑衅的目光看着陈太忠,“跟我斗,你差得太多了,劝你一句实在话,还是专门对付于总吧……”

“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啊?”陈太忠真是被他搞得哭笑不得,说不得走上前,不顾众人的拉扯,抬腿一脚,就将这家伙踹进了不远处的游泳池里,“切,我说话,也有你插嘴的份儿?”

这位噗通一声掉进池子里的时候,他已经在向外走了,不过紧跟着,身后跟着就追过来了两人,“小子,你打了人想跑吗?”

“怎么,你们也想进去凉快一下?”陈太忠脸一沉扭头望去,心说我已经把名号报给你们了,你们非要上杆子找虐,那怪得了我吗?“谁想凉快的,把屁股撅起来。”

“陈……陈主任,原来是您啊,”远处,大堂经理一边喊着,一边就奔了过来,他方才知道,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多大的来头。

凯利的老板,也是有自己的应酬的,大堂拨了好几个电话,那边才接起了电话,“有什么要紧事儿,不能跟梁总说一下吗?”

这事儿梁总做不了主!大堂虽然在别人面前很牛,确实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说不得将事情原委说一遍,“……这个陈太忠,听起来很是有点目中无人,口气大得惊人。”

“陈太忠?”老板在那边沉吟一下,有点不太确定地发话了,“这个名字……我好像听谁说起过,凤凰的是吧?你等我电话!”

接下来,他的电话就回来得很快了,说实话,电话打到凤凰了解的话,陈太忠的大名,那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“这个人你给我招呼好了,他的朋友丢多少钱,你就补多少钱……十万以下,你不用请示我!”

大堂一听,就知道自己是真的遇上牛人了,说不得连滚带爬地往回跑,却是正看到此人要离开,一时吓得心惊胆战,“我……我已经请示了领导,这件事,完全是我们凯利的责任,跟您无关的。”

“你早干什么去了?”陈太忠微微停一下,冲他一笑,“现在你就不要跟我说这些了,你就把我当作一个普通消费者好了……”

这位心里尚未来得及窃喜,那边就接着说话了,“我们的东西在你们凯利丢了,而你们不让我报警……行,那点钱我不要了,你们等着见报吧!”

这话搁在别人嘴里,可能是威胁,开酒店的就是这样,接触的五花八门的人海了去啦,摆开八仙桌,接的就是四方客,这世界上啥人没有呢?

但是大堂经理太清楚了,这位是真的有这种能力!所以他不能容忍这个结果的发生,于是忙不迭地追喊着,“我赔您两万……五万也成啊,咱坐下说一说,我们老大马上就过来了,他要亲自向您道歉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