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6章 挖出萝卜带出泥(上)

搜查行动,进行得很顺利,陈太忠在组织这次活动之前,就去现场探查过一番,三辆警车开道,只闪着警灯却是没有鸣笛,一路风驰电掣地驶向黑窝点。

等车队冲进了图书市场的某个后院,那里的人才发现是警察来了,登时鸡飞狗跳起来,但是很遗憾,已经晚了。

冯局长办这种案子太有经验了,知道目的地之后,就先安排了精兵强将,便装在周围布控,等那些人发现异常的时候,真是连跑都没地方跑了——路都被人堵死了。

有这么好抓吗?别说,还真有这么好抓,这也是高乐天的位置所导致的,按说,要查这图书和音像市场,根本就绕不过文化局,像广电、新闻出版这些口儿,未必一定会掺乎,但是文化局是必然会接到通知的。

既然高局长有心关照,大家还怕什么?而且凭良心说,扫黄打非、净化文化市场这种行动,从来也都是走个形式——哪个成年人,还不知道这点儿破事儿?

搞这一套,还不如去打击一下卖淫嫖娼,拯救一下失足妇女,那才是业绩和经济双丰收的行动,没准还能结识个把令人心动的美女,可是净化文化市场的话,真是没啥意义,没收掉那么多非法出版物,难道大家能拿来卖吗?

这次的行动,真的是太迅速了,除了两个老板听说风声,断然逃逸之外,在库房附近,足足堵住了二十多人。

这里面肯定有打酱油路过的,不过,冤枉不冤枉,那回警察局慢慢再辩解吧,反正人民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

检查的结果,也是令人震撼的,整整三个库房,全部都是非法淫秽制品,包括录像、书籍、挂历等,还有那种一加热,美女衣服就消失的化学图片……

“触目惊心,触目惊心呐,净化文化市场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,”冯局长对着摄影机和梁靓,一脸的沉痛和愤懑,他的身后就是大堆的违禁品,“在省文明办相关领导的指示下,我们的干警充分发挥出了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……”

老冯这家伙,也还算乖巧,不枉哥们儿放他一马,省文明办的某个相关领导站在不远处,冷眼看其在镜头前的表现。

陈太忠真的没跟冯局长打招呼,要其强调省文明办在此事中所起的作用,因为他都想好了——你小子要是敢试图将所有功劳都揽下的话,哼哼,那些人你能明明白白地捉,难道我就不能偷偷摸摸地放?

说穿了,他一直没有死心,想将某些黑锅,栽赃到某些人的身上。

不过很明显,冯局长的政治智商,达到了普通水准,没有犯那些低级错误,这让陈太忠在欣慰之余,禁不住有点微微的失望:一个个都挺滑头的嘛。

在场被捉住的人,肯定什么都不会说的,谁都不能确认,这是突发事件,还是针对高局长的行为,正经是先把高局长撇出去才对——如果是突发事件的话,高局长摆得平的。

冯局长也不会在乎这个,你们爱说不说,真要觉得自己扛得住,那咱回分局慢慢聊,咱有的是时间,去搞清楚事情的真相,这本来就是警察局的天职。

然而在下一刻,他就感受到了高乐天的能量,市局老大孙正平居然打过来了电话,“小冯,你去查文化市场了?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没有?”

按道理说,老大贸然打过来电话,倾向性不问可知,更别说孙局长还问了,有什么“突破性的进展”没有——哪怕是有进展没突破,那也能安个帽子,麻痹的你别乱扰民啊。

“目前还没有,不过,是省文明办的陈主任组织的这次行动,”冯局长听着,汗就下来了——这天气真有点热。

一边组织着措辞,他一边心里暗暗自责,啧,是我疏忽了,只看到赵明博风光无限,却没想到跟着陈太忠的步伐,得踏多少雷区。

“哦,是太忠搞的,我说怎么这么突然呢,这家伙就习惯搞突然袭击,呵呵,”孙正平笑一笑,“那你可要端正态度,配合好省文明办的活动。”

孙局长的话里,透着亲热,甚至管陈主任叫“太忠”,但是冯局长心里却是沉甸甸的,他就算是用屁股想,也知道孙局这个电话打过来,原本是想干什么的。

听说是陈太忠发起的行动,孙局长就轻描淡写地将事情揭过了,但是实际上,自己已经是让孙老板心里不快了——他非常明白这一点,作为一个堂堂的市局局长,将要说的话硬生生地咽回去,这心里舒服得了吗?

