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5章 交流(下)

荆紫菱离开之后,一直到晚上都没再跟陈太忠联系,按她的话就是——我今天去扮你女朋友了,晚饭就不跟你吃了,正好回家看一看爷爷。

陈太忠难得地清闲一下,于是打个电话联系一下蒙勤勤,才知道她已经从北京回来了,关系已经办过去了,去总行大约是两三个月的事儿,到时候能有个副处的位子。

“好久没在一起坐一坐了,去锦园吧?”他发出了邀请。

“合着你也知道好久不见了?”秦科长有气无力地笑一下,“还不如祖宝玉呢,人家晚上也约我吃饭。”

“那一起吧,我也好久没见祖市长了,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汗颜,他算是蒙系人马,居然还不如外系的祖宝玉知道感恩,“主要是我一直在忙。”

祖市长对他这不速之客自然不会在意,两人是那种一两年不来往都要相互买账的主儿,三人坐在一起,关心了一下蒙勤勤的去向之后,就开始跟小陈谈精神文明建设的事情。

文明办的动作,已经引起了祖市长的关注,永泰那边好大的事情,谁能注意不到?尤其他也是对风向极为敏感的主儿,“今天的素波晚报上,有一篇时评很有意思。”

“那是随遇而安找到我,强烈要求我授权的,”陈太忠一边笑着回答,一边看一眼蒙勤勤,心说那个居中介绍人王浩波……好像不是靠的蒙书记上去的吧?

他捧起的干部真的太多了,多到有的时候,必须要认真回想一下,才能想起是承了谁的情——不得不说,这家伙的折腾劲儿真的太大了。

蒙勤勤见他好端端地看自己一眼,也纳闷地回看他一眼,你跟祖宝玉说话,看我干什么?

祖市长见他俩眉来眼去的,就假装看不到了,他笑着点点头,“哦,原来是要自下而上搞这个舆论?这么一来,这人身价就要起来了,我是说这个……是叫随遇而安吧?”

“他能引导舆论风潮的话,肯定是好事儿,”陈太忠笑一笑,他对控制住那个时评家,还是很有信心的,“他不是体制里的人,有时候还能帮我说点我不便说的话。”

“你也开始找枪手了?”蒙勤勤讶异地看他一眼,旋即端起果汁来喝一口,她的官场知识或者还不够丰富,但是关于上层官场的东西,还是了解得比较多的,“这算是培养代言人?”

“志同道合,只能算志同道合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我说秦科……秦处长,你不能这么冤枉人啊,我印象中,涉及利益的才有代言人,那叫利益代言人。”

“你在天南的利益,不算少了吧?”蒙勤勤白他一眼,她还是比较清楚陈太忠的身家的,他名下没什么企业,但是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崛起得真的太快了,而且是个人就知道,丁总跟陈主任的关系不一般。

更别说这家伙还跟一个身家十来亿美元的外国女人搞在了一起,那个肯尼迪家的公主的手笔,可是连她老爹都要点头的。

至于说陈父开的那个厂子,倒是没啥人叫真,因为人家来历清白,是厂子快破产之际,大家分块承包的罢了——当然,这是跟陈太忠有关的企业中比较小的,但是就算小,在凤凰也算知名度相当高了。

“但是我要求的是政策啊,”陈太忠眉头微微一皱,无辜地看着祖宝玉,“秦处这话太冤枉人了,我只是觉得……精神文明建设已经到了不抓不行的时候了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祖宝玉笑着点点头,“要不我送你个文化局副局长开刀吧,那家伙不太听话,而且现在素波的文化音像市场太乱。”

“市场很乱吗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“我记得许书记狠打过一次文化市场,时间……不是很长吧?”

