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8章 算计于两难之间(上)

警察们从来都不少破案的手段,论起心理战术,更是一般人所要仰望的,案子好不好查证,多数情况下,只是在于是否足够重视。

陈太忠在刚才来之前,“惊闻”文化局副局长高乐天可能涉及此案之后,就摸出手机,假巴意思地同分管文化局的祖宝玉市长联系了一下。

放了电话之后,他告诉大家,祖市长不但很支持省文明办的行动,而且还表示说,要挖出文化市场的害群之马——挖出一个,查处一个,绝不姑息绝不手软。

祖宝玉都表态了,而冯局长已经上了船,也下不来了,那么对高局长就不会客气了——于是,就拥着高局长在那些嫌疑人面前过一遍,旋即将人带进了一个房间。

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心理暗示,但却又非常实用,只要看到的人都明白——高乐天?你们不用心存侥幸,指望别人搭救了,连高局长本人都被请来了。

这些嫌疑人,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饭吃的,深知“传播淫秽物品”这罪名,是可大可小的,小一点就是没收货物之后罚款,严重点的就进看守所了,更严重的就是判刑——在极端情况下,不排除死刑的可能。

而警方这次的行动,不但突然和果断,现在更是连高局长都进来了,那么这次行动的决心之大,也无需赘述了。

今天查到的非法出版物,绝对可以用“规模极其巨大,情节极其严重,影响极其恶劣”这三个极其来形容,符合从重处罚的条件。

这种情况下,不配合的人连被打靶的可能性都是存在的,至于判个十五、二十年的,那真的是一点不稀奇了。

这个时候,就要谁能最先坦白从宽,最先揭发别人来立功了,此次涉案的批发商涉及三家,其中两个家伙跑了,还有一个在跟库管们打牌,当场被捉。

不过,最先供出高永拥有国外绿卡的,不是这些人,而是一个库管——他原本就是个临时工,不幸地扯进这种事情里,又见高局长也进来了,他还不是要没命地撇清?

这种事情,最怕的就是有了开头,坚固的堡垒一旦从内部被攻破,接下来的崩溃,简直是必然的,于是紧接着,就有人捅出,高乐天的老婆也拥有新西兰的绿卡。

这个消息就要命得多了,高永是年轻人,很多时候不懂得收敛,知道他有绿卡的人不在少数——反正他在国外上学呢,但是知道高妻也拿了绿卡的,真的就没几个人了。

只说这个消息能被泄露出来,就足以说明,高乐天那个圈子的内部,出了大问题,更别说高乐天的老婆是国企职工,也算是半个体制中人。

这消息一出来,赵明博立刻打电话报喜,事实上,他隐约猜出来了,陈主任组织这次行动,并且原本还打算让自己背黑锅,那目标绝对不会是高乐天那么简单,为区区一个副处而如此兴师动众——不带这么小看陈老板的!

“绿卡?”陈太忠敏锐地发现了新的契机,心说老赵这政治嗅觉还真不是白给的,我啥都没跟他说,他就猜出来这个消息对我有利了。

凭良心说,这确实是个值得重视的消息,陈某人一心就是想着往文明办揽权,而这个现任干部的亲属全拿了绿卡,这绝对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。

干部家属不得经商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纪检委就能借这个因头查处人,这里面涉及到经济利益了,但是干部家属移民办绿卡,纪检委都不是很方便插手。

人家孩子去外国留学,弄了一个绿卡,就是多大的错吗?人家从国外学到先进知识和经验,将来回国,能更好地支援祖国的建设——钱学森还是海龟呢。

正经是文明办,对付这种情况最在行了,这绝对是不符合精神文明建设的,不过下一刻,陈太忠就很郁闷地发现,此事也不好做文章,“只是绿卡……不是换了国籍啊。”

他是凤凰驻欧办主任,自然知道,这绿卡通常来说,只是代表永久居住权,拿外国绿卡的同时,做中国公民,这是很正常的。

没错,中国是不承认双重国籍的,但是人家拿的只是绿卡,而不是入籍,中国这边自然不能取消对方的国籍,要是有证据说,对方真的入籍了,那中国国籍倒是能自动作废。

他明白这个区别,赵明博也明白,警察系统里,就有专门的出入境管理的部门,赵某人身为一所之长,对这种区别还是比较清楚的。

然而,惟其清楚,他反倒是明白里面的猫腻,“那肯定是绿卡嘛,他就算想入籍,也得住够年限不是……再说了,入籍这种事儿,别人不说,你哪里能知道?”

