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5章 跟风者众(下)

“小田儿你给我一边儿去,”林书记大着舌头发话了,“你林哥坐在这儿,有你说话的份儿吗?郭子我也不难为你,你让陈主任给哥交个底儿,永泰这边的事儿,这算是完了,还是没完……麻痹的我真的受不了啦。”

“这我哪儿能知道啊?”郭建阳只能报之以苦笑了,不过,想到胖子雅人那种恶心人,他禁不住出声发话,“不过,现在有人逼着我白送出去我的小卖部,我心里……啧,我还就是觉得太低了,得,我自罚一杯好了。”

“别介,咋回事儿呢,你跟林哥说一句哈,”林书记这酒醉,也说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假的,反正他听到这话,眼睛登时就是一瞪,神情也端庄了起来,“逼你送出去你的小卖部……这是谁干的,谁干的?”

“一个小混混,后面有俩人,”郭建阳微微一笑,“财政局张威武的小子……我懒得跟他一般见识,就是今天我老婆气得不行。”

“张威武……那算个什么玩意儿?”林书记大大咧咧地发一句话,一点都不在乎现场这么多闲杂人等,他是谁?他是县委常委——还是排名靠前的几个,“他的时代过去了……麻痹的,他以前没少卡咱公检法司。”

这一晚上的饭,郭建阳吃得真是太解气了,他真没想到,自己随便报一下陈主任的旗号,就能带来如此的利益,甚至大家的酒还没喝完,牙仁已经拎着两条中华烟过来了。

他不敢跟郭建阳打招呼,只能跟韩朝霞说话了,“朝霞,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邻居了,我这人就是一点不好……嘴臭,这两天二丫跟我犯冲,天气又热,我这脑瓜儿就不太好使,说了什么混话,你得原谅老哥。”

“行了,你出去吧,”韩朝霞是好说话,但不记仇的女人,这世界上真的难找,所以她脸一绷,就往外推牙仁,“我家没权没势的,你拿这烟过来,想要我家老郭犯错误?”

“这是谁啊?”林书记看有人敢触郭家的霉头,登时就不满意了,“小韩这是怎么回事,闲杂人等你不要往进放嘛。”

“哦。他下午想花三千买朝霞那个价值三万的小卖部,”郭建阳笑着解释一句,浑然不以为意的样子,“然后要我走着瞧,呵呵,后来喊来了张威武的小子……”

郭建阳是个同情心比较泛滥的家伙,然而必须指出的是,他做事并不是特别墨守陈规的主儿,有人欺负到他头上,他也会记仇,是的,他并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烂好人。

“强买强卖吗?”林书记冷笑一声,伸手就去抓自己的手机,不过他喝得有点太多了,居然连抓两次都没抓到,嘴里却是还在叨叨,“麻痹的,在永泰强买强卖,你跟我林某人申请过执照了吗?”

“好了好了,林书记您坐一坐,”韩朝霞昔日对林书记的印象,那就是高高在上不苟言笑的政法委老大,却是从没想到,自己也有见到他如此醉酒失态的一天,她是女人,倒是敢在这时候劝一下,“何必让这些人影响了心情呢?”

“好了,你走吧,”郭建阳却是去伸手推搡牙仁,将此人推到门外之后,才冷笑一声,轻声发话,“两条烟不够……给我的小卖部上五千的货,明天上是五千,后天就是一万。”

“我说郭局,大家乡里乡亲的,”牙仁却是没想到,这干部居然也会如此狮子大张嘴,“我都过来承认错误了不是?给点面子嘛。”

“这一招我是跟你学的,”郭建阳冲他微微一笑,却是冷酷异常,“我给你面子好说……但是,你当初给过我面子吗?”

说完这话,郭家的门嘭地一响,却是已经关住了,牙仁还要开口相求,见状登时就愣住了,好半天才悻悻地一哼,“切,不过就是个陈太忠嘛,很牛吗……”

此时的陈太忠,却是在一家酒店陪着吴言,他已经两周没回凤凰了,吴市长春情难耐,眼见今天是周五,就带了自己的秘书悄悄来素波。

她知道太忠在运河公园又买了房子,但是以她堂堂的市长之尊,自然不会去跟其他女人一起住在那里——传出去可真是不得了的丑闻了。

一番激情之后,三人躺在一张大床上,听陈太忠讲述着这两周在文明办干的事情,沉吟一下,吴言提出一个想法来,“这个稽查办搞出来,先在下面地市稽查吧,一开始就在省里搞的话,可能遇到的阻力,是你不可想象的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陈太忠一边把玩着两人的身子,一边点头,“先让大家习惯了这个机构的存在,然后再慢慢来……不知道我要是先对凤凰下手的话,章尧东会不会阻拦?”

