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4章 交流(上)

刘爱兰的叹气,也是有原因的。

按说她分管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,针对的并不仅仅是普通未成年人,那些失足少年或者犯了小错误进了工读学校的,也在此列。

像二十世纪八、九十年代,就曾经流行过不少反应类似的影片,其中《少年犯》或者《寻找回来的世界》之类的影视剧,影响还相当地巨大。

但是现在行情就不同了,自打有西方国家攻击中国司法系统的人权,说什么劳改产品血汗工厂之类的,媒体上就原则上不宣传这些东西了,以免为别人提供攻击的口实。

甚至,连对监狱的报导都不多,就算正面宣传都不允许,就别说反思什么的了,影视媒体上那些关于监狱的片子,不是香港的就是国外的。

可是偏偏地,这一块又是最能出成绩的地方,有什么比“迷途知返”,更能显示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成功的地方呢?

“没办法,宣传是要为大局服务的,”刘爱兰又遗憾地叹口气,“陈主任你点子多,看看咱们能想个什么法子……变通一下?”

“变通啊,我看难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虽然很愿意扮演一个无所不能的领导,而刘主任跟他的关系也还尚可,但是他并不想做一个毫无立场的人。

不轻许承诺,而一旦许下承诺又能保证践诺,这样的领导才值得追随,有求必应的领导,那不过是烂好人罢了——世间事,罕见者方显珍贵。

“你要真想做思想道德建设的文章,最好还是捎带上成年人,”他有目的地诱导对方,“这样才能更进一步强调出,文明办存在的意义。”

“我琢磨着,你是不是想在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上做文章了?”刘爱兰猛地警醒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太忠,你爱兰姐对你一直不错啊,你可倒是总惦记着利用你这傻大姐。”

“哪里有?”陈太忠赶紧笑着摇头否认,不过老话说得好,人心是本账,既然他已经露了马脚出来,却也不能再遮掩了,“爱兰姐您一直很关照我的,这个我心里有数,嗯……还有云彤姐,也是有事没事就接近我。”

“我呸!”李云彤被他的话说得有点脸红,心说你这是怎么措辞的,“太忠主任你这语文水平,真的不太行,跟别的小姑娘可不敢这么说话。”

“拉倒吧,你是怕你家小卓听见吧?”见她脸红了,刘爱兰反倒是笑了起来,接着面容一整,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这倒也是啊,太忠这么优秀的年轻干部,身材高大魁梧……别说你家小卓了,别的男同胞一样会有危机感。”

“爱兰主任,我是说,这个成年人的思想道德建设,确实也很重要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心说这些机关里的女人还真厉害,我其实只是不想厚此薄彼,一不小心一个词儿用错,就被你们逮住了。

可是这刘爱兰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就忽略了思想道德建设的主旋律,反倒是抓着某人的人格魅力不放,“说正经的,陈主任,你这钻石王老五放在宣教部,不少人都感觉到很强的危机感……你还是先把女朋友定下来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登时就警惕了起来,他想起了刘主任有牵红绳的爱好,禁不住看她一眼,随即微微一笑,“我女朋友定下来了,是个才貌双全的女孩儿,跟她在一起,我都很有压力感呢……觉得自己还不够成功。”

“你还不够成功啊,二十二岁的正处……这样不叫成功,别人还怎么活?”李云彤笑了起来,她笑的时候,眼角有些若隐若现的鱼尾纹,但是相比她不苟言笑的时候,却是多了无限的女性风情出来,“你女朋友要是不懂得珍惜你,我帮你介绍一个好的。”

“喂喂,云彤,你这不是抢我买卖吗?”刘爱兰很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“你认识的女孩儿里,好像也就是省高法的冯小仙,还勉强拿得出手,不过那丫头太冷了一点。”

“小仙可是高法一枝花,”李云彤不服气地反驳,她跟刘主任的关系真的很铁,啥话都说得出口,“要我说,她比蒋君蓉还漂亮呢,不过,她没那么好的老爹而已。”

“好了,不要说了,我敢保证,我的女朋友别的不说,只说漂亮程度,就是远超过一般人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下午我就把她带到单位来,让大家见一见。”

刘爱兰笑而不语,李云彤却是张大眼睛,愣愣地看着他,好半天才微微一笑,“好,我也见识一下,让陈主任魂牵梦萦的,到底是什么样的美女。”

荆紫菱一觉醒来,看看时间才两点二十,才说有些困顿,再在床上赖一会儿呢,不成想就接到了陈太忠打来的电话。

“带我去夸耀?”她对他的言辞,很是有点不耻,“太忠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无聊?我需要通过跟别人的对比,获得什么优越感吗?”

