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2章 转瞬天壤(上)

郭建阳从陈太忠办公室里出来,就是下午四点了,他二话不说,抬手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永泰,他连等市郊车的兴趣都没有,因为他急着回去报喜……我要调进省里了!

当然,陈主任吩咐了他,要他保密的……不管是稽查办还是借调的事情,都要保密,不过郭建阳是要赶到小卖部去,告诉自己的老婆。

世间至亲者莫过父子,至近者莫过夫妻,郭局长的妻子韩朝霞相貌虽然一般,但是脾气很好,而且她的嘴非常严。

事实上,永泰县一中并不在县委县政府所在的城关镇,而是离城关镇还有四、五公里,这也是郭建阳毅然打车的原因之一。

现在是八月中旬,学生们正是放暑假的时候,不过小卖部既然开了,就不可能关门不卖东西,尤其是永泰一中为了抓升学率,高二高三的学生们,假期也有加课。

郭建阳指挥着出租车,直接停到了小卖部门口,付钱之后下车,屋里人听到外面有汽车声,就从窗户里张头张脑地往外看。

韩朝霞一见是老公下车了,忙不迭走出去,嘴里还在抱怨着,“这是市里的车啊,你居然打车过来,这死贵死贵的……咋也得五十块吧?”

“我说,天这么热,去市里的车又都不开空调,”郭建阳一心报喜,见到老婆这么数落自己,心里就有点不痛快,你以前不这样的啊。

“五十?你说得没了!咋也得一百二、三,跑长途那是要算往返的,最少二百,”就在这时候,屋里又走出一位来,黑胖矮小,最有特点的,是脸上那张宽厚的嘴巴,有点像鲇鱼。

这个人有个比较罕见的姓,他姓牙,叫牙仁,牙仁是县教委的一个临时工,早年也是东游西逛地闯荡过一番,跟县里的不少小混混也交好,算是见过点世面的,所以对出租车费的分析,说得很靠谱。

“原来是胖子牙仁,”郭建阳带理不带理地看他一眼,此人自命为“雅人”但是有人认为,这厮这么胖,叫雅人实在有点煞风景,于是就加一个前缀——胖子雅人。

他不待见此人,因为这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得了消息,知道自己的小店要关了,就过来表示想买这个店面,给的价钱还很低——明显有趁火打劫的嫌疑。

“看看,朝霞你还说家里没钱呢,”牙仁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他才不在乎郭建阳这落毛凤凰,“郭局长能打了素波的出租车回家,这怎么能是没钱呢?”

郭建阳登时明白了,自己这行为有点招摇了,怪不得妻子不满意。

“我家建阳好歹也当过两年干部,有朋友能报销的,”韩朝霞听闻此话,登时就哼一声,“说没钱就没钱,一句话,这个店子,连门面带货,低了三万,你不要跟我谈。”

“郭局长,您是做大事的,”牙仁冲郭建阳微微一笑,“小韩再这么坚持下去,那是会让您被动的,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郭建阳看他一眼,却是懒得理会,他只做了不到两年的副局长,但是已经养出了气度,眼里哪里会有这种半黑不白的小人物?

“我一万八的货,三千的手续,两千的房租,这就是两万三呢,”韩朝霞冷哼一声,“你说得再多都没用,不到三万,这摊子我盘出去赔本。”

这两万三的成本,和三万的止损线,中间有七千的差价,不过这些事情真的是不用说的,县一中的大门就是屁大那么一点,想在黄金地段开商店,不付出一点代价……那怎么可能?

“小韩,这也就是我厚道,愿意花一万五盘下你的摊子,”胖子雅人开心地笑着,似乎根本感觉不到对方的愤懑一般,“你不盘给我的话,哈哈,最后都还要砸到你的手里!”

“一万五?”郭建阳虽然很不想搭理这厮,可是听到这个价钱,还禁不住是微微一愣,“朝霞你不是说,前两天有人花两万买的吗?”

“哈哈,”牙仁放声大笑了起来,笑声里充满了鄙夷。

“花两万买的,也是他,”韩朝霞是那种典型的良家妇女,她没有捏造出一个子虚乌有的人物来,以向买主施压,她就是简单地就事论事,“但是今天……他非要一万五买。”

听到这话,郭建阳不得不面对这个可恶的家伙,他淡淡地一皱眉头,“为什么?别人都是越卖越贵,为什么我们的店,越卖越便宜?”

“郭局长你觉得划不来的话,可以不卖啊,”牙仁嘎嘎地笑着,那是冷漠和不屑的笑声,看透了一切红尘的笑声,“明天我再来,可就是一万四地买了……比今天还少一千。”

“朝霞说了,低于三万不卖,一万四,你爱去哪儿买去哪儿买,”郭建阳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我这儿是不卖的。”

雅人没有生气,“我这一万四,看的是你一万八的货的份儿上,后天我来是一万三,你也知道,你那些手续,一文不值,你的货不降价处理,卖废品的话……了不得三千吧?”