说到这里,他禁不住笑了起来,吴言听得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说你没必要这么针对尧东书记吧?反正你都是要就事论事,何必呢?”

“其实……”钟韵秋怯生生地发话了,“我有一个想法,不知道该不该说?”

“嗯?”吴言略带不满地侧头看她一眼,市长大人心想,我俩谈话你还能插嘴吗?不过,看到太忠的大手正在对方丰腴的大腿上游走,心里暗叹一声,“有什么话,你直接说嘛。”

钟韵秋想的是,那个文化局长高乐天,应该尽快拿下——“文明办牵个头,没必要太强调存在感,正是因为你没有稽查职能,所以要其他部门配合,然后……你打申请的时候,就可以强调这一点了。”

“这可能……会适得其反,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缓缓地摇头,“别的部门都积极配合了……我凭什么再打申请,除非,嗯……除非只抓住高乐天的一点马脚,放过大部分。”

“这么操作,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,”吴言点点头,她可不希望自己的情郎真的将突破口放在凤凰,于是她就大力支持钟秘书的想法,“唯一需要考虑的是,这个分寸……你确定能掌握住吧?”

“那是自然,这点事儿,怎么可能办不好?”陈太忠傲然点头,他又解决一个问题,心情一时大好了起来,一个翻身坐了起来。

下一刻,他捉住钟韵秋两条着了黑色丝袜的小腿,向自己的双肩上一搭,淫笑一声,“小钟的建议不错,要奖励……我说小白,帮着塞一下嘛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联系一下赵明博,说是打算突击检查一个黄色音像制品的窝点,“准备上七、八个人,带上枪,关于记者这些,我来找吧。”

赵所长异常痛快地答应了,两人约定汇合地点之后,陈太忠又联系一下刘晓莉、冯红霞和雷蕾,不成想雷蕾又推荐一个人,“你联系一下梁靓吧,她的《今日素波》也要点素材呢,田甜没跟你说吗?”

“那你把她电话给我吧,”陈某人见过梁靓,那是一个美貌不输于田甜的女孩儿,不过相较而言,她更合适叫田甜,因为她笑起来很甜,不像田主播通常不苟言笑,给人一种比较冷傲和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
约定的集合地点,离天南大学不远,陈太忠接了刘晓莉之后赶过去,电视台的车也到了,动作的确很迅速,冯红霞则是坐了雷蕾的捷达车来。

倒是赵明博一干人,来得有点晚,不过令人哭笑不得的是,这次来带队的,不是赵所长,而是西城分局分管治安和维稳的冯局长。

“我们分局,高度重视同省里的配合,”冯局长是个一米八的大汉,枣红色的脸膛让他看起来很威风,“明博同志第一时间通知了我。”

赵明博却是不这么说,他逮个空子,悄悄地解释一句,“上次去永泰,我算是受了分局嘉奖,不过冯局长说了,以后类似的行动,要先向他汇报……”

陈太忠听得心里却是腻歪得不行,你要抢功,我能理解,不过,哥们儿本来是想要赵明博悄悄放人一马的,你个分局副局长来了,我还真不好操作了。

赵所长见他神情古怪,说不得又悄悄问一句,待听他说想放人一马,就悄声建议一句,“这个好说啊,你就说是破案需要嘛。”

问题是,哥们儿是打算强调配合不力来的!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,不过,现在人都到齐了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老赵,原来我是打算让你背个黑锅的。”

“啊?”赵明博一听,也傻眼了,好半天才无奈地叹口气,“我帮你背黑锅没问题,咱兄弟没话的,但是……冯局跟着来,可不也是图点业绩吗?”

“算了,那就能抓的全抓吧,”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,“《今日素波》还带了摄像师来呢,唉,这年头做点事儿,还真不容易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