“你当我想啊?”陈太忠的话,听起来有点气急败坏,“麻烦你想一想,我现在是处级干部了,就算不成家,固定的女朋友总得有一个吧?”

“要不,那就是不成熟的表现!”他在那边大声地叫着,“这省级机关,大家都闲的无聊啊,多少人觉得我少年得志,想给我介绍女朋友呢,你来一趟,玉宇澄清,那也是功德无量……我说,你到底来不来?”

“我要是没时间呢?”荆紫菱笑着反问,实际上,他已经很紧张了,可偏偏忍不住要调戏一下他,原因很简单,她很少见到他这样进退失据的时候。

“那我就等着单位里的人介绍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单位里人闲得没事,就最喜欢给别人牵红绳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他心里可是暗恨,你要是不去,我就找汤丽萍救场,他在素波的这几个相好里,雷蕾和张馨是人妻,不合适拿出来,而田甜的身份有点敏感,丁小宁的身份也有点敏感——吴言的身份更敏感。

所以,他的选择就只能是汤丽萍了,不过小汤也有一点致命的短板,那就是……没啥背景学历也不行,官做到陈太忠这个份,娶个相貌普通的大学生,那问题不是很大,但是找个只有相貌的高中生,那就太容易遭到别人的闲话了。

“回回都是我帮你救场,”荆紫菱很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其实你这人也没啥太大的优点嘛,这些人怎么就关心成这样呢?”

不管怎么说,小紫菱不满意归不满意,还是让他来家接自己了,人活一世,很多东西确实是不能由着性子来的。

荆紫菱一旦出现在宣教部的小院,那真的是光芒四射无人能抵挡,都是宣教口上的,大家美女见得多了,可是美成这样的,十年八年的,也就最多见这么一个。

不过,明眼人见这美女是跟个年轻人,从一辆5字头的奥迪车上下来的,就明白这美女不是一般人能惦记的——身板儿太小,就不要痴心妄想了。

陈太忠走进楼内一打听,才知道刘爱兰和李云彤都没来,一时间有点“媚眼抛给瞎子的郁闷”,不过人都带来了,他就跟小紫菱在自己的办公室坐着聊一会儿。

就这一阵功夫,华安啦、宋颖啦、彭苗苗啦之类的,都纷纷进来围观一下,陈太忠也没跟别人说,这就是自己的女友,不过别人进来,也不是来看陈主任的女朋友的,大家只是听说他的房间里,有个倾城之色,就来开一开眼界。

当然,只要是看到荆紫菱的,都认可他人的说法,这确实是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,一般人别说想娶了,就算娶到手,保得住保不住那也是另一说了。

小荆总呆得有点没意思,一直被人围观,搁给谁也不好受,正说要站起来走人,外面又进来一位美女,是组织部的花华,“呀,陈班长……跟美女聊天呢?”

花华在省委里面,勉强算拿得出手的美女,主要是胜在青春活泼,要说相貌气质什么的,凭良心说她未必赶得上李云彤,不过那句话怎么说的?青春就是美嘛。

“什么跟美女聊天,看你这话说得,这是我女朋友,”陈太忠对她的口无遮拦也颇有点无奈,“你找我什么事儿啊?”

“也没啥要紧的,”花华笑一笑,“来你们宣教部递几份稿子,想起班长你在这里挂职,就过来看一看,没想到见到班长的女朋友了……嗯,确实挺不错。”

“哎呀,要走了,”荆紫菱正好接了一个电话,就站起身来,“我们有些链接,指的地方好像有点问题,太忠哥你聊着,我先走一步了。”

她走了之后,刘主任和李主任才姗姗来迟,听大家说错过了一道极美的风景,就抱怨陈主任夫纲不振,居然连留下老婆的能力都没有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