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349章 文明县区(下)

当然,马勉琢磨此事的时候,不会想到五年之后,国家真的出现文明城市的评定了,虽然那个标准,跟他想的单一的精神文明建设,不是很一样。

然而话说回来,让他惊喜的原因,也恰恰跟国家文明城市尚未出台有关。

这年头官场里做事,讲究个上行下效,正是因为这个国家级的评定没出台,下面人不知所以,又不敢犯冒进的错误,也就只能无所事事了,照猫画虎大家都会,但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那就需要一点勇气了。

所以陈太忠这个建议,提得真是恰到好处,这种事儿说容易吧,真的不容易,但是要说不容易。有个有担当的人站出来,实施起来真的不难。

当然,最关键的是,这种花样还容易出成绩——两个文明一起抓,这可是足足的一个文明呢,大方向肯定是没错的。

马勉对文明办实在是太熟悉了,这么的内容、包括其中的关联和因果,他在一瞬间就想清楚了,于是接着伸手就抓起了旁边的电话,“小华,通知其他的副主任,过来开个会,嗯,要是没事的话你也来……”

“我想的还不是很成熟呢,”陈太忠忙不迭地解释,他过来就是找马主任商量一下,这个事该怎么搞,不成想马老板直接抓起电话来要开领导班子会议了,大家要他说细节,那可就真是抓瞎了。

“你当然不会想成熟了,我看重的是这个点子,”马勉听得就笑,“所以才要集思广益,你才来文明办,理不顺流程是正常的。”

凭良心说,马主任不认为这个点子有多高明,要是开动脑筋的话,文明办里起码有百分之七十的人能想到这个建议,但是肯汇报上来的,绝对是一个也没有。

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大家的主观能动性不够——这只是一个原因,事实上更重要的是,大家是在省级机关上班,在这里上班,沉稳谨慎才是主流,任何的突发奇想和标新立异的行为,都会被视为异类。

当然,也有一点很重要,那就是提建议的人的身份,没有金刚钻就别惦记着揽瓷器活儿,提出建议是好的,流程也不重要——这是需要集体智慧来完善的。

然而必须指出的是,提建议者本人没能力操作的话,不但有好高骛远的嫌疑,想得更阴暗一点的话:你提出一个建议,但是只能操作相关部门的配合,得罪人的环节却得领导自己去协调,你小子的真实用意何在?

所以这个建议,是该由陈太忠提出的,也只能由他来提出,一来是他年轻有冲劲儿,二来是这家伙折腾劲儿大!

马勉吩咐其他副主任来自己办公室,就是想着有谁在的话,就过来随便讨论一下,现在正是上班时间,不可能全不在。

恰恰相反,这次人来得特齐,除了洪涛、康楼电、刘爱兰和商翠兰,另一个一直在医院治疗腰椎间盘脱出的副厅巡视员张勇敢,居然也来了,这还是陈太忠第一次见到此人。

张勇敢人如其名,长得又高又大粗壮结实,虽然看起来年近五十了,可是看起来气场十足,给人一种特别有精神头儿的感觉。

这么多人汇聚一堂,马勉的办公室虽然不算小,但是沙发不是特别多,感觉还是有点拥挤,华安小心地提个建议,“要不咱们去会议室?”

“不用了,就在这儿吧,会议室那个地方,往那儿一坐,感觉有点正式了,”马勉笑着摇摇头,能感觉得到,他是一个比较有亲和力的领导。

“今天大家来得挺全,陈主任向我提了个想法,我的意思是大家先沟通一下……强调一点,今天不是开会,是探讨,不要有顾忌,要畅所欲言……”

他的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华主任的态度很端正,坐在一个小角,打开本子拿起笔,就开始做记录了。

“文明县区达标?这是个好建议,”康楼电最先表态了,一旦心态放正,他是最能领会领导意图的,“我建议,也可以考虑省级文明城市的评选,而且一旦选定,不合适采用终身制,精神文明建设应该常抓不懈,而不是走一个形式。”

马勉其实最担心提异议的,就是这两个副厅的副主任,其他巡视员什么的,意见就无关紧要了,至于说刘爱兰的意见……那是可以忽视的。

听到康楼电率先表示支持,他笑着点点头,“大家继续。”

“省级文明城市……可以暂时放一放,咱文明办的级别有点不够,”洪涛紧接着就发言了,他这不是唱反调,而是实事求是地说话,而且他的话,符合马主任的认知。

事实上,洪主任也不愿意放弃这次职能扩张的机会,他心说老康都强调了,不能终身制,那就是要长期履行这个职责了,谁不爱权啊?

