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70章 交吧

冯局长接到市纪检委的电话之后,还真是有点坐蜡,纪检委接管违纪干部的调查,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大家一说就是“党纪国法”,党纪这个词儿,可是排在国法前面的,没人说国法党纪的——尤其是打电话的这位说了,此事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高度重视。

然而,案情进展得很顺利,这个时候交出人去,就是将功劳让出去了大半,更别说还可能导致什么变数——纪检委倒是说调查了,但是回头做出个无罪的鉴定,那才叫头疼。

当然,他可以顶住不交人,大家不是同一个系统的,而这高乐天也不是人大代表啥的,没有不得不交人的保护壳。

可是话说回来,他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察分局的副局长,凭什么不卖市纪检委的面子?人家现在能要求查高局长,回头就能要求……查他冯局长,所以他就回答说,要请示一下领导。

请示领导……按说冯局长该请示的领导,是市局局长孙正平,市纪检委虽然很牛,但是孙局长也不差,不想让这个案子的话,市纪检委也不能说什么。

但是冯局长不可能去请示孙正平,他的级别有点不够跟市局老大直接对话,而且孙局长……在今天白天的时候,可是打算捞人来的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他想将自己也绑上陈太忠的战车,那么,一挂了电话之后,他就将求救电话达到了陈主任这里。

那有什么?给他好了!陈太忠才待张嘴回答,猛地意识到,自己面前坐着马勉呢,登时干笑一声,“冯局长你稍等一下,不要挂……我请示一下领导,马上给你答复。”

他用手将受话器捂住,两句话就将情况说清楚了,接着恭敬地发问,“主任你看……这个人该交不该交?”

马主任的反应,不但快捷而且中规中矩,他冲着自己的手下微微一笑,“太忠你说吧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交就交呗,”陈太忠心里暗自嘀咕,老马你还真是老滑头,一点主儿都不肯做,偏偏表示得还是很支持我的样子。

不过,他对程序的认识,还是很端正的,“先接受党纪处理,然后再接受法律的制裁,这也是必须的,总不能让他顶着干部的身份去接受审判,那么搞的话,程序不正确……组织就不应该受到这种蒙蔽的。”

体制里的干部,不是不可以被判刑,但是不管此人以前如何蒙蔽了组织,党纪和行政处罚,必然要在法律制裁之前完成,这个优先级绝对不许搞错。

这也就是审判席上,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“原XX主任”和“前YY书记”的缘故——组织的眼睛是雪亮的,你能蒙蔽组织一时,断不能蒙蔽一世!

“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,我一向愿意大力支持你,”马勉笑着点点头,“既然你决定了,那就答复对方吧……这次我还是要支持你。”

支持?马老板你好像……只是想搭个便车吧,陈太忠心里暗暗地腹诽了一句,却是又将手机放到了耳边,“冯局,我们领导表示了……你放心把相关事项,移交给有关部门,在监察作风和纪律,反腐倡廉的大事上,组织上的认识,肯定是高度一致的。”

这套话连篇,无非就是五个字,“你是我罩的”,人,最好是交出去,不交出去不太好,不过那些莫须有的担心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,谁敢要你难看,我肯定不答应不是?

冯局长自然听得明白这话,虽然他很想知道,这个“我们领导”到底指的是哪路神仙,但是很显然,现在不是发问的最好时机——且不说这种冒昧的问题,可能会惹恼陈主任,就算陈主任不恼火,万一给出的答案,有点愧对大家的期待,那也是折了锐气。

当然,陈主任是不会愧对大家的信任的,对于这一点,跟着陈主任走的人,都有深切的体会,那么这种无关痛痒的问题,不问也罢。

他真要问明白了形势,没准陈主任就有撒手的理由了,人家会要求自己体谅的,眼下这种啥也不知道的懵懂状态,倒还是能冲一冲——陈太忠别的口碑不好说,但是他护短这一个毛病,简直是路人皆知。

跟随领导,最幸运的就是跟上护短的领导,有些领导甚至护短到不问对错——当然,这种二到极致的领导也不多见,但是通常情况下,领导授意你做什么,并且愿意为授意的结果负责,这就是再好不过的领导了。

而陈太忠护短,这是谁都知道的——于是,冯局长二话不说就压了电话。

马勉刚才没拿什么主意,就是看陈太忠打算怎么搞了,但是现在他就有自己的态度了,他冲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行啊小陈,这警察局办案……都要先请示你了?”

