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53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(下)

看着郭建阳的离开的背影,陈太忠心里有点得意:哥们儿现在地位高了,也能为伸张正义的人做主了,嗯,这年头有正义感的人,真的是不多了吖……

他正美不滋滋地琢磨呢,段卫华的电话打了过来,“豪斯公司已经表态了,说是这个回迁楼会尽快着手盖,两个月之内,他们要是没什么动静,你尽管放手去收拾他们,我做你的坚强后盾。”

“呵呵,那可太好了,”陈太忠很想庆祝一下,但是想到拆迁户们直到现在都不知道,到底是谁出了手,房子就有了着落,心里又有点空荡荡的。

这无名英雄当起来,很没有成就感啊——没办法,陈某人就是这点觉悟,也就是这点小爱好,喜欢看别人对自己感激涕零,最愿意享受别人钦佩和崇拜的目光。

段卫华打电话来,还有一件事,就是随遇而安的时评,“那家伙写点东西,嗯,对市里的帮助很大,这篇文章真的不错,你替我谢一谢他。”

“不用谢他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“他就是靠这个吃饭呢,这个风头,是他求着我出的。”

“呵呵,”段卫华听得就笑了起来,他正经是挺欣赏小陈这种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态度,而且他确实想得到,随遇而安为什么笔锋会那么犀利——都有内部消息掌握风向了,谁会放过这样的出风头机会?

“我说太忠,你也别净在素波折腾我了,回凤凰折腾一下田立平吧……你那个文明办可是管全省的,没别的事儿我挂了啊。”

挂了段市长的电话,陈太忠心里挺高兴,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四十了,于是站起身来,去张勇敢办公室看一看,张巡视员还是趴在床上一动不动,倒是一边多了一个小年轻在服侍。

“张巡,要我给你带点饭吗?想吃点什么?”

“不用了,”张勇敢低声回答,那声音有气无力的,跟上午开会的时候大不相同,“有小谭招呼我呢,其实歇一阵……我估计自己就能去吃饭了。”

“其实这腰椎间盘脱出,也不难治,我认识一个老中医,治这个挺拿手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关键是……病人得配合。”

有意无意地,他将“配合”两个字咬得挺响。

“没错,治这个还真就得是中医,”张勇敢闻言精神一振,咬牙回答他,“你认识的中医叫什么名字?天南有名的中医,我都找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我得等他来找我,至于叫什么,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表情煞是生动,心说我这是弥补以往的谎言呢,就算黄汉祥听说了,也只能认为——哦,小陈以前跟我说的,原来都是真的啊。

其实他是觉得,张勇敢这人品性还行,难得的是,此人在别人眼中也算是个刺儿头,万一文明办有什么得罪人的差事,很合适拿来冲锋陷阵用,于是他就生出了笼络的心思。

“真能治好我这腰的话,让我怎么配合,我就怎么配合,”得,张勇敢愣是没听出话意,不过这也怪不得他,谁想得到,陈主任随便一句话,都带了机锋呢?

陈太忠也不解释,笑着离开这里,找到了刘爱兰的办公室,“刘主任你昨天不是要跟我商量点事儿吗?就中午吧……咦,李主任也在啊?”

李主任就是办公室副主任李云彤,个头很高身材不错,容貌也说得过去,就是年纪大了一点,有三十二、三岁了,雷蕾嘴里说的“宣教部出美女”果然不错,就是年纪都大了一点。

“那行啊,陈主任请客吧,”李主任笑吟吟地看着他,她这个副主任比华安那个主任,根本不是正副职的区别,简直比上下级还上下级,所以蹭饭对她来说,是很正常的,她为人比较开朗,也不怕这么说。

“那就请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对李主任的印象不坏,于是又坐着聊几句,就到十一点五十,三个人相偕着向外走去。

走下楼来,正好遇到宣教部常务副部长郑泽民也陪着一个人向外走,宣教部的老大潘剑屏是省委常委,很多时候,部里就是郑部长在主持工作,所以他肯定是正厅的副部长。

郑泽民往日里也不苟言笑,可是跟这个人谈话,却是很和蔼,陈太忠三人跟郑部长打个招呼,才说要溜号,只听得旁边那人微皱着眉头发话了,“这是挂职文明办的陈太忠?”

