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7章 挖出萝卜带出泥(下)

高乐天肯定不会承认,这种事情是自己所为,于是推过来推过去,大家就愕然发现,合着这件事,是高局长的不孝子高永一手促成的。

高永今年才二十岁,在新加坡上大学,不过他长期是呆在国内的,两边乱跑,联系点对外贸易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“传唤,”冯局长果断地做出了决定,人上官场钱到赌场,也别说什么后悔不后悔的了,只能一条线走到黑,输赢就是这么一把了。

可是偏偏这么个节骨眼的时候,陈太忠甩手走人了——汤丽萍在正泰的工地被人围住了,打过电话来,向赵明博求救。

开发商和拆迁户的关系,用一个词来形容,那就是天敌,无良的开发商很多,但是狮子大张嘴的拆迁户也不少,不是特别明显的案例的话,很多时候真的说不清楚的。

像正泰这块地,就很有代表意义,这地说大不大,就是十来亩,盖两栋小高层是没有任何问题的,低层的话,四栋管够五栋将就。

就这么一大片地,其他人都搬走了,就在中心区域,两家钉子户不肯搬,而且还阻挠施工,真是让正泰郁闷到吐血。

陈太忠上次因为张麟的事儿,直接驳了杨总的面子,为了避免小汤难做,他就表示说,要是那些钉子户没理的话,你交给我来办吧。

汤丽萍这些天,就是在落实此事,按她的想法,那俩钉子户一定是极其蛮横的,所以才让杨总搞不定。

不成想,她略略了解一下,就有点迷糊了,这两家里一家是有四个小子,仗着武力不肯搬迁,另一家是三十多岁的夫妻俩,带着孩子。

这夫妻俩没什么正经干的,虽然女人的老爹曾经是市政府的干部,老干部死了以后,房产就留给了这个女儿。

那四个小子的一家,要六套房子,还要高价补偿,狮子大张嘴得厉害,不过就这,还算是好的,老干部这一家才闹心,女人说了,这里有老爹生前的气息,你就再给多少补偿,我说不搬就是不搬。

遇上这一根筋儿的主儿,谁都头疼,这家不算特别有钱的,但是也不差钱,正泰的说,你要是不搬,就是周围其他楼,围着你这几间孤零零的平房,到时候上下水、采光什么的,可也都是问题。

问题就问题吧,我们就是不拆迁,这家还真就不在乎。

可是正泰这说法也不好兑现,若是只有这么一家,这个法子完全说得过去,但是还有四个小子那一家,这就不好办了,两家成犄角之势相互倚仗,搞得正泰满头的苞。

正泰为这两家,区建委、区政府甚至连市政府都跑过了,可是那些人说就剩下两家了,你都搞不定,也好意思说自己是搞房地产的?

反正政府里这些人,为难正泰是有手段的,但是遇到这种需要担当的事情,谁也不会吃多了撑得去管——犯了错误算谁的?

汤丽萍认为,这是自家的正泰公司太小了,若是换给九华、豪斯之类的大房地产公司,由于身后都有官场里的相关利益团体,政府自然就不会坐视。

小汤琢磨了好一阵,觉得老干部那家,其实更难啃,于是她就积极地开动脑筋,心说我要了解一下,这家人到底想要什么。

她虽然年轻,却是看过一些关于工作的方法论之类的书——比如说戴尔·卡耐基的《人性的弱点》,她相信对那些一根筋的人,只要找对了方法,还是比较容易成功的。

所以她上午就去了现场,四个小子的那家,她不敢去,但是去老干部这一家,还是没什么太大压力的。

事实上,在拆迁户和房地产开发商的沟通中,除了那些特别暴躁的拆迁户,一般而言,房地产开发商都是稳占上风——因为他们占据的信息渠道和物质资源,是对方不能比拟的。

汤丽萍也听同事们说过,只要不是特别趾高气昂,拆迁户对公司,一般还是有啥说啥——当然,他们提一些离谱的要求,那也是正常的,那时就要坚决反驳。

她认为自己前去,是没啥危险的,果不其然,那家夫妻俩都在,一听她说是正泰公司的,直接就把门关住了,任她在外面敲门,死活就是不开。

小汤同学正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孤胆英雄了,不成想,她在这边隔着门说话的声音大了一点,把那一家招过来了,一下就过来两个二十四、五的年轻人。

汤丽萍的相貌原本就极美,而眼下又是夏天,女人都是爱美的,她穿着牛仔热裤,那两条笔直的双腿,真是要多吸引眼球,有多吸引眼球了。

这俩年轻人听说她是正泰公司的,就上前调笑一番,其中一个满脸疙瘩的家伙,还笑嘻嘻地拦着她不让走,“妹子,这大热天儿,口渴了吧?跟哥去家里喝点水,谈一谈理想和人生啥的?”