“那是因为,我身后站着马主任,您是我坚实的后盾,”陈太忠正色回答,神情异常肃穆。

“扑哧”一声,张璘笑出了声,她的笑点,真的低了一点,“我说小陈,大家好好说话行不行,你别学成你们马主任这样,说十句话,都听不出来哪句是真的。”

“嘿,”马勉笑出了声,他也受不了啦,别人的风凉话他受得了,但是自家枕边人都这么说了,他要是再矫情,那就是有憋着坏水儿害人的心思了。

“我说,市纪检委那儿,你没问题吧?”他关切地发问,凭良心说,他也不希望单位的事情,在别处受阻,“贺栓民那家伙,也算自成体系,未必肯买你老市长的账……老段他,毕竟是才到素波不久。”

“嗯,这没什么问题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哪里会把“小小的”素波市纪检委书记放在眼里?甚至,他连因果都懒得分说,“我还让人搞了一个时评……随遇而安,您知道的。”

“那家伙?”马主任听得就是眉头一皱,按说他是宣教口的,最不怕的就该是这种才对。但是这年头,要讲究具体事务具体对待,这个随遇而安,在天南新闻媒体上,也算得上一等一的刺头了。

当然,纯论破坏力的话,他未必赶得上刘晓莉,但是,正如前文分析的那样,两人各有所长,刘晓莉的长处在于揭露,而老随的长处在于犀利的分析——眼下这二位,算得上天南纸媒系统的两朵奇葩了。

想招安随遇而安的人,很有一些,不是自今日始的——这支笔确实锋利得紧,但是招安者只是忌惮其破坏力,就说你不怎么怎么写文章的话,就能得到如何如何的待遇。

老随最看重的,是自己的社会影响力,这才是他安身立命的饭碗,你不让我报道某些东西……可以,但是,你能告诉我,我能报道什么东西吗?

我的一家老小,也是要吃饭的啊,你让我在某一方面闭嘴,这很正常。但是。你指点得出来我下一步该重点琢磨的方向吗?

而这一点,恰恰是陈太忠的长处所在,老话说死了,救急不救贫,救贫的话,就是堵住随遇而安的嘴罢了,而要说救急,那就是堵住对方的嘴的同时,给人家引道一条新的生路出来。

所以,对于小陈不怎么在意的随遇而安,马主任还是颇为忌惮的,“这个人做事,自由主义的倾向有点严重,小陈你最好注意控制一下,他跟别人不一样,对咱们整个系统比较熟悉,破坏力也比一般人大。”

“正是因为清楚,所以他不敢乱来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没解释再多,不过,这样的解释也就足够了——唯有知道体制力量的主儿,才有会发自内心的敬畏之情。

你这么有把握吗?马勉见状,还真有点不服气了,不过就在他欲出声的时候,对方的手机响了。

这个电话是张沛林打来的,也不知道是他工作做得好,还是什么别的原因,反正张馨表示了,上谷市那里有点偏,那个分公司的经理——做不做罢。

这是一道大多数人都不会做错的选择题,不过张馨能做出如此选择,也只能说她是志在逍遥了,女人嘛,有时候贪图享受没啥远见,这也是能理解的。

然而,除了上谷分公司的经理,张沛林手里也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安置她的位置了,为了不让某人心生芥蒂,他也只能想办法跟那厮坐一坐,摆事实讲道理了。

陈太忠还真有点恼火老张这黏黏糊糊的劲儿,不过人家这好歹也是一种示意,他完全无视的话,也不是做人的道理,于是微微一笑,向马主任请示,“有个朋友对我有点误会,我得过去澄清一下……”

官场里衡量跟领导的关系,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,那就是请假的理由,你要说有什么突发事件了,或者有什么公事请假,固然可能不会得罪领导,但是证明你跟领导也就是泛泛的交际——你不得不找个比较合适的借口来搪塞。

这是有距离感的表现,正经是陈太忠这样,连理由都说不完整,还明确地表示了是私事,某些时候反倒能拉近彼此的距离,对于这一点,大家只能说:同人不同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