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1章 游泳

陈太忠从马勉家出来就八点了,张沛林也吃过了饭,要说找个地方洗个脚什么的,身边还有张馨,琢磨来琢磨去,他索性提议大家去游泳好了。

而且,他提议的地方,陈太忠也是有所耳闻,居然是凯利大酒店的游泳馆,一听这个地名,某人禁不住想起自己“被游泳”过一次。

不过,天还是很热的,去游泳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,然而到了地方他才知道,有多少人选择了来这里纳凉。

凯利的游泳馆有两个池子,都是会员制的,外面的大池子卖的是套票,就是一个月三百五十块能游二十场,一场是六个小时——这样的消费水平,在两千年的素波,已经不低了。

饶是这样,池子里的人也是满满的,不过还好,里面还有个不算小的池子,五个泳道,二十五米的标准。

这个池子的价钱,就是随机的了,现在就是一场八十元,里面的人就相对不算多了,大约有七八十号人,有下池子的也有在一边坐着的。

张沛林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,他拿出个什么卡来,不多时,服务员就送来了泳衣、游泳圈什么的。

陈太忠对游泳的兴趣不大,不过大家都穿着游泳衣,他若是衣冠楚楚地坐在那里,似乎也有点碍眼,说不得进更衣室换了衣服,等他出来的时候,张沛林和张馨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。

穿了泳衣的张馨,真的让人眼睛一亮,她原本就是那种瘦不露骨的体型,浑身上下圆润却又纤细,尤其一双腿笔直而修长,并紧的话,连一丝缝隙都没有。

再加上她面容姣好,身材又高挑,这么一个美女,引起了好多人的关注,陈太忠看得也有几分惊艳——穿成这样,好像比不穿还要好看啊。

张馨不会游泳,套了一个游泳圈走下了池子,张沛林的水性却是不错,站在池边,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,再上来的时候,已经快到泳池的中间了。

陈太忠看他俩玩得开心,侧头看一下,发现旁边只有茶水,说不得抬手叫来服务员,“那个……有啤酒没有?”

“喝了酒游泳,容易引发事故,”那服务员态度倒也不错,先是做了解说,才再问一句,“您确定要喝酒吗?”

等张沛林上来,就是十多分钟之后的事儿了,他浑身水淋淋地走过来,见到陈太忠正在灌啤酒,笑着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一杯,“太忠不下去游两圈?”

“看他们游吧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侧头看一看老张那明显的啤酒肚,“张总你的水性,真的不错啊。”

“人到中年,得加强锻炼啊,”张沛林发现了他的目光,说不得笑着拍一拍肚子,“不过再怎么游,这个肚子也减不下去。”

“嗯,定了去哪儿了吗?”陈太忠很随意地问了。

“没定,不过,希望不要是去青海或者内蒙这种地方,”张沛林笑着回答,“别说是张馨,我也一样,习惯了在繁华地方生活,再去比较清苦的地方,还真有点扛不住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情知这是老张在婉转地解释,于是笑着打趣他,“其实去了那些地方,你这肚子没准就减下来了。”

两人又随便聊两句,看张馨还在水里扑腾,张沛林笑着摇摇头,“这美女的诱惑力,还真大,你看这些人的眼睛……反正就算我走了,公司的副总张复生,他也能帮着关照一下,回头消息确定了,我把你给张复生引见一下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很平淡的样子,他现在对省移动副总这个级别的人物,兴致真的不是很高,更何况这张复生一听就是张沛林的人,老张走了的话,丫日子也不会好受多少,“你们公司姓张的人真多。”

“大姓嘛,”张沛林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觉出小陈对张复生不感兴趣了,心里却是不怒反喜,作为张复生的老领导,他也没打算让这家伙在小陈面前,享受到跟自己相等的待遇,“就算不提张馨,你科委还有点项目,跟移动有关,他能帮着说一说话。”

有种的,你让新的老总别给我科委钱,看我不整出他的尿来,陈太忠笑一笑,才待继续说点不疼不痒的话,却见张馨终于停止了戏水,扶着爬梯走了上来。

大概玩到九点半,大家都已经尽兴了,于是回去冲凉走人,不成想陈太忠和张沛林等了半天,死活不见张馨出来。

“估计是洗头呢,”张总倒是沉得住气,“她头发比咱俩长,女人在这一点上,就是比男人麻烦。”

