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61章 借调

蒋君蓉拒绝得很爽快,但是陈太忠看得不爽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我记得世方省长向我指示过,精神文明建设,已经到了不抓不可的地步了……就在我陪小何回来的那天。”

这个小何,马勉不知道是谁,但是蒋君蓉知道,永泰山管委会为发改委的干部征用电瓶车,差一点跟黄汉祥的外孙女打起来,她太清楚这事儿了,为了结识当时在场的一干青年俊杰,蒋世方特意把女儿喊来作陪。

所以,蒋主任也记得老爹当时的指示,听到陈太忠祭出老爹这面旗,她也真的有点无可奈何,不过她也有她的说辞,“陈主任,你这是文明办不是纪检委,别人大力配合,就能起到效果,你又何必一定要弄这个稽查部门呢?”

“指望别人配合,那就是把担子都搁在兄弟单位身上了,这样不好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一边说,一边又看一眼旁边的马勉,“精神文明建设刻不容缓,我们不能等靠要……马主任你说,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

你小子也真会说了,明明是信不过别的单位的配合,想把大权抓在自己手里,却偏要拿出这番说辞来,马主任笑着点点头,心说现在的年轻人,语言水平真高,不像我当年,就是傻不啦叽地有啥说啥了。

“这个事情,我真的……”蒋君蓉打个磕绊,她犹豫着摇摇头,组织了一下措辞方始发话,“陈主任,我真的挺想支持你的,但是我总觉得,这会违背什么原则……要不这样,你先跟省编办了解一下?”

“蒋省长不就是省编委会的主席吗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你跟我玩这个,真的有点不诚恳了,省编办还不是要听省编委会的?“实在不行,我们就先搞个临编,这总是可以的吧?”

自打他进入官场,遇到增减编制的事情太多了,还有量身定制的各种临编,对这些再熟悉不过了——一般人还真没有他这么丰富的任职经历。

所以他就知道,调研室和省编办只负责拿方案,最终拍板是省编委会,而省编委会的老大,铁定是政府一把手。

“我没意见,”蒋君蓉见这家伙铁下一条心要这么搞了,也没了脾气,只能傲然一笑,“强调一下,我只是没意见,也不方便支持你。”

她已经想到了,自己的支持,就是对方放过于忆的交换筹码,但是想到于忆还是会被停职,她也就懒得大力去支持了——说穿了,这件事儿听起来不太地道。

反正她不怕陈太忠放不过于忆,没错,姓陈的是要跟她交换,而她也没打算敲定这个交换,但是她人都来了——陈太忠你说吧,只冲我这个态度,你再揪着于忆不放的话,合适吗?

接下来的时间里,三个人就是很随意地聊天了,不过马主任的反应相对迟钝一点,很显然,他是在琢磨陈太忠提出的建议——文明办成立稽查队,这个建议委实太过匪夷所思了,然而同时,马勉不得不承认的是:这个建议也非常诱惑人。

于是,吃饱喝足曲终人散,三个人向外走去的时候,马主任最终说了一句,“太忠,把你的这个建议,尽快整理个文字材料出来。”

陈太忠对文案工作一直不是很感兴趣,接了这个活儿,就有点犯愁,心说我是不是该去单位,到秘书处找个笔杆子呢?

专业的事情,要专业的人来做,有这样的想法,才算是个合适的领导,然而下一刻他又发现一处不妥来:一旦让秘书处的人出文字材料,这事儿就没办法保密了。

这件事该保密吗?那简直是可以肯定的,文明办搞个稽查队出来,不知道会令多少人心里腻歪,事情没办成就吵吵出去,那么面临的阻力无疑会大出很多。

再说了,他既然决定张罗这个事儿,又利用文明办里的各种资源,大张旗鼓地操作此事,万一事不谐,那哥们儿的面子往哪儿放?

所以,不能用秘书处的人啊,陈太忠心神不定地开着车,等到了省委门口之后,发现一边有人争吵,侧头一看就乐了:哈,想啥来啥。

跟人争吵的是郭建阳,他听了陈主任的话,带着稿子来到了省委,不过他没资格进门,于是就在门口等着,不成想由于呆得太久,旁边有人觉得此人有点可疑,就过来撵人。

“看,这就是陈主任嘛,”郭建阳见一边一辆奥迪车停下,缓缓放下的车窗里,露出了陈太忠的面孔,禁不住欢喜地一指,“我就是在等他。”

“上来吧,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又冲撵人的那两位点点头,他来文明办时间不长,可是把门的这些主儿,个顶个都是好眼力,早就知道这是谁了,见有人接人,自是不会再拦着。

进了办公室之后,郭建阳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,取出一叠稿子,双手递给陈太忠,二十几张稿纸,虽然是行楷,写得却是较为公正和规矩,也相当地漂亮。

陈太忠拿过来翻看一下,看了约莫有二十来分钟,其实他看东西是很快的,只不过,他不但要看稿子,还要看人,总算是郭科长也懂规矩,在领导看稿子的时候,笔直地坐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“还行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这稿子层次分明条理清晰,例证也翔实,看得出撰稿人有深厚的理论功底,虽然没啥太突出的优点,却也没啥明显的缺陷,就像郭建阳本人一般,都是中规中矩的。

想一想这稿子是一天写就的,他心里又多了一分赞赏,就想起了自己的计划,“嗯,稿子先放我这儿吧,我这儿还有个稿子,你看写得了不……”

等听完陈主任的话之后,郭建阳也愣了一愣,才讶异地发问,“陈主任您这是……真的要狠抓精神文明建设了?”

