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9章 辩知情权(下)

陈太忠退缩了,马勉却是不肯干休,“要说越战,我还真能跟你摆一摆老资格,就是……得,时间到了,咱们找个地方边喝边聊?”

“边聊就边聊,”陈太忠进入官场的这些年里,除了一开始比较青葱的时代,很久也没有这么本性流露过了,心说老马你做领导的愿意说,莫非我还没胆子陪不成?

他俩今天谈话,态度都不是很和蔼,但是偏偏地,两人心里都有数,知道对方的话不是针对人,而是针对事的,所以这言辞虽然激烈,彼此却都没有往心里去,这就是所谓的默契了,事实上这种默契多存在于朋友间,在官场里,真的太罕见了。

他俩知道是默契,但是别人不知道啊,李云彤从陈太忠办公室门口惊走,情绪久久不能平静,心说马老板一直很支持陈主任的嘛,怎么会那么粗暴地拍桌子呢?

尤其要命的是,因为她退的动作慢了一点,不但听到了马主任拍桌子,也听到了陈主任拍桌子,心里还真是乱得要命——两位领导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

就在她胡乱琢磨的时候,一个漂亮女人走了进来,“请问陈太忠的办公室,在什么位置?”

来人嘴里说的是请问,但是那骨子里的态度实在没办法形容,就是四个字——异常傲慢。

可是,人家虽然很傲慢,李云彤也不能计较,因为她认得来的女人,这是蒋世方的女儿蒋君蓉,人家有傲慢的资本。

于是她面带微笑地指出了陈太忠的办公室,同时不忘提醒一句,“我们马主任也在里面,你可以稍微等一等再进去。”

等一等?蒋君蓉的字典里,可是没有这三个字,于是她很干脆地走了过去,李云彤忙不迭跟在后面探头观察——她的办公室也在二楼。

一般来说,这种事情搁给男性干部,基本上是要缩在办公室不闻不问,就算天塌下来也是神仙打架,不关我事儿的——我已经跟您说过了,马主任在陈主任的办公室。

但是女性干部就不同,她们的好奇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,而李云彤也是女性,她并不能免俗。

蒋主任在省委省政府转悠得多了,尤其是她老爹杀回天南之后,有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,曾经做过点人走茶凉的事情,他们费尽心思讨好她,以期望能获得谅解。

所以她心里还真没有这么个小小的文明办,不过,蒋主任跟陈主任交锋很多次,基本上没占到过什么便宜,所以在来之前,她还是把文明办的状况了解了一下。

于是她就知道,这马勉在宣教部也是排名比较靠后的副部长,不过马部长跟潘部长关系好,所以在宣教部也是无人招惹。

她敲一敲门就走了进去,不成想屋里那两位正要起身离开,眼见她进来,陈太忠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“蒋主任……你有事?”

他正跟马勉吵得不亦乐乎,这语气就不是很好,蒋君蓉听得愣了一下,上下打量他两眼,“你这是怎么了,情绪不好?”

“你有什么事儿吗?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发问,“这都要饭点儿了,我还要跟领导吃饭呢,这是我们马主任……马主任,这是素波开发区的副主任蒋君蓉。”

“蒋君蓉,”马勉轻声重复一遍,沉吟一下就笑着伸出了手,“开发区发展的那么好,小蒋你要再接再厉哦。”

蒋君蓉伸出手去,跟他蜻蜓点水般地握一下手,又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主任,方便跟你说两句话吗?”

刚才马勉就看出来了,这两位有点不对劲,正暗暗琢磨这俩到底有什么事儿呢,听她这么说话,就待说你们年轻人聊,我先走一步。

不成想,陈太忠的话比他还快,“有什么事儿你直接说吧,马主任是我很尊敬的领导,对他……我没有隐私。”

“你……”蒋君蓉真的被呛了一下,她才待说什么,马勉笑眯眯的发话了,“既然来了,一起去吃饭吧,你们两个都是很优秀的青年干部,平时也要注意多交流。”

马主任一听说来人叫蒋君蓉,又是如此美貌冷傲,心知这就是蒋省长的爱女了,不过,他所倚仗的潘剑屏,跟蒋省长不是一路的——当然,要说纠葛,也没啥大纠葛,无非是阵营不同罢了。

于是,他说话客气是有余了,却也没打算交往太深,不过耳听得陈太忠不买蒋君蓉的账,心里登时就是一愣:这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

愣归愣,他的反应可不慢,心说小陈你跟她的恩怨,何必拿我来做挡箭牌?所以就出声相邀蒋君蓉一起吃饭,这不但是礼数,同时也是撇清,更重要的一点是,他想借此暗示某人:我说,当着我的面儿,你多少给省长的女儿留点面子,成不?