当然,冯局长心里五味杂陈的时间,也不过就是那么短短的一瞬,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:小赵能跟着陈主任走,我也能!

赵明博替陈太忠做事,那不是一天两天了,以姓陈的惹事能力,小赵都不知道背过多少雷了,现在居然还混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的,那是因为什么?因为人家铁下心思,靠上陈主任玩了,只要陈某人这条大船不漏,自然护得丫周全。

麻痹的,我只是想过来捞点业绩的嘛,想到这一点,冯局长真是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了,然而紧接着,他终于反应过来了一个简单的道理:风险和收益是成正比的,风险越大,收益也就越大!

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在之前他忽略了而已——他只是想着自己作为领导,分润一点下属的功劳,那是天经地义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不管怎么说,他现在想要收手的话,那是太晚了,而他也不差那点决断力,于是冯局长很干脆地决定,“把人带到分局,突击审讯,想尽一切办法,今天晚上就要见到成果……立平局长指示了,咱们必须全方面、无条件地服从省文明办的调度。”

他在这里硬着头皮顶着,自觉得牺牲挺大,其实陈太忠那里也不好受,别的不说,高云风甚至都将电话打了过来,“太忠,听说你查了一个仓库?我说,不就是那点成人的东西吗,好像谁没见过似的,你这么折腾,有意思吗?”

前文说过,高胜利接的是许绍辉分管的内容,也管得到文化市场,高公子这显然也是受了某些人的撺掇。

不过陈太忠不跟他客气,“云风你别跟我说那么多废话,我就问你一句,这买卖有你的股份没有?”

“没有……绝对没有!我就算丢得起这人,我老爸知道了,还不得撕了我?”高云风一听这话,情知是没有什么商量余地了,于是赶紧往外摘自己,“就是这些人……常孝顺我一点东西,你也知道,我就这么点爱好不是?”

“云风你最近收敛一点吧,啊?你没钱花,我不是给你赚钱的路子了吗?”陈太忠这话,说得理直气壮,他确实是介绍给云风一点活儿。

比如说临铝那里,就算不多,也是一年七八百万的流水,“文明办最近动作很大,你别往枪口上撞……你要真看不清形势,到时候你我可都要被动。”

“那算了,当我这个电话没打,”高云风笑着回答,他做人其实也挺有意思,论起嚣张跋扈来,真的不输于其他衙内,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也很看得清楚形势,绝对不会因为要得到鸡蛋,就罔顾老母鸡的安全。

搜查行动进行得很顺利,但是意外的影响真的就太多了一点,总算这次大家是有备而来,又有陈主任坐镇,于是最终还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。

由于冯局长已经放弃了“捞一票就走的心态”,在他的关照下,接下来的审讯也很有力度,于是不多时,就挖出了这个黑窝点的幕后保护伞——文化局副局长高乐天。

富贵险中求,这一刻,冯某人认为自己赌对了,一个副局长要因此落马了,而促成这个壮举的,正是西城区警察分局——事实上,他更庆幸的是,挖出了这么一个人物,说小是不算小了,但是大家都扛得住。

“高局长这边,该怎么办呢?”他请示文明办陈主任,“现在这么多证人证言,对高局长很不利啊。”

“真金不怕火炼嘛,我相信高局长是没问题的,”陈主任的指示立马出台,“但是为了还高局长一个清白,咱们还是要照章办事。”

他有意不说小心高乐天狗急跳墙什么的,还是指望老冯能主动犯错,到时候他就有借口抱怨,这些执行机构做事,不太得力了,文明办搞个稽查办公室很有必要。

然而他这个算盘又打空了,冯局长可是积年的老干警了,要是连这点警惕性都没有,那就该回家抱孩子了,于是案情最新的进展就是——高乐天在第一时间,就被西城分局的警察们请了来。

既然来了,那就不用想走了,虽然高乐天是堂堂的市文化局副局长,副处级干部,而西城警察分局只是一个正科级的单位,但是暴力机关就是暴力机关——我不让你走,有种的你离开一下,让我看一看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