然而,他的猜测有点错误,因为下一刻,女更衣室里就传出了争吵声,紧接着张馨气呼呼地走了出来,“这里有小偷,偷了我包里的钱!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和张沛林听了,齐齐就是一愣,旁边的服务员不干了,“这位女士,请你说话客气一点,我们凯利是四星级酒店。”

“丢了多少钱?”张沛林最关心的是钱数,钱不多的话,就不值得认真计较,凯利酒店可是有点背景的。

“多倒不多,才八千多,”以张馨现在的行情,也确实不会太把这点钱看在眼里,但是她还是气得脸色通红,“钱多钱少咱不说,关键是,我的钱丢了!”

“你的衣柜,是上锁的,而且钥匙在你手里,”旁边过来一个男人,穿着游泳背心和游泳裤,看起来像是教练啥的,他绷着脸发话了,“在我们凯利,从来没有过客人丢东西的先例。”

“那报警吧,”陈太忠摸出手机,他懒得跟这些人细说,而八千块钱的盗窃案,就不算小案子了,“警察一来,就什么都清楚了。”

“先生,请您稍等一下,”男人发话了,他不能容忍报警这种事儿发生,否则传出去的话,会对凯利的声誉造成极大的损害,“让我们再调查一下好吗?”

再一调查,还是有点没头脑,令大家感到奇怪的是,张馨的钱丢了,可手机、手表还有银行卡之类,都没有丢失。

酒店方因此提出质疑,说是既然有小偷,你看你用的这个8810的手机,也值八千多,就没丢,手表嘛……说实在的,我们也能看出来,这是好表,小偷怎么会放过这些呢?

“丢了就是丢了,没丢的我也不讹你,不怕告诉你,我这块表十来万呢,”张馨冷笑着回答,“我差那几千块吗?”

“嗯?”张沛林不满意地瞪她一眼,心说你的表值钱,心里有数就行了,瞎嚷嚷个啥呢?说不得走上前,拿出自己的卡来一亮,“我是你们酒店的钻石会员,这个失窃案,我一定要有个说法。”

“我看一看你的卡,”这时候,大堂经理已经来了,拿过张总的看,细细地看两眼,点点头又还了回去,“哦,企业钻石卡。”

凯利酒店的钻石卡,也有细分,正经一等一的贵宾,是个人钻石卡,而张沛林拿的这张卡,不过是企业级别的。

省移动跟各个银行打交道不少,尤其有的银行有揽储的任务,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大客户,张沛林的这张卡,就是某个银行送的——张总可以游泳的地方多了去啦,犯不着为这点爱好,专门来办什么卡,拿来用就是了。

而银行,跟凯利酒店有联动业务,相互提供便利,顺便拓展客户资源,所以这大堂一见是企业钻石卡,知道这位是有身家的主儿,但是来头未必有多大。

“既然是钻石贵宾,那我们有必要提供相应的服务,”大堂心里松口气,嘴上说得却还算客气,“您几位稍微等一下,大家坐在一起,好好商量一下。”

“这还用商量什么?衣柜是你们提供的,钱是在衣柜里丢的,这不是我们的责任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“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是报警,二就是你们赔偿,赔了钱我们就走人。”

“先生,请你等一等,先让我们内部调查一下,行吗?”大堂经理显然不能接受这两个选择中的任何一个,报警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赔钱那也太不现实了。

别说那女士手上的表未必值十几万,就算真值那么多——哪怕她带的是上百万的表,你空口白话地说丢钱了,就让我们赔偿,那可能吗?

“我凭什么要等呢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抬手指一指大堂经理,“你们自己出了问题,要浪费我的时间等你……凭什么我为你们的错误买单?”

“这位先生,你的话不要说得那么死,好吗?”大堂见他冲自己指指点点,也有点不高兴了,“你可以去了解一下,凯利不是不敢承担责任的酒店……但要不是我们的责任,我们也不会去充冤大头。”

“你这意思,是说我们讹人了?”陈太忠听得一时大怒,于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,“看在我跟你们酒店有点渊源的份儿上,我也不多说啥……告诉你们能做主的人一声,说是凤凰陈太忠,等着他给个交待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