蒋君蓉此来,也是想着饭点儿了,说说事之后,看陈太忠肯不肯留自己吃饭,不过她可是没想到,最后发出邀请的是马勉。

她并不怎么看得上马主任,蒋主任现在已经是正处了,而姓马的不过高她一级,但是马勉好忽视,他背后的潘剑屏却是不能忽视的。

于是三个人下楼而去,李云彤却是呆呆地站在办公室门口,心说这陈主任也太猛了一点,居然对蒋君蓉都这么不客气?

当然,更让她好奇的是,陈主任和蒋主任之间,到底有些什么事情呢?她正愣愣地琢磨呢,刘爱兰走了过来,“这都下班,你发什么呆?”

“哈,爱兰你可不知道,我刚才看见谁了,”李云彤冲她微微一笑……

陈太忠猛然间发现,答应马主任跟蒋君蓉一起吃饭,似乎是个很糟糕的选择,因为他要同时跟两张嘴辩论——是的,这两位的立场同他相左。

因为这是在谈论对工作的认识,所以文明办的两位主任并不介意当着蒋君蓉辩论,在才点了菜之后,两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起来,然后……蒋主任加入战团。

马主任在宣教部任职多年,深明控制舆论的重要性,所以他反对《天南商报》的报道。

但是蒋主任不一样,她有良好的出身和家庭背景,所以她很简单地认为,有些人既然没有决策权,那么少一点知情权,也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,自我感觉良好的,并不仅仅是她,马主任也存在类似的想法,他是军人家庭出身,“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前,部队里的领导,谁也见不惯军人子弟——那些兵都是刺儿头,不服管教,他们都觉得农村兵听话……”

“而到了真正打起来的时候,领导们才知道错了,能打敢冲的,还是要靠军人子弟,那些农村兵听话归听话,你要让他往前冲……经常得拿枪顶着他才行,思想境界不一样,你不承认不行。”

“马主任你这话太片面了,”陈太忠断然摇头,这话说的虽然是打仗,其实说的还是以层次来划分人群——也就是变相说,某些人的知情权并不重要。

陈某人不认可这个逻辑,“你应该说,刺头兵都能打仗——这跟血性有关,但是不能说军人子弟都有血性,也不能说农村兵里就没人有血性,这个划分是错误的。”

“你这么说……也有道理,”马勉点点头,作为一个有亲和力的领导,他倒是不怕承认自己的不足。

“那么,陈主任你能筛选出来有血性和没血性的群众,让他们享有不同的知情权吗?”蒋君蓉立马就接话了,她不屑地哼一声,“别说这么做不现实,会多做太多的无用功——就算你做到了,没有决策权的,依旧没有决策权!”

“这不仅仅是没有决策权那么简单,而是他们知道太多东西之后,反而会影响社会的稳定,”马主任的火力支持也到了。

他还是爱拿打仗举例子,“比如说吧,抗美援朝的时候,为了让大家劲儿往一起使,能积极配合战役部署,就连小兵们都清楚战役规划,结果有人被抓了,供出这样的情报……连联合国军都不敢相信,说你一个小兵就能知道这些?”

“必要的消息封锁,是必须,是有益的,”马主任一边说,一边站起了身子,陈太忠不服气地反驳,“可是,不过就是个巴黎印象……没有那么严重吧?”

马主任笑一笑,转身离席,“不跟你说了,我去一趟洗手间。”

他一走,蒋君蓉也不再说什么知情权了——这跟她完全没关系,而是吐露了她来的本意,“陈主任,那个城管队长于忆,你能不能放过他这一次?”

她是开发区的副主任,正主任却是常务副市长覃华兵,于忆跟覃市长扯得上关系,她为此出面不算稀奇,但是能为这点小事特地上门,说明她还是想办成此事的。

“于忆?”陈太忠古里古怪地看着她,心说这么个小人物,居然惊动你了?他沉吟一下,方始缓缓点头,“行,蒋主任你要是能帮我一点小忙,那我就给你这个面子……只停他的职!”

“只停他的职,还算是给我面子?”蒋君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“那是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我这人呐,好记仇……本来,都给他准备了系列大餐呢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