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6章 探讨稽查(上)

陈太忠的怅然还没有到十分钟,张沛林的电话就到了,事实上,以张总为人处事的能力,就不可能犯比较低级的错误,“太忠,好久没见了,一半天内,抽个时间坐一坐?”

“张总有指示,我肯定是要去的啦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清一清嗓子,“不过最近我一直在忙,时间可是说不准。”

“有点事儿要跟你说呢,”张沛林压低了声音,他并不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,所以还是按以前打交道的口气,很不见外地说了,“我们系统内可能有点变动,我有可能走。”

“哦?”陈太忠发出惊讶的一声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人挪活树挪死,张总你这是要……进步了?”

“进步什么啊,就是省级公司的老总,全国大范围地轮岗,总公司说是上面的意思,”张沛林的表述,要比张馨准确一点,“到了我这一步,也不想再进什么步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听得又笑,“张总你不想进步才怪……这么说吧,你走可以,不过,张馨那儿,你最好还是帮着安置一下。”

“我就怕你说这个,”张沛林听得在那边苦笑,“她从机房的办事员,到现在的数据部经理,一年内成为了正科,我再让她往上走……有点扎眼了,可是要说不管吧,又有点愧对你的托付,你有什么好点子没有?”

“我有啊,一直以来,我认为上谷分公司……那地方不错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上谷市是素波下辖的唯一的县级市,不过虽然也是县级编制,但是一般的干部普遍高配半级。

张馨在数据部做经理,是企业的正科,但是若是能到上谷市做一把手的话,那基本上就是副处的待遇了,根据官场中能上不能下的原则,张馨升副处,那就是稳稳的了。

而且上谷市离市区也不远,开车的话,也就一个来小时,张馨完全可以开车去上班,晚上再开回素波来,两边不耽误。

“她能独当一面吗?”张沛林听到这个建议,一时间还真有点晕,里面的关窍,他在瞬间就反应过来了,心说这位子果然要命啊。

搁给一般的干部体系,市局的科室一把手,跟县区分局的一把手,地位大致类似,县区的一把手固然是独当一面一手遮天,但是市局贵在为上级机关,跟领导班子近,科室的正职也是下面一把手要尊重的。

但是移动公司则不同,他们不但收支两条线,而且收支统一漏洞极少,县分公司的一把手,还真是全要看上面的眼色行事——同样是垂管的国营企业,电力公司就要比移动公司多出很多便利来。

所以说,在移动公司里,县区一把手的位置,还真未必有市公司的科室负责人强,不过这个县若是上谷的话,那就又当别论了。

张沛林也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听到陈太忠的建议的时候,他还真的为难了,这要求搁在别的单位算高了,可是在移动,又不算那么过分的。

于是他犹豫一下才回答,“上谷市的条件要差一点,来来回回的也太辛苦,不过张馨要是乐意的话,我肯定全力支持。”

“哈,跟你开个玩笑,”陈太忠开心地一笑,心里却是十分地不耻,离开你这张屠夫,我还真的就吃带毛猪了?“恭祝张总一路顺风,张馨这儿……就不麻烦您费心了。”

“太忠你这是什么话?”张沛林却也是分得出是非的主儿,一听说人家这样说,心知自己这番做得有点差,让人家不满了。

当然,他可以假装听不出来,但是这么一搞的话,就把陈太忠得罪死了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你要这么说,那成,上谷市分公司的经理是吧?我答应下来了,凭良心说这件事真的有点难办,不过……咱们都不是外人,你张嘴了,我办不到也得办。”

“为难的话,那倒也无所谓,”陈太忠心里恼火,就伪作听不出对方的诉苦之意,“反正我知道,张总你尽力了。”

“我说太忠……你这么挤兑我有意思吗?”张沛林听出这厮说的是反话了,说不眉头一皱,“事情确实难办,我答应给你办了,你还要怎么着啊?”

陈太忠一听这话,登时就恼了,冷笑一声,“我不用你办了,我用不起你张总,行不行啊?”说着话,他啪地一声就压了电话。

电话压了没有十秒钟,张沛林的电话就又打了进来,“太忠你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啊,火气这么大?你张哥是不是说了,不帮你办事儿?”