此人年纪不大,就是四十来岁,皮肤白皙戴一副眼镜,陈太忠自觉没见过此人,怎么这家伙说话冷冰冰的,还有点敌意呢?

先是冒出个郭建阳认识自己,眼下这位身份不低的人也认识自己,他点点头没吱声,那位问话的目标是郑泽民,又隐隐有点傲气,他才不会自取其辱地回答。

“嗯,就是小陈,”郑泽民见这位的态度有所转变,也点一点头,没介绍此人的身份,甚至他都没就这个话题说下去,“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?”

两拨人就此岔开走了,陈太忠总觉得那眼镜给自己的感觉不太好,说不得问一下身边的刘爱兰,“刘主任,郑部长旁边那人是谁?”

“省委副秘书长张汇,”李云彤随口就回答了,这种话题并不是秘密,“以前是省政府的,跟着杜老板调到省委来了,现在能当办公厅半个家。”

“张汇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了起来,想了好半天之后,眼睛一眯,冷笑一声,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他啊!”

他确实没见过张汇,但是张秘书长的连襟薛时风,被他在金乌县委门口揪下车毒打了一顿,薛副书记从此也被调整到市档案局了,轮奸案的一干流氓混混也抓的抓,杀的杀,这梁子结得可是不小。

刘爱兰和李云彤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惊讶:合着这二位不对付?

张汇刚才的态度,就不是很友好,当然,这可能是领导的做派,问题的关键是,陈太忠虽然没见过此人,结果一听张秘书长的大名,就是一声冷笑,这俩的关系,那就不问可知了。

李主任本就是心直口快的人,她跟刘爱兰关系也好,所以不见外地问了,“你俩这应该是初次见面吧,怎么看起来气氛有点紧张。”

“我揍过他连襟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心说张汇都当着郑泽民的面儿问我的名字了,面对这种挑衅,哥们儿要不吭不哈,那不是显得怕了丫挺的了吗?

“啊?打人?”刘爱兰听得一愣,她也想像了陈主任和张秘书长可能会有什么疙瘩,但是还真没想到是这种因果。

对干部来说,打架是很失身份的一件事,但是同时,在官场里这不算不可调解的矛盾,跟阵营和利益比起来,个人恩怨并不像在老百姓之间一般那么重要,所以刘主任也有兴趣问了,“有什么解不开的仇,值得你们打架?”

“是张汇没脸说的仇,”陈太忠哈哈一笑,将车门拉开了,“强调一下,是我揍人,不是打架……两位女士请上车,咱们去哪里吃饭?”

张汇没脸说的仇?刘主任和李主任又交换一个眼神,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骇然——这次可不是惊讶这么简单了。

上车之后,刘爱兰报个酒店的名字,沉吟一下才又发话,“陈主任,云彤说得没错,张汇确实能当办公厅半个家,过去的事儿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

“我哪儿有能力为难他?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心说这俩女士倒还不错,都是心向自己的,“倒是那家伙看起来,好像是耿耿于怀的样子。”

“没事,咱们潘老板是讲道理的,”李云彤出声安慰他,“虽然文明办是双重管理,但是主要还是听宣教部的,你别去惹他就行。”

“就凭他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,却是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“刘主任,现在该往左拐,还是往右拐……”

他的口气大得异常,那两位女士见其信心满满的样子,也就不再说这个问题,而是说起了单位的事情,面对文明办即将展开的大动作,刘主任也有自己的构思。

陈某人就像传说中的那条鲶鱼一般,在静水微澜的文明办搅起了好大的响动,连一向谨小慎微的刘爱兰也不甘平静了,她想组织全省的工读学校搞个系列活动,比如说搞个迎接奥运的演出什么的。

这是刘主任找存在感的一种方式,毕竟要是组织了这样的活动,她分管的“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”绝对是功不可没,没有人会忽视这一点。

“这不是你分内的事儿吗?”陈太忠觉得,这不是什么要紧事儿,他反倒是想起了成年人的道德教育,“其实家长和孩子结合一下……我觉得这个会更好一点。”

“哪里有那么好搞的?”刘爱兰叹口气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