“我建议可以多分一些层次,首先要达标,然后可以选出各种文明标兵县区,还可以考虑每年来一个天南省十佳文明县区或者乡镇的评选……层次多一些,更能引起下面县区的注意。”

“嗯,搞细化工作,洪主任是把好手,”马勉笑着点点头,这话是中肯的评价,不算高度的赞扬——做领导的合适搞细化,那到底是领导还是小兵?“商巡视员有什么建议吗?”

“我要考虑一下,”商翠兰长得胖大黑壮,说话却是细声细气。

“这个活动,光靠咱们文明办是搞不起来的,”张勇敢的声音很洪亮,他现在属于半病退的状态,所以也不怕说得直接一点,“潘老板会支持咱们,但是……估计还得杜书记点头。”

“我认为,先抓文明县区,有宣教部牵头就够了,”陈太忠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所指,第一次见面,就跟我唱反调,哥们儿得罪过你吗?

所以他回答得很快,声音也很洪亮,“只要部里领导支持,咱们可以先把事情做起来,物质文明建设可以摸着石头过河,精神文明建设当然也可以。”

“太忠,张巡可是一直很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工作的,”马勉见他有点想发毛,赶紧笑眯眯地插话,“潘部长肯定是会支持的,这一点大家放心。”

“我的疑问是,怎么才能保证,这个达标和评选,不会流于形式?”张勇敢盯着陈太忠看,“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地搞起来,要是没有省里领导的重视,到时候雷声大雨点小,咱们这个文明办,可就更是务虚的单位了。”

从他这一番话尤其是最后一句话里,可以听出,张巡视员对单位还是抱有一定期待的,所以人家的问题,其实不算刁难。

陈太忠笑一笑,也不回答这个问题,马主任都表示不希望见到他跟对方争吵了,他也就顺势尊重一下老人,不过他心里对这个问题并不是很在意。

饭是一口一口吃的,路是一步一步走的,不想着自己努力探索,不敢勇于任事和开拓进取,光想着从上面拿到政策拿到尚方宝剑,才会干事,老张你这思维……真的有点局限性啊。

“陈主任你不要笑,我说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,你可以指出来,”张勇敢见他这副模样,心里反倒是来气了:年轻人,你能不能不那么好高骛远?

陈太忠被点将了,心说这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了,不过,他才要发话,刘爱兰赶紧出声了,“我觉得咱们可以先开一个试点看一看。”

“刘主任这个建议很好,”奇怪的是,这话不是马勉说的,而是洪涛说的,洪主任点点头,“陈主任最近跟素波市联动,抓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就抓得不错。”

这老洪确实跟商翠兰不对付啊,陈太忠的注意力,登时被引偏了,可是奇怪的是,商巡视员依旧是面无表情,似乎没听见一样。

“搞试点啊……这个建议我会考虑的,”马勉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:小刘你不会说话,可以不说嘛,搞个试点怎么不得一年?一年之后……你能保证陈太忠还在这儿吗?

不管怎么说,由于陈太忠和张勇敢闹得有点僵,这气氛就变得有点怪异了,接下来的时间里,张巡视员一直盯着陈主任看。

其实,陈某人是来文明办有点晚,不知道老张是个做事认真的性子,作为老派人,又见不得浮夸。

反正不管怎么说,陈主任能感受到,对方也是希望文明办好,马主任又刻意压制自己不让争吵,所以他呆得就有点难受——老张你的思想,真的欠解放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由于马主任强调这不是开会,他就没定成静音,接起电话来一看,却是刘晓莉打来的,于是他顺势站起身,“有个朋友来省委办事,我出去接一下人……”

接下来,马主任办公室里发生什么事儿,他就不知道了,将刘晓莉接进办公室之后,两人开始探讨报道的问题,刘记者听得很认真,还拿出一个小本子来记。

约莫十分钟以后,张勇敢推门就走了进来,见他在跟一个女人说话,女人还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,心说你小子能人女人聊天,却不能参加讨论?

于是,他就大大咧咧地走过去探头一看,结果登时傻眼,“华人的安全,在巴黎得不到保障?这是什么嘛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