汤丽萍就出声恫吓,你再这么搞,小心我们正泰公司对你不客气啊。

不成想人家不在乎,还表示说,到时候房子谈下来,我屋里还少个女主人呢……要不你帮我们当个内线,帮哥争取点好条件?

这俩其实也就是闲得慌,见她身材奇好,一看相貌,也不是那种“贝多芬”之类的,就要扯着她瞎聊——他们要真敢做点什么,得,正泰正找不到借口拿他们开刀呢。

汤丽萍几次要离开,都被那俩拦住了——你不是来做拆迁户的工作的吗?我们兄弟们也需要你做工作,啧……房子太破了,我们也想住新房子啊,咱们好好交流一下嘛。

眼见是中午了,她被逼得无奈,索性直接打电话给赵明博,要赵所长帮着过来驱赶一下,当然,她会请他吃饭的——其实她跟赵明博不是很惯,而作为本地人,她也认识两个警察。

但是,赵明博不是所长吗?这威慑力够强,而且太忠哥也说了,可以考虑帮着处理这里的事儿,现在叫陈主任来不合适,毕竟人家是处级干部,这种人情要用在关键时刻。

可是她没想到,陈太忠就跟赵明博在一起呢,今天陈主任原本是想让赵所长帮着背个黑锅,结果由于冯局长横空杀出,结果成就了一次接近于完美的行动。

这个时候再让赵所长离开,那就不是朋友之道了,而陈主任的算计落空,心情不是很好,正想找个地方发泄。

等他来了之后,那俩年轻人还在纠缠,不过,眼见他是从奥迪车里下来的,也就多了一点忌惮,“呦,妹子你喊的人来了?”

“你们俩,滚开!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“光天化日之下,调戏妇女,想啃窝头的话,我成全你俩。”

前文说了,这俩也就是闲的无聊逗一逗美女,而且他们也担心正泰公司找把柄做文章,尤其是,他们已经跟正泰扛上了,自然不愿意再多树强敌。

所以,虽然耳听这年轻人说话难听,这俩也没在意,那个满脸疙瘩冷笑一声,“我们在沟通拆迁事宜,你要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!”

“小子你再跟我叨叨一句?”陈太忠脸上笑意大盛,慢吞吞地走过来,“我算你有种。”

满脸疙瘩还是不服气,不过旁边他的兄弟拉住了他,这位上下打量陈太忠一眼,不卑不亢地发话,“我这兄弟不太会说话,不过朋友,正泰公司跟我们交流的时候,态度也不好。”

陈太忠听他这么说话,也不好再计较什么,悻悻地瞪他一眼之后,转身冲小汤一努嘴,“走,上车,找个地方吃饭。”

在饭桌上,汤丽萍就把自己了解的情况讲了一遍,到最后才抱怨一句,“那四兄弟一家,真的太过分了——他们有两兄弟是不在这儿住的,也有自己的房子,要六套房子还要二十万现金,杨总怎么可能答应他们?”

要是陈太忠心情好,他就会琢磨,这家兄弟多,四个人一人一套加上他们父母,这六套房子也不算多,但是他现在心情不爽了,于是就哼一声点点头,“痴心妄想……好了,这一家交给我处理了。”

“但是那一家……我也没啥好主意,”这话也是他说的,而由于对这家没什么办法,他的心情越发地糟糕了,于是抓起手机,抬手就给韩老五拨个电话,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。

韩天问了两句之后,笑着答应了下来,“不过我说陈老板,咱兄弟出马,也不能白帮忙吧?您多少给我意思一点?”

“你说个数吧,”陈太忠听到这家伙这么说,心情又有点不好——我堂堂一处级干部,让你帮忙都是瞧得起你,你小子居然跟我要好处?

“什么数不数的,老五我差这一点儿吗?陈处你这么说就见外了,”韩天在电话那边笑,“就是最近熊猫烟没了,领导再拿个五、六条过来吧?”

“我送你一卡车得了,看把你美得,”陈太忠笑着啐他一口,“回头我给你家老大那儿放两条,自己过去拿去。”

这还是他不想跟韩天接触得过近,这个表态,双方心里也都有数。

他才放下电话,就又有电话打进来了,这次却是赵明博打来的,“太忠,发现个新情况,高乐天的老婆和孩子,都有新西兰的绿卡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