“你觉得不应该吗?”陈太忠用一种更讶异的语气反问,“咱俩本来素不相识,你为什么会来找我?永华宾馆的事情,警察局早就解释过了……人民群众为什么会冒死拦我的车?”

“精神文明建设,早就该抓了,”郭建阳点点头,他太明白陈主任问题的所指了,“不过,扭转社会风气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您……会很辛苦的。”

“我不管人民群众,我只抓干部……和典型事例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你还没跟我说,这稿子你写得了写不了?”

“这个我还真有点挠头,对编制这一套,我不是很熟,”郭建阳摇摇头,但是他紧接着就表态,“不过您要是能把思路和态度跟我交待一下,我就写得了!”

才写完一篇稿子,又接到一篇稿子的任务,他就算是头猪,也明白自己是进了陈主任的法眼,自是要加倍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。

“编制什么的,你不用太熟悉,关键是前两页要写好,后面嘛……我看你用套话用得也很不错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开口讲述了起来……

这一说就是半个小时过去了,要说这郭科长,对这一套还真不熟,他不但飞快地在本子上记录着,还时不时地出声提问,倒也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的态度。

然而他的提问,又帮陈太忠拓展了思路,陈某人做事一向是大而化之的,但是写稿子的人不但要注重大局和精神,细节方面更是务求详尽。

其间,调研处的宋颖过来了一趟,看到陈主任在忙,于是不声不响地离开了,又过一阵,马勉打了一个电话过来,“那个文字材料,你尽快搞出来……反正你分管秘书处,想用什么人直接用。”

“我觉得这个稿子,让秘书处来做不合适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我才来,对那里的人都不是很熟,所以自己找了一个人来,帮着我搞。”

“嗯?也是,”马勉略一错愕,就表示出了赞许,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,因为他在文明办呆了很久了,什么人是怎么回事他一清二楚,可是小陈是才来的,找不对人那麻烦就大了。

“找了一个什么人?”马主任生出一点好奇心来,他现在对小陈的好奇心,真的是越来越强了——这家伙认识的人里,就没个简单的啊。

“以前永泰文化局的副局长,郭建阳,”陈太忠有心把郭建阳借调过来,正不知道该怎么说呢,没错,马主任对他是很赏识,可是这种要求,真的有点不合适。

他初来文明办,就开始搞风搞雨的,搞得人人为之侧目,风头已经出得不小了,当然,这是为了文明办好,相信别人就算看不顺眼,也指摘不出什么毛病来。

但是这个时候,他要再插手人事上面的事情,那就真的太过分了,马主任都未必会忍受,做一把手的,在意的无非是两样,一个是人事权,一个是财权,对于这种敏感问题,哪一个领导都不会掉以轻心。

做副职的,要有做副职的觉悟,陈太忠现在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端正,不过他并不担心无法安置郭建阳,着了急找到段卫华去,段市长安排个正科,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?

可是眼下,马勉主动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,他自然不会放弃,“郭科长在前两天,关系交回县里了,反正现在也没事干。”

“前两天?”马主任沉吟一下,他听这种话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永泰前几天大乱了好一阵,然后这个姓郭的……现在没事干?

十有八九就是陈太忠的暗子儿了,他这么判断,不过堂堂一个副厅,电话上说话不会太直接了,“哦,这人水平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,刚帮我写了一篇稿子,要不……我拿过去给您看一看?”

“那你过来吧,”马主任回答得很干脆,不过紧接着,他又强调一句,“一个人过来啊……”

两分钟后,信手翻一翻郭建阳的稿子,马勉就能确定,此人在写稿子方面,确实有扎实的基本功和深厚的理论功底,难得的是大局感也不错,“嗯,这稿子不错,放我这儿吧,你跟我说他现在没事干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起来,却是不无讪讪之意,“我觉得这人还行,会写文章倒是小事,关键是嫉恶如仇,挺合我胃口的。”

“嫉恶如仇……”马勉一听这四个字儿,心里那就大亮了,于是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缓缓发问,“你是想把他调过来吧?”

“是这么想的,但是不敢跟您说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我不想给别人一个乱伸手的印象,要时刻维护上级领导的权威。”

“你还不乱伸手啊?”马勉哈哈一笑,心里却是舒坦无比,没错,陈某人真的没想错,马主任是很赏识他,也愿意大力支持他,但是有些底线,那是不能触碰的。

眼见小陈乖巧识做,纵然是推荐人,也要拐弯抹角地说话,马主任心情真的不错,“稽查队你都敢惦记了,还有啥不敢的……既然是你看好的人,那就先借调过来吧,省得你觉得做领导的只会维护权威,不会关心你!”

县里的干部想仓促调进省里,那难度不是一般的大,走借调就方便多了,马勉这话恰到好处,没有大包大揽却也表现出了相当的重视,当然,至于郭建阳的关系,最终能不能到了省里,那就是……看事态发展了。

见马主任高兴,陈太忠笑一笑,“那我先替他谢谢您了,对了,我刚才又有了一个思路……这个稽查队,最好不要一上来就是执行队伍,先搞个稽查办,等成立了之后,稽查办可以下辖执法队伍,也省得别人一开始就抵触。”

“这是必须的,”马勉点一点头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所以你的文字资料,一定要含蓄,不要针对性太强,这也是我刚才要跟你强调的……”

约莫五分钟之后,陈太忠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见到郭建阳还笔直地坐在那里,于是微微一笑,“你的借调,我跟老板说好了……你先进秘书处吧,对我负责。”

“啊?”郭建阳的眼睛蓦地睁大,赶忙站起身,弓着腰双手握住陈太忠的手,激动异常,“谢谢陈主任的关心,以后……请您看我的表现吧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让你愁断肠的事情,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,人和人之间,就差这么多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