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8章 辩知情权(上)

跟刘晓莉设想的一样,《天南商报》的老板在接到宣教部的电话的时候,第一时间就将陈太忠推了出来做挡箭牌,“我的记者刊发这篇稿子之前,专门向宣教部文明办的陈太忠请示过,陈主任在肯定稿子的时候,还帮她完善了部分内容。”

打电话的这位可不知道文明办的陈太忠是谁——事实上,关心商报这种小事的,都是下面具体办事的,对其他部门不够关注,是正常的。

当然,对方要是说“文明办新来挂职的陈主任”,这位还是会听明白的,二十二岁的正处,就算再低调,也躲不过大家的关注。

这办事员想着,报纸已经刊登了,这错误要说小是不算小,可是说大还真的不大——起码,为这么一篇文章而勒令报社收回今天的报纸,是不现实的。

于是他就发出了指示,“既然有陈主任同意,那今天的报纸就算了,不过我强调一遍,就这么一篇,下不为例,要不然后果很严重的!”

他正绞尽脑汁,想着这个陈主任是何方神圣的时候,只听得那边说话了,“我们这个报道是系列的,你没看到注解吗?”

我当然看到了,不过就是假装没看到,让你下不为例的嘛,打电话这位也颇为无语,有些东西,你不要那么明明白白地说出来,我今天就稀里糊涂地放你过去了!

宣教工作原本就是这样,很多东西都是介于可以和不可以之间,他们有心放人一马的话,手指头漏一漏,也就过去了,宣教部就是这样,从不缺少小错误,但是谁也不敢大方向上犯错,大家理解万岁了——媒体人,生存也不容易啊。

然而商报这么回答,这位也就恼了,我都有心不说今天的事儿了,这可是你一定要做系列报道的话,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。

撂了电话之后,他就向上级汇报了——当然,在汇报之前他是打听了一下,文明办的副主任陈太忠是谁,在省一级的官场里做事,这样的谨慎是必须具备的素质之一。

于是他就得知了陈太忠的身份,并且知道这家伙才来文明办就这么活跃,绝对是属于那种大能的人物,是他惹不起的。

既然惹不起,那就……那就只有如实汇报了!

指望他不汇报,那是不现实的,商报的态度太成问题了,而且这次,商报也确实做得出格了——我不去招惹陈主任你,我只是如实汇报,绝对不添油加醋,反正身为宣教部的一员,我这么做不过是在履行职责罢了。

于是消息就被捅上去了,好死不死地,马勉正在部里开会,就得知了这个消息,郑部长特意跟他招呼了一下——老马你想把文明办搞上去,这很好,不过像小陈这种初来乍到的年轻人,冲劲儿有余而经验不足,你还要起好领路的作用。

“部里的意思,是说咱们不能鼓励这种宣传方式,”马勉见陈太忠连《友邦惊诧论》都搬出来了,知道小家伙炸刺儿了,只能好言安慰——当然,作为文明办一把手,他也可以强硬地下命令,然而这个强硬也是要分人的,对陈太忠强硬……太多的前车之鉴在那里摆着。

“媒体有媒体的自由,前提是他们不违背国家相关政策,”陈太忠才不吃这一套,他冷笑一声,“那个领导敢跟我下这么一个命令,说‘北京就不该申奥’,那我就让刘晓莉太监掉这个系列报道……谁敢跟我这么说一句?”

“啧,”马勉听得颇为无语,心说你年纪轻轻的,怎么就这么死脑筋呢?“北京申奥是大势所趋,你都说了,肯定成的……何必再搞这些?你有点大局感行不行啊?”

“这怎么就没有大局感了呢?我又没有诋毁巴黎,只是实事求是地评价对手,”陈太忠眉毛一扬,“巴黎的报纸才过分,比如,说咱们动物饲料里用的骨粉,很多都是来自于死刑犯……我没有像他们一样,这样捏造事实。”

马主任又待开口说话,做下属的却是不给他这个机会,“这篇稿子刊登出去之后,到刚才为止,《天南商报》已经接到了上百个电话,都是老百姓打来的,两极分化的很厉害……有七成人说是刘晓莉利令智昏,不该随便诋毁巴黎,那可是浪漫之都。”

“剩下的三成,一成半是求证,另外的……才是表示坚决的支持,”说到这里,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那七成里有六成人以为,刘晓莉是得了相关部门的授意,才写的这个稿子,她成了御用喉舌了。”

“其实谁又想像得到,她的行为,是不被咱们宣教部门认可的?”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地大了起来,“为国办事的人,不但遇到禁止,还会遭到这样的误会,这难道不可笑吗?”