他已经想明白了,别看自己是正厅,是老总,离开陈太忠的支持,还真的什么都不是,尤其是今天小陈求着办点事,自己答应得有点不痛快,这就是做错了……大家熟归熟,指望着对方因为身份差一点而低声下气,那真的太不现实了。

官场里最讲究的,就是一个实力,陈太忠虽然只是个正处,可是真要论起实际能量来,强出他怕不有三五条街那么远。

张沛林不是不知道这家伙厉害,可是想着此人级别不如自己,又不是什么太子党之类的,虽然明知小陈能量很大,但总还是压不住心里那份下意识的轻慢。

太忠你能帮了我,那是机缘巧合,我也认你,但是在天南官场,你没什么合适的靠儿啊,没错,你是认识黄家人,但是总不可能啥时候都把黄家人拉出来吧?

直到听到陈太忠发飙,他才猛地意识到另一个问题:陈太忠的势已成,人家就算没啥根基,天南省上上下下买这家伙账的人……那数都数不过来。

“张总肯帮忙,那当然最好啦,是我多心了,”陈太忠又干笑一声,“那成,就按领导的指示,今天晚上,咱们不醉无归。”

“太忠你这家伙的脾气,越来越不好了,跟老哥还搞这个!”张总哼一声,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,“那我现在就跟张馨联系,她娇气得很,未必肯去。”

“反正原地不动是不行,”陈太忠笑一笑,“她要是不肯去,那就得麻烦张总你再想别的地方了……你得要走了,得给小陈我帮最后一个忙,将来也算是个念想。”

“算算,我惹不起你,”张沛林半开玩笑半当真地抱怨一句,挂了电话。

这边电话才挂,他手边的座机又响了,接起电话来一听,得,是刘晓莉的,“陈主任,咝……这麻烦可大了,有人已经把电话打到我老大那儿了,说是这个时候,不该说法国人的不是。”

刘记者昨天跟他取的经,晚上就写了一篇稿子,连夜排版今天一大早就发了——她虽然不是总编,却是商报响当当的一面旗帜。

甚至,老总都特意指示过,小刘的稿子,只要不是反党反人民的,不管有没有人把关,直接发了就行——反正她的文字素养很高的。

这年头做记者的,尤其是搞时事新闻的,太容易闯祸了,不过大家都知道,刘晓莉不仅仅是对风向把握得好,最关键的是,人家闯了祸有人兜着。

只说这种善后的能力,就甩出别的记者最少两条街去,所以,昨天负责审核的,负责排版的,负责校稿的,看了刘记者的稿子之后,纷纷表示这个文章写得挺有意思。

原来真实的巴黎是这样啊,那确实很难跟北京争的——咱商报有义务让大家都知道。

有人觉出不妥当了吗?肯定有!但是想一想小刘收拾残局的能力是一等一的强大,于是大家就不考虑大局上正确了,于是稿子很顺利地见报。

天南商报一般都是在凌晨四五点,就送到各个发行处了,基本上在早晨七点,各个报摊上就都见得到了,结果商报的老总在刚才就接到了电话——这电话还就是省委宣教部打过来的。

商报的老板捱训,那也是常事了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省委宣教部反应太快了,现在才九点半啊——做媒体的都知道,通常情况下讲,反应速度跟错误大小直接挂钩的。

“我昨天就跟他们说了,这资料是你提供给我……不要紧吧?”刘晓莉并不仅仅是担心陈太忠抱怨自己泄密,她还有更难以启齿的事情,“估计老板……也知道了。”

我怎么就选了你办事呢?陈太忠听得咬牙切齿,心说你借我的招牌做幌子,我是不在乎的,但是你也不该张嘴哇啦哇啦乱说的嘛,这女人们就是不可靠。

不过这也就是一点点的抱怨,天底下没谁做事能达到完美境界的,于是他笑一笑,“所有的人知道,那都无所谓,只要你别把我写到稿子上,那就行……咱不能让别人抓了现行。”

“可是……老板可能跟宣教部的人说了,”刘晓莉吞吞吐吐地解释,“陈主任,这不是我不仗义,我这人你也知道,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是没二话的。”

“知道就知道呗,那有什么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很明白,自己的做法别人未必能理解,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——他怕别人问询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