这话没错,入籍这事儿,有些类似于民事纠纷,正是所谓的民不举官不究,不像刑事案件,不管有没有苦主发话,直接就提起公诉了。

时下有不少国人,已经入了外国的国籍,但是没有充足的证据,表明那些人已经是外国公民的话,大家都还要将其视为拿了外国绿卡的中国公民。

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,尤其是那些有资格获得外国国籍的主儿,其成功的根源,大多都是靠着国内的基础,就算成为外国人了,想要继续拥有优渥的生活,想要继续花天酒地,必须还要回到国内来捞钱——没办法,外国人不认他们。

所以,他们必然要隐瞒自己已经成为外国人的事实,否则的话,会有太多的不便在等着他们,没有人愿意承受被剥夺中国国籍的结果。

中国国籍,或者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得到的国籍了,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现在的五十年间,获得中国国籍的外国人只有三位数——或者只有两位数,是的,连一千都不到。

所幸的是,跟这些外籍华人却又是本国公民打交道的主儿,一般也会主动忽略这些情况——这些人不是有名就是有钱,太过叫真的话,不但得罪人也容易让自己被动。

“那咱也没辙啊,”陈太忠听得明白,只能苦笑一声,凭良心说,他不但是个坚定的种族主义者,更是一个民族主义者,然而时下风气如此,他总不能一个人对抗整个社会吧?

然而下一刻,他就意识到一个问题:哥们儿该有自己的执政风格——是的,关于这个理念,他已经想过很多了,不存在思路不纯熟的问题。

那么,我不应该害怕表示出自己的倾向来,于是,他马上就做出了判断,“你是说……这两个人的绿卡,是新西兰的?”

“没错,这就是问题所在啊,”赵明博敢向陈主任汇报这个情况,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个问题的所在,“高乐天的老婆出国,是以陪儿子读书的名义去的……但是这个高永,是在新加坡上学的,再陪读,也没这么个陪读法吧?”

“这里面有问题,”陈太忠说了一句废话,不过这废话,却是对赵所长工作的高度肯定,“明博,我就是一个意思,查!一定要搞清楚,到底是高永在留学,还是高乐天的老婆在留学。”

“就算没您的指示,我也非查不可了,我已经把他得罪到不能再得罪了,”赵明博笑着回答,这固然是表忠心的意思,却也是实情,哪怕是负责此次行动的冯局长,都还有转圜的余地,但是他只能往前走了。

这个事情……似乎还是得用随遇而安!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,沉吟良久,才做出了这样的判断,别看是文明办副主任,他手上得力的媒体力量不多,也就是一个刘晓莉。

他倒是认识雷蕾,但是显然,《天南日报》的份量太重了,别说是雷记者了,就是雷老书记尚在位,也不敢让报纸刊发刘记者发过的那些稿子——民营报纸也有民营报纸的好处,偶尔可以发出一些刺耳的声音。

某些意义上讲,这确实算得上有限的舆论监督,不过这样的异声,通常是不会出现在机关报中的——就算偶尔出现,看机关报的诸位,脑中反应到的第一个词儿,也不会是“监督”,更多是想到“派系”或者“党争”什么的,都是体制里的人,连报纸都不会看的话,真的让人耻笑。

但是相较而言,刘晓莉的稿子在抨击性和煽动性上,效果不如随遇而安,道理很简单,两人的身份不一样。

刘晓莉是记者,她发的是新闻稿,搞媒体的都清楚,新闻最强调的是两个特性,实时性和真实性,实时性那不用说,大家很都清楚——报纸刊发的新闻若都是“旧闻”的话……那报纸,你买啊?

真实性是另一大特点,这真实也主要是强调两个方面,一个是……你给大家报道的,得是真实存在的事情,从而让大家觉得,你这一家媒体是可信的,这不但关系到了读者美誉度,也关系到了报纸的存亡,人无信不立,事业,同样如此。

捏造假消息来博眼球的,最终还是会被大家唾弃——为什么大家都买《天南商报》,而订阅《官仙》的人就不多呢,关键就在于,前者是真实的,起码是相对真实的。

另一个真实性,强调就是报道事件时的客观性,也就是说撰文的记者,不能带太多的主观立场,读者们只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,而不是想知道,记者你脑子里到底有什么私货——都是成年人了,谁没有独立判断的能力?

刘晓莉是记者,而随遇而安……是时评家。

所以,若论抨击时弊的话,刘记者的长处在于真实,而那位的长处则是在于犀利,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夹带私货,而大家看他文章想看的,也就是私货。

哪怕随遇而安在抨击中,引用了个把不是特别靠谱的例子,大家也都能理解,老随毕竟不是记者嘛,总是要选择对自己观点有用的素材,而刘记者敢这么搞的话,那就是自毁前程——我说,你只是球员,不是裁判哈,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。

所以,此事须得随遇而安来做,陈太忠琢磨一下,觉得自己的逻辑没有什么问题,于是抬手就给时评家打个电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