他还是在笑眯眯地说话,“生意人,就讲究个和气生财……我不会把你的货压到三千的,乡里乡亲的,我这人最讲情面了。”

“大不了我拉回去捂着,”韩朝霞生气了,女人生起气来是不可理喻的,虽然她平日里很和气,“而且这个铺子,你怎么就知道我开不下去了?”

“开得下去开不下去,你……比我更有数,”胖子笑嘻嘻地一指她,“现在老百姓都享有知情权了,政府里那点事儿,谁不知道,郭局长真的不想干下去了?”

“我家老郭干得下去干不下去,不劳你费心,”韩朝霞冷笑一声,她跟李冬梅有点类似,挺崇拜自己的老公,最是听不得别人说爱人的坏话。

在她们的眼里,自己的爱人就是天底下最优秀的,就算有一时的坎坷,但终究不会是一世的,所以她容不得别人小看自己的老公,“胖鸭,我就说了,最少三万,嗯……不能低过两万九,要不我卖给别人也是卖。”

“你卖给别人?哈哈……你卖给别人?”牙仁仰天大笑,要说刚才他的嘲讽还有所收敛的话,现在就是赤裸裸的了。

良久,他才止住笑声,擦一擦眼角笑出的眼泪,饶有兴致地看着韩朝霞,“卖给别人……谁敢跟我抢?麻烦你搞一搞清楚,你在一中摆摊,我是在教委工作诶。”

“这可是在西马村,”韩朝霞一向是很温顺的,但是她很不待见对方的表情,说不得就语中带刺,“麻烦你也搞一搞清楚,我可以卖给村里人。”

“卖给村里人?”牙仁好像没防到这一手,听到这话之后,先是眼睛一瞪,似是有惊惶之意,接着就捂着肚子蹲到了地上,放声大笑了起来,浑身抽搐不可抑制,类似于小肠气发作时的典型症状。

那当然可以了!韩朝霞不屑地看他一眼,心说你再是教委的,强龙不压地头蛇,莫非你还能压住这些村民们不成?

今天,胖子已经纠缠了她一下午了,她心里是相当地不快,尤其是前两天,胖子还愿意出两万五来买这个店——两万五也少了,注定要赔钱,她自然不会答应了。

这两天,新学期就要临近了,新生就要入校了,到时候有大量生活必需品的采购,这是一年里最值得期待的一周,这一周,足抵得上平日里的十周——甚至二十周。

一年,也不过才五十二个星期,这个节骨眼上放弃,还是挥泪大甩卖,韩朝霞就算是再好说话,也无法容忍这样收购价格。

然而,胖子雅人狂笑,也有他狂笑的道理。“西马村……最大的也不过就是秦大头,来,我不是笑话他,你让他站出来,说他敢接这个摊子。”

秦大头本名秦二流,是西马村的治保主任,因头大身小而得了这个绰号,这家伙是有名的混混祸害,是西马村的一霸,所以才混了一个治保主任的职位——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对乡亲还愿意看顾几分。

不过,见识了几次打击之后,秦主任对人民民主专政也有了清醒的认识——最大的流氓,真的不在民间,于是他……就很少耍流氓了。

不管怎么说,秦大头是远近闻名的一霸,牙仁这么说,肯定也是交好了此人,抑或者吃定了此人,才敢放出这样的狂言。

“秦大头?”听到这个人名,韩朝霞的脸有点白了,她的小店就开在这里哪里不知道此人的凶名?“合着你们商量好了,合伙欺负我家?”

“喂喂,朝霞,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,”牙仁哼一声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咱乡里乡亲的,我就是不忍心看这货砸在你手上,反正这个店儿你开不下去了,活钱总比死钱强吧?”

“当然,你这个铺子要是不关门,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,”一边说,他一边又大笑了起来,那鲇鱼嘴显得越发地丑陋了,很显然,他吃定了郭建阳不敢不关门。

“谁告诉你说,我家铺子一定要关门呢?”郭建阳冷哼一声,“我还要开下去呢。”

“什么,你说你不关门?”牙仁的笑声戛然而止,望向他的眼中,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,“没搞错吧,你……你的公职不想要了?”

“你算老几,我的公职要不要,轮得到你说话吗?”郭建阳哼一声,他好歹是干过副局长的,发作起来也有几分气度,而且他本来就年轻,又是基层的干部,脾气也不是很好,“趁早给我滚蛋,没事别找不自在。”

“行,姓郭的你狠,我改主意了,你的店子必须白送我,”牙仁冷笑一声,二话不说就到门口去推他的摩托车,一边发动,一边回头冷笑,“要不然,你就等着被开除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