“你真是看三国流眼泪,替古人担忧,”眼见小陈的牢骚一句接一句,马勉也有点恼了,他冷笑一声,“知道的自然都知道……你以为就你看得清楚巴黎是什么玩意儿吗?以你的级别,看过多少厅级以上才有资格看的资料?别以为众人皆醉你独醒!”

这话说得不太好听,却是当头棒喝的意思,马主任也不过是不想让小陈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,论其用心……却还是好的。

“要论我接触的涉密等级,呵呵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也不说明白,只是微笑着摇头,“别的不说,在欧洲的时候,法国人能联系西藏和新疆,我就能联系科西嘉,我说主任……你知道科西嘉吗?”

“拿破仑的老家,法国和意大利有归属纷争的小岛,”马勉也笑一声,淡淡地看着他,“小陈你是欧洲通,但是这种难度的问题……问不倒我。”

“科西嘉也想独立呢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适可而止地点一下,“有些问题不便向民众公布,但是关于巴黎的真相,我想不出有多大的隐瞒的必要。”

“你想不出,不代表不存在,”今天马勉还真是跟自己的手下干上了,“对很多人来说,知道得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反倒是能借助民间舆论来压迫政府,增加施政难度。”

“我不这么认为,”陈太忠傲然回答,事实上,马勉知道科西嘉的一些由来,让他还是有点意外的,不过想一想那么多的内参,不会是白白印刷的,他心里也觉得算是情理中事。

但是这并不能让他赞同,认为无关紧要的事情上欺瞒群众是无所谓的,“七成……足足有七成的人认为,刘晓莉的报道是假的,是得了政府授意的!”

“别说七成了,就算是八成或者九成,你觉得这个统计数据,有意义吗?那些人是做不了主的!”马勉冷笑一声,他也辩得火气上来了,“这些消息……他们没必要知道,他们不是制定政策的人,真理从来都掌握在少数人手里。”

“这是信息屏蔽,是对广大老百姓不公平的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摇摇头,“他们不了解法国人怎么看中国人,而法国人怎么看中国人……这影响不到咱们的施政吧?”

“怎么就影响不到呢?你简直在信口开河,”马勉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民声是大家必须关注的,你都告诉别人,法国人是这样了,我们再搞中法友谊之类的活动,谁会来参加?大家都觉得,来参加的就是卖国贼,就是不爱国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点点头,阴阳怪气地反问一句,“合着他们不知道这些消息,来了就是爱国的,主任你是不是这个意思?”

“你这是抬杠!”马勉气得狠狠一拍桌子,正在这个时候,李云彤敲门进来,见状吓得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

“我这就不是抬杠!”陈太忠也气得一拍桌子,声音比他还大一点,“别人把耳光都抽到你脸上了,咱们那些法国一周游、十日游的游客,去了法国还笑脸对人,觉得人家也应该欢迎你,你说……咱们真的应该这么犯贱吗?”

“去了法国的,自然就知道了,”马勉见他也毛了,说不得冷笑一声,却是没了火气,“那些连法国都去不起的……可不就是社会不稳定因素吗?人要知道自爱,不知道自强自爱的人,那就是不够努力,社会凭什么宽容他们的声音?”

“扯淡吧,”陈太忠这是被马勉激出真火了,言语也就不够注意,开始犯浑了,“你少跟我说这些,他们就是不该要求自己权利的?真要到打仗的时候,保卫国家的时候,上战场的那些,是不出声的,还是你说的这些出声的?”

“你别跟我叫这个死理儿,想当初我也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,”马勉冷笑一声,“怎么样,看不出来吧?老张……张勇敢那腰椎间盘脱出,可不也是搬炮弹箱子落下的毛病?”

“啊?”陈太忠听得有点傻眼,他是有一肚子牢骚要发,但是听说这二位都是前线下来的越战老兵,那就算有再多的牢骚,也不便轻易地发作,这是保卫国家的人呐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