“那都是前年的事儿了,那时候许绍辉还是副省长呢,”祖宝玉笑着摇摇头,“这东西就是一阵风,风头一过就完事儿,现在高胜利一直没下手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看一眼蒙勤勤,秦科长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于是微微一笑,“高省长的话,祖市长你还是找陈主任比较合适,他跟高家父子关系都好。”

“这个副局长,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?”陈太忠倒是不怕再弄个副局长下去,无非一个小小的副处而已。

这个副局长叫高乐天,原来是体委的副主任,文化局和体委合并之后,在新的文体局里谋了一个位置,不过这是祖宝玉过来之前的事儿了。

高局长虽然是运动员出身,不过也是上过大学的,只是来了文化局之后,他这点墨水就真不够看了,所以就干一点粗活,比如说管理文化市场,检查网吧之类的。

此人的工作作风有一点粗暴,下面的风评不是很好,而且能在两千年开得起网吧的,多少也有点这样那样的关系。

而网吧的业主们为了避免频频抽检而影响生意,不得不给相关管理人员上供,但是在这个年代,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认知规矩——也就是说有的网吧收得多,有的网吧收得少。

这就产生了矛盾,而在一个规则建立的过程中,总要这样那样的人因为认知不合理,从而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有网吧的业主因此付出了代价,而高乐天也被人一次又一次地告状,不过祖宝玉念着他是在维护文化局的权威,也没心思动他,只是通过文化局长,要他适当地注意一下工作方法。

可是,祖市长的话,高局长听不进去,前一阵儿又有新网吧开张,两边折腾了起来,不成想那边手眼通天,直接将状告到了陈洁那里。

陈省长其实也想维护文化局的权威,这是她的一亩三分地儿,但是既然是关系告状,她不理也不可能——我的地盘我做主,该管不该管是我说了算。

于是,祖市长就有点气高乐天了,我都跟你交待过了,你就当成耳边风?尤其是这次,高局长将那边得罪得太狠——把人家的机子扣走、门上贴封条不说,执法队员还跟业主打起来了。

这业主横下一条心要他的好看,于是告状信就递到了祖宝玉这儿——素波市黄色音像制品泛滥,高乐天是幕后保护伞。

那这个人就得处理了!祖宝玉见人家的告状信说得头头是道,他就不能不理了,要不然,人家再到陈洁面前告他一状怎么办?

不过,祖宝玉虽然是分管副市长,但他不是组工口儿的,想任免一个副局长也不是很方便,他能做的就是停其职,或者是剥夺掉对方的分管口儿。

这两天他正琢磨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一下,今天就见到了陈太忠,这人情顺手就送出去了,“……那个黄色音像制品,我不合适主动去查,你要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,我这边绝对大力配合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听得点点头,“这种小事情,不需要惊动高省长……对了,这个高乐天,身后有什么背景没有?”

“没有什么背景,都是过去的了,”祖市长淡淡地摇摇头,心里却是有点明白了:合着小陈这次在文明办,真的要大搞一场了。

这个因果很好判断的,一般来说官场里要动某个人的话,除了发生了天怒人怨的大事,不得不就事论事之外,大家都是先要看一看这人身上的印鉴——此人背后有谁,然后才是就事论事。

而小陈却是先了解此人做了什么,才了解其背景,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顺序颠倒,祖市长就感觉出他这次是要玩真的了。

“那行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回头我去你那儿拿点资料,该查就查,那有什么?”

第二天一大早,他才到了文明办,祖市长的秘书小师就将材料送了过来,他翻看几眼之后,正说要给高涛打个电话,商议一下此事,就接到了张馨的电话。

这早晨才分开,还不到一个小时,就发生什么事儿了?陈太忠琢磨一下,接起了电话,就听她在那边紧张地发话了,“太忠,好像张总要被调走了。”

“张沛林……被调走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心说老张这上任才一年就要走人了?“这是哪儿来的消息,老张为啥不给我打电话?”

“他很可能到别的省去做老总,”张馨苦笑一声,张沛林是换个地方当老总,自然不会太在意,可是她是靠张总罩着的,此人一走,她就难免被动不是?“我听邓总说的,信产部今年要搞省级老总异地交流,移动和电信都要交流。”

“没事,有我在呢,”陈太忠笑一笑,宽慰她的心,正经是他有点好奇,“他那么有把握,去别的省做老总吗?”

“前一阵儿他总往北京跑,”张馨如是回答,“好像跟部里一些领导也处好了……他还跟我说过,你是他最后一招棋,不到万不得已,不愿意用你。”

“最好他一直别用我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老张人家好歹也是个厅级干部,肯定有人家的钻营本事,指望人家全靠我,似乎也有点不合适,而且万一交流到别的省,身上黄家的印记也不能太显露了,跟部里打好交道才是王道。

正好哥们儿还不想管这么多呢,张沛林你又不是我儿子!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想到老张居然一声不吭,他